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为了美好的明天而逃

    周衍浑身发寒,手铐脚镣皮绳之类的都无所谓,藤鞭剃刀什么的咬咬牙也忍了。

    可他妈那个狼牙棒是来干嘛的啊?

    想到这里,周衍只觉得**一阵发凉,不禁退后两步。

    可恶的老爹,在这方面还特么挺有研究,醉舞楼的高级项目没少体验啊。

    难怪他一事无成,呵,殊不知男人成功路上最大的敌人,就是有一颗色批的心。

    “你在想什么?”

    “色批...”

    北摇明月皱眉道:“什么?”

    “舍弃!”

    周衍连忙道:“我的意思是,想要重新崛起,就一定要舍弃一些东西,比如自由,比如懒惰。”

    他心脏砰砰直跳,差点说漏了嘴了。

    在这方面,周衍认为必然是遗传,老爹就经常说漏嘴,小文亦是如此。

    北摇明月看着他,眉头越皱越紧,郑重道:“你的心不够静,精神也不够专注,可能是心境还没有恢复。”

    “建议你这两天不要再想那么多了,你赶不走我的,面对现实,安心修炼吧。”

    说到这里,她微微顿了顿,又道:“不能再去醉舞楼了,那是一个乱人心境的地方,我会阻止你去的。”

    太过分了,还没进门呢,就要管老子私生活。

    这样下去,以后成亲了,老子还有什么家庭地位?

    周衍脸色一沉,刚要放狠话,但又看到了桌上那些东西...

    忍住了暴脾气,无奈道:“那我也是个男人,我有需求啊。”

    北摇明月张了张嘴,低声道:“等我们成亲,我...”

    她话没说完,便直接转身,飘然离去。

    周衍呆住了。

    北摇明月声音虽然很小,但他听得清清楚楚,甚至,他看到了北摇明月脸上升起的一抹红晕。

    老天爷,冷若冰霜的北摇明月竟然脸红了!

    刚才那一瞬间,她简直美得让人发狂。

    呜呜,他妈的,温柔乡是英雄冢啊,英雄冢啊!

    周衍心中惨叫,不知道该觉得无奈,还是该觉得幸福。

    冷静,一定要冷静,仔细分析一下现在的处境。

    穿越过来十多天了,宣布了归隐,主动退了婚,现在看来,至少前者是成功了一半。

    并非没有收获,但要真正退出这个江湖的漩涡,还是要处理好北摇明月这一点。

    因为她会随时给自己带来杀身之祸,搞不好今晚便有嫉妒到发狂的蠢货前来刺杀。

    这里实在太危险了,不能再待下去了啊!

    美色不过是过眼云烟,人死了,什么都没了。

    北摇明月虽然漂亮,但比起命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我无法赶她走,那我总可以自己走吧?

    出去混个几年,北摇明月找不到老子,自然也就滚蛋了。

    就这么定了!

    周衍双眼微眯,心中已然有了计划。

    为了美好的明天而逃!

    ......

    夜风悠悠,天空繁星点点。

    两轮月亮仅仅挨着,一紫一红像是双胞胎,紫光朦胧,红光锐利,给人不同的感受。

    最初看到的时候,周衍惊奇不已,但现在已经习惯了。

    他穿好了夜行衣,把东西也收拾妥当了,便深深吸了口气。

    “老爹,小文,你们好好照顾自己,我就先走一步了。”

    “等我确定了这边没有风险之后,再回来与你们团聚。”

    “我都想好了,去剑域首府——剑州。”

    “买个大院子,买几十个丫鬟,懒惰、糜烂、无忧无虑的混几年。”

    说到最后,周衍已经忍不住笑了起来。

    美好的生活,从今夜开始。

    周衍缓缓推开了窗户,背着包袱悄然溜了出去,借着月色前往康叔住的地方。

    此次之行,必须带上康叔。

    因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仅限于之前的记忆,但并没有任何心得,一个人在外太容易吃亏。

    而康叔就不一样了,在来周府之前,他走南闯北几十年,没有修为却能苟活下来,必然是有几把刷子的。

    想到这里,周衍动作更快,顷刻便来到了康叔门前。

    正要敲门,却眼睛一凝,忽然看到一道鬼鬼祟祟的身影正消失在花坛的另一侧。

    身影瘦小,赫然便是康叔。

    嘶...奇怪,已经入夜了,康叔偷偷摸摸要去哪里?

    周衍皱着眉头,连忙跟了上去。

    绕过花坛,走过了长廊,终于看到了康叔的身影。

    他脚下垫着石头,正扒拉在一堵墙上,脸贴在纸窗前,似乎在看些什么。

    周衍满心疑惑,走到康叔旁边,身高优势倒不必垫石头,直接就看到了窗内的光景。

    里边水汽蒸腾,混着烛光朦胧一片,隐隐约约可见一道道模糊的身形。

    虽然看不真切,但依稀可见面貌,一个个女人...都没穿衣服...

    靠,这是府里丫鬟的公共澡堂啊!

    康叔这个王八蛋,如此轻车熟路,恐怕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做这等龌龊之事了。

    这个老东西,真是让人恶心到想吐!

    周衍正要大声呵斥,忽然面色一凝,嘶...这个是谁,实在太大了。

    旁边那个腰肢好细啊,臀大过肩,动漫级别的身材啊。

    “该死,水汽多了,只能看到轮廓。”

    周衍不禁抱怨出声。

    “是啊,根本看不清楚。”

    康叔下意识回应了一句,颇有志同道合之感。

    但下一刻,两个人都身体一颤,不禁愣住了。

    周衍吓了一跳,当即有了脱身之法,脸色瞬间沉下来,寒声道:“康叔,我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人,被我抓了个正着,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少爷?”

    康叔打量了周衍的夜行衣一眼,喃喃道:“你怎么穿成这个样子...”

    话音刚落,一道道白光从房子后边亮起,一个清冷的声音顿时传来。

    “何方高人潜入周府!”

    北摇明月的声音!这丫头好敏锐的灵识!

    若是偷看丫鬟洗澡这种事被发现,那老子也不用再做人了,太丢脸了。

    “康叔,对不住了!”

    周衍一把朝他按去,这个替罪羊必须要有人来当。

    只是没想到的是,这一把竟然抓空了,康叔已经跑了三米远了。

    什么情况?

    短暂的一瞬间,周衍有些发懵。

    但下一刻,康叔急迫的声音已然吼了起来:“快来人啊!抓刺客!被我逮到了!”

    “快来啊!穿夜行衣那个!我不是他的对手!”

    他一路小跑,哪有平时苍老的姿态。

    周衍目眦欲裂,不禁暴喝道:“老康,你爷爷的,你个老王八...”

    话还没说完,一把闪着寒光的长剑已经架在了脖子上,吞吐着杀意的剑,让周衍直接闭嘴,并举起了双手表示投降。

    北摇明月双眼锐利无比,沉默了两秒,才皱眉道:“为什么是你?”

    周衍笑了笑,笑得很勉强。

    北摇明月又道:“穿着夜行衣,来这里做什么?”

    “啊哈,没事儿...我溜达...”

    周衍强行挤出笑脸。

    北摇明月耳朵一动,回头看去,她身材高挑,当然也直接看到了内里的光景。

    所以,她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握着剑柄的手似乎都用力了几分。

    而这时,康叔从外边跑来,举着一根扁担,高喊道:“刺客,纳命来吧...额?少爷?怎么是你?”

    你爷爷的,老子现在就给你颁一个奥斯卡好不好?

    周衍气得一脚朝他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