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7:强不知以为知

    叶灼离开之后,陈乔叶立即让让佣人把药方上的药买回来。

    然后又打电话通知婆婆李文茹,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李文茹听说这件事之后,立即赶了回来,“乔叶,涛涛真的有救了吗?那个医生呢?你让我见见他!”

    同李文茹一起来的,还有李文茹的侄女李清月。

    李清月父母早亡,自幼在李文茹身边长大。

    刚好李文茹和易学政夫妇也没有个女儿,这些年来,一直把李清月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

    陈乔叶道:“叶小姐已经回去了,不过她一个星期后还会再过来的。”

    李文茹道:“那个叶小姐真的有把握医好涛涛吗?”看了那么多医生,都没希望,一个女的,真的有这个本事?李文茹很是忐忑。

    陈乔叶让佣人拿来一个玻璃罐子。

    “您看这个。”

    玻璃罐子里血红色的一片,可以看到有线状透明物体在罐子里蠕动着。

    见此,李清月楞了下,眼底迅速的闪过一道微光,稍纵即逝,旋即抓紧陈乔叶的手,害怕的道:“表嫂!这是什么啊?好吓人啊!”

    边上的李文茹也吓了一跳,浑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陈乔叶道:“这就是易涛体内的寄生虫,其实一直以来我们都搞错了,易涛根本就不是生病了,而是感染了寄生虫,叶小姐说,这种寄生虫特别狡猾,一般仪器根本检查不出来。”

    李清月眯了眯眼睛,眸底的神色有些深,这个叶小姐到底是什么来路?

    李文茹不可思议的道:“你是说这些虫子都是长在涛涛身上的?”

    陈乔叶点点头。

    李文茹的眼底皆是恐惧的神色。

    她看着这些虫子都觉得恐怖极了,无法想象这些天来,儿子是饱受怎样的煎熬。

    见李文茹这样,陈乔叶赶紧道:“妈,您也别太担心了,现在找到了病因,叶小姐一定有办法治好易涛的。”

    李清月也安慰道:“表嫂说得对,姑妈您就别太担心了,表哥一定会好起来的。”

    **

    回到家,叶灼打开手机,将以前的微信号和其他社交账号全部注销了,全部重新申请。

    傍晚去上班。

    李博扬一如既往地坐在吧台写作业,见叶灼过来,主动跟她打招呼,“嗨,你来了。”

    “嗯。”叶灼点点头。

    李博扬注意到叶灼手里的手机,接着道:“你买手机了?”

    “今天刚买的。”

    “那我们加个微信?我扫你。”

    叶灼犹豫了下,把手机递过去,“好。”

    “加了,你同意下就行。”

    不一会儿,李博扬便收到对方已同意添加您为好友的消息。

    叶灼的头像是一朵不知名的小花,微信名是一句诗:此心安处是吾乡。

    李博扬微微蹙眉。

    叶灼初中都没毕业,她能理解这句诗是什么意思吗?

    这叫什么?

    这叫强不知以为知。

    不懂装懂!

    太虚伪了!

    怪不得钱玲玉不喜欢她。

    李博扬皱了皱眉,关上手机,压下心思继续写作业。

    ……

    晚上七点钟左右,店里来了个乞讨的老太太。

    衣着褴褛满头银发,拄着跟拐杖,佝偻着腰,慢慢行走在餐桌间。

    这年头,骗子实在是太多了,对于这种乞讨的老人,大家都选择避而不见。

    叶灼看到这个老人家,突然鼻子一酸。

    在这个老人家的身上,她看到了异世界奶奶的影子。

    前世她父母早亡,是一个跟她毫无血缘关系的奶奶将她养大,如果不是奶奶的话,她早就死了。

    因为一场疾病,奶奶在她十岁那年就没了,纵使后来她成了名震世界的科技大佬,也没能让奶奶享福,这也成了叶灼一生的遗憾。

    叶灼走到老人家身边,笑眯眯的道:“老人家过来这边坐,您想吃点什么?”

    老太太看向叶灼,目光有些局促,“小姑娘,我......”

    就在这时,钱玲玉从里面走出来,脸色不悦的道:“小叶,你干什么呢?怎么什么人都往店里带?咱们这里可不是什么救助中心!”

    叶灼以为她是这个店的主人吗?

    还想带着一个乞丐婆在这里白吃白喝?

    真是不要脸!

    叶灼微微抬眸,“您放心,我会买单的。”

    买单?

    钱玲玉微微蹙眉,而后快速的反应过来。

    叶灼这是装的。

    她是想通过帮助一个乞丐婆,让李博扬看到她善良的一面,然后被她吸引!

    对!

    肯定是这样的。

    这也太不要脸了。

    不行,她得赶紧去告诉儿子,千万不要被这个心机女被骗了!

    钱玲玉提步往里面走去。

    叶灼将菜单递给老太太,“您看看您想吃些什么。”

    老太太有些意外的看着叶灼,“小姑娘,你真要请我吃饭?”

    “嗯。”叶灼点点头。

    “那我就不客气了!”老太太一口气点了好几个菜,还有一碗龙虾面,“我要这些可以吗?”

    “当然可以。”叶灼接着道:“您坐在这儿稍等一会儿。”

    “好的。”

    没一会儿,叶灼就端着老太太点的菜过来了。

    老太太一边吃东西,一边用余光打量着正在干活的叶灼,眼底全是满意的光。

    这小姑娘太奈斯了!

    长得又漂亮。

    声音又好听......

    吃完东西,老太太擦了擦嘴,朝叶灼招手,“小姑娘!你过来一下!”

    叶灼小跑着过来,“老人家您有事吗?”

    老太太推了推空碗,“小姑娘,我已经吃完了,现在有点渴,你可以帮我倒杯水吗?”

    “可以。”

    叶灼去倒了杯水过来。

    老太太喝完水,打了个饱嗝,接着道:“我......我还想喝可乐,可以吗?”

    原以为提出这个过分的要求,小姑娘会不高兴,没想到对方依旧笑着点头,“可以啊。”

    叶灼去买了一杯可乐过来,“可乐有点冰,您慢点喝。”

    老太太点点头,喝完可乐,“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呀?”

    “我叫叶灼,您叫我小叶就行。”

    “叫小叶生分呀!要不我叫你叶子吧?你叫我岑奶奶就行!”

    叶灼笑着道:“好的岑奶奶!”

    “哎!好孩子!好孩子!”岑奶奶笑得非常开心,“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得回去了,叶子,我们明天见......”

    “明天见。”

    送走岑奶奶,叶灼就去后厨帮忙。

    她前脚刚走,穆有容和曾柔他们三人就来了。

    见这三人衣着不凡,钱玲玉赶紧迎了上去,“三位里面请。”

    回到豪门以后,穆有容还是第一次来路边摊,嫌恶的直皱眉。

    在穆有容心中,只有下等人才会来这种恶心的大排档。

    找了个空桌坐下,穆有容道:“你们这儿是不是有个叫叶灼的服务员。”

    “是的。”钱玲玉点点头。

    曾柔紧接着道:“让叶灼来给我们服务。”

    钱玲玉道:“不好意思,小叶现在在忙其他事情。”

    穆有容不紧不慢地从皮夹子里拿出一叠人民币,“这是服务费。”

    钱玲玉双眼冒光,立即将钱收收起来,“您稍等,我这就去把小叶给您叫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