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拿钱买命

    “爸,小可说的那个楚大师,他就在楼上?”张义军好奇问道。

    “没错了,就是那辆车,张可也不是说楚尘最近要去参加同学会吗,没想到就在你开的这家酒店。”张忠汉笑容满面道。

    自从把庄园借给了楚尘之后,张忠汉就住到了三儿子张义军这里的酒店,临海风景好,他也就没有太多不适。

    今天下楼,刚好看见了楚尘停在楼下的那布加威龙。

    毕竟是楚尘第一次提出要求,而且这车属于来历不明,不能被林家看出来什么端倪,所以改装,过户的事他亲自过了两眼的,没有敢马虎。

    没想到啊!

    张忠汉还以为张可在戏弄自己,说楚尘要开什么同学会,原本张忠汉以为楚尘是什么隐世家族中的弟子,或者是燕京那边过来的,甚至于道门中都有可能,但是……

    不就是个普普通通的滨海本地大学毕业生的同学会吗?

    刚才张忠汉去前台那里问过了,详细情况也了解得差不多。

    不过越是这样,楚尘在张忠汉眼中显得越是神秘。

    “哎,早知道是楚大师,就应该把最好的位置空出来,五楼像什么话嘛,而且还是偏厅,怎么配得上楚大师的地位。”张忠汉连连叹息道。

    他简直是懊恼得肠子都要悔青了,本来是一个献殷勤的好机会,都送到手边了,可就是没有把握住啊。

    随着上次楚尘保护了张可之后,楚尘在张忠汉心中的地位越来越高。

    甚至他都开始想要撮合楚尘和张可两个人……嘿嘿嘿。

    如果楚尘愿意,那就是张家的福气哟,这么年轻的少年宗师,大半个华夏一百年都不指定遇得到一个。

    毕竟男追女可是隔层山,女追男就只是隔层纱了。

    张忠汉也自认为自家孙女姿色不差,在滨海也算是能算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楚尘这么一个年轻气盛的小伙子,血气方刚……

    “看来得暗示小可主动一点啊。”张忠汉又是叹息道,想着的同时,就来到了前台告知开同学会的偏厅处。

    “这是?”张忠汉瞪大了眼睛,原本的饭厅内遍地狼藉,而地上躺着十来个壮汉,痛苦的哀嚎。

    “手筋全被挑断了?!”张忠汉眼睛毒辣,一眼就看了出来。

    至于楚尘,慢慢悠悠的坐在一张椅子上,右手端着茶杯,有一口没一口的抿着。

    “楚大师你……受伤了?”张忠汉注意到了楚尘的另一只空着的左手,半举,捏作拳状,滴滴鲜血从中间滴落。

    “不碍事,擦破了一点皮而已。”楚尘笑了笑,摊开了手。

    叮!叮!叮!

    一连串金属掉落声响起,张忠汉定睛一看。

    好家伙,全是捏碎的子弹。

    一共七颗。

    他也才注意到了空气中那淡淡的火药味。

    空手接子弹?

    化劲宗师居然恐怖到这个地步!

    饶是张忠汉,都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怪物!”一旁的刘顺峰叫了一声,吓得手中的枪都掉了。

    刚才他可是一连开了七枪啊,专门配置的消音枪,七颗子弹,没想到这个叫楚尘的家伙全给抓住了。

    只在某些二流武打片才看见过的镜头,刘顺峰还是第一次在现实中遇上。

    太不真实了!

    “张三哥,这……”刘顺峰见到了张义军,他从滨海市过来就是为了和张义军谈合作生意的,没想到出了这么一茬。

    “爸。”张义军的喉咙动了动,想要说些什么,却吓得开不了口了。

    虽然不清楚这里发生了什么,甚至连楚尘他都是第一次见到,但是他已经有点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父亲,会如此推崇他了。

    “这位是……首长,你也过来了?!”刘顺峰听见了张义军那一声称呼,也是注意到了站在前方的唐装老者,虽然多年未见,但是刘顺峰还是认出来了张忠汉来。

    “楚先生,你受惊了。”张忠汉走到了楚尘身边,恭敬道。

    不过这个画面在刘顺峰眼中,又是给了天大的震撼!

    楚先生?

    那位首长居然称呼这个楚尘叫楚先生!

    刘顺峰忽然感觉,自己惹到了一个不能惹的存在了。

    尤其是对上这个年轻人的双眸时,对方那股淡然以及从容,刘顺峰还是第一次在这个年龄段的人身上见到。

    当然更让他震惊的是张忠汉对楚尘的恭敬态度。

    “七颗子弹,如果我是普通人,大概被你杀了七次。”楚尘淡然的笑了笑。

    经过刚才,他也是差不多测试了一下,现在武器对他身体能够造成的伤害。

    仅仅是擦破了手上的皮肤。

    现在看来普通强度的枪支,已经不足以伤害到他了。

    “张叔叔,张三哥,你们得救救我啊!”刘顺峰一下子跪在了张忠汉面前。

    什么脸面都没有性命要紧,刘顺峰哪里看不出来楚尘的杀意。

    如果不是张忠汉带着人突然进来,恐怕自己早就被他一巴掌拍死了。

    自己找的那些保镖护卫,全他娘的是一群脓包!

    连子弹都抓不住,算什么保镖!

    “一颗子弹一千万,七千万,这次我就放过你,就当你花钱买命。”楚尘抿了一口茶水,缓缓开口道。

    “这个……”刘顺峰犹豫了。

    “一个亿。”楚尘冰冷道。

    “好!”

    刘顺峰赶快答应了下来,生怕自己再犹豫,楚尘又加价。

    “哎。”张忠汉看见这一幕,当中的缘由,差不多明白了几分,也是不好再插手,只有向楚尘再三的道歉。

    “这件事和你无关。”楚尘向来就是有一说一,对着张忠汉摆了摆手,“对了,你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楚尘发问,张忠汉也就一一解释起来。

    经由张忠汉这么一解释,楚尘也是没想到张家在滨海市的产业还有点多,居然开有酒店。

    “你们这酒店的茶挺好喝的。”楚尘称赞道。

    “每年四月我就派人专人亲自去采摘,晒,烹,炒,每一步都做到完美,不可马虎。”看到楚尘和他论茶,张忠汉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看来楚尘也不是什么小肚鸡肠之人。

    “每一步做到完美吗?”楚尘陷入了沉思。

    “当然。”张忠汉颇有几分自豪道,忽然间又捂住胸口咳嗽起来。

    虽然咳嗽这个毛病,刚刚搬出云深不知处的时候减轻了不少,但是最近忽然又加重了起来,大概是自己的时间没有多少了吧。

    张忠汉心中明了。

    “差点忘了,你这个隐疾,还没有给你解决。”楚尘放下手中的茶杯,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