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2 出城 下

    “考验?”魏合莫名其妙。



    “不错。这无间隙小会,机会难得,江严出身大家,还会发动自身家族力量,雇请好手和我们练手。所以若是可以,尽量争取加入进去....”



    程少久是真心为魏合考虑,他认为魏合如此心性,如此见识,若是受限于稍弱的资质,那就太过可惜了。



    魏合笑了笑。考验?一群小屁孩还玩什么考验游戏。



    虽然听起来这个无间隙小会的内容很诱惑。



    但他还有自己的安排。



    “多谢师兄推荐了,不过魏合自知资质低劣,就不去勉强参加,自取其辱了。”



    他神色平静回答。



    “诶,你可别意气用事,这种机遇,若是能收获些实战经验,对你以后而言也是大有好处。”程少久劝说道。



    “不是意气用事,只是我有自己的安排,多谢师兄好意。”魏合再度婉拒。



    程少久又劝说了几次,还是无果,最后才回去和江严几人说了。



    “看来这位魏师弟倒是很有自知之明。”萧然忍不住笑道。



    “这类人我见得多了,顺着杆子往上爬,程师兄应该也是被他不断纠缠,拉不下脸来,才在我们这里提出来吧?



    不过若是他以为这样就能挤进来我们这个圈子,那就大错特错了。”江严学着父兄的姿态,淡定微笑道。



    “不错,程师兄拉不下脸,我们可没这个麻烦。”一旁的萧然赞同道。



    他也是对这些没资质的废物看不上,那么简单的东西都要学上这么久,这么蠢还来学拳干什么?回去种田多点收成不香么?



    姜苏不予评价,根本懒得理会,自顾自的练习着磨皮。



    程少久无言以对,只能苦笑。



    他想要解释魏合不是这样的人,但看几人面色,就算解释也是白费唇舌。



    他们也根本看不上魏合。与其让人进来受气,还不如就此算了。



    免得到时候气血上涌惹出祸事,也是麻烦。



    只是,他心中微微叹息。



    为魏合失去这个机会而感到惋惜。



    要知道这个无间隙小会,可是能够增加和好手交手经验的好机会。



    因为无间隙小会,甚至还和其他武师的门下核心弟子有联系。



    对于见识各类功法,增长交手阅历,都有极大的帮助。



    可惜....



    魏合却是没什么感觉可惜的。



    在和三师兄程少久谈妥后,趁着程家那边没开始正式的活计。



    他另外还接了一个短途的护送活计,打算先去长长见识。



    这是长风镖局的一个临时雇用活。报酬不错,单程五百两,加一石米,十斤熏猪肉。一天结束。



    这活是从内城护送货物,到城外明德寺附近的一处土堡。



    之所以接这个活,也是因为要路过明德寺,那里也是魏合父母失踪的地方。



    他无论如何,也打算去调查一二。



    单独一个人出城,他担心有危险。但若是跟着长风镖局的大队伍一起,安全系数也更高。



    魏合也打听过了。长风镖局的活计,不像前世电视剧里那样,凡是运镖的都会出事。



    如长风这样的大镖局,十趟镖里出一次事,都是少见。



    不少盗匪山贼,都会多少给他们点面子。交点路费就能通行。



    所以他不认为自己这次就一定会出事。出事的几率很小。



    而正好,魏合也打算借着这个机会,亲眼看看一直传得极其危险的城外,到底是什么样子。



    三天后。



    魏合换上备好的一身长风镖局的短外披,灰色外披上有着长风二字,看起来节省布料还美观。



    反正他们只是被临时雇用的,不可能每个人都定制一套配套服。反而这种外披类似短披风的东西,不论高矮胖瘦,都能一起使用。



    还能次次回收,一劳永逸。



    飞业城宽大的城门门洞,缓缓从魏合头顶经过。



    他跟在冗长的镖局队伍后面,腰间挎了把粗糙短刀。



    这不是用来打架用,而是一般用来清理灌木杂草毒虫。



    咕噜噜的木头车轮声,不断在前面飘来。



    魏合从怀里摸出一个水袋,然后又拿出一个纸包,从里面取一小块金黄色的风干肉块,塞进嘴里仔细咀嚼。



    这是他才从程师兄那里支取的银吻黑蛇肉,虽然是风干的,蕴含的营养少了点,但吃巴掌大一块,就够他一顿饭的量了。



    着实耐饿。



    这几天里,魏合毫不客气的支取了一个月的口粮,也就是怀里的那一纸包。



    按照程少久的估算,这一包肉干至少能吃一个半月。



    只是他完全想不到,按照魏合这么吃法,顶多十天就能吃光。



    魏合喝了口水,将嘴里的肉干咽下去,扯开衣领看了下自己的胸口。



    破境珠的黑色,明显有了一点重新浮现的迹象。已经有米粒大小的面积,开始变色了。



    这银吻黑蛇肉果然效果非凡。



    之前若是一直吃金钱虫肉,起码需要两个星期才能到这水平。



    而现在,只用了三天就出现变色。这其中差距,缩短了不知道多少。



    “不错不错,坚持下去,说不定两个月就能再攒满一次。”魏合心头满是期待。



    在体验过牛皮层次的气血后,他对后续的气血变化境界,更加充满好奇。



    此时,镖局车队慢慢悠悠,稳稳的出了城门,沿着灰色官道,朝着城外远处驶去。



    魏合趁机走在车队边,朝城外四处张望。



    飞业城外。



    挨着城墙不远处的,是一块块切割好的田地,里面远远能看到有农夫抽打着牛耕作。



    田地如同被切好的豆腐块,一块接一块,远远围绕着官道延伸到地平线尽头。



    而田地外围,便是茂密的山林丘陵。



    丘陵再远处,是连绵不绝的群山。



    镖局的老镖师陈石牛,走在魏合右侧,是专门安排带他长经验的老人。



    看到魏合一脸新鲜神情,他顿时笑了笑。



    “是不是以为城外到处都是危险,城门也不敢出?”



    “有点。”魏合点头,他确实有些意外。



    “城外是很危险,但不是这里。起码城墙周围十里内,都是安全的。出了十里,嘿嘿。”



    陈石牛眯眼望着前面官道,脸上的皱纹随着走路一摇一晃,松弛而抖动。



    “我年轻时候第一次走镖,也是和你想的一样。城外都是山贼马匪,猛兽毒虫到处都是,危险得不行!”



    “可是啊,这后来出来了才知道。这危不危险,全看你是谁。”



    “陈叔,这个谁是什么意思?”魏合不懂就问。



    “就比如,我们长风镖局,飞业城三大镖局之一,和外面的各处地段都有过打点,和不少的豪族帮主,都喝过义气酒。大家都会多少给面子。



    所以走到这路上,主要担心的就是猛兽毒虫,做好这方面防备,其实轻松得很。”



    陈石牛笑道;“还有这周遭的田地,你别看全是这些农夫在努力耕作,其实九成九这些田地都不是他们自己的。”



    “那是....?”魏合顺势问。



    “内城的老爷们的。”陈石牛回了句,表情有些说不出的羡慕。



    “内城啊,那可是个好地方,各种享受各种美酒好烟,什么都有。就是什么都要钱。”



    “现在我说啊,钱也不怎么好使了。”一旁的一个镖师凑过来摇头道,“去年一两银子还能买坛羊骨酒,现在一两只能买半坛。”



    “可不是,这钱是一年不如一年了。”另一镖师额跟着感叹。



    “所以现在东家都把部分工钱换成米肉,免得大家伙抱怨不是?”陈石牛笑道。



    “东家仁义。”



    “不错不错,东家确实厚道。”



    顿时周遭一片恭维长风镖局的声响。



    魏合默默听着,不再说话,只是做个旁观者。同时也全身上下随时都保持一份警惕,观察周遭情况。



    为了应付这次护镖,他在前胸后背都插了一块硬木板,就是为了防备远程箭矢飞石之类。



    只要不是打在头部要害,其余地方有木板缓冲,他就能有不小的降低受伤率。



    镖局队伍一路前行,因为是短途,只要一天就能来回,距离前后不过是十里路。



    刚好到城池防卫界限处。



    魏合一路警惕,却也没有用武之地。城外一切都很平和。



    官道上不时可见一队队外出踏青的富家子弟。



    还有偶尔率兵路过的城池巡逻兵。



    前者还好,和城内看到的没什么区别。但后面看到的巡逻兵,却让魏合有些沉默。



    这些巡逻兵,一个个儿面黄肌瘦,行走有气无力,手里有的拿着兵器,有的直接就是空手。



    身上穿着黄色底衫,外面套了一件很是破旧简陋的灰皮甲,还只能护住前胸后背,其余就没了。



    甚至魏合还看到这些巡逻兵穿的鞋,有的居然是露脚趾的破布鞋!



    只有带队的小队头目,稍微穿得像样些,但也极其有限。



    也就是兵器完整点,身上皮甲新一点,脚上换了一双黑布靴,仅此而已。



    就靠这样的兵士,魏合根本没法相信,飞业城的安全能够依靠他们维护。



    队伍不断往前移动,中间护送的拖车不时发出碾过地面石块的震动声。



    渐渐的,天色快到下午时,镖局队伍终于到了目的地。



    按照规矩,是要在地方上休息一小会儿,补给一下再回。



    魏合也趁着这个空隙时间,和陈石牛打了个招呼,一个人前往明德寺去了。



    既然这城外十里内都算安全,那么父母是怎么在明德寺失踪的?



    既然来了这里,魏合便打算迅速调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