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 破开 下

    “一会儿回去我们庆祝一下?”魏莹上前给他整理了下头发,提议道。



    “明天吧,一会儿三师兄邀请我去他家里。”魏合回道。



    “嗯。那好,记得带上拜门礼。”



    “好的。姐你休息了记得别熬夜。”



    “知道知道,去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魏莹笑道,眼里脸上都是喜。



    魏合看着她,忽然才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一举一动,一点点变化,都关系着身边的人的一点点影响。



    他若是不成,二姐魏莹也会不得不离开这处安全地方,重新回到之前的环境。



    而现在,他入门了,二姐也顺理成章的跟着他,一起安定的留在这里,过着虽然累但心安的日子。



    他的任何情况,都直接关系着二姐的命运。



    带着复杂的心情,魏合回到自己的角落里,开始一点点的习练起回山拳的基本套路。



    他抽空悄悄看了眼自己心口的破境珠花纹,上边的黑色已经全部褪去,恢复了原本的肉色图纹。



    “这重新攒,又不知道要攒多久才成,可惜了....”



    魏合心头叹气,为了补全这个破境珠一次,他前前后后足足积攒了大半年。



    “要是能找到一种能替代金钱虫肉的东西,加速积攒就好了。”



    心里这么想,但魏合也知道,就算真有那样的东西,也不是现在的他能用得起的。



    临到下午,院子里开始收拾工具,几个汉子开始赶人,然后一起向郑老头行礼道别。



    做完这些固定流程后,程少久拉着魏合一起,上了回去的马车。



    程少久家里的马车,虽然用的不是什么高头大马,但也结实有劲,所谓长相不行,但足够实用。



    说的就是这个。



    这年头,能有马车的家庭都不是一般家庭。



    等到了程家时,魏合便深深的理解了这点。



    坐在马车车厢里,他隔着车窗往外看。



    朱漆大门,白墙青瓦,门前两台石头獒犬相当威猛。



    虽然有些不解为什么不用石狮子,而是石头獒犬,不过魏合没有出声问。



    程少久带着他,一路下了车,在门房的讨好问候下,长驱直入,走进大院。



    院子里足足一个学校操场大小,右侧立着一杆旗杆,上边高高挂着‘永和镖局’的黑字白旗。



    旗子在大风里不断猎猎作响,卷来卷去。



    程少久一路带着他,走到院子角落里,一处兵器架边。



    他指着地上扎好的,一根包了牛皮的粗木桩,笑着道。



    “来一套?”



    魏合正突破,有力没处使,拳头有些发痒。



    “那就,试试?”



    他上前,站到木桩前,摆出架势。



    突兀的右拳一拍,从侧面打在木桩上,开始了测试的第一下。



    紧接着他双拳连环出手,一秒打出三拳,一口气足足打了十多息,才缓缓放慢,收拳站直,摆出守势。



    “全力攻势坚持了十五息,不错不错。”程少久在一旁拍拍手。



    走到牛皮绑着的木桩前,掀起牛皮一看。



    下面的木桩上全是深浅不一的拳印。



    这种木桩都是特殊木料制作,坚硬非常,远比一般木头来得坚固。能隔着牛皮打出拳印,代表的意义完全不同。



    普通人一拳打上去,估计骨头打折了也只能打出一个浅浅凹痕。



    “虽然突破了牛皮层次,但力道还不够精准把握,你接下来就要朝这方面努力。”



    “明白了,多谢师兄指点!”魏合郑重点头。



    “要不要,来练练?”程少久笑了笑,脱掉外套,露出下面穿着的劲装短打,冲魏合招招手。



    “请。”魏合二话不说,一个箭步上前便是一拳。



    程少久单手一格,架开拳头,迅速还手。



    他已经是石皮层次的境界,一身气血浑厚,几乎是魏合的数倍,此时眼疾手快,一招招的不断格挡魏合的攻势。



    两人脚下不停,交手迅捷,将地面尘土不断扬起。



    转眼便是十五息过去。



    程少久一个快拳,正中魏合左肩,将他打退数步。



    他哈哈一笑,冲着场边看戏的几个护院一招手。



    “来个人陪我兄弟练练,涨涨经验。”



    顿时一个中年汉子二话不说,跳下场直奔魏合而去。



    魏合一言不发,开始和这中年汉子对峙。



    和之前的程少久不同,这人完全陌生,他首先得观察其擅长什么,先手从哪出。



    一般练拳的人上身发达,双臂结实,练腿的人,下盘稳健却又轻盈灵活,结实有力。



    但这些都是郑老头口头说的,真正对上对手,魏合这还是第一次。



    “嘿!”这汉子一个前扑,居然双手朝魏合双肩拿了过来。



    不过他动作虽然突然,但在魏合眼里却不算快。



    他忽然发现,气血达到牛皮层次后,他的反应应对,和五感敏锐程度,都有了不同程度的增长。



    这似乎是气血增强后,带来的被动效果。



    魏合一个错身,避开这一扑。



    他虽然被吓了一跳,但身体反应比对方快不少,轻易就让开了位置。



    然后右拳在此人后背上轻轻一点。



    嘭。



    这汉子轻而易举便被点倒在地。



    “再去两个。”程少久在一边大笑。



    马上又有两个护院上前。



    但都被魏合轻易闪避开,一一点倒。



    他很有分寸,在发现自己气血增强,实力可能变强后,便不用拳头大力还击,只是一半的力量,便将人击倒。



    “不错不错!你这实战可真是比我当初好多了。”程少久拍着手走近。



    “怎么样?感觉到突破后的变化了么?”他笑着问。



    扶起几个被摔倒在地的护院,让他们离开。



    “感觉到了。”魏合点头。



    “这就是了。”程少久笑道,“回山拳郑老那里,可不会教你什么真正的实战,要打,你平时可以来我这里练,我这边大伯的镖局里,人手不少。”



    “师兄太客气了。”魏合话没说完,便见程少久笑着道。



    “你先别急着推辞。你现在算是正式入门了,牛皮层次的气血,比一般人充盈许多。若是穿上皮甲,等闲三两个壮汉就算手持兵器,也近不得身。



    所以....这待遇也和之前不一样了。你可明白?”程少久对他眨了眨眼睛。



    “待遇?”魏合不解。



    “不错,你随我来。”程少久带着魏合一路往里屋去了。



    穿过一个对穿门的大屋,后面又是一片挂着各种沙袋的训练场。



    里面稀稀疏疏的有些人,光着膀子在沙袋阵里训练。



    “这是训练场地,你若是来帮我,都可以给你用。



    另外一个月给你伙食全免供应,底钱白米一石。肉十斤,银钱百两。



    若是偶尔有护镖,短途一趟五十两。长线一百到五百两,如何?”



    程少久这突然的招揽,让魏合有些意外,不过也在情理之中。



    其实他在来之前,便心里有了些猜测。



    刚才的交手,也算是证明他的身手。气血达到牛皮层次后,确实和一般人也不同了。



    “你可以回去好好想想,对比一下其他人开的价码。



    你如今突破入门,算得上是一个真正的好手,马上就会有不少人来请你,开价钱。”程少久笑道。



    “是吗?”魏合有点茫然。



    “当然,现在这世道,有点本事的武师都是被人盯着的,教出点好手,转眼就会被邀请雇佣过去。”



    程少久笑容收敛,叹了口气,“这世道,你也清楚,谁都不容易。你可听说,城外洪家堡有大动作,现在已经不允许任何人从他们边上那段官道过了。”



    “洪家堡?”



    “嗯,飞业城外,最大的豪族便是洪家,他们自己在城外修了一座土堡,名为洪家堡,几乎可以算作是一个小城。”程少久点头解释。



    “你别看内城如何繁华,但真正的豪族都是在城外建堡,以后你见多了也就了解了,好了现在先不说这些,走,我带你去体验我这里最大的福利!”



    程少久哈哈一笑,拉着魏合就朝另一院子走去。



    不多时,两人相对而坐,在一小房间内。



    中间摆了一张黑木桌子,上边摆着两菜一汤。



    两菜分别是青笋回锅肉,凉拌芹菜。



    一汤,是黄豆炖猪脚。



    “老弟,你若是来我这里,每天最大的一个福利,就是这个。”程少久微微一笑,指着那盘青笋回锅肉道。



    青碧色的笋片,夹杂着焦黄色的回锅肉,中间放了一点点干辣椒圈和蒜片。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增。



    “这不就是炒肉么?”魏合抬头有些不解。



    “这不是一般的肉,你可以尝一尝。”程少久神秘兮兮道。



    “.....”魏合拿起筷子,仔细夹了一块,送进嘴里,几下嚼烂咽下。



    味道不敢恭维,太淡了,而且没有什么调味品,干巴巴的和看起来外表完全不一样。



    只是肉确实吃起来很有嚼劲,很鲜,不像是猪肉。



    而且,咽下肚不久,魏合马上便感觉有一丝丝暖洋洋的烧灼感,从胃部涌动出来。



    “怎么样?是不是感觉胃里有了热劲?”程少久得意道,“这也就是我程家所独有的一特色了。”



    他夹起一片肉,介绍道:“此物,名为银吻玄蛇肉。乃是大补之物,吃一斤可保两天不饿。用酒水炮制后,效果更佳。



    当然我们练武之人,消耗远大于常人,所以顿顿吃也没关系,对气血壮大好处很高。而且重点是,外面买不到,这是我程家独有的,不外卖。”



    “银吻玄蛇....”魏合再度夹起一片肉,顿时发现确实的不同之处。



    这银吻玄蛇肉,外皮黑色,内里极有弹性,一根根头发丝大小的血管清晰可见,仔细一看,甚至有点艺术品的感觉。



    “所以,你我兄弟,我这边绝对不会亏了你,你回去好好想想,若是愿意,明天一早给我回个话。如何?”程少久正色道。



    “好!”魏合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