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隔空杀人

    黄天棒心头一惊,立马将手中的林承志往前楚尘方向一抛,丢掉这个最大的累赘,整个人最快速度往后退走。

    林承志整个人在空中转了几个圈,还没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就像条败犬般匍匐在楚尘面前。

    衣衫都被擦破了不少,打好摩丝的发型也乱了,就连那张白净的脸庞也全是泥土。

    抬起头刚好对上楚尘和张可两人。

    “张可,我……”因为药性,林承志双眼中血丝弥漫,还想要说些什么,可却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楚尘的脚踩在林承志的喉咙上,让他开不了口。

    “呀,咿咿……”喉咙中发出的声音都已经变成了嘶哑。

    林承志只觉得一股巨力压来,就连呼吸都很困难,四肢胡乱的扑腾。

    “确实,张忠汉撤走后,这云深不知处没什么人,所以就算你在这里做了什么,做过什么,也不会有人知道。”虽然是对着林承志说话,可并没有低头瞥脚下一眼。

    楚尘看着逐渐远去的黄天棒,也并不忙着追。

    林家的人吗?

    楚尘这些日子里听张可说了一些关于林家的事。

    滨海市的豪门望族,矗立于数十个大大小小家族之上,独领风骚。

    主要经营房地产,但家族产业延伸面极为广阔,电力,水利,服装,汽车……

    甚至连某些不干净的灰色产业都有沾染。

    至于当家的家主林虎,和张家的张忠汉是同辈人,更是了得。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但是从张可的一些描述中可以推演出一些来。

    独居高位数年,不管是内外,都没有人能够顶替他的位置。

    当然,就算林虎,也不值得楚尘重视起来,林虎充其量算是凡人中的富甲一方而已。

    在那个神魔的世界中,楚尘可是凡人世界中的帝王都要跪拜的存在。

    “楚尘,林……林承志……他要被你踩死了。”张可一双秀眸瞪得圆润,和楚尘的淡然不同,张可从头到尾都看得心惊肉跳,尤其是现在,林承志被楚尘踏在脚下。

    然而,张可话音刚落,又是一声脆响发出。

    林承志已经没有呼吸的权利了。

    “死……死……了?!”脸上是难以掩饰的慌张,张可以为楚尘教训一下林承志,万万没想到,居然直接下了杀手。

    “还有一个没有解决。”楚尘看着即将坐上布加威龙离去的黄天棒,眼中闪过一抹精光。

    而远处的黄天棒,也是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从头到尾没有回头看过一眼。

    毕竟逃命要紧!

    太他娘的邪乎了。

    黄天棒越想越憋屈,就算是同为暗劲高手,自己再疏忽大意,也不至于一招就被废掉右手吧。

    这不是他可以解决的人。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只差一步就可以上布加威龙了,从引擎启动到峰速只需要4秒,黄天棒坚信就算是暗劲高手,也追不上这车的速度。

    可就在差一步打开车门的瞬间。

    噗嗤!

    轰然之间,一道白光瞬息而至,快不可及,如雷似电。

    黄天棒不可置信的低头的看着胸口,那拳头大小的血洞,鲜血正汨汨的往外流淌。

    怎么会……

    他追上来了?!

    跌跌撞撞的向前,靠着车门回过头,黄天棒奋力的回过头,想要反击,却看见楚尘依旧在铁门的另一侧。

    一袭白衣胜雪。

    似乎从来没有挪动过一步。

    “弹指杀人,当为宗师。”黄天棒低声呢喃道,“果然不是暗劲……居然是宗师,是化劲……”

    话未完,黄天棒整个人瘫软下去,气息全无。

    “让张老派人来收拾一下吧,那铁门坏了,需要补补。”楚尘吩咐张可道。

    “楚尘……你杀人了。”张可慌慌张张道,不光是林承志,她刚才还看见了楚尘凌空挥动了一下手掌,接着那个叫黄天棒的男人后背就被开了一个血洞。

    不清楚这是什么手段,面前未知,让张可心中的恐惧情绪愈加浓郁。

    少女第一次见到这种场景,血腥诡异,难免惊慌失措。

    “若不狠,现在倒在那里的就是你我了,不对,准确来说,应该是我被打死,然后你被那个林家少爷……”楚尘摇了摇头,轻轻笑出了声,

    这些对他楚尘来说只不过是家常便饭。

    他曾经在死人堆中求生,尸山血海,千里白骨,以杀证道。

    但对于张可来说,还是太重了。

    张可听到楚尘后半句调侃,不由得羞红了脸。

    可即便如此,心中那份害怕还是难以忘怀。

    “张可你太弱了,离开你爷爷,离开张家这个名头你什么也不是。”楚尘收敛起了笑容,面无表情道,说着转身离去。

    张可下意识想要反驳楚尘,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反驳他的依据。

    她其实比起林承志好不到哪里取,同样活在老一辈的庇佑下。

    二十多年了,直到今天,才被楚尘点破了件事。

    久久的伫立在原地,张可注视着楚尘的背影。

    “楚尘……教我,我要学那些你的那些……”张可开口道,可又不知道具体是想要学什么。

    拳脚?

    那诡异的杀人功夫?

    还是楚尘的……

    张可迷茫了。

    “三拜九叩,价值千金的拜师礼,还得准备好最好的香茶给我敬上来,这些东西一个不能少。”楚尘回过头来爽朗的笑了笑,高声道。

    又要跪,又要拜?

    还要送礼,敬茶?

    张可皱了皱眉头。

    “呸!你倒是想得美!”少女翘起嘴唇,表示楚尘想要的这些统统没门。

    愿意教就教,不愿意就拉倒!

    好像非得自己涎着脸舔上去才行一样。

    “那辆车给我留着,手续的问题叫你爷爷给我安排好,我能开上路就行,过几天下山有点事,找个代步的也好。”楚尘指着林承志留下的那辆布加威龙道。

    “有事?还有什么事值得我们的楚大师下山?”张可带着几分调侃,疑惑道。

    “同学会。”楚尘实话实说道。

    可就是这三个字,却惊到了张可,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力出了问题。

    楚尘也有同学?

    张可表示难以想象。

    究竟是什么人才能够做楚尘的同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