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葬剑归隐

    二十年前,周家大公子周衍降世,引得剑域上空四柄太古战剑颤抖,震惊天下。

    二十年后,周衍以剑破三劫,开启神藏,成为剑域第一天才。

    而半月之前,却传出了令人唏嘘的消息——周衍修为尽废,葬剑归隐。

    ......

    摇光神国,剑域,青州,周府。

    “衍儿啊,你太自负了,那梦魇魔窟是什么地方,你竟然敢独闯进去?现在落得个如此下场,如何是好啊!”

    周家家主周远雄满脸憔悴,眼中尽是懊悔,叹声道:“当时我怎么就没拦住你呢。”

    因为你这三脚猫的功夫根本拦不住啊...

    周衍心中暗暗笑着,坐在摇椅上悠闲无比,哪有半点愁绪。

    他本是一个大学生,因为一场车祸去世,却恰巧穿越到了这个世界的“周衍”身上。

    事实上这个“周衍”根本不是修为尽废,而是直接走火入魔死了。

    半月以来,周衍也经历了失望与纠结,但总算是把这一切都消化了。

    鉴于这是个玄幻世界,充满了危机与杀戮,所以周衍想开之后,就做了一个最明智的决定——葬剑归隐。

    斩断了江湖的因果,才能好好享受奢侈、懒惰、糜烂的美好生活。

    “事已至此,老爹你还是别太难过。”

    周衍不痛不痒地安慰了一句,又开始吃起面前的点心来。

    这点心外酥里嫩,甜味恰当,口感简直好到爆炸。

    “嘭!”

    周远雄把桌子直接掀倒,大吼道:“衍儿!不要再故作洒脱了!我知道你很难受,但也不要暴饮暴食来发泄。”

    看着地上的点心,周衍一脸懵逼。

    我特么...我是真的喜欢吃好吧!

    这么好的点心,就这样浪费了,这老爹也太败家了。

    要不...捡起来继续吃?

    周衍跃跃欲试,但碍于面子又不好意思。

    而周远雄的手已经按住了周衍的肩膀,他喘着粗气道:“衍儿,不要放弃啊!咱们从头再来,以你的资质,必然可以再次崛起的。”

    靠...我就想过那种二十岁就退休的生活,你却要我从头再来?

    每天山珍海味,遛狗逗鸟,调戏小婢女,这日子它不香么?

    周衍故作沉痛,摇头道:“我武道根基被毁,心境破碎,强行修炼只会走火入魔。”

    这个理由,老头子你总不会再让我去苦修了吧?

    “我有办法!”

    周远雄的话让周衍的表情顿时僵硬。

    “我们去找北摇家,北摇明月与你有婚约,一定会鼎力相助的。”

    周远雄似乎找到了救命稻草,兴奋道:“北摇家底蕴深厚,一定认识光明丹道的大天师,请来为你治疗不在话下。”

    “额...”

    周衍挠了挠头,干咳道:“那个...老爹,退婚书已经在三天之前送达了...”

    “什么!”

    周远雄直接跳了起来,眼睛瞪大,胡子都在抖。

    他颤声道:“退婚?你疯了啊!北摇明月惊才绝艳,被誉为剑域神月明珠,你竟然不娶!”

    这一点周衍当然知道,但美女多了去了,干嘛要娶一个红颜祸水?

    她几乎是剑域青年的梦中情人,我要是娶了她,哪还有什么清净日子。

    时不时的被刺杀一波,保不齐哪天就被人干掉了,混吃等死的大计如何实现?

    想到这里,周衍缓缓叹道:“老爹啊,以前我是剑域第一天才,现在我屁都不是,人家北摇明月高高在上,怎么会再嫁给我呢。”

    “主动退婚,尚能给我们周家留一份颜面,以后有什么困难,人家或许出于道义,还能搭把手。”

    “要是我们太不识趣,反而讨不到好处呢。”

    周远雄脸色惨白,似乎已经要崩溃了,不知道的还以为失去修为的是他呢。

    “周家因你而崛起,恐怕也要因你而没落,这半月以来,大量的家族与我们断绝关系,生意上也不再来往。”

    “就连那个杨老头,也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了,甚至还说你是个废物。”

    说到这里,周远雄苦叹道:“衍儿,难道...你就甘心吗?”

    做废物有什么不好?混吃等死才是真正的潇洒。

    周衍洒然一笑,道:“老爹啊,平安才是福,那些虚名争它干什么?要知道,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周衍沾沾自喜,这种心境怕是只有老子这种死过一次的人,才会真正明白吧?

    只是下一刻,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捂住了嘴巴。

    但已经晚了,一道道圣洁的白光忽然从他体内涌出,在屋中激荡,令花草摇曳,房梁都发出了轰鸣之声。

    周衍暗道糟糕,妈的,老子好好的拽什么文啊,又出事儿了。

    而周远雄则是张大了嘴,看着四周,脸色渐渐涨红,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才气出体,花草迎芳,余音绕梁...这...”

    他猛然转头看向周衍,大吼道:“衍儿!你这是出口成章,惊动了文道圣人啊!”

    周衍的心渐渐沉了下去,完了,这下肯定是清静不了了。

    周远雄跟打了鸡血似的,手舞足蹈,颤声道:“我儿...竟然还有文道天赋!太好了!你虽然不能修光明武道了,但可以修光明文道,成为文道圣人啊!”

    “衍儿!咱们不怕!武道的路子断了,新的路子来了!”

    我他妈已经怕了,我不想读书啊,我就想混吃等死,怎么就那么难呢。

    什么第一天才,枪打出头鸟懂不懂啊?这种高危职业,老子才不去干。

    闷声发大财,做个纨绔才是正经事啊。

    周远雄一发不可收拾,连忙道:“等几天就去太学宫求学,咱们一步一步来,以我儿出口成章的天赋,必然可以再次崛起,出人头地。”

    周衍现在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前世身为大学生,念的是古代文学专业,对诗词歌赋古文什么的,那是说顺了嘴了。

    这半个月来,心路历程复杂,经常有各种感叹,说一些经典的诗词。

    每一次说出,都搞得动静很大,一会儿圣人显灵,一会儿天地异像的。

    结合之前那个“周衍”的记忆,才知道这个世界竟然有所谓的光明文道的,说到底就是读书成圣,所以说出这种牛逼的句子,才会让圣人起反应。

    哇,这些文道圣人都是土包子吗,一点世面也没见过吗,就这种话也能让你们有反应?

    那你们身体还真是敏感嚯?

    周远雄怀着满心的激动离开,说是要赶紧找关系,把周衍弄进太学宫去。

    而周衍则是暗暗告诫自己,以后说话一定要注意,改掉出口成章这种天才的毛病,努力做一个纨绔子弟。

    但是啊...又很好奇,这个世界说话都这么管用的吗?

    他吞了吞口水,最终还是没能忍住好奇心,轻轻说了一句:“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话音刚落,狂风忽起,一道道凌厉的剑气不知从何处而起,朝四周疯狂激射。

    杀意陡增,剑气斩断柱梁,房子摇摇欲坠。

    “妈呀!”

    周衍爬起来就跑。

    巨响之后,外边传来声音:“不好了,老爷,咱家的房子塌了。”

    “肯定是有刺客!快来人!保护大少爷!”

    一道道身影飞来,看到了废墟旁边,满脸灰尘的周衍。

    “轻...轻点,妈的,老子腿断了。”

    周衍痛得嗷嗷直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