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你藏得太深了

    文星照耀青州之后,迅速隐没,黑云也渐渐散去,露出如洗一般的碧空。

    阳光普照,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只留下一众强者目光凝重。

    醉舞阁终于平静,桌椅陶瓷的残片洒了一地,柱梁与地板龟裂,楼梯也有断层,但好在没有出人命,只是一些轻微的擦伤。

    慕容石喘着粗气,艰难站了起来,浑身的肌肉在颤抖,头发乱成一团。

    他看着周衍,然后抱拳,深深鞠躬而下。

    “周衍,我服气了,你靠着光明武道成为剑域第一天才,而谁又知道...你真正修炼的是文道呢。”

    “二十年来,闻所未闻,你藏得实在太深了。”

    “这一次佯装修为尽废,也是为了迷惑梦魇魔窟吧?”

    “呵,想想真是讽刺啊!我们这些人为了蝇头苟利的小事而计较,因为那些低级的意气而争斗,而你...却已经直面暗黑之道的邪恶了。”

    周衍张大了嘴,想要说话挽救,却发现现在哪怕长了一百张嘴,都挽救不了了。

    心如刀绞!

    他这才明白什么叫心如刀绞啊!

    四周众人是既惊骇又佩服,一个个都在鞠躬。

    慕容石摇着头,苦涩道:“唉,所有人都小看你了,被你骗得好苦啊,说到底是格局问题,你的格局远远超过了我们。”

    格局个屁啊,我的格局是混吃等死。

    周衍欲哭无泪,只觉心又痛了几分。

    “无论如何,你周衍是剑域第一天才,实至名归,我慕容石佩服!”

    慕容石低吼出声。

    “我们也佩服!”

    “周公子深藏不露,刚才是我们太冒昧了。”

    “我们简直该死,请周公子不要与我们这等小人一般计较。”

    “你永远可以相信周衍!这句话果然没错!”

    周衍气得浑身颤抖,终于忍不住大叫道:“都给我住口啊!”

    这些人简直是老子伤口上撒盐啊!有你们这样补刀的吗?

    他心脏抽痛,头晕目眩,渐渐发现了自己的情况是真不对,而不仅仅是生气所致。

    周衍攥紧了拳头,看着慕容石道:“醉舞楼是你的地盘,我相信这件事不会传出去。”

    慕容石脸色一肃,点头道:“没问题,这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谁敢说出去,我就把他头给你砍下来。”

    说到这里,他缓缓一笑,道:“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他们破坏你对付梦魇魔窟的计划的,周衍,你不但是剑域第一天才,还是剑域抗魔第一人啊。”

    闭嘴吧!我看你是巴不得我死!

    剑域抗魔第一人?这个称号要是到了我头上,每天起码几十个魔徒要来干掉老子。

    不,不能再待下去了,这里都是些二货,只会把老子拉入漩涡。

    “记住你的保证!”

    周衍低吼了一声,便连忙朝外跑去。

    他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刚刚走出,口中的鲜血便憋不住了,猛然吐了出来。

    路过的人一时间惊了。

    “这...这位英雄是谁?好生勇猛啊,腿断了还来这种地方,被搞得吐血了。”

    “难道是醉舞阁又出了一位魅道高手,这把人都压榨得吐血了,也太残忍了些。”

    周衍额头青筋暴现,恨不得把周围这些王八蛋都宰了,但此刻心如刀绞,浑身如针刺,实在没有这个能力。

    “少爷你...不会吧!”

    康叔连忙跑过来扶着他,瞪眼道:“这才两刻钟啊,算上准备时间的消耗,干正事儿的时间连半刻钟都不到吧?”

    周衍张了张嘴,艰难道:“上...上...”

    康叔吓了一跳,连忙说道:“少爷你冷静,不能再上了啊,你这身子都垮了,都吐血了,上不得了啊,下回咱们再来上。”

    “上马车!”

    周衍气得大叫出声,艰难朝上爬去。

    周远雄从后边一路跑了过来,满面红光,神色兴奋无比。

    “衍儿!衍儿!你骗得爹好苦啊!”

    他一边说,一边大笑,双手重重按在周衍肩膀上,激动道:“没想到我儿原来是深藏不露,害得爹这么担心你,你真是把爹当外人吗?哈哈!“

    “别说了,求你了。”

    周衍又不禁吐出一口鲜血来,这才把周远雄吓到了。

    “快,老康,快回府。”

    周远雄吩咐了一声,把周衍扶上马车之后,才瞪眼道:“衍儿你怎么了?”

    周衍张了张嘴,只觉灵魂抽痛,身体虚弱无比,最终还是晕了过去。

    意识凌乱无比,像是被埋葬进黑暗的深渊,逐渐沉沦无法自拔。

    灵魂中传来一阵阵嘶吼之声,紧接着又有莫名的狞笑。

    “堕落吧...堕落吧...”

    “你已经被污染了...你回不去了...”

    “嘻嘻,我们挖了你的心!”

    断断续续、隐隐约约的声音一直在脑中响起,周衍似乎看到了一张年轻漂亮的脸,但脸上却带着令人恐惧的笑意。

    莫名其妙的...面前突然出现了一个布娃娃,它有一张似哭似笑的丑脸,凌乱披散的头发,空黑的眼洞,缝满针线的皮肤,色彩绚烂却又胡乱拼凑的衣服,狰狞神秘又充满诡异。

    而下一刻,它两个眼洞中忽然透出血光,一下子像是活了一般,发出如婴儿一般的哭声。

    “啊!”

    周衍吓得大叫出声,一瞬间醒了过来。

    朝四周一看,熟悉的房间,熟悉的人,这才重重松了口气。

    周远雄激动道:“衍儿,你终于醒了,感觉身体好点了吗?”

    周衍下意识点了点头,回想起刚才那隐约的梦境,心中一片寒冷。

    闭眼调整了片刻,他才感觉好了些,喃喃道:“我睡了多久?”

    “一天一夜。”

    周远雄道:“衍儿,我请人检查了你的身体,说你是身体负载太大,灵魂过于疲倦,所以才导致沉睡的。”

    这个结果周衍并不意外,圣人虚影都搞出来了,当然不可能没有代价。

    光明文道看似安全,但并非没有禁忌,这一点自己以后一定要注意。

    甚至可以有意地去了解一些其中的门道,免得以后又超过了尺度,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又一次弄巧成拙,他心中无奈,轻轻叹了口气。

    抬起头来,却看到周远雄无比殷切的脸。

    “爹你...”

    话刚出,一双大手就按住了周衍的肩膀。

    “衍儿啊!”

    周远雄沉声道:“你藏得太深了!”

    周衍一阵头大,他现在最怕听到“衍儿”这两个字了,每一次都没好事。

    “你不能再这样低调了。”

    周远雄郑重道:“因为你的低调,家族失去了近八成的生意,外界流言蜚语不断,给我们周家抹黑。”

    “甚至...甚至有人说什么...周衍修为尽废,色心大起,腿断了都拄拐上青楼,却被女人搞得吐血,前后时差不过一刻钟。”

    “听听,这叫什么话!我不信床上这件事儿还有遗传!”

    说到最后,周远雄连忙捂住了嘴,脸色涨红起来。

    说漏嘴了吧?嘿!爹你不行啊。

    周衍的心情反而好了一些,看来慕容石还是比较靠谱的,至少没让真相外传出去。

    而那些流言蜚语传出去倒还好了,北摇明月听到,必然不会再嫁给老子了。

    阴差阳错的,目的总算是达到了一部分。

    想到这里,周衍总算是松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