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9 破开 上

    如果能真正进入石皮,郑老头那边的学费会大幅度减少,而且进了石皮,才能真正算回山拳的一员。



    像现在,他们这些没入门的,一批接着一批不断更换,在郑老头眼里,不过是赚钱的工具,毫无份量。



    “这一关,跳过去,就是另一番境地。”魏合看着慢慢发热的药汤。



    他不再分神,专注的将药汤仔细熬煮好。然后小心冷却一些后,开始一点点的一口口的喝掉。



    养血散是温养气血的方子,效果很好。



    第二天一大早,魏合在再度开始磨皮时,便明显有了感觉。



    他击打砂石时,感觉拳头上的刺痛少了一些,休息时,恢复也稍微快了点。



    虽然很微弱,但明显能感觉到这些变化,这就很不得了了。



    只是让他失望的是,一整天下来,他依旧没有突破。



    而和他一起开始磨皮的人,倒是有一人终于成功了。也又有一人,选择了放弃,带上行李黯然离开。



    “你知道他们走了,之后会去做什么么?”程少久在魏合身侧站定,低声道。



    “不知道。”魏合回答。



    “一部分是去加入各个小帮会,一部分花掉所有钱,赌在练武上的,估计是去做苦力。家里条件好的,则是回去帮忙,还有人会被请着去给别人当护院。”



    程少久面无表情。



    “我家里的几个护院,就是这般出身。现在已经换了很多批了。”



    “......为什么换?”



    “因为之前的护院,要么残废,要么死了。”程少久用力拍拍魏合肩膀。没再说什么,转身离开。



    两人是朋友,最近魏合一直苦练却依旧没法突破,让周围人都看在眼里。



    原本不少人因为他勤奋努力,对他微微高看一眼,但现在,态度也稍微有了变化。



    魏合看在眼里。



    他站在原地,等着轮换自己上去磨皮。在轮换的时间,他忍不住朝着萧然的方向看去。



    萧然这个备受郑老头重视的天才,在磨皮的第五天,就成功入门,轻松完成的双手外皮的蜕化。



    而他魏合,现在已经一个月零二十六天,还没入门。



    虽然磨皮本身就只有几十分之一的几率才能通过。



    回山拳这院子里,来来回回这么多年,还是就只有这点人,也是这个原因。



    因为大部分人都没法通过并留下来,所以能够真正入门的,一共也就十几人。



    魏合其实也有些预料这一点,他猜到自己资质顶多就是平庸,不是最差,但也不算好。



    但猜测归猜测,人总是会有侥幸心理。



    万一靠自己通过了呢?



    可惜,当事实摆在眼前,他才真正看清现实的残酷。



    最后两天时。



    魏合再度看到两人收拾东西离开。



    他看到二姐担心的视线,也看到周围人慢慢有些变味的目光。



    一大早,魏合第一个开始磨皮。



    他独自站在木盆前,注视着面前的黑色砂土。



    不远处,萧然被人簇拥着,表情冷淡带着一丝傲然的走进院子,和女院那边并过来的姜苏师妹打个招呼。



    萧然,姜苏,还有一个叫江严的师兄,三人俨然成了一个独立小圈子。



    萧然天赋过人,姜苏家境不错,天赋不差,更有姿色。江严家中资财雄厚,是回山拳所在的石桥町最富裕的一户。



    三人和其余人,保持距离,甚至完全没有接触其他人的意思。



    魏合收回视线,看到三师兄程少久在一旁看着自己。



    程少久冲他遥遥比了个加油的手势。丝毫没有因为他没成功入门,而态度不同。



    他一边的一个师弟忍不住疑惑道:“三师兄,那魏合现在都没入门,估计是不行的了,您为什么还...”



    “你是想说,他早晚都是要走的人,为什么我还对他和以前一样?”程少久反问。



    “就是这个意思。来这地方的,大部分都是家里没什么钱的人。



    大多都带着一个想法,那就是来这里拼了劲的学身本事,然后另谋更好的路子。



    很多人都是花了全部的钱财,来这地方还是入不了门,还是这么长时间也没法入门,那日后,估计也没什么前途。”那师弟摇头道。



    “话是这么说,但你以为我程少久交朋友,是为了什么?”程少久笑了笑道,“是因为别人前途远大,我才去结交?那不叫结交,叫心机。”



    那师弟顿时无言。



    仔细一想,这位程师兄还真是,他的朋友里,三教九流什么样的人都有,既有身份低微者,也有家中颇有薄财者。



    魏合不知道这边的对话,他专心致志的磨皮练习着。



    双拳一下接着一下,不断扎进砂土。



    他要借着药效,一鼓作气破开关卡,踏入新层次。



    时间不断流逝。



    可惜,直到换人,他拳头上的红色,还是迅速消退下去。



    只有这股红色维持不退,之后固定这样,才能入门踏入牛皮层次。



    站在一旁边缘,魏合大口大口呼吸着,和其余没入门的人不同,他没什么特殊的表情。



    没有沮丧,也没有失望。只是就这么站着。



    不多时,他抬起头,看到魏莹在柴房边远远朝这边张望,眼里满是希冀。



    魏合心里终究还是一叹。



    他终于打算动用破境珠了。



    无论如何,这一步,现在看来光靠他自己,是跨不过去了。



    所以....



    轮到魏合上去时。



    他再度看了看二姐,然后挽起袖子,走上前去,站到一个木盆前。



    握拳,松了又紧,紧了又松,如此反复数次。



    魏合闭上眼,深深吸一口气。



    嘭。



    他用力双手打进木盆,冰凉的砂土带着粗糙的触感,刺痛他的拳面。



    而就在这一刻,他心念一动,心口的破境珠形成的气球,噗的一下炸碎。



    无形的气流沿着心口,迅速流遍他全身上下。



    魏合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



    他的五感仿佛一下变得明亮起来,耳边传来熙熙攘攘的周围声响。



    鼻子里闻到木盆里砂土的怪味。一旁药盆里浓浓的飘出中药味。



    他的双手开始发热,发烫,滚烫。



    但魏合依旧闭着眼,一下接一下的将自己的步骤练完。



    时间缓缓过去,终于,他的时间到了。



    “下一个。”他听到边上有师兄在叫。



    于是睁开眼,魏合看向自己双拳。



    拳头上一片通红,虽然还没有证实具体效果,但他能够感觉自己的双手像是戴上了一层厚厚的牛皮手套。



    坚韧而厚重。



    “成了。”



    不远处的郑老头眯眼一看,微微点头。他视线一直在院子里这些磨皮的弟子身上扫动,自然一眼便看到了魏合的变化。



    虽然拳头才练完,都是通红色,但郑老头的经验非同小可,远不是普通弟子能比,自然一眼便看出了魏合成了。



    “成了!?”



    刚刚还在和程少久小声谈论魏合的师兄,微微一愣,看了眼魏合,惊讶起来。



    “这还真是卡到最后几天成功啊。”他忍不住叹道。



    程少久轻轻拍手鼓掌,但只是比了个鼓掌动作,没有声音。



    魏合朝二姐看去,魏莹正捂着嘴,露出欣喜的笑容。



    他重重舒了口气,感觉心口的一股子压力一下宣泄一空。



    再看向三师兄程少久,看到他无声鼓掌的动作,魏合也不由得朝他挥了挥拳头。



    成功过了这关,他才算真正的回山拳门徒,之前只不过是交钱的普通流水弟子。



    那种弟子完全不入郑老头的眼,要多少有多少,每个月都能进进出出不少个。



    但真正的回山拳门徒,却不同。



    魏合下了木盆,手上的拳头依旧通红不退,让周围还没练成的汉子,和一些正在磨皮的汉子投注以羡慕的眼神。



    “感觉怎么样?是不是气血上了一个层次?感觉什么都不一样了?”程少久走近过来拍拍他肩膀。



    “嗯。想不到,成和不成,差距会这么大。”魏合低声道。



    “就是这样,别看我们回山拳的境界名字俗,但每个层次,决定境界的可不是拳头的硬度。那只是表象。”



    程少久介绍道。



    “拳头只是我们锻炼身体气血,自然而然产生的特殊效果,真正厉害的,是不同境界对应的强大气血。”



    “明白。”魏合点头。



    “要不要去试试效果?”程少久邀请道,“去我家里,我家有专门的练武场。”



    “合适么?”魏合迟疑道。



    “没什么不合适的,你我兄弟,还说这些作甚!”程少久狠狠拍了拍他后背,“一会解散了别跑,和我一起回,就当串门了!”



    “.....好。”魏合知道,邀请他上门做客,本身就是一种承认。



    毕竟之前程少久虽然和他相交不错,但从未邀请他去家里一次。



    而这次,他一突破,便邀请他上门,可想而知这突破与未突破,之间有多大的不同。



    和程少久说了一会儿话后,魏合来到二姐身边。



    “辛苦了小河。”魏莹笑着看着他,眼里满是开心。



    大姐不在,父母失踪,她唯一的依靠就是这个弟弟。



    现在弟弟争气,她也越发的感觉到更有安全感。



    在这混乱时代,还有什么比实力更能让人心安?



    “不辛苦。”魏合摇头。他说的是实话,他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慢慢变强的感觉。



    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压根没到能突破入门的气血程度,若是没有破境珠,他可能会和其余没突破的门徒一样,黯然离开,不知道去哪里刨食。过朝不保夕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