设置

关灯

010:风风光光的回去!

    语落,穆大兵接着道:

    “我知道你们岑家现在陷入了金融危机,更记得当年我们穆家有难的时候,是你们岑家出手拉了一把,可你们并不能以此来挟恩图报,这不是君子所为!”

    岑家陷入了金融危机?

    岑家什么时候陷入了金融危机?

    原来他们穆家是因为这个才要解除婚约的?

    周湘眯了眯眼睛。

    穆大兵招手让佣人端来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弟妹,当年我们穆家陷入危机的时候,海峰老弟给了我们十万块钱。如今,我们穆家连同信物双倍奉还给你们。”

    当年岑海峰给的是十万块钱。

    如今他们还二十万,已经是仁至义尽!

    穆大兵一边说着,一边揭开托盘上的红布。

    只见托盘上全部都是一摞摞崭新的人民币,以及一块玉佩,玉佩是一条龙的形状。

    周湘抬头看着穆大兵。

    仿佛是第一天认识穆大兵一样。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她是绝对不会相信,眼前这人就是穆大兵!

    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

    当年穆家和岑家定下姻亲关系,可不是岑家强求的,而是穆大兵自己许下的。

    如今因为岑家陷入金融危机的流言,就要和岑家撇清关系,提出退婚,偏偏还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如此出尔反尔,简直是虚伪至极!

    见周湘不说话,穆大兵皱了皱眉,“怎么?嫌少?这可是二十万!弟妹,人心不足蛇吞象。”

    二十万还嫌少!

    这就有点不要脸了。

    周湘看着穆大兵,“穆大兵!你就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若不是二十五年的十万块,穆家能有现在?

    穆家现在居然拿二十万来羞辱人。

    真是可笑!

    “你想要多少?说个数吧!”穆大兵咬了咬牙,眯着眼睛的道:“不过,周湘你最好别给脸不要脸!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周湘从口袋里拿出另一块玉佩,狠狠地砸在地上,“行,既然你执意要退婚,那我就成全你,从今以后我们两家的婚约就此作废!恩断义绝!老死不相往来!你们最好不要后悔!”

    后悔?

    周湘真以为岑家是什么香饽饽吗?

    穆有容的目光里含着讥讽,“阿姨,也请您记住您今天的所作所为,千万不要后悔,做出那些言而无信,丢人现眼的事情来!”

    穆有容可不想和岑家这样的落魄户攀扯上什么关系。

    要断嘛,自然是断的干干净净的。

    免得日后,岑家又整出什么幺蛾子。

    穆大兵接着又从钱包拿出几张人民币放在托盘上,“弟妹啊,我们两家毕竟有多年的情分在,这多出来的一点钱,就当是我的一点心意吧,你们孤儿寡母的在外面也不容易,如果以后从的日子实在是没法子过下去了,要露宿街头的话,还是可以来我们穆家投靠我们的!刚好我们家保姆房还空了几间,权当我们做慈善了!”

    既然都已经撕破脸了,那就没必要在演戏了,反正如今的岑家就是个破落户而已。

    周湘抓起另一块玉佩,转身扶着岑老太太,脸上含着怒气,“妈,我们走!”

    岑老太太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虽然非常生气,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

    “弟妹,你钱忘记了拿!”穆大兵让佣人把钱送过去。

    周湘微微回首,人生第一次说了脏话,“我们岑家不差这点小钱!这钱就送给你们买棺材吧!”

    穆大兵直接笑出了声,拍着手掌道:“好好好!有骨气!有骨气!今天终于让我见识到到了,什么叫穷得只剩下骨气了!”

    倘若岑家的姿态能低点,表现的卑微一点,将来岑家人露宿街头,无处可归的时候,他还能大发慈悲施舍一点。

    现在看来,是完全没有那个必要了!

    一群不识好歹的东西!

    以后岑家人是生是死,都跟他没有一点点关系。

    周湘扶着岑老太太走出门外。

    门口停着一辆低调的商务车,连车牌号都没有。

    司机见周湘他们回来,赶紧下车拉开车门,“老太太,夫人。”

    周湘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神情,只是道:“回庄园,另外通知林叔他们也不用过来了。”

    “林叔他们已经快到了。”副驾驶座的助理回头。

    为了这次认亲,岑家准备了很多聘礼,让管家林叔直接从京城拉过来的。

    算着日子,刚好是今天到。

    “让他们原路返回。”

    助理楞了下,“好的。”

    岑老太太和周湘坐在后座,谁也没说话,车厢内的气压一度低到了极点。

    直至车子到达庄园,周湘扶着岑老太太进了屋,才怒气冲天的开口,“过分!真是太过分了!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穆大兵居然是这种狗眼看人低的小人!”

    岑老太太拍了拍周湘的手:“好了好了!别气了,咱们少卿想要什么样的姑娘娶不到?就穆有容那个黄毛丫头,她哪里高攀的上我们岑家,又哪里配得上我们少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通过这件事看清他们的真实嘴脸也挺好的。”

    穆有容虽然长得还算漂亮,但跟京城那些正统的名媛千金比起来,可差了几百条街不止!

    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嫁给岑少卿,偏偏穆有容有眼不识珠。

    周湘又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发挥好,“妈,我刚刚应该把那些钱狠狠地砸在穆大兵脑袋上的!让他脑袋开花!”

    身为权门主母,周湘走到哪里,都是被人奉承着的。

    哪里受过这样的气!

    但是刚刚她太气了,根本就没想这么多。

    “跟那种人计较什么呢!别气了!”岑老太太笑着安慰她,“他们今天有眼不识金镶玉,以后有他们后悔的日子在。”

    “嗯,说得也对。”

    周湘点点头,想到这里,也就没那么气了!

    语落,周湘接着道:“这门亲事算是黄了,妈,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回京城了?”

    本来他们就是因为这桩婚约来的。

    现在婚退了。

    他们再呆在京城也没什么意思了。

    “不,不能回去。”岑老太太摇摇头,“云京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肯定有不少优秀的女孩子,我要在这里给少卿选个漂亮媳妇儿,然后风风光光回京城,顺便让他们穆家看看,我们岑家的孙媳妇,比他们家那个穆有容优秀一百倍,一千倍,一万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