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9:我妈不让我跟智障玩

    刘姐微微皱眉,低声道:“小叶,你就个服个软吧......”

    真把钱玲玉叫过来了,那这件事就没法收场了,到时候,叶灼不但要赔钱,还得赔礼道歉。

    这三个人,分明就是故意针对叶灼的。

    曾柔轻笑一声,“半点审时势度都没有,怪不得只能当个服务员。我丑话说在前头,你现在给我们磕头认错,我还可以原谅你,一旦你们领导来了,这单,你就自己买吧。”

    两三千块钱,对她这个豪门千金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但是对叶灼这个穷鬼来说,是一笔巨款!

    “小叶。”刘姐再次拉了拉叶灼的衣角,“你这孩子就别犟了,认个错而已,有什么呢?”

    刘姐也是为了叶灼好。

    两三千块钱是叶舒一个月的工资。

    叶灼要是一直不认错的话,那她这个月就白做了。

    道个歉,磕个头,就能及时止损,不划算吗?

    叶灼低头看着刘姐,“刘阿姨,您不用担心我,去叫老板娘吧。”

    见叶灼这般固执,刘姐无奈地叹了口气。

    穆有容从包里掏出一张卡都给叶灼,柔声道:“叶灼妹妹,这是我的卡,密码是6个6,你拿去买单,免得等你们老板娘来了为难你。”

    叶灼就如同垂死挣扎的蝼蚁。

    此时朝叶灼伸出上帝之手,叶灼一定会对她感恩戴德。

    “谢谢,不需要。”叶灼微微一笑。

    穆有容没想到叶灼竟然如此不识好歹,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下,旋即恢复自然。

    叶灼。

    她真的变了。

    换做以前,她要是伸出援助之手的话,叶灼肯定会双手接过。

    没一会儿,钱玲玉就来了,“小叶!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能把客人的菜点错了!还不快给客人道歉!”

    身为老板,钱玲玉自然不会得罪顾客。

    他们开门做生意的,讲的是服务至上。

    语落,钱玲玉又低头给林五月道歉,“这位顾客真是不好意思!”

    林五月低头喝茶,一副高姿态,压根就没理会钱玲玉。

    钱玲玉接着看向叶灼,“小叶,你还不快给客人道歉!”

    “老板娘,您先别着急,咱们先来听听这个。”叶灼不紧不慢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

    片刻,便有对话声从手机里传出来。

    “......”

    “把菜单上所有的菜都给我上一遍。”

    “点这么多,你们三位女孩子吃不完吧?”

    “......我是顾客你是顾客......”

    “......”

    谁都没想到,叶灼居然录了音。

    气氛有些尴尬。

    饶是穆有容也有些坐不住。

    本想给叶灼一点颜色看看,没想到居然被叶灼摆了一道。

    这种气谁受得了?

    这个该死的小贱人!

    林五月曾柔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从对方眼底看到了不甘心。

    叶灼接着道:“几位莫不是故意来挑事情的?老板娘,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警?

    林五月和曾柔都是要脸的人,真报警把事情闹大的话,传出去,她们还要不要在圈子里立足?

    林五月‘蹭’的一下站起来,“谁说我们是故意的?我们不过是跟你们开个玩笑而已!”

    叶灼微微一笑,“那么请先付款吧,一共2617块。微信还是支付宝?”

    “刷卡!”林五月憋着一口气。

    叶灼笑眯眯的接过卡。

    买完单,叶灼将卡还给林五月,“祝三位用餐愉快。”

    林五月满脸怒气地接过卡,转眼看向穆有容曾柔,“有容姐,柔柔,我们走。”

    “嗯。”穆有容点点头,抬脚走在前面。

    叶灼心情大好的跟了出去,将三人送到店外,“三位慢走,下次要是再想找麻烦的话,我随时奉陪,不过嘛......”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葱白的食指点点一侧太阳穴,“下次记得长点脑子,因为我妈不让我跟智障玩。”

    “你!”林五月气不过,伸出左手,朝叶灼的脸上扇去。

    叶灼微微倾身,就这么避开了林五月的手。

    因为用力过度,林五月的手直接拍在了叶灼身后的香樟树上!

    “啪--”

    “五月,你没事吧?”曾柔被吓了一跳。

    “疼......”林五月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此情此景,叶灼忍不住感叹了一句,“真是智障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说完,她转身往店里走去。

    林五月看着叶灼的背影,咬牙切齿的道:“小贱人!你给我等着!”

    她一定要让叶灼付出代价。

    林五月的眼底浮现出一抹阴狠的光。

    店里,刘姐见叶灼进来,赶紧走过来道:“小叶,真有你的!”原本以为叶灼吃定这个哑巴亏了,没想到叶灼居然留有后招!

    叶灼不紧不慢地将衣袖捋起来,露出一小截纤细又白皙的手腕,“小意思。”

    刘姐接着道:“对了,那三个人是不是认识你啊?”

    叶灼摇摇头,“不认识。”

    “那她们为什么要刁难你啊?”刘姐问道。

    叶灼微微挑眉,“她们三个......大概是嫉妒我的美貌?”

    毕竟她长得这么好看!

    刘姐被逗得哈哈大笑。

    不过这话虽然是玩笑话,却也是事实,叶灼长得确实很漂亮,而且是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漂亮,旁人根本无法模仿。

    下班的时候,叶森来接叶灼回去。

    因为这几天晚上每天都去赌场,叶森下意识地往赌场方向走去。

    “舅舅咱们今天不去赌场了。”叶灼道。

    “为什么?”叶森问道。

    叶灼道:“舅舅,靠赌博赢钱不是长久之计。”

    叶森抓了抓脑袋,“大外甥女你赌技这么好,不去赌场多可惜啊!简直就是埋没人才!”

    “舅舅,以后您也不许去赌场。”叶灼转头看向叶森。

    “为什么?”叶森满脸黑人问号。

    向来都是长辈管小辈。

    什么时候小辈管长辈,也管得这么理所当然了?

    偏偏,叶灼说不让他去,他还真就不敢去......

    叶灼义正言辞的道:“因为赌场不是什么好地方,做人要有上进心,不能想着赌博!再说,我一个这么漂亮的小姑娘,怎么能去赌场呢?让别人看见了,影响多不好!

    叶森:“.....”说得好像前几天晚上在赌场水袖善舞的人,不是你一样。

    没看出来,他这大外甥女还有两副面孔。

    “那儿有卖烫粉的,我们去吃碗粉吧。”叶灼突然发现路边有个卖粉的小摊位。

    叶森只能妥协,“好吧......”

    来到摊位上坐下。

    热情的摊主立即问道:“两位要吃点什么?”

    “我要一碗牛肉粉,舅舅,你吃什么?”叶灼没那么多讲究,直接坐下来,给自己到了一杯大麦茶。

    叶森道:“跟你一样,顺便再来一瓶啤酒。”

    “我也要喝啤酒。”叶灼道。

    叶森道:“小孩子家家的喝什么酒?老板,再来一杯冰可乐!”

    小孩子。

    她活了两世,还从来没人拿她当小孩子。

    叶灼眉眼弯弯,眼睛都跟着亮了起来,少了三分冷。

    **

    地下赌城。

    两道身影准时出现在二楼扶栏处。

    其中一个身着中式长衫,盘扣一丝不苟的系到最顶端,倚在雕花扶栏前,白皙的手指间勾着一串打磨得十分光滑的佛珠,周身散发着一股禁欲般的疏离感。

    “不是说欲擒故纵吗?她今天晚上没来。”语调虽然是漫不经心的,但裹着清冽的冷。

    ------题外话------

    叶灼:“找我麻烦的都是在嫉妒我的美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