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1 出城 上

    傍晚回去路上。



    魏合一边走,一边还在回味肚子里的整整一斤银吻玄蛇肉。



    他能够明显感觉到,身体有了吃金钱虫肉时的暖意,而且比起金钱虫肉,这银吻玄蛇肉明显要强出许多。



    对于程师兄的招揽,他其实有些心动,不过现在招揽他的只有程少久,没有对比,所以他心里暂时不定。



    等回去后,按照程少久所说,估计很快其余拉人的也会一一上门。



    到那时,比较之后,再做决断也不迟。



    魏合一路往回赶,程家住在石桥町,和回山拳在一个町里,但他住的地方却是在另一个町,中间需要过一段三不管地带。



    一路走过,魏合扫视周围有些荒凉的街面。



    天还没黑,这街道上就没什么人了,冷冷清清,只有远处大户人家院子里传出的阵阵狗叫。



    路过一条胡同巷子,他隐约看到两个抱成一团取暖的乞丐,缩在角落里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不是死了。



    紧接着,两个穿得破破烂烂,推着两个推车的汉子,慢悠悠的从右边一条巷子拐出来。



    魏合顿住脚步,等他们从面前通过。



    他们推着的推车上,歪倒着两具面色发青的尸体,是一大一小两个母女。长相相似,都瘦得皮包骨头,不成人形,一看便知是饿死的。



    魏合等着小推车走远了,才继续往前。



    他此时一身回山拳的道服精装,头发剃成板寸,身材一米七,肌肉强壮。



    特别是突破气血后,一双眼睛炯炯有神,一看便知是经常练武之人,颇有威慑。



    偶尔路过的路人也都低着头,不敢多看他。



    魏合继续往前,脚下踩着有着裂纹的石板路,默然不语。



    不时经过一条条街边拐角,总能看到插在地上土里的一些香头。



    香头早已烧完,前面地上还残留着点点血迹。有的多,有的少。



    也不知道是不是人的血。



    魏合不由自主的加快脚步,这飞业城,除了正午之前人气还在,其余时间宛如鬼蜮。



    白天里还有官差偶尔巡视,到了晚上,就是什么也不顾了。



    魏合又往家走了一段,远远的又看到家门前的老鼠巷,不知道什么时候,那里又多了两个混子一样的汉子,鬼鬼祟祟的缩在巷子口。



    看到他靠近,那两混子低头匆匆往边上走了。



    魏合无言,打死了一个陈彪,还有第二个第三个陈彪。



    这世道,当真....



    他心中叹息,穿过老鼠巷,回到自家门前。



    进门才坐下没多久,马上便有人敲门。



    魏合起身开门,外面是一个穿黑马褂的麻子脸中年男人。



    “可是魏合魏兄?我叫刘禹,是三虎帮的。”



    魏合一听,便知道这是拉人的来了。



    他将人请进门坐下,询问价码。既然能更轻松靠实力赚钱,加入什么势力也能接受。



    只是这三虎帮是才崛起的附近新帮派,询问之下,做的是青楼生意,价码也就比程师兄稍强一点点,还没有关键的银吻玄蛇肉。



    魏合便也婉拒了。



    刘禹走后,很快又是长风镖局的人来,这长风镖局,也是附近时常能看到门店的大镖局,开的价码还不如三虎帮,也被婉拒了。



    接着是附近的富户张家,邀请他做护院头目。价码不错,比程家高一点,但缺了银吻玄蛇肉这东西,一来一去计算下来,魏合还是拒绝了。



    紧接着,又来了两家帮会,一个富户,一个酒楼,都是来请他去做小头目之类的职务。



    魏合一一对比下来,确实感觉程师兄给他的价码不低,而且那银吻玄蛇肉若是能不限量供应,对其他人或许诱惑一般。



    但对他,可是极大的引诱。



    他因为有了破境珠后,消化能力也比一般人强,不管多难消化的东西,都能迅速消食,化位热量能量,攒入破境珠。



    那程家对于一般人来说,吃一斤饱两天的银吻玄蛇肉,让他来,还真是不亏。



    魏合自信,光这肉,就能吃回本。



    估计程师兄家里敢不限量供应银吻玄蛇肉,主要也是因为这肉超级耐饿,一般人就算练武,敞开肚子吃也吃不了多少。



    但他们绝对想不到,这世道还有魏合这种人。



    下了决定,第二天一早,魏合天还没亮,便起床,打水洗漱,然后朝回山拳院子方向赶去。



    赶到院子时,他还不是最早的,已经有人开始继续磨皮了。



    只是昨天他最后关头突破入门,进入牛皮层次的事,似乎已经传遍了。



    刚入门的新人们看他的目光也多是带着敬畏。



    之前不怎么拿眼看他的入门师兄们,也明显对他重视了一些。



    魏合走到自己的位置,脱掉外套正准备锻炼。



    负责打扫卫生的健妇主动给他端了一杯热水,还热情的对他笑了笑。



    不远处二姐魏莹也笑意盈然的朝他看了好几眼,明显心情很不错。



    这和之前的感觉,完全不同了。就像一下子进了很多人的正眼正视范围。



    “怎么样?昨天考虑如何?”程少久从后面拍了下魏合肩膀。



    “我考虑好了,你家开出的价码最好,不过我自己还要继续练武,不可能长时间去帮忙。”魏合开口道。



    “这个自然,我们有事会提前通知你,只要你在需要时能迅速赶到,平时你都是自由的。”程少久笑道,点头。



    “那行。我应了。”魏合肯定回答。



    “好!你是我兄弟,放心,我绝不会亏待你。”他认真道。



    魏合也挺高兴,只要有足够的银吻玄蛇肉,他完全可以大幅度的缩短破境珠的积攒时间。



    程少久又和他说了一会儿话,心情愉快,好一会儿才回到自己位置,开始练习。



    魏合注意到,这位交游广阔的三师兄,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开始和萧然,姜苏,江严那三人小圈子说话起来。



    看样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融入了那个小圈子。



    姜苏自从来院子后,便自然而然的形成了一个以她为核心的小圈子。



    能被她看得起的人很少,其中就有天赋极好的萧然,家境雄厚的江严,现在又多了一个程少久。



    这四人聚在一起,俨然成了一个小范围的新圈子。



    此时这几人正小声闲谈着。



    “说起来,这次我叔父从载邺回来,倒是带来了一份那边的特产云石铁。



    几位若是有兴趣,可以来我这里把玩一二。正好我们上次讨论的合力训练无间隙的事,这次的时间方式定个章程如何?”



    开口说话的,赫然是很少在院子里开口的江严。



    此人面色温和,眉目柔和,给人不突兀不尖锐的平淡感。



    没人能想到他出身自这个飞业城中内城的家族之一。



    而他所说的无间隙,一是为了训练各人的防偷袭和飞石等的能力,二是,作为回山拳郑老的核心弟子,特有的能接性价比更高任务的小会。



    江家出自内城



    而内城和外城,完全是两个区域。



    这也是姜苏对他江严另眼相看的一点关键。



    “无间隙的话,我没意见。不过我要带个师妹一起,没问题吧?”姜苏第一个回话,她对这类东西,特别是能增强自身实力的机会,从来不放过。



    “当然没事。”江严点头。



    “我也没意见。”萧然面色冷淡,但眼神却不自觉的朝着姜苏方向飘。



    很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顿了顿,忽然想起了什么,也跟着道:“另外,我也需要带一人一起前往。”



    “可。”江严点头笑道。



    程少久此时隔得近了,也有些目光蠢蠢欲动,看着身侧的姜苏,他毫不掩饰自己的欣赏之意。



    “上次你们说的无间隙,我没意见。”



    他顿了顿,又接着道:“我带魏师弟一起。”



    他手一指,指着不远处的魏合道,“我这兄弟为人大气,性情坚毅,未来必有所展。”



    江严看了眼魏合,认出他是刚刚才卡在最后几天突破的那人。微微皱了皱眉。



    他们这几人带的,都是早已突破或者轻松突破牛皮层次的师弟师妹。



    这魏合虽然也符合标准,但这个潜力,似乎有点太低。



    他江严的私人小会,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参加的。



    像魏合之流,资质不足,或许过不了多久便是各护院头目罢了,未来根本和他们是两个阶层之人。



    “程兄不若换个人?”江严出声道。



    “怎么?不是上次说的,只要入门,就有资格么?”程少久愕然。



    “是如此,只是,我等小圈子,门槛是不是低了点。”江严不满道。



    程少久顿时明白,这是觉得魏合资质太差,人家不满意了。



    他看了眼姜苏和萧然,这两人都没什么表示,明显也认为理应如此。



    “那魏合最后关头突破,我们都看到了,当时看来虽然励志,但若是想要进入我们这个圈子,我看还需要考验一二。”江严认真道。



    “不错。”姜苏赞同点头。



    她同意了,萧然更是没意见。



    程少久一怔,随即笑了笑。



    “那,如何考验?”



    “很简单。”江严微微一笑,“我家中蓄养有一猛犬,若是他能徒手赢过我那猛犬,就算是通过考验。”



    程少久无言以对,他又试图争辩几句,可惜江严几人立场一致,不为所动。



    无奈之下,他只好找到角落里正在练习攻防的魏合。



    将考验之事告诉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