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8:耀眼到灼目

    钱玲玉小跑着过来找叶灼,笑着道:“小叶啊,你先别忙了!去里面服务去。”

    “什么?”叶灼楞了下。

    钱玲玉解释道:“里面来了一桌贵客,点名要你为他们服务!是不是你认识的人啊?”她寻思着,就叶灼这样的出生,也不可能认识那样的贵客。

    她可是瞧得真真的,长得最好看的那个,身上穿的全都是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奢侈品品牌。

    随便一件T恤就是千把块,叶灼要是认识这种人的话,就不用在她这里上班了。

    叶灼微微蹙眉,跟着钱玲玉走到里面。

    钱玲玉用下巴努了努,“喏,就是那桌了,桌上坐着三个女孩子的那个,记得好好服务。”

    看清来人的长相,叶灼面色不变,拿着菜单走过去,“请问几位要点些什么?”

    在其位、谋其职、尽其责。

    若这三人真是来找茬的,随机应变就是。

    长这么大,叶灼还真没怕过谁。

    听到熟悉的声音,穆有容嘴角勾起一抹讥诮的弧度,抬头看去。

    这下。

    穆有容直接就愣住了,扬起的笑容僵在嘴角。

    这、这是叶灼?

    叶灼这个丑八怪,怎么变这样了?

    穆有容本以为可以看到一个落魄不堪的可怜虫。

    可没想到,叶灼不但没有她想象中的狼狈不堪,反而光彩照人!

    怎么会这样!

    叶灼这个小贱人,怎么会长得这么好看?

    她这是去整容了吗?

    她怎么能长得比自己还要漂亮!

    穆有容嫉妒得脸色变了又变,她什么也顾不得了,连神色都来不及遮掩了,她不允许有任何人超过自己。

    林五月和曾柔也有些懵。

    这叶灼不是昨天才收了钱,说是要买化妆品化妆的吗?

    她怎么没化妆?

    “叶灼,你今天怎么没化妆?你知不知道你这个丑样子很容易吓到别人啊!”林五月皱眉质问。

    “化妆?”叶灼微微蹙眉,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化什么妆?还有,我跟二位认识吗?”

    看着叶灼这一脸无辜的样子,曾柔和林五月都要怀疑,昨天看到的人是不是叶灼了。

    这叶灼是吃错什么药了?

    林五月气得直接站了起来,指着叶灼道:“叶灼,别装了!你明明就收了我们的钱!”

    叶灼微微一笑,“三位要是不点菜的话,我还有其他事要忙。”

    曾柔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向叶灼:“把菜单上所有的菜都给我上一遍!”

    “点这么多,你们三位女孩子吃不完吧?”叶灼出言提醒。

    曾柔眼眸一眯,“我们是顾客你是顾客?不知道顾客就是上帝吗?我让你上你就上!你一个小小的服务员,还敢质疑上帝?”

    穆有容一直没出声。

    此时此刻,她必须强压住心中的怒火和嫉妒。

    她不能让事情脱离了自己的掌控。

    “既然这样,那你们稍等会儿。”叶灼拿着点菜单往后厨走去。

    眼见着叶灼的背影消失在空气中,穆有容才转头看向林五月和曾柔,“你们俩跟她是怎么回事?”

    林五月将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叶灼那个小贱人,居然说话不算话!她明明说好了今天去买化妆品化妆的!转眼就不承认了!”

    “你们俩是蠢货吗?”穆有容眯着眼睛,“被叶灼那个小贱人设计了都不知道!知道小贱人现在缺钱,你们俩就眼巴巴的给她送钱?”

    蠢!

    简直就是愚蠢至极!

    林五月和曾柔这才反应过来,她们俩这是被向来看不上废物给套路了!

    “五月,你昨天晚上给了她多少钱?”曾柔问道。

    林五月皱着眉道:“大概一千多吧,你呢?”

    曾柔气得脸都白了,“我把包里的现金全给她了。”她包里最起码有三四千块钱的现金!现在想想,曾柔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那个愚蠢的自己。

    过了一会儿,叶灼和刘姐便端着穆有容他们点的菜过来了,“三位当心,这是你们点的菜。”

    林五月气得不行,看着被端上来的龙虾和串串,嘴角微勾,突然发难:“慢着!这些菜不是我们点的,你搞错了吧?”

    刘姐看了看点菜单,道:“些菜就是你们点的呀。”

    曾柔看出了林五月的意图,紧接这道:“我们就三个人而已,能吃得了这么多?分明是你们这里的服务员叶灼心不在焉点错了菜!这些菜根本不是我们要的!”

    别看这家烧烤店没多大,龙虾和螃蟹这类海鲜产品是应有尽有。

    这些龙虾和螃蟹都是非常贵的海鲜,平时很少有人点,现在林五月和曾柔一口咬定是叶灼点错了,那些菜,当然得有叶灼自己来买单。

    在发难前,林五月都检查过了,这里是监控盲区。

    曾柔拍案而起,一脸愤怒的道:“你们领导呢!去把你们领导叫过来!我们倒是要看看,她平时是怎么培训员工的!居然给客人乱点菜!一点服务意识都没有!你们这叫什么?这叫强制消费!我要报警!”

    在烧烤店上这么长时间的班,刘姐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赶紧赔笑脸道:“三位别生气,这小姑娘是新来的,我这就去叫我们老板娘过来。”

    穆有容笑着站起来打圆场,“五月,柔柔,你们俩别生那么大的气,我觉得叶灼应该不是故意的,她出来打工不过是混口饭吃,也不容易,要不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你们俩给我一个面子。”

    林五月阴阳怪气的开口,“既然有容姐你给她求情,那我就卖你一个面子,原谅她一次。不过,我有个要求!毕竟好几千块钱的东西呢!我总不能白吃这个哑巴亏。”

    语落,林五月抬头看向叶灼,“你跪下给我磕头认错,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叶灼把托盘往桌子上一放,就这么看着穆有容和林五月,浅浅勾唇,眸子里漾着灯火的颜色,“想玩儿是吗?我奉陪到底!”

    这样的叶灼看似普通,却光芒万丈。

    耀眼到灼目。

    满身大牌的穆有容和林五月,在她面前,瞬间黯然失色。

    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降临。

    穆有容藏在衣袖里的手,握了又握。

    林五月眯了下眼睛,“既然你这么不知好歹,那就只能请你们领导来了!”

    现在的叶灼就是个下贱的低等人而已!

    无权无势,她还能翻天不成?

    “小叶,要不你就低头认个错吧?忍一时风平浪静。”刘姐拉了拉叶灼的衣袖,低声劝说。

    客户就是上帝。

    在没有证据直接证明这些菜就是她们点的情况下,叶灼只有吃亏的份!

    这么一大桌子东西,加上海鲜和扇贝,还有螃蟹,得要两三千块钱呢。

    叶灼低头看向刘姐,“刘阿姨,麻烦您去把老板娘叫过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