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8 关卡 下

    魏合一口气练了三遍,直到双手通红承受不足,才叹了口气,换下一人。



    “怎么样?”三师兄程少久在一旁吃着肉干,似乎是什么老鼠干,嘴里咬着一条细老鼠腿,看着有些恶心。



    “还行。”魏合点头。



    “这磨皮,就是要靠毅力,毕竟磨起来相当痛苦,不过别人我可能会担心一下坚持不下去,但你没这个问题。”程少久笑着道。



    他说着,靠近了一些,脸上的笑容低一些。



    “陈彪死了。前些天被人发现,死在自己院子里。”



    他压低声音,意有所指。



    在这个时代,死人是一件相当常见的事。死一个小混混也没人在意。



    但这个陈彪不同。



    程少久知道,魏合也知道。



    “哦。”魏合木讷的应了声。



    “还有他的两个跟班也都一起死了。”程少久拍拍魏合肩膀,表情有些复杂。



    他对眼前这个魏师弟的心狠手辣,又有了新的一番认识。



    前阵子才给他说了陈彪受伤,现在三人就都死了,哪有这么巧的事。



    说不是魏合动的手,他是打死也不信。



    仔细回想起来,这位魏师弟的动作之快,下手之狠,让他也是背后一凉。



    程少久在这回山拳院子里这么久,见识的形形色色年轻人也不少了,但像魏合这样的狠劲加行动力,还是第一次见。



    好在他家里也有人是类似的手段,程少久也没什么不同看法。



    “这个世道....”他叹了口气。



    魏合沉默,他知道程少久猜到了,不过这种事没证据,谁也拿他没法。



    “不说这个,最近城里的猪肉又涨价了,咱们练武的也不能缺少肉食,虽然除开猪,其余什么的肉类也能吃,但吃起来,就像这个老鼠干,总感觉不得劲。”



    程少久很快又恢复常态,说起其他事。



    魏合听着,也只是听着,偶尔应一声,表明自己没走神。



    两人很快便将注意点转到了其他地方。



    只是没说几句,不一会儿大师兄赵宏便木着脸,领着几个穿回山拳的女弟子走进院子。



    “师傅。”



    这几个女弟子身材膀圆腰粗,只有其中一个,有些姿色,身材苗条,胸脯鼓鼓囊囊,皮肤细腻。



    比较起来,甚至连一旁的魏合二姐魏莹也被比了下去。



    在场练着磨皮的汉子们,视线大部分都被这个女弟子吸引过去。



    这女子身上隐隐还带着一股子普通穷人所没有的干净。



    魏合也注意到这几人,对那最显眼的个女弟子,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几眼。



    “是女院那边解散了,全部合并过来了。说是人数不够。”程少久在一旁小声道。



    “三师兄,您消息灵通,认识那个最漂亮的师妹么?”一旁一汉子凑过来笑问。



    “自然认识。”程少久点头,“不过你们也别打她主意了,她叫姜苏,是町里有名的姜家次女,家财不菲,自己天赋也是女院那边数一数二。我看也就萧然比她强一点。



    最关键的是,这师妹性格脾气可不怎么好。”说到这里,他摇摇头,明显对那姜苏不感冒。



    魏合在一旁沉默听了,也不搭话。



    他一直在暗暗寻访查找大姐和父母的情况。



    大姐那边,现在麻烦的是,连整个黑水帮都慢慢人数变少,越来越萧条,快要灭帮了。



    而父母那里,只有程少久这里得到一个消息,也就是失踪的确定消息。



    除此之外便再无办法。



    所以他现在心思压根没在异性这方面。成天想着的,就是练好武,有了立身的一点本钱后,暗暗查找亲人的下落。



    不论如何,父母和大姐在他刚来的时候,给了他不少的关怀和支持。



    他是个不认血缘,只认情谊之人。血缘什么的不在乎,但这份情,他得还。



    “看看,去搭话的都回了吧。”程少久笑着有些幸灾乐祸道。“这姜师妹可和我们不是一个圈子的。你们可清醒点为好。”



    魏合闻言看去。



    果然,几个围上去的师兄师弟,都被那个新来的姜苏师妹冷着脸打发掉。



    姜苏左右看了看,独自一人走到一角开始磨皮起来。也不知道她一个女孩子为什么会选择回山拳这种自损皮肤的武功。



    程少久和其余几个师兄嘀嘀咕咕八卦了一会儿,看到没什么好说的,也就自然散了。



    魏合也不以为意,休息了一阵,继续上前轮换,开始第二轮磨皮。



    他这些天里,已经察觉到,自己心口的破境珠,最后一点点黑色就要完成。



    所以心里也有了一股子期待,练起功来也相当有劲。



    只是这最后一点黑色,越是期盼,就越是感觉慢。



    时间飞速流逝。



    一天天的磨练慢慢过去。破境珠的黑色越来越密,那最后一点空白,也越来越小。



    而磨皮的阶段,也慢慢开始深入。



    按照郑老头的规矩,磨皮只给提供两个月时间,若是两个月还不能磨皮成功入门,那么之后就不可能再成功。



    也就说明,是个人资质不到家,再练也成就有限。



    和魏合一起磨皮的师兄弟们,一共有六人。



    加上魏合在内就是七人。



    魏合闷头苦练,一言不发,一声不吭。



    忽然一天早上。



    三师兄程少久难得的话很少。有些反常。



    魏合刚脱掉外套,准备挽起袖子开练,却看到两个往日一起磨皮的师兄师弟,穿着完整衣服,提着行李,悄悄从侧门出去了。



    “这个时候他们不练功...?”一旁的一人诧异道。



    “不练了。他们以后都不练了。”程少久淡淡道。



    周围几人都明白了,沉默下来。



    只有一个这个月才入门的师弟,一脸疑惑不懂。



    不远处郑老头又开始卖弄似的,给新来的讲解回山拳的招数体系。



    不时拿着柳条就是一抽。



    新来的小子们一个个只能忍着,有人赶紧去内屋端出来零食送上。



    老郑一如既往的卖关子拖节奏,这情景就和当初魏合入门时一般无二。



    魏合沉默着,计算了下自己磨皮的时间。



    还有半个月,再不成,他也没办法了。只能黯然走人。



    想到这里,他沉默的挽起袖子,走到一处木盆前,开始新一天的磨皮。



    程少久在一旁少见的没多话,也自顾自走到角落里开始和人实战练手。



    诺大的院子分成三块,一块新人,一块磨皮,一块实战练手。中间地面用白灰线分开,泾渭分明。



    时间继续一天天过去。



    距离两个月的期限越来越近。



    很快,又有两人忍不住这种心理压力,提前离开了。



    也又有新的人加入了磨皮的阶段。



    魏合沉默的努力着,但双拳始终迅速消退红色,就是没能达到牛皮的层次。



    只有达到牛皮,才能真正留下来继续习练后续,否则没有这层基础,就练不成回山拳,留下来也是无用。



    很快,距离时间还有最后五天。



    自家屋子里。



    下午时分,魏合从院子回来,坐在凳子上休息了一阵,正要起身吃饭。



    咔嚓一下,木门被轻轻推开。



    二姐魏莹悄悄走了进来,手里还拿着一个小包,那是一个灰色小包。



    还没走近,就有一股子浓重的药味从小包里飘出来。



    魏莹赶紧反手关上门,放下门闩。



    “小河,这个给你!”她走近将手里的小包交给弟弟。



    “二姐,这是啥?”魏合疑惑的接过,打开灰色布包,里面还包了一层灰布。



    连续解开三层布,最里面,是一个黄纸包。纸包外,用红字写着:养血散。



    三个大字清晰可见。



    “这是养血散!”魏合一愣,他时常去药铺买金钱虫肉,所以对这个方子很熟悉。



    这是专门用来补充气血的养身方,效果很好,但价钱不菲。



    “放心,不是偷来的,也不是买的。”魏莹笑了笑,红润的脸上露出一丝有些羞赧的表情。



    “我每天给郑老收拾药材药库,里面有很多碎块之类渣滓,我一点点的凑,凑了好久才有这么一小包。你别嫌弃太碎就好。”



    魏合闻言,仔细的打开纸包,从一个口子往里看。



    果然,里面全是细碎的小碎块,很碎很碎。



    最大的也就指甲盖大小,小的只有米粒。



    不知道魏莹是花了多少时间和精力,才收集到这个纸包的。



    沉默了下,魏合认真的点点头。



    “我知道了,放心吧,我一定能过!”



    “嗯,我相信你!”魏莹也认真点头。



    两人又小声说了一会儿话,天色快要黑了。



    魏合才起身送魏莹回回山拳那边的租房。



    回到自家,魏合默默将养血散泡水,马上开始熬煮起来。



    他一边熬煮,一边扯开胸口,看了眼破境珠。



    那里的图案,前些天就已经彻底变黑了。



    一种莫名的冲动,让他感觉自己胸口就像挂了一个快要涨破的气球。



    只要轻轻一点,就能破开气球,使用破境珠。



    但他一直忍耐着。就是打算靠自己的努力,破开回山拳的磨皮入门。



    可随着最后期限越来越近,他心头的希望也越来越小。



    “很多时候,还是不得不承认,人和人,真的是有差距。”



    魏合看着燃烧的灶头,将药罐放上去开始煮。



    他知道,如果磨皮过不了,他就必须离开回山拳院子,以后没法再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