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4 安定 下

    “我去!”一旁一个小个子机灵的赶紧冲进里屋,不多时便拿了一个木头格子,里面有很多小格子,每一个格子里都放了不同的零食。



    什么鸡爪,瓜子,葡萄,板栗,麦糖等,这等时节,这等环境,居然还能吃到这些好东西。



    可见郑老头的生活不是一般的滋润。



    他拿起一个鸡爪,啃了啃爪心。



    “咸了点。”



    “好了,我来仔细说说这个,原因。”



    他慢悠悠,放下鸡爪,舔了舔嘴唇。



    “原因嘛,这个....”



    他看了看周围眼巴巴等着他开口的一圈人。



    “怎么?都不去练功了?光听吹牛就能长力气?一个个能了是吧?!”



    “去去去!都给我去继续!不分昼夜下苦功,到用的时候才能不后悔!”



    他拿起椅背后面的一根柳条,对着几人抽过去。



    柳条噼啪声大作,抽得一圈汉子龇牙咧嘴,纷纷散开。



    只留下魏合一人。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刚才,说到哪儿了?”郑老头抓了抓头发。



    “说到我们和普通人的不同之处。”魏合迅速接道。



    “嗯,对,就是这里。”这老头慢悠悠,磨得人心头直想抽他。



    他长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吐出来。



    “我们练武的,为什么要练?不就是为了能打得过别人不是?”



    “是是。”魏合点头。他此时也是十分好奇,这个世界的武术武道,到底还是不是他原本前世的样子。



    前世时候,华夏的武道因为无法跟上时代而不断衰弱,以至于被一群练散打的轻松击溃。



    溃不成军。



    要说华夏武术从古到今都不能打,魏合不信,毕竟各朝各代涌现出的高手层出不穷,诺大的十几亿人中,总有人勤学苦练,不可能全部都是垃圾。



    为什么还是打不过散打,估计最大的可能,就是故步自封,缺了实战。



    所以他对这个世界的武道,到底是什么样,也很好奇。



    郑老头磨蹭了半响,终于也不再卖关子。



    “这练武,练的就是要打过人。打得过人,我们练武的目的就达到了。



    所以,武术,就是练用各种方法打赢别人,打死别人的技艺。”



    他总结道。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看,反正这是我回山拳的基础。”



    郑老头摸了摸胡子:“而这个打得过别人,最根本的,其实还是要看谁力气大,谁速度快,谁打得准。以及,谁更能抗!”



    “师傅高见!这等见解,也就只有师傅您这样的老牌高手,才能总结得出。”魏合赶紧赞美。



    郑老头露出微笑,“道理很简单,但怎么让自己力气大,速度更快,打得更准,也更能抗?这就是练出来的了。



    我们练武,目的就是这些。但是....”



    他话音一转。



    “人不可能面面俱到。”据说这郑老头年轻时还成过秀才,说起话来,是和别人不一样。



    他叹息一声。



    “人的精力,也极其有限,天赋,也没办法各处兼顾。所以,能够把一个方向练到厉害,就已经很不错了。”



    他看了看魏合。



    “我回山拳,练的就是双手,拳头。”



    “有钱人可以用好的手套,增强拳头攻击和防护。但你们没钱。”郑老头懒洋洋道。



    “所以,练吧,把拳头练硬,力气练大,打人也就厉害了。”



    他站起身,指了个面容木讷的高大汉子。



    “赵宏,你负责带你小师弟。先让他练力气。”



    “哦....”那汉子老实的应了声。



    魏合看了看那汉子,对比了下他和周围其他人的体型,感觉这个赵宏实力说不定挺强。



    “小师弟,我叫赵宏,是大师兄,我先教你怎么练力气。不过这练力气需要吃肉,你得先想办法把伙食补上。”



    “我明白!”魏合认真点头。“对了,大师兄,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内练高手?”



    “内练?什么内练?我不知道。”赵宏摇头,看得出,这位就是个老实巴交的个性。



    身材高大,肌肉强壮,又老实听话,估计在这院子里,也是时常被指使的个。



    “今天你刚来,就先跟着我练举石头。”



    “举石头?”魏合感觉有点坑,合着他交了这么多钱,就只是被拉着举石头?



    “是,但是这个举,也是有技巧的。你举的时候,要慢,要缓。同时我这里有一点回山拳的法门,你要记住。”



    赵宏认真领着魏合,来到一处堆放大小石头的角落。



    “这法门就是,身如浮柳,轻似风,双脚扎根力要动。”赵宏背出来一段顺口溜。



    “......”魏合无言以对,这口诀和他想象的似乎有点不同。



    “先练练看。”赵宏拿了一块石头,和自己身子差不多宽,然后抱在手臂正中,一上一下,起码上百斤的大石头,在他手里,居然轻松的上上下下,柔和浮动。



    但他上身虽然在动,但双脚却宛如生根了一样,固定原地。



    魏合似乎有些明白了。



    “这个就是练力?”他问。



    “这个就是,找自己合适的石头就行。”赵宏解释道,“这个练力,之后是练招,磨皮,然后是步法,最后才是实战打。前前后后你得练到气血厚重,双手拳头打断木桩而不痛,差不多就该下一步了。”



    “大师兄,这个气血厚重,有什么划分的标志没?我怎么才能判断出自己气血程度?”魏合仔细问。



    “我回山拳有几个层次,分别是牛皮,石皮,铁皮。指的是你的拳头硬度能达到的效果,你自己可以以后对着试试,只要达到牛皮,你气血就够了。”赵宏介绍。



    “明白了。”魏合点头,“那么什么时候能开始?”



    “现在就可以。”赵宏不打一点马虎眼。



    魏合二话不说,上前也在赵宏的辅助下,挑了个石头。



    跟着练了一个下午,很快他便浑身酸痛,全身无力,但神奇的时候出现了。



    郑老头这里除开回山拳教授外,还供应一种特殊的药汤,名叫小万汤。



    只要交钱了的人都能得到,一天一碗。



    赵宏给他端了一碗,喝下肚后,魏合居然第二天一早,完全没了酸痛感。



    他顿时明白,这世界虽然看似和前世差不多,但在细节上,必定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这回山拳的郑老头,能一直靠教人混饭吃,还名声这么大,收费这么贵,必然有过人之处。



    毕竟这一年学费,就相当于别人一家三口一年的全部开销。



    如今世道不行,银子没以前值钱,物价飞涨,可这位老头依旧过得相当滋润,可见其赚钱能力。



    从这天开始,魏合便每日都跟着赵宏苦练,每三天休息一天假,这假期他便继续去给那些少爷小姐做作业,顺带偷学识字。



    一边赚钱,一边开销,居然来回还有结余。



    而二姐魏莹,也干脆住在了郑老头这边附近的一个屋子。



    屋子是郑老头所有,看在不要工钱的份上,就免费给魏莹住了。



    虽然有些破,但总比被陈彪三人骚扰好。



    一切也算暂时安顿好,魏合心里便一心一意的埋头苦练。



    陈彪那三人,短时间他是没实力解决他们,不过没关系。



    来日方长。



    日子一天天过去。



    魏合也老老实实的一天天开始苦练。每天天还没亮,便起床,打熬筋骨。



    虽然郑老头也提供伙食,不过他还是额外给自己准备了肉饼,在锻炼后稍稍吃点。



    以保证每天的身体成长大量需求,同时还要额外给破境珠供应营养。



    大量的银钱花出去,随着时间变化,魏合的身子骨也越发的健壮起来。



    他胸口的破境珠,也慢慢颜色泛黑起来。只是依旧没有达到可以使用的纯黑色。



    而看到他在郑家院子定了下来,陈彪三人稍稍有了些收敛。



    只是每次遇到他和二姐回家时,总能看到陈彪鬼祟和不怀好意的眼神。



    一转眼,便是三个多月过去了。



    呼....



    天还没亮。



    魏合双手环抱起一块大石,鼓动全身力量,前后上下不断移动。



    他身边周围,也有回山拳的其余汉子,在一起打熬气力。



    大师兄在纠正了他一段时间的姿势和要诀后,便不再多管,转而去教另外的一个新来的。



    魏合每天练力,虽然枯燥乏味,但感受着这种自己一天天变强壮的感觉,却相当心安。



    “小河师弟,今天怎么样?能不能上一百斤的?”



    右面空处,三师兄程少久脱掉外面袍子,露出里面的一身短打。



    然后从角落里抱起一块石头,也开始热身。



    这几个月里,反倒是他和魏合走得近些。



    一开始他是打着魏合二姐的主意,才主动靠拢这个小师弟。



    只是后来接触后,发现魏合此人,表面沉默寡言,但为人坚韧而重诺,且多有见解不凡。



    程少久时间长了,反倒是对魏合有了结交的兴趣。



    而魏合也对这个性格有些跳脱的三师兄没什么恶感。



    两人也就结交走近了。



    “一百斤还是不行,我练力时间还是太短了。”魏合摇头,轻轻将手里的七十斤石头放下。活动关节。



    “不急不急,一会儿下午有个曲会,就在城南一个町里,听说这次来的可是琵琶大家,肯定出手不凡,我打算去听听,你一起?”



    程少久对魏合态度和其他人是不同的,这家伙就喜欢附庸风雅,对识字且见解不凡的魏合,很快便将之认可为自己人。



    所以往常一有这样的活动,都会第一时间通知他。



    虽然魏合就没去过一次,但他乐此不彼的原因,恐怕更多的是淡淡的炫耀。



    毕竟这种年头,还能去听曲的,也不会是穷苦百姓。



    “不去,三师兄,我托你帮我打听的事呢,有消息了没?”魏合休息了下,重新抱起一块石头,继续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