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5 变数 上

    “你说的黑水帮?前些日子,黑水帮被一个叫角蛇帮的吞并了,现在....”程少久摇头,表示无力可施。



    “至于另外的一个,那个叫陈彪的混混,我倒是从我堂哥那里听到点事。”



    程少久家族兴旺,消息灵通,在这飞业城周围的几个町里,也算是一号人物。



    再加上他自己也是喜欢仗义疏财,朋友众多。



    所以三教九流的都有些门道,什么消息都能从他嘴里听到点。



    “什么事?”魏合沉声问。



    “就是老鼠巷那边的一些混子,都参加了那个新爬起来的角蛇帮,现在每天到处扩张地盘,打打杀杀,好不热闹。



    只是你打听一个混子干什么?怎么?这家伙和你有仇?”程少久瞥了魏合一眼。



    “没什么,多谢了,若是你能帮我多盯着陈彪,我就帮你把上次的题目做完。”



    魏合谈条件了。



    他之所以能和程少久有关系走近,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这家伙在家里一直头疼文化功课。



    老爹给他请了先生上一对一课,每隔几天还会布置作业。



    这让程少久相当头疼。



    他就是个贪玩喜欢凑热闹交朋友的性子,哪里能坐得住,坐下来舞文弄墨。



    所以在发现魏合有代写作业这个功能后,他果断发出请求。



    让魏合试一试。



    没想到魏合代写的作业居然效果很不错,受到先生的多加赞扬。



    虽然只是赞扬的字迹工整有力,但比他自己可是好上太多。



    于是两人便时常如此各取所需,相互取长补短。



    “那感情好!就等你这句话,没说的,陈彪是吧,我帮你盯死他!”程少久拍着胸口下了保证。



    “多谢三师兄。”魏合点头。



    “魏合,师傅叫你过去下。”忽然院子的内屋门口,跑出来一个小个子男生,朝这边叫。



    “知道了。”魏合放下石头,很快进了内屋。



    屋子里,郑老头正光着膀子,背后一个老头药师在给他贴膏药。



    屋子里满满的一股浓浓中药味。



    看到魏合进来,郑老头头也不抬,只是眼睛撇了下。“去给我买五两苏木,五两白芷,白芍,六钱玄参。钱你先垫着,回来补你。”



    “是。”



    魏合因为识字,懂算术计算,在被郑老头发现后,便时常被指派去干这类活计。



    带上装药的布包,魏合从侧面小门出去,沿着街道往另一个町方向走去。



    回山拳郑所在的町,位置接近内城,已经是相当繁华的地段,而要买药的铺子,则是在靠近外城的町里。



    这飞业城内十多个町,每一个都相当于一个自给自足的村子。



    其内有住户,有买卖街,有各式各样特色,多不相同。



    所有町都围绕着中间的那个大广场。都有一处连接着那个广场。



    而内城区就在穿过广场的最里面。



    此时天色才亮。



    魏合一路快步走过一条条街道。



    街面上的店铺摊位都没开门,只有寥寥几个包子铺,半开木门,隐隐有人往里搬东西。



    穿过町和町之间的一座石桥,魏合很快来到一处门面破旧的药材铺前。



    赵记药铺。



    上边牌匾挂着四个字。



    他刚要敲门,忽然右边街上,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往生极乐,闻香渡海。”



    “往生极乐,闻香渡海....”



    有人低声不断念叨着,似乎是领头。



    后面马上便有大量的人群声音,跟着一起念诵。



    魏合心头一紧,赶紧敲门。



    咚咚咚。



    药铺静了静,很快木门半开,一个带黑色圆帽的中年男子,一把把他拉进去。



    “快进来!香取教的人又来了!”



    铺子里黑乎乎的,只有门缝和窗缝透进来一些光亮。



    魏合和那中年人都没说话,站在门口等着。



    一直等到外面的念经一样念诵声,慢慢远去,直到消失不见。



    两人才微微松口气。



    “这些香取的家伙,最近越来越频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中年男子长长吐了口气。



    “钱掌柜可知,刚刚那些人....”魏合之前也见过那些神神叨叨的队伍,虽然突然遇到有些吓人,但似乎没造成什么麻烦。



    “那是香取教,最近才在城里流传开的教派,遇到合适的人就要人家供香头,上奉银。



    一开始拉了不少穷苦人一起,成了势头,然后用半抢的手段弄到不少银钱分给大家,之后就发展越来越大。也不知道官府怎么不管管。”



    钱掌柜语气无奈。



    “要是被当头遇到,不拿点银钱出来,这伙人就天天让人堵在你门口不走,生意也别想做。”



    “.....”魏合无言以对。



    他从掌柜这里买了想要的药材,核算好银钱,打包好,便重新出了铺子。



    往回走的时候,他远远的又看到那个香取教的队伍。



    密密麻麻一眼看去,至少有两百人,排成长队,如长蛇。



    此时这些人正和几个上前呼喝的官差对上。



    带头的几个教徒不断被推来推去,眼看就要被抓起来带走。



    其余香取教的队伍里,隐隐有种不对劲的气息涌动。



    魏合远远看了眼,便不敢多看,赶紧快步朝着回山拳郑的院子方向回去。



    没走多远,他忽然听到身后一声尖叫。



    “杀人啦!!”



    然后是一阵怒骂,大吼,惨叫。



    魏合脚步加速,更快的小跑着,朝回赶路。



    他才练三个月的回山拳,才勉强熟悉完基本的回山拳路子,连实战都没打过。



    万一被卷进去,谁知道会发生什么。



    一口气跑回院子,把药材送进内屋,算好了银钱,魏合走出来时,才发现自己背心出了一层细汗。



    也不知道是吓到了,还是跑出来的。



    作为多活过一辈子的人,他最是清楚,如今这个世道,这种教派起来后的杀伤力有多大。



    “怎么?”三师兄程少久看了眼他,有些奇怪怎么买趟药就热成这样。



    “或许是跑热了。”魏合低声道。“继续。”



    他走到自己的位置,跟着一起重新抱起石头锻炼。



    傍晚时分。



    魏合收功后,喝完药汤,穿上衣服准备去收作业。



    每隔一段时间去收作业赚钱,也算是他的长期业务。



    只是今天他尤为的有些心神不宁。



    脑海里一遍遍的不断回想着之前,看到的那一幕,那香取教的长长的队伍。



    “必须尽快强壮起来。”他下意识的摸了摸胸口的破境珠印记。



    这珠子积攒了这么久,也才过了一半的黑色,还剩下一半还是原色。



    从讲经堂处出来,他回去的路上,正好路过一家药铺。



    回想起之前给师傅打药,魏合心头一动,转身进了铺子。



    铺子里药气弥漫,有些呛人。



    一个四十多的中年妇人,穿着黑灰相间的长裙,手里正摁住一个药杵使劲的磨。



    一旁一个伙计懒洋洋的用抹布在擦拭柜台桌面。



    “掌柜的,有没有什么日常进补的现成方子?”魏合出声问。



    “现成进补的方子?”中年妇人闻言,理了理头发放下手里的东西。



    “一听你这就是个外行,人家方子都是去大夫那里开,亦或者药师那里配好,哪会来我们铺子里直接问?”



    她声音有些嘶哑,听起来不像是女人嗓音,反而有些像老头子。



    魏合被她这个声音愣了下,迅速反应过来。



    “我最近感觉吃的东西不够耐饿,便想着来找找,看有没有什么能吃一次就撑很久的。”



    “肉吧。肉最能耐饿。我这里倒是有些新鲜野味,不过价钱贵了点,你看看要不要。”



    女掌柜转过身,让伙计去里屋,拿了一条棍子状的黑瘦肉出来。



    啪。



    她把肉条往桌上一放。



    “白斑黑蛇肉,十两一斤,不二价。”



    十两.....



    魏合心头一紧,十两都能够一家三口五天的伙食了。



    “这是新鲜的蛇肉,另外还有野猪肉,野牛肉,黄毛猴子肉。金钱虫,蜈蚣,蝎子...”中年女掌柜零零碎碎的说了一堆各式各样的肉。



    有的是干的,有的是新鲜的。



    魏合沉吟了下。



    每样都买了一点点,合起来一共花了二十两。



    一口气把他攒了这么久的钱,全都花完。



    等他出来时,手里多了一个人头大小的包袱,里面全是各种肉干肉块。



    带着各种肉,他回到老鼠巷那边的家里。



    一个人开始鼓捣起怎么烹饪。二姐魏莹长住在回山拳那边的邻房。



    这边老家就只有他一个人回来住,倒也清静。



    一番鼓捣下,魏合每一样都做成了肉糜,煮熟后用不同的竹筒,当碗装好。



    一共十二种。



    他开始一点点的尝试。通过观察胸口的破境珠,来判断,哪些肉性价比最好。



    以此来提升加速积攒破境珠的速度。



    如此每天吃两份,然后记录。很快,魏合便找出了,同样份量下,提升破境珠最快的一种。



    那便是金钱虫肉。



    这种肉块极其耐饿,富含能量极高,一般用于需要大补滋阴的病人。



    价钱也不是很贵,一两银子一斤,属于相当划算的价格。



    测试出金钱虫肉后,他重新回到每日练习打熬力气的日子。



    转眼,时间飞逝,便是半年过去。



    破境珠的能量积攒,也终于在这么断断续续的积累下,差一点点就能全部变成黑色。



    而魏合,也从原本的一米七个头,长到了接近一米八,身上线条结实了许多。



    流线型的肌肉一块块连成一片。



    他也终于过了熬力的阶段,开始正式对练招数。



    也就是成了院子里成天打来打去的壮汉中一员。



    郑老头到了这一步,也终于开始教授他,一种打磨皮肉的法门,专门是回山拳专用,能将拳头皮肤打磨成厚实坚韧的特殊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