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铁马冰河

    周衍本来是巴不得北摇明月走的...

    关于那些言语上的侮辱,他也从不在意,因为他早已不在意别人的看法了,人毕竟是要为自己而活。

    但北摇诚和司马云雷的话太气人了,他妈的,他们把北摇明月当什么了?

    当赚钱工具?当金屋花瓶?

    把她嫁给万剑宫来换取发展利益?

    把她当做伺候男人的娇媚侍妾?

    “他不是一个人,他有妻子,懂吗?”

    “以后谁要害他,须得先过了我北摇明月这一关。”

    想到这句话,周衍实在是憋不住了。

    妈的,欺负我周衍可以,老子无所谓。

    侮辱我爹,我也忍了,毕竟没冤枉他。

    但这么对北摇明月,老子真的是看不下去了啊,去你妈的,凭什么?

    周衍感受到自己的手被握得很紧,转眼一看,只见北摇明月闭着眼,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

    而周远雄则是激动得跳了起来,大声道:“衍儿!说、醋溜儿文学最-快发、得好!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但求念头通达,无愧于心。”

    嗯?我靠?老爹总算是说了一句靠谱的话。

    不错,我周衍就是求念头通达,无愧于心。

    而这时,司马云雷才反应过来,满脸惊愕,颤声道:“你...你敢骂我?”

    周衍道:“我骂你怎么了?你就是一个白痴,屁都不懂还把自己当个人物。”

    “但凡有点眼力见,你看得出北摇明月外貌只是其次,关键是她有稳定的道心,清澈的灵识,以后前途光明,哪怕成为光明之道的领袖都说不定。”

    “而你这个蠢货,却让她来伺候你,你说你是不是个白痴?”

    司马云雷脸色沉了下来,气得咬牙切齿:“我要杀了你,杀了你这个废物。”

    “够了!”

    北摇诚低吼道:“周衍,你滚到一边去,我可以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周家亦可相安无事。”

    “否则,别怪我不管当初的情面,灭了你...”

    说完话,他不待周衍回答,便对北摇明月道:“明月,我相信你是不愿意看到那一幕的,你选择离开,反而是对周家好。”

    北摇明月身体一颤,攥紧了拳头,沉默了良久,才艰难道:“好...我跟你...”

    “她跟你回不去了!”

    周衍直接道:“我们已经把生米做成熟饭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

    北摇明月脸色一变,不解地看向周衍,尽是诧异。

    北摇诚瞳孔顿时紧缩,一时间不禁呆住了。

    司马云雷不禁大吼道:“不可能!她分明是云英之身,你们怎么可能...”

    他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周衍手上那件白色的小衣...

    周衍把小衣拿起,放在鼻尖轻轻闻了闻,眯眼笑道:“熟悉的味道,真香...

    “你...”

    北摇明月满脸通红,连忙伸手要抢衣服。

    周衍躲开她的手,笑道:“送出去的东西,哪有拿回来的道理。”

    北摇明月低声道:“周衍你...你哪里找的,快给我...”

    周衍转头朝她看去,目光之中却是凝重之色。

    北摇明月愣住了,她似乎没有见过周衍有这么严肃的时刻。

    周衍低声道:“北摇姑娘,有些决定会影响你的一生,你到底想做什么样的人?”

    “为了家族的利益嫁给一个白痴,终身服侍他?”

    “还是做自己想做的事,去追寻自己的未来?”

    “一生苦乐,一念之间,你想好了吗?”

    低沉的声音,认真的语气,北摇明月的心莫名安宁了下来。

    她低下了头,闭上了眼,陷入了沉默。

    北摇诚低吼道:“周衍,你既然非要插手,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小弟,出手!”

    “好!”

    北摇忠冷冷一笑,身影忽然消失在原地,一掌朝着周衍拍来。

    强大的灵气灌涌而出,整个大地似乎都被笼罩,一瞬间死亡的气息蔓延开来。

    “想清楚,你的时间并不多。”

    周衍淡淡说了一句,便直接朝前走去。

    他目光凌厉,一字一句道:“我把自己当废物可以,你们不能把我当废物,懂吗?”

    面对浩然而至的掌力,甚至堪比神藏级别的掌力,周衍满头的长发都飘了起来。

    他凝声道:“夜阑卧听风吹雨!”

    话音落,天地似乎都短暂黑了下来,狂风呼啸,吹得空气呜呜作响,大雨淋漓,每一滴似乎都贯穿了虚空。

    “这是!”

    北摇诚脸色一变,不禁连忙朝前几步,瞪大了眼。

    异像突生,挡住了这惊天一掌,周衍的嘴角已然溢出了鲜血。

    但他反而笑了起来,惨然一笑,大吼道:“铁马冰河入梦来!”

    “嘶...”

    一声声战马的嘶吼顿时响起,他的背后似乎出现了无数的虚影,一道道白光凝聚成无数的战士,他们骑着战马,狂奔而来,浩荡不绝。

    一股战场的肃杀之气充斥着这片天地,万马奔腾,嘶吼叫啸,强悍的气息令北摇忠不禁连连后退,最终一口鲜血喷出。

    “你...周衍你...”

    他满脸惊骇,几乎还反应不过来。

    北摇诚却是喃喃道:“这是...文道之力?”

    “哇!”

    连续几口血喷出,鼻中、耳中也都溢出鲜血,一阵阵天旋地转,精神仿佛透支到了极致。

    周衍连站立都很艰难,他咬着牙,强撑着不倒下,拖着疲倦的身躯,一步一步朝北摇明月走去。

    “想好了吗?”

    声音传来,北摇明月闻到了鲜血的腥味,感受到了粗重的呼吸。

    她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被鲜血染红的脸。

    她呆了片刻,忽然轻轻笑了起来。

    “想好了。”

    她低声说着,抬起手,摸到了周衍的脸。

    脸是冰冷的,血还未凉。

    她笑着,手掌开始发烫,一道道白光便注入进周衍的体内。

    她轻声呢喃道:“周伯父说得对,念头通达...我终于知道我该怎么活了。”

    说话的同时,她身上溢出一道道神圣的光辉,整个人都被白光包裹,宛如天上的仙子,美得不可方物。

    周衍喘着粗气,道:“那...那就赶紧打发走,我快撑不住了,但我不想在他们面前倒下。”

    “嗯,好。”

    北摇明月点头,便缓步朝前走去。

    每一步走出,都洒落神光,整个人似乎都进入了一种莫名的空灵状态。

    她呢喃道:“司马云雷,你不是自诩很强么?现在的我,应该有周衍巅峰的实力了。”

    “今天,我替曾经的他,领教你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