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 希望

    魏合在这儿不光收了羊角辫的作业,还有另外三个孩子,跑到他这里找代写。



    全因他上辈子的一项绝活,就是可以模拟不同风格的字迹,像小孩子这样的字迹就更容易模仿了。



    收了一堆作业纸卷后,魏合将东西卷起来,藏到衣服内侧,起身,快步朝家的方向回去。



    路过河边石桥街时,一阵细微的吵闹声从河岸的杂草从里传来。



    其中还夹杂着女人的哭叫声和男人的怒吼咆哮。还有一阵阵棍棒狠狠殴打人体的杂响。



    魏合顿了顿足,加快速度从边上越过。



    讲经堂在内城区,那里很安全,有官差随时巡逻。



    但他家住在贫民区,就很混乱了。



    这条石桥街就已经地处贫民区范围。



    回到家,魏合用早已准备好的炭笔,一一把作业做完。然后重新拍了拍炭灰,又卷好收好。



    二姐魏莹用现成的存菜,做了一菜一汤,两个人坐在桌子边,等着家里其他人回来。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大姐魏春依旧没回来。



    父母那边也没什么消息。



    魏合父母都是工匠,专门给人做雕刻石像的活计,最近一直在给城外的明德寺雕刻佛像。



    “爸妈许是今天又得在寺庙过活了。”二姐魏莹低声道。“只是大姐怎么还不回?”



    大姐魏春可是天天都会回来的。



    “.......”



    魏合没说话,抬头看了眼窗外,太阳已经快沉底,看不见了。



    吹进来的风也凉下来,隐约有其他人家烧菜的香味。



    “大姐从来都是这个时候回来的。”魏莹看了眼弟弟,低声喃喃,似乎是在说给魏合听,又似乎只是自言自语。



    “我去看看,你在家里哪也别去。”魏合站起身。他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心神不宁。



    “早去早回。”魏莹叮嘱。



    “嗯。”



    魏合披了件外套,虽然满是补丁,但好歹能起到保暖效果。



    推开木门,他一眼便看到右侧巷子口,站着的几个高大壮汉。



    一共三人,穿着灰色短打,胳膊露出来,黝黑的皮肤下满是强壮的肌肉。



    这三人魏合认识,是附近有名的混子陈彪,和他的两个跟班。



    陈彪也不工作干事,成天晃悠游手好闲,也不知道他哪来的钱过活。身子还这么壮实。



    但魏合听说过,有人猜陈彪是和盗帮有联系。经常帮盗帮到处偷人,就是偷偷拐人送到盗帮拿出去卖。



    小孩要,单身的女人也要,甚至一些长得不错的男人也有。



    这些其实都无所谓,关键是,陈彪之前看到过魏合二姐魏莹,之后便时常在周围转悠。



    后来还和大姐魏春发生冲突,才稍稍收敛些。



    魏春是黑水帮的,虽然不是什么头目,但也不是他一个混混能欺负。



    打那以后,陈彪便时常趁魏春不在,才来附近转悠。



    魏合远远看过去,正好和短发强壮的陈彪对了一眼。



    陈彪两只小眼睛里闪着一丝怪异的光,对魏合笑了笑,便又转过头去,和自己两个跟班说话。



    魏合心头一紧。



    知道这家伙是在等大姐回来。大姐魏春之所以天天按时回家,未尝没有这家伙的原因。



    帮派中人,风波恶,麻烦多,谁知道哪天会出什么意外了事。



    所以陈彪这家伙绝对是抱着什么不好的心思。



    ‘麻烦了。’魏合加快脚步,走出巷子,熟络的朝着大姐所在的黑水帮分舵走去。



    大姐魏春和其余兄妹长得都不一样,天生五大三粗,身材健壮,脾气暴躁,力气还不小。所以在黑水帮分舵里,还有点小名气。



    黑水帮分舵是处四方的小院子,院子里几个汉子正在举石锁,一个留着小辫子的男人站在一旁打呵欠。



    “魏春?她早上接了个任务,说是这一趟完事就能赚够家里去内城的钱,还能给小弟攒够学拳的钱。



    应该是比较重要的任务,怎么,她没和你们说?”



    “没有。”魏合摇头,心头却是一沉。



    “那事可是好多兄弟都在抢,舵主也只挑了十来个好手,你姐也在其中,不急不急。”男人笑着回道。



    “那您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回来么?”魏合问。



    “不知道,这种比较重要的任务,一般不会太短,你也别担心。好了我这儿还在训练呢,你先回去候着,等人回来了我第一个通知你姐。”男人摆摆手,意思是赶紧出去。



    魏合知道能问出的就这些了,再多对方也不会和他说。



    转身他慢慢走出院门。



    站在院门口,他回过头,看着了眼挂着的牌子,上边写着黑水分舵四个字。



    ‘黑水帮也就是不入流的小帮派,在外城区没有上百也有几十,上哪去找能赚这么多钱的差事?’



    魏合心头很沉。



    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不是其他那些没见识没文化的贫民,知道这里面肯定有问题。



    可现在人已经走了,他也就是个十六岁少年人,什么也不会。



    也就能认点字,能做什么?



    回到家,魏合没有在巷子口看到陈彪几人了。



    只是到家时,一开门,却看到二姐魏莹面色发白,一副慌乱压抑的表情。



    看到他回来,魏莹像是一下放下了什么重担一样,重重松了口气。



    “小河...大姐怎么,怎么样?”



    “刚刚陈彪来过了?”魏合沉声问。



    “来过了,我躲着没出声,他,他以为没人,就走了。”魏莹说话都有些结巴,显然是被吓到了。



    魏合看到房门上有细微的脚踹过的黄土灰,知道刚刚肯定闹了不小的动静。



    “大姐去执行一个重要任务了,暂时回不来。我们先吃。”他尽量保持镇定。



    现在就他和二姐在,要是他身为男丁还慌神,胆小的二姐估计更害怕。



    “嗯。”魏莹低声应了下。



    两人关上房门,关上窗,借着窗缝透进来的一点光,沉默的坐下,拿起筷子慢慢吃着饭。



    菜是胡萝卜炒豆沫,和白菜豆腐汤。饭是加了大量玉米的麦糠饭。



    没肉,肉一般人家也吃不起。大姐魏春能长这么粗豪,全是骨架大,看起来壮,再加上帮里有帮衬点伙食,比家里人吃得多。



    但魏家和周边的其他人,吃的都是这个水准。有点油星子就算不错了。



    吃完饭,魏莹去刷碗,魏合则在唯一的桌上,铺开作业,开始完成小屁孩们的家庭作业。



    这个时候他才敢用打火石点燃油灯,借着灯光写字。



    魏莹则坐在一旁,小心的用针线缝补衣服。两人都没有多话。



    夜了,也是各自一张床睡下。



    第二天,魏合去还了作业,钱也算是到位了。他也终于攒够了可以去学拳的钱。



    大姐魏春依旧没回来。



    甚至连父母,魏塘夫妇,也依旧没有回信。



    魏莹坐在家里已经不敢出门接活了。一天都只能等着魏合进进出出,带回来一点消息。



    魏合又去分舵看了,之前愿意见他的那人,已经不见了,或许是不愿意再和他废话。



    他在门口就被挡了出来。



    又过了三天时间。



    父母也好,魏春也好,都没有消息。



    而家边的巷子口,陈彪一伙出现的频率越来越高。他们盯着魏家这边的时间,也越来越长。



    魏合心头已经沉到了谷底。



    他知道,自己心头猜测的最糟糕的情况,可能发生了。



    所以他知道,自己必须尽快想办法。



    这个世道,人突然失踪是很常见的事,出去遇到劫道的,或者遇到猛兽,亦或者路途生病病重不治。



    能让人失踪的因素太多太多了。



    带上钱,在第四天早上。



    天还没亮,魏合拿了根小臂粗的木棒,从家里悄悄出来。



    紧了紧身上全部的用来拜师的钱,他回头看了眼二姐魏莹。



    “好好躲在家里,别出门,别出声。”



    “嗯。”魏莹用力点头,她似乎看出了小弟今天的不同寻常。



    现在大姐不在,父母也不在,只有她和小弟相依为命,所以她一定不会成小弟的拖累。



    借着昏黄的天光,魏合深吸一口气,慢慢吐出来,让自己心情平静下来。



    “原本还打算存点伙食费再去,现在没办法了....”



    他能感觉自己的心在砰砰直跳。身上带着的是他积攒了两个多月的钱,成功与否,在此一役!



    小心的将装钱的袋子藏在衣服内层,这是他全部的积蓄了,绝对不容有失。



    然后用手和木棍挡住,魏合握紧棍子,快步朝巷子口方向走去。



    穿过石桥街,越过石桥,路面上已经有不少担着蔬菜瓜果来卖的农户了。



    也有坐着马车衣着光鲜的大户,似乎要外出踏青。



    衣衫简陋的农户贫民,和穿着绸布的公子小姐们,同处一路,形成鲜明的对比。



    没走多远,很快,他便有看到了路边站着吹牛的陈彪三人。



    这三人一边小声交流说着话,一边拿眼神不断看着路过的男男女女,碰到漂亮有些姿色的,便都深深的盯着别人看。



    似乎要把人记在心底。



    魏合心头一紧,他现在怀里可是有自己全部的积蓄,可千万不能出问题。



    心头越是紧张,他越是假装自己若无其事的样子。



    一路往前,很快,他便走到了陈彪三人挨着的路面部分。



    要不是之前他也被陈彪看到了,其实绕路是最好的办法。



    可既然被看到了,再突然绕路,就显得太过突兀故意。



    反而可能惹出事。



    所以,此时越自然,越安全!



    魏合步伐稳定,就要走过三人身侧。



    “等等。”



    忽然陈彪一手一伸,正好拦住他。



    “小河啊是,怎么,今天又要去内城,天天去内城,不在我们自己町里找活,是不是攀上哪家大户了?”陈彪阴阳怪气的笑道。



    他声音有些尖锐,一点也没有身材高大壮汉的气势,反而有些像公鸡。



    “关你什么事?我大姐帮我找的活。”魏合用和平时一样的态度,冷漠道。



    “嘿嘿,大姐啊,也是,大姐可是黑水帮的好手。行行,就不拦你了。”陈彪笑了几声,收回手。



    魏合继续往前。



    “等等。”陈彪又来事了。



    他两只小眼睛一扫,瞄上了魏合有些鼓鼓囊囊的衣袋。



    “小河老弟,你衣服今天好像有点鼓啊...是不是藏了什么东西?”



    “我每天在工地打工,做工了饿,要带点干饼,怎么?不行?”魏合一把把衣服拉开,摸出里面一块干饼晃了晃。



    “行,当然行。”陈彪笑嘻嘻收回手,不再多说。“去吧去吧,记得给我向你二姐问好,我可是喜欢你二姐很久了。”



    “.....”魏合一言不发,冷着脸加快脚步,迅速往前离开。



    一直快步行走,很快走了一里多,他才狠狠松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