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7 关卡 上

    南山町。



    位于城南的这个町里,到处是卖布匹纺织品的店铺摊位。



    不过大多数铺子摊位都闭门紧锁,早已没有了曾经的热闹喧哗。



    近些年来,朝廷赋税越发繁重,商税更是不堪重负,曾经的辉煌,早已只留下点点痕迹。



    魏合沿着街边一路前行,低着头,用布包住大半的头脸,脚下匆匆,身上穿着的衣服也换成了最大众的普通灰麻布。



    这些时日里,他也不是光靠三师兄程少久一个渠道,来打探陈彪三人的消息。



    几次小心的尾随后,他便得到了陈彪三人的住所地址。



    低头越过一个晾衣服的破竹竿,魏合很快来到一个又矮又破的小院子前。



    院子门半开着,里面刚巧一个妇人红着眼睛,带着收拾好的行李,领着一个才几岁大的童子走出来。



    妇人有几分姿色,但脸上的泪痕和红肿的眼睛,显示出她此时状态心情极差。



    带着童子,这妇人看了眼魏合的装扮,低着头门也不关,快步离开。



    魏合认识这人。



    正是陈彪的媳妇山菊,过门前是附近有名的寡妇。



    “谁在外面!?”院子里传出陈彪的声音。有些疑惑。



    魏合推门而入,进了院子。



    院子正中,陈彪一只胳膊绑着灰布绷带,上边还有点点血迹浸透出来,正坐在内屋门前的台阶上。



    “陈彪,一听说你受伤了,我就马上赶过来了。”魏合露出微笑。



    “你?你是...?”陈彪疑惑的站起身。



    他后面还想说什么话,却忽然感觉眼前一迷,被一把白灰狠狠撒在他脸上。



    啊!!



    陈彪胡乱挥舞乱打右手,试图格挡可能的攻击。



    魏合一脚踹在陈彪小腹,从一旁墙角拿起一把锄头,对着陈彪脑袋狠狠连砸数下。



    嘭!嘭!嘭!嘭!!



    丢开锄头,魏合看也不看地上没了声息的陈彪,转身离开院子,反手拉上门。



    然后一言不发,包着头快步走开。



    一直离开南山町,走到町和町之间的小河边,坐在一片野草之间。



    他才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一切就如他一开始就计划好的,而且还要顺利,受了伤的陈彪根本毫无反抗之力,更别说他还提前撒了石灰迷眼。



    之前模拟了那么多次,真正动起手来,却比想象的要简单太多了。



    那个他假想中身强力壮,威慑力十足的陈彪,在他这么一套下来,根本哼也没哼一下,便宣告完结。



    ‘我....进出时没人看到,一直包着头,中间也没被他叫出名字。只有那个寡妇山菊看到我,但也应该没看到我脸。’



    魏合抖着手,解掉头上的灰布,把外套脱下来,翻转遮住上边的血点。



    ‘不知道陈彪怎么样?那么大力气砸下去,应该....’魏合没再继续想下去。



    虽然这个世道死个人实在稀疏平常,城内时常能从下水沟里拖出一些尸体。



    城外也经常有尸骸被野狗啃食,野狗又被人诱捕吃掉。



    但不同的是,这次,陈彪可能真的会死,而且是死在他自己手上。



    魏合不断的深呼吸着,不断调整着自己身体状态。



    ‘陈彪一直盯着二姐魏莹,还经常做拐人的活计,之前还差点抢走我学武的钱,他不死,二姐没办法心安。



    所以,我是为民除害。我是对的,是对的。’



    魏合给自己不断的找理由,其实他心里清楚。



    原本他过去,是真的打算废掉陈彪,而不是杀人。



    可当真正动起手来,他脑子里一片空白,全身力气一股脑的都爆发出,生怕陈彪嘴里喊出他的名字。



    为了防止他出声,下意识的就对着脑袋砸下去,结果砸了五六下,才反应过来下手太重。



    现在想来,他包着头,估计对面压根看不出他是谁。



    ‘而且熟铁打造的锄地锄头,以我现在八十斤举石的力气砸下去.....还全部是砸头...’



    魏合其实心里清楚,陈彪肯定没戏了。



    他不担心官府,因为现在官府完全不管事,城内城外每天都有死人,每天都有各种犯罪,但衙门那边的官差们就像眼瞎耳聋了一样。



    完全不理会。



    ‘原来...这就是杀人...’魏合手还在发颤,但他知道自己必须适应下来。



    在这种时代,人不狠,就没法活下来。



    他不想死,那就只能让别人死。



    良久,他才站起身。



    转身朝着町内走去。



    不多时。



    陈彪的另一个跟班住处,一所小平房内。



    魏合面无表情的走进去,不一会儿手上沾了一点血又走出来。



    第一次做了有点怕,但熟悉适应一会,就没那么紧张了。



    紧接着是第三处,陈彪的第二个跟班住处。



    那是一所位于两个町之间的小土屋。



    魏合到这里时,已经是快要天黑的时候。



    土屋周围空空荡荡,是一片荒地。



    屋子外堆了很多干掉的玉米杆。



    魏合走到门口,轻轻敲了敲门。



    咚咚咚。



    一片安静。里面没声音。



    咚咚咚。



    他又敲了下门,等着。



    等了一会儿,里面还是没有半点声响。



    想了想,他走到窗户处,透过窗缝往里看。



    这种土屋一般门窗都做得不那么密闭,缝隙都很大,凑近就能看到里面是什么景象。



    魏合隐约借着天光,看到屋子里的床榻上,侧躺着一个人。



    是个穿黑色短马褂的男人。



    ‘有人。’



    他重新走到门口,左右看了看,看到周围没人。



    便退后几步,狠狠一个前冲,一脚。



    嘭!



    这一脚轻而易举便将土屋的破木门踹开。



    他锻炼了大半年,力量已经不是当初那个瘦弱小个子。



    现在他的身材,已经和曾经让他紧张的陈彪差不多块头,力气估计也差不多。一两个人不一定按得住。



    门被踹开了,里面却还是没声音。



    魏合心头疑惑,带着警惕,站在门口往里望。



    “赵德利,起来。”他出声道。



    床榻上那人动也不动,像是没听到。



    屋子里弥漫着一股子难闻的臭味,像是什么肉腐烂了一样。



    魏合面色微变,隐隐有了猜测。



    他走近过去,伸手将床上的人扳过来一看。



    一张惨白,只剩下皮和骨头的脸,出现在他眼前。



    脸上两个眼珠子干瘪下去,没了水分,鼻孔里还有细小的黑色虫子爬进爬出。



    这个赵德利,陈彪的跟班,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时间。



    甚至都没人发现他死了。



    而最关键的是,这男人怀里,还靠着一个小孩子。



    小孩蜷缩着身体,缩成一团,小小的脸上一样满是皮包骨,耳孔和张开的小嘴里,一样有不少的黑色虫子钻进钻出。



    魏合头皮一麻,赶紧退后几步,跑出屋子大口大口喘息。



    一方面是被尸体吓的,但更多的是被臭味熏的。



    三个人,两个死在自己手下,还有一个早已死了不知道多久。



    恩怨得了,魏合却心里没有半分畅快之意。



    他在附近河边,洗了洗手,然后有些木然的回到自己住的老屋。



    他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最后那个死在床上的干尸模样。



    他之前就打听清楚过,赵德利有个孩子,年纪不大。却没想到这男人抱着自己的孩子,不知道死在自己家里多久了。



    ‘这就是乱世,这就是人命。’



    魏合一个人坐在自己床铺上,窗外细碎的月光打在他的侧脸,印出淡淡的苍白色。



    一晚上他都没睡好,在床上翻来覆去,不断浮现出那具干尸小孩的样子。



    直到天亮了,他才重新起身,吃过从药铺买好的金钱虫肉。



    这东西比起一般饭食要来得更耐饿,积攒起胸口的破境珠,速度更快。



    魏合努力把脑海里的影像甩开,一想到胸口还有个自己穿越以来的特殊能力,心里也稍稍安定了些。



    只是这金钱虫肉,虽然攒破境珠的能量是快,但味道不敢恭维。



    魏合放进嘴里一小块,咀嚼起来就像干木头,混着一大口水,才能咽掉一小块。



    另一边。



    南山町,赵德利土屋处。



    太阳还没上山,几个穿灰色短打的壮汉,便已来到土屋门前。



    “是这里?”



    “是。”



    几人低声说了句。



    随即一脚踹开门,一人迅速进去了一小会儿。很快便出来。



    “都死了。”



    “那女人最后停留的地方就这里,那些黑虫就是痕迹。找找看周围,黑字虫还很活,她肯定走不远。”带头的汉子沉声道。



    “按照痕迹,她应该是在这里停留过,临时借这个土屋躲了一阵,之后离开。”



    “必须找到她,另外,留下一人把可能涉及的,见过黑字虫的人都灭口。”



    “好!”



    不多时,整个土屋燃起熊熊大火,而几人在确定内部一切都被烧毁后,才转身悄然离去。



    ......



    ......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便又是一月过去。



    魏合每日苦练招数,同时也开始了初次的磨皮。



    唰,唰,唰。



    回山拳的大院里,一个大木盆前,魏合赤着双臂,不断将拳头击打面前的木盆内砂土。



    干硬的砂土是练习磨皮的第一步。



    魏合动作不快不慢,每次都深深将拳头扎进沙土深处,让拳面每一处都能彻底的摩擦到。



    如此摩擦了半个时辰,他将双拳拔出来,在一旁的药汤里伸进去,浸泡五十息。



    药汤下面还放了炭火,维持热度。



    和他一样,一起也在练习磨皮的,周围还有好几个汉子。



    外围还有人在双手抱胸等轮换。



    这一个个锻炼磨皮的位置,也是弥足可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