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83章 黑衣人再现

    听到他最后一句话,周衍下意识点了点头。

    只是当他掏出钱来的时候,身影却突然一震。

    心跳慢慢剧烈了起来,脸上布满了汗水,全身发寒,已然是惊恐万分。

    我靠!

    黄戚!

    不就是那个潜伏青州太学宫数十年,引发两次神灾,只为盗取太古魔物之力的暗黑鬼徒吗!

    十八年前,剑城恐怖神灾,也和此人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刚才听到他的名字,老子竟然没想起!

    不!

    不对劲!

    他只是一个陌生的老人,而且如此古怪,自己怎么会老老实实把身上所有的秘密都说给他听?

    这绝不是正常的自己。

    周衍满脸大汗,心中终于明白自己应该是被蛊惑了。

    莫名其妙,无声无息,没有任何征兆,甚至连什么时候被蛊惑的都不知道。

    回忆起来,好像就是黄戚问一句,自己便会老老实实回答一般。

    还好...还好没有说出最大的秘密——穿越。

    还好,还好没有说出明月还有复活的希望。

    再想想刚才,好像除了一身黄衣之外,对那个老人的容貌竟然没有任何印象,像是...没有见过一般。

    日,太尼玛可怕了吧!

    不行,必须要把事情说给息霓裳听,让她早做准备才是。

    黄戚的出现,肯定和梦魇仪式有关。

    想到这里,周衍再不犹豫,随便给了老板一锭钱,便大步朝前走去。

    他走得太急,转身便撞到了人。

    惊呼之中,有小女孩哇哇大哭的声音。

    周衍晃了晃脑袋,深深吸了口气。

    他把心中的恐惧和急迫都驱散,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黄戚既然刚刚没有对自己动手,那现在就应该不会动手。

    天黑没多久,息霓裳不需要急到这种程度。

    想到这里,他一把擦干了脸上的汗水,连忙把小女孩扶了起来。

    一个妇人连忙把小女孩拉到身后,颇有畏惧地看了周衍一眼,连忙退后。

    周衍无奈道:“不好意思,刚刚没注意,小孩子没事吧?”

    “没事没事,没关系。”

    妇人一边说话,一边继续朝后退。

    周衍知道,自己这身神门的衣服,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威势实在太大了。

    但他看到小姑娘泪汪汪的眼睛,心中又不禁觉得抱歉。

    于是他随手从旁边抓来两根糖葫芦,递给了小姑娘,笑道:“叔叔买给你吃的,算是给你道歉了。”

    妇人刚要阻止,小女孩看到糖葫芦,便已然伸出了白嫩的小手,把糖葫芦拿在了手上。

    于是泪水也没了,轻轻舔了一口,眼睛亮晶晶的,露出了清澈的笑容。

    周衍也笑了起来,小孩子的笑容果然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干净,不含一丝杂质,充满了希望。

    妇人有些紧张,想要拒绝已经来不及了,便只好道:“还不快道谢。”

    小女孩又舔了一口,才甜甜笑道:“谢谢叔叔,叔叔真好吃。”

    “哈哈哈哈!”

    周衍大笑了起来,道:“不是叔叔真好吃,是糖葫芦真好吃。”

    小女孩重重点头:“嗯嗯,糖葫芦好吃!”

    周衍伸出手去,想要摸她的头。

    小女孩有些怕,缩了两下,被摸到之后,便又不缩了,瞪着水灵的大眼睛,看了周衍一眼,有些害羞。

    周衍道:“叫什么名字呀小丫头。”

    “唔唔...”

    小女孩含着一颗糖葫芦,填满了嘴,支支吾吾说不明白。

    妇人笑道:“大人,小女姓谢,名芷汀,今年才四岁呢。”

    周衍拍了拍她的肩膀,道:“芷汀,健康成长。”

    糖葫芦把她的脸都撑起,显得无比可爱,她也不知道周衍什么意思,只是点头,双眼眯成了月牙。

    但突然,周衍脸色剧变,惊声道:“芷汀小心!”

    说话的瞬间,他一把将谢芷汀拉到身后。

    同时,一道乌光已然激射而来,骤然斩在了周衍的胸膛。

    周衍的胸膛顿时破开,鲜血喷涌而出,身体连带着谢芷汀倒飞出去。

    “杀!”

    暴喝之声惊破天地,接连几个高大的身影冲出,举刀朝周衍杀来。

    周衍左手把谢芷汀挡在身后,右手持刀,艰难挡住几道刀芒。

    但由于刀芒威力太大,来得又突然,导致周衍无力抵挡,震得胸膛伤口持续裂开,骨骼都清晰可见,鲜血流满了全身。

    他嘴里、鼻中也溢出鲜血,全身的骨头都快被震散了。

    “哇!”

    谢芷汀短暂失神之后,终于反应了过来,哇哇大哭。

    于是,嘴里的糖葫芦便直接卡进了喉咙,令她不断干呕,却无法吐出,无法呼吸。

    周衍很快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低吼一声,转身把她抱起,在她后辈轻轻一拍。

    糖葫芦吐了出来,谢芷汀猛地呼吸几口,便继续哭了起来。

    而此刻,周衍后背又挨了足足四刀,伤口都深可见骨,鲜血喷涌如浪。

    “妈的!这小子身体是铁打的吗!这都砍不烂!“

    “换个人早他妈成碎块了,他骨头都没断。”

    有人怒吼出声,而四周早已乱成了一片,无数人惊呼逃窜。

    妇人在旁边跺脚大喊着,周衍低头一看,却发现谢芷汀竟然没哭了。

    她脸上沾满了鲜血,那是自己胸膛的血。

    周衍艰难道:“别怕,有叔叔在。”

    他说话间,嘴里的血又流了出来。

    周衍连忙朝前跑几步,把谢芷汀递给妇人,急道:“抱着她跑,回家去,别出来。”

    妇人也被周衍的样子吓坏了,连忙接过孩子,转头就跑。

    “叔叔!加油!”

    谢芷汀忽然在妇人的怀里喊了一声。

    两人便瞬间融入了人群,朝着远处逃去。

    周衍这才一个踉跄,几乎跪倒在地。

    白天比武的时候,他本就受了重伤,还未痊愈,如今连挨这几刀,几乎要了他的命。

    但极端的紧张和痛楚,终于让他清醒过来。

    周衍知道,以平时的自己,不可能等到敌人出手,才发现情况不对。

    很显然,是黄戚的蛊惑,让自己的理智还未恢复,才最终导致刚才危险的局面。

    他痛得龇牙咧嘴,猛然回头,便看到了四个黑衣人。

    和那天街上杀的黑衣人一个打扮,或许正是一批人。

    只是今晚这四个,实力似乎比之前那几个要强大许多。

    但似乎这并不重要。

    周衍摸了摸脸,满脸的鲜血却抹不干净。

    他佝偻着身体,身上渐渐溢出光晕。

    满腔的怒火,早已被这满身的鲜血点燃。

    他狰狞笑着,缓缓提起黑刀,轻轻道:“你们会知道...你们面对的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