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3 安定 上

    “还好...没被发现。”那陈彪本来就是泼皮无赖,要是被发现钱袋,这么多钱,肯定要见财起意。



    魏合在城内绕来绕去,到了一处靠近内城区的平房区。



    其中一座平房大院中,正频繁传出大量锻炼呼喝声。



    大院门口挂着牌匾,上书:回山拳郑。



    咚咚咚。



    魏合上前敲门。



    等了一会儿,木门从里面被拉开。露出一张满是横肉的人脸。



    “谁?来干啥?”



    “来学拳。”魏合沉声道。



    “带钱了么?”人脸上下看了看他。



    “带了。”



    “进来吧。”



    木门大开,魏合大步走进去。



    里面院子里,十来个光着上身的汉子正在抱着石块不断练力气。



    树荫下,一个山羊胡子的枯瘦老者,正端着茶杯慢慢品茶,神态悠闲。



    “魏小子?怎么?钱攒够了?”枯瘦老者看了眼魏合,出声道。



    “郑老,够了。”魏合之前来过不少次,因为态度专注诚恳,还主动帮忙跑了几次腿,给枯瘦老者的印象不错。



    当然,印象不错归不错,但在他这里学拳,是要钱的,不可能免费,所以也就作罢。



    不过现在既然钱够了,倒是乐意了。



    “够了就好,穷苦人唯一的办法,就是学拳和腿。



    也只能学拳腿,为什么,因为兵器太贵,掌法指法什么的杀伤力可不如拳头。”郑老头捏着胡须淡淡道。



    “学拳,才能改变人生!学好,才能有机会改变命运!”



    “老师说的是!”边上几个汉子赶紧拍马。



    魏合一言不发,迅速从身上取出钱袋,双手托起,躬身奉上。



    ......



    ......



    ......



    傍晚时分。



    魏合一身崭新的灰布练功马褂,灰色长裤,脚上踩着一双千层底布鞋。



    胸口还绣着一个醒目的郑字。



    这一身就是郑老头门下学徒弟子专属的练功服。



    夕阳最后一缕红光,慢慢在巷子口消失。



    魏合快步走向家的方向,面色平静,但心里却颇为担心。



    二姐魏莹一个人在家,他担心的便是魏莹出事。



    虽然他不是原身,对这个家感情不太深,但终归是一家人,相处了这么久。



    快步穿过一条街,拐过几个胡同,很快,魏合重新来到自家门前的巷子口。



    正好,巷子口正站着三个弯着腰抽旱烟的人影。



    一个最高壮的家伙,留着板寸头,满脸横肉,眼神直勾勾的盯着魏合家,不知道盯了多久。



    这家伙正是陈彪。



    另外两个,也是身材高壮,一看就知道伙食不错。身强力壮不好惹。



    魏合靠近的脚步声,惊动了一直盯着的三人。



    陈彪回过头,看到一身郑家练功服的魏合,露出惊讶之色,深深看了练功服上的那个郑字。



    他取下嘴上的旱烟,看了眼魏合,然后转身,一声不吭朝远处走了。



    另外两个跟班也忙不迭跟着一并离开了。



    两人也都是陆陆续续看到了魏合胸口的郑字。



    显然是认出了他现在的身份。



    回山拳的郑老头,在周围不是无名之辈。也是一股不弱的势力。



    魏合平静的看着三人离开,他单独对上三个,是肯定打不过的。



    但现在不同了,有身上这身虎皮,陈彪三个估计暂时不敢轻举妄动。



    只是,陈彪盯着二姐魏莹,也不是一天两天了,魏合不清楚自己这身虎皮能震住对方多久。



    而郑老头那边,只要是人交钱,都愿意收,所以要想请他帮忙,无异于痴人说梦。



    这种是纯粹的交钱学艺关系,其他什么都别想。



    而一旦大姐久久不回,陈彪三人少了大姐的震慑,绝对还会有想法。



    “所以,还是得努力锻炼,靠自己。”



    他快步走到自己家门,拿出钥匙,开门,走进去。



    魏莹缩在角落里,一动也不敢动。



    看到是他,才泪眼婆娑的站起身,靠近过来。



    “小河....我差点,差点就以为,看不到你了!”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没事,我回来了,没事了。”魏合沉声安慰。



    “陈彪就在门口,踢门踹门,等了好久,我一点声音也不敢出!”魏莹哭着讲述道。



    魏合一言不发,只是眼神越发冷静起来。



    “我知道了,放心,我会处理好。你从明天开始,跟着我去回山拳那边,我给老师说了,让你一起过去帮助忙一些生活杂务。只是工钱方面....”



    “我去!不要钱也去!这里我真的待不下去了!你不在的时候,那个陈彪一天要来好几次,我不敢说....之前,我怕影响你...不敢说....”



    魏莹哭着解释,情绪有些激动。



    她知道郑老头的回山拳教习处,周围的人不知道的很少。



    那里如果真的能有弟弟,作为支撑站稳,绝对安全感极强。



    “就这么说定了,明天就去。”魏合认真道。



    他已经将陈彪三人,深深记在心头,看来二姐在他不在时,没少受惊吓欺负。



    安慰了下二姐,魏合从附近的溪流里打了几桶水回来,装满水缸。



    然后和魏莹一起,开始准备明天前往回山拳那边的行李。



    天色慢慢变黑,月光升腾起来,从窗口照射而入。



    魏合点了油灯,让二姐缝补完之前剩下的衣服,然后仔细回想了下自己所做的一切,确定没什么问题,才吹灭灯,倒头睡下。



    睡着睡着,半夜里他忽然被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惊醒。



    睁开眼,魏合悄悄爬起床,看了眼一侧另一张床上的二姐,她睡得正熟。



    他小声走到窗口,轻轻打开一条缝,朝外望。



    外面的巷道里,一队衣着各异,眼神亮得有些吓人的普通平民,列着队,跟着两个穿白衣服的瘦高男女,快步经过窗口。



    “往生极乐,往生极乐,往生极乐....”



    这些人嘴里不断的都在嘟哝着这么一句话。不同地方口音,同样的内容,汇聚在一起,却形成一股诡异莫名的烦躁感。



    魏合悄悄放下窗户,不敢再看。



    他认出这些经过的人,其中有不少都是住在周围的邻居。只是没想到,他们居然都有隐藏的这一面。



    附近打铁的赵大叔,卖包子的冯姐,当铺的薛老板,这些人都在队伍里,神色虔诚,也不知道中了什么毒。



    魏合悄悄远离窗户,回到床上,一声不吭。



    队伍慢慢远去,声音也慢慢有些听不到,魏合后面时间也是睡得迷迷糊糊。



    等到天快亮了,他才按时起来,叫醒二姐,两人迅速带着行李,余钱,前往回山拳郑。



    现在他什么都不会,肯定干不过陈彪三人,更何况这世道,各种乱子层出不穷,这趟好好学本事,才是自保之道。



    魏合对这次的学武非常重视。



    他本身还有着破境珠这种异能,再加上恰逢乱世,自然知道,学武才是这个时候是最大的保障。



    两人出门时,外面天气还有些阴冷,太阳还没完全升起。



    魏合带着二姐一路绕道,从另一条稍远的路线,重新来到回山拳的院子。



    大清早的,院子里就有阵阵练力气的呼喝声传出。



    魏合上前敲了敲门,报了名字。



    “来了。”很快,厚重木门缓缓打开。



    一个麻脸大汉看了看魏合,又转头瞟了眼魏莹,顿时他原本有些懒洋洋的神色,迅速变得热情起来。



    “来来,师傅他老人家已经在喝茶了。你就是魏合小师弟吧,不错不错。我叫程少久,在这地方排行第三!你叫我三师兄就好。”



    这麻脸汉子一团和气的自我介绍。眼睛却不自觉的不断朝魏莹方向飘。



    魏合心头暗笑,这练武的人气血足,雄性激素强,遇到漂亮女性总会出现这种现象。



    他不以为意,带着有些拘谨害怕的二姐进了门。



    “三师兄,我先去拜见师傅,之后咱们再聊。”他诚恳道。



    “行行!”程少久笑着应下。



    魏莹一进门,顿时惹得在场练力气的汉子,不少的视线投注过来。



    魏合带着二姐一起,来到老师郑老头身前,弯腰拜下。



    “郑师傅,我带我姐来了。您有什么活可以安排着。”魏合道。



    郑老头看了眼魏莹,倒是眼神里没什么异色,只是感觉还算老实本分,便也点点头。



    “先说好,工钱什么的,是你们自己说不要也行的啊?”



    “是,是我们自己说的。”魏合赶紧出声应。



    “那就行,从今天起,你在我这儿练拳,你姐负责打扫卫生,做饭洗衣,没问题吧?



    不过,你交的学费,只够你学一年的,之后还得另外续,知道吗?”



    郑老头小眼睛上下扫了扫魏合,冷声道。



    “弟子知道。”魏合点头。



    “当然,如果你资质不错,教给你的东西,都练会了,我也会继续教后面的东西,只要是这一年时间内,都可以。”



    郑老头挥挥手,让一个雇佣的中年妇人,过来带魏莹认路认活。



    然后站起身,他围着站着的魏合转了一圈。



    “忍着点。”



    话音刚落,他伸手便是一捏,刚好捏在魏合腋下一根肋骨上。



    唔!



    魏合浑身一麻,半边身子都差点没了知觉。



    “还行。”郑老头点点头,“资质不好也不坏。虽然年纪大了点,不过前期功夫还是能练成。”



    “是。”魏合赶紧应了句。“全凭师傅做主。”



    郑老头看他从头到尾,态度都很不错,还带来了个免费的雇工劳力,心情也好了些。



    “也罢,今天你才入门,我就给你说说,这练武,练的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我们比普通人厉害,能打?”



    魏合顿时露出洗耳恭听之色。



    似乎是因为魏合识字,郑老头转悠了一圈,重新走到靠背椅上坐下,端起茶杯,抿了口茶。



    边上几个似乎也是新入门的,也跟着凑过来,露出感兴趣之色。



    郑老头清了清嗓子,咳嗽几声,张口。



    “嘴有点干了,去给我拿点茶点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