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85章 我早就沦陷了

    “听到他说的什么了吗?”

    “慢慢折磨!”

    “老天爷,斩腿斩臂,挖眼掏舌,还止血疗伤慢慢折磨?”

    “这他妈...老实人?我发现我他妈真是活菩萨啊!”

    “魔鬼!这人简直就是魔鬼!”

    “还好白天比武有规矩,不然正霄盟那几个弟子,怕是...”

    到处都是声音,到处都在闹。

    神门之人也赶了过来,纷纷找着周衍,并清查着四周还是否有黑衣人。

    苏红雪瞪大了眼睛,脸色惨白,跟着周衍狂跑。

    “别去追!他现在不对劲!”

    “追不上的!”

    有人劝她,她置若罔闻,咬牙猛追。

    一路狂奔,周衍来到了废弃的棚户区,跑进了一个废弃的房屋。

    他终于倒下了,全身鲜血几乎流干,灵气早已透支。

    最后支撑住他的,是《万古葬魔经》这玩意儿在透支他的生命之力。

    他不敢想象自己这一次透支,到底有多么大的后遗症。

    他无法去想象,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周衍看向地上的残躯,痛不欲生的残躯。

    他喘着粗气,刚要说话,门就被推开了。

    “周衍...周衍...”

    苏红雪喊了两声,语气都带着哭腔。

    他看到了周衍身上的伤口,还有那满身的鲜血。

    这种惨状,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苏红雪张着嘴,眼泪瞬间就出来了。

    周衍咬牙道:“关门。”

    苏红雪连忙把门关上,然后拿出一枚丹药来,急道:“快,快服,我爷爷给的。”

    周衍没有问是什么,直接一口吞下,只觉全身都被一股热流包裹,整个人都不禁绷紧。

    苏红雪道:“续命丹,关键时候能救命的,到底怎么回事啊,谁要害你啊!”

    周衍重重吐了口浊气,感觉有了几分力量。

    他看了苏红雪一眼,不禁咧嘴道:“那么恨我,却还是要为我流泪。”

    苏红雪连忙把眼泪擦去,咬牙道:“谁为你流泪了...你,你到这里来做什么?咱们快回吧,让陈宗师给你疗伤。”

    周衍看着她通红的眼眶,只是笑了笑。

    然后他看向残破的黑衣人,冷冷道:“陈宗师名为陈三叶,是诸葛世家的供奉丹道宗师。”

    “说出幕后指使之人,我让他带你去诸葛家,那里有续骨草和血肉衍生丹。”

    “你也可以不说,但我却绝不会让你死,不会让你解脱。”

    黑衣人看着周衍,咧着嘴,却是忽然笑了起来。

    他张着嘴,含糊不清道:“原来...原来是你...周衍...剑域第一天才!”

    周衍道:“是我不错。”

    黑衣人道:“你没死,你竟然没死...怪不得,怪不得即使这样,我们都没能杀了你,你是周衍。”

    周衍沉声道:“你怎么选?”

    黑衣人狞笑道:“你向来心狠手辣,我不会信你的,你永远也别想知道真相。”

    “是吗?”

    周衍缓缓一笑,道:“你以为我留你一条命,是为了撬开你的嘴巴?若真是如此,我何必让你残成这样?”

    “我要撬开的,是你的灵魂!”

    他回头朝苏红雪看去,道:“给我护法,我要入梦他的灵魂。”

    苏红雪“啊”了一声,然后连忙道:“不行!你不能再用暗黑鬼道了!你会逐渐沦陷的!”

    “我早就沦陷了!”

    周衍低吼道:“在明月死的那一瞬间,我就是一个暗黑鬼徒了!”

    他满面狰狞,厉声道:“你看看我现在这个样子!若不是这漆黑的骨骼,若不是这邪尸之躯,我早就被斩成肉泥了。”

    “两次了,他们来杀了我两次,我若是不把幕后那只手揪出来,我寝食难安。”

    他按住苏红雪的肩膀,咬牙道:“苏红雪,你觉得我该对你负责吗?你书香门第,视贞洁于生命,自然也明事理!”

    “你分明知道,那件事根本不怪我,要不是我,你的命都没了。”

    苏红雪看到周衍突然变脸,莫名的,也流泪了。

    周衍喘着粗气道:“你想让我负责吗?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但我告诉你,如果你想我负责,就必须接受我已经沦落这个事实。”

    “并且我告诉你,我周衍,从来到这个世界那一刻开始,心中就从来没有光明与暗黑之分。”

    “我认可的是我心中自己的道,绝不是什么狗屁光明黑暗。”

    苏红雪大声道:“住口!你这个叛逆之人!”

    周衍狞笑道:“我来到这个世界,经历过最惨痛的事,而那件事的罪魁祸首,恐怕就是光明。”

    “而我现在之所以活着,你猜靠的是什么?”

    “是暗黑!是傀儡娃娃!是尸道将臣!”

    “要是没有尸道将臣为我养尸,我他妈根本不可能从三十丈的大地深处爬出来!”

    说到这里,他指着旁边的黑衣人,大声道:“他就是光明武道修者!”

    “这段时间来,我所受之痛,几乎都来自于光明。”

    “我所受之恩,却几乎都来自于暗黑。”

    “呵呵,我你妈的光明!”

    苏红雪流泪满面,身体颤抖着,指着周衍。

    她大声道:“为什么!为什么你心中有恨,却要宣泄给我?我哪里对不起你?”

    周衍道:“你的确很无辜,我也并不该宣泄给你,但是...苏红雪,你不了解我。”

    “如果你最终想和我走到一起,首先就要了解我。”

    “如果你不想,那我会为今晚的事道歉的。”

    “现在,你到门口去,给我护法。”

    苏红雪咬着牙,大声道:“我恨你!你根本就不是个好人!”

    她转头跑了出去,又停了下来,回头看了一下破屋,干脆坐到地上哭了起来。

    她没有离开。

    月明星稀,大地朦胧一片。

    夜很寒,苏红雪更冷。

    她擦干了眼泪,咬牙道:“自以为是的臭男人,谁要了解你了?谁要以这种方式来了解你?”

    “对我发脾气,吼我,我早晚要把这些讨回来!”

    她一边骂着,一边回忆着刚刚的话。

    莫名的,却是不生气了。

    她只是轻轻道:“我听得懂你的话,但我还是要讨回来。”

    良久之后,周衍走出了破屋。

    他满身是血,黑刀也在滴血。

    苏红雪连忙回头,惊声道:“你把他杀了?”

    周衍沉声道:“不杀留着干什么?”

    苏红雪道:“快跟我回云歌坊疗伤。”

    周衍看了她一眼,沉默了片刻,才轻轻道:“飞雪。”

    “啊?”

    苏红雪吓了一跳,还有点不适应周衍的态度。

    周衍低声道:“刚才对你发脾气,是我不对。”

    苏红雪愣了愣,重重哼了一声,别过头去不看他。

    周衍道:“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清楚我是一个什么人,而不是活在让我‘浪子回头’的幻想中。”

    “那样你只会越陷越深。”

    苏红雪撇嘴道:“谁啊,谁越陷越深了,别自以为是了。”

    说到这里,她又道:“别说了快回吧,这里很快会被找到的。”

    周衍摇了摇头,道:“你别乱跑了,就在这里等着神门其他人过来吧,就说你来的时候,我已经走了。”

    苏红雪道:“你,你要干嘛?”

    周衍深深一笑,寒声道:“去杀人!”

    “啊?”

    苏红雪道:“你这个样子,都快撑不住了,你要杀谁啊!”

    “罪魁祸首,张凌志。”

    周衍说完话,便大步朝外走去。

    苏红雪一把拉住他,瞪大了眼睛,摇头道:“你若是杀了他,就惹大祸了。”

    周衍道:“大祸?我不在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