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3 明德 上

    明德寺位于飞业城南面,地处山林中,背后是一望无际的树海群山。



    周围只有一条山道,蜿蜒延伸到其大门。



    此时夕阳西下,红光遍地。



    寺庙门前稀稀疏疏的几个香客正往外离开。



    已经是下午时分,少有人在这个时间前来烧香。



    因为野外的黑夜远比白昼来得危险。



    此时明德寺山门口,正站着一名身材高壮的半大青年。



    青年一身深绿麻衣,头上戴了一大斗笠,腰上配着一把粗糙短刀,脚步轻快的走近山门。



    青年面容平凡,眼神却明亮,一看便知不是营养不良的普通人家出身。



    但谁能想到,几个月前,此人还是又瘦又小,力气弱小不堪的豆芽菜身板。



    青年正是趁空隙离开队伍的魏合。



    他一路狂奔,废了不少力气,才在短时间内赶到明德寺。



    沿着灰色石阶一步步往上,魏合很快来到一处黄瓦红墙的宽大寺庙前。



    寺庙正门的牌匾上,用黑底红字写着:明德寺,三个大字。



    两个小沙弥正拿着扫帚在门外清扫落叶,将落叶扫成一堆。



    魏合站在门外,往里望去,寺庙进门,是一个硕大院子,里面有一个两人环抱宽的黑色香炉,正缓缓燃着一大把香头。



    香头余烟寥寥,似乎快要烧完了。



    这时又有两名香客结伴到来,跨过寺庙门走进院子。



    然后朝着香炉鞠躬,行了一礼,再进侧面侧殿。



    魏合没有跟着进门,而是朝左转悠起来,绕着寺庙围墙往山林里走。



    那两个小沙弥一边扫地,一边小声说着什么,压根没注意他动作。



    魏合足足围着明德寺转了一大圈,发现这寺庙修缮相当新,很多地方都是近期才完工的样子。



    而且沙弥身上的僧袍也做工不差。显然不差钱。



    重新回到寺庙正门,魏合正要进去。



    却刚好看到大门口,从里面走出一小队兵卒。



    这些兵卒一个个腰粗膀阔,体型高大,身上穿着黑色制式皮甲,腰上配着带鞘宽背刀,走起路来动作迅捷,训练有素。



    足足六个兵卒鱼贯而出,将中间一对女子护在其中。



    两名女子中,一个翠裙红鞋,绑着少女包子发髻,亦步亦趋的跟着另一女子。明显是丫鬟之类角色。



    另一女子,戴着白色面纱,黑发披肩,发丝中隐约有银色发饰若隐若现。



    此女就算带着面纱,双目中透露出的气质温和有礼,也让魏合不由自主的多看了几眼。



    远远望去,兵卒之中的那核心女子一身白裙,纤尘不染,一看就知道家里专门有人时常为其洗衣。



    否则没人能时时刻刻保持这种干净程度的衣物。



    魏合心中感叹,这古代人没有洗衣机,还能保持这种程度的洁净,必定出身不凡。



    而且那些兵卒....



    他将注意力转到护卫女子的六个兵卒身上。



    这些兵卒身上的皮甲都刻着一个洪字。字迹不大,但异常清晰深刻。



    很快,女子在一行兵卒的护送下,沿着石阶下了山,渐渐远去,消失在密林中。



    “啧啧啧....这洪家堡的私兵一看就不同常人,果真不凡。”一香客忍不住低声赞叹。



    “每日好米好肉供着,听说洪家堡还内部有传授私兵外功锤炼。这等条件那就是个废物也能堆成精锐。”另一人抚须叹道。



    “那不就是用钱活生生堆出来的精兵?现如今守军瘦弱不堪,他洪家堡还暗自蓄养如此强壮私兵,这所图...”



    能这个时间还在外面活动的香客,多不是普通百姓,此时闲聊起来,多各有见闻见解。



    一眼便看出了洪家堡的不对。



    魏合一言不发,洪家堡如何,和他无关,他来此只为寻找父母失踪下落。



    走进寺门,进了院子,他很快找到一个路过的白眉和尚。



    “这位大师。”



    被他拉住那和尚上下打量了他一遍。



    “施主有礼。”



    “我想请问一下,半年前,贵寺是否曾请过一些石雕匠人,来寺庙雕刻佛像?”魏合沉声问。



    “半年前?”老和尚想了想,“确有此事。不过.....”



    .........



    .........



    .........



    此时明德寺山脚下。



    一名戴着草帽的高壮男子,缓缓来到上山的石阶前。



    他从怀里取出一个暗绿色竹筒,轻轻摇了摇,在耳朵边靠拢,仔细倾听。



    竹筒内隐隐传出有翅膀振动声响,那振动声三长两短,极有规律。



    男子扭了下竹筒盖子,那盖子上有着一个透气的黑洞。



    他凑近黑洞闻了闻。



    “有香气,这里还有个漏掉的。”



    他这些时日连续追踪黑字虫,将所有最后和黑字虫接触过的活人,全部暗中灭口。



    靠的就是这竹筒里的闻香虫。



    这闻香虫和黑字虫乃是天生死敌,专门以黑字虫为食,一旦发现黑字虫,乃至黑字虫接触过的人群,就会自然散发香气。



    那香气如檀香般润人心脾,难以忘怀。而越是靠近目标,闻香虫散发的香气就越是浓郁。



    而黑字虫更是难缠。一旦接触人后,若是留下干痕,数月气息才散。



    男子已经靠着这个方法,杀掉了和黑字虫接触过的其中三人。并将尸体伪装成被猛兽袭击而死。



    以他的武功,要做到这点并不难。



    男子放松自然的迈步,朝着石阶上走去。神态悠然,仿佛和其余前来拜佛的香客没什么不同。



    他有这个底气,也有这个自信。



    当初那赵德利是个混混,还是被波及殃及池鱼而死,他能接触的阶层,无非都是些寻常普通人。



    就算稍强一点的,也不过就是强壮一点的帮派低级成员。



    他就是被派来清扫此地附近的下手,是灭口这些人的人。



    这类人对于他而言,也就是强壮一点的蝼蚁,轻易就能收割。



    实际上,整个飞业城,能够让他忌惮的,无非就是那些老一辈武师,或者内城的大家族高手,其余的,就算是那些杂草一样的小帮派,也不值一提。



    魏合正拉着老和尚问东问西,不断追问半年前的石匠失踪一事。



    “当时石匠根本没到寺庙里,只在半途中便没了踪影。施主询问这个,实在是老僧也不知如何回答。”老和尚为难道。



    “后来难道一个幸存者也没有么?”魏合皱眉。



    “没发现,所有石匠都在半途就消失,为此本寺的佛像最后还是请的外城高价石匠代为完成。”老和尚摇头。



    魏合反复询问了半响,什么线索也没,只是知道石匠都是还没到明德寺,就半路失踪了。



    可是从明德寺道飞业城,中间只有不到十里路,还时常都有路人通行。这么多石匠,总不可能说不见就不见,甚至一点点痕迹也找不到。



    最有可能的结果就是,有痕迹,但当时找到痕迹的人不愿意公布。



    魏合心中无奈。放过老和尚。



    他在寺庙里走了一遍,有两个大殿被拦住不让进,其余都自由通行。



    天色渐渐暗下来,香客越来越少,大多都下山去了。



    魏合又问了几个和尚,依旧没消息,只能无奈出了寺庙,朝山下走去。



    夕阳已经彻底沉入天边。



    寺庙的下山台阶上,两侧寒意逼人,原本透彻的树林渐渐变成了幽暗深邃的黑幕。



    魏合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后隐隐有人影悄然无声的慢慢跟上。



    他微微感觉有些发冷,便加快速度往山下赶去。



    忽然,一只黑色的小虫悄然从他衣角缝隙里钻出,然后振翅飞远。



    后方的男子微微一顿,眉头皱起。



    “香气淡了....”他拿起竹筒轻轻摇晃了下,发现确实是香气淡了。



    “看来不是前面那人。”他心头闪过一个判断。目光从前面魏合后背移开。



    男子转身朝着黑字虫飞走的方向看去。



    “嗯?”



    “不对,此地前后就我和前面那人,不是他,那么又是谁?难不成是声东击西?”



    男子心头提起,视线再度落在魏合背上。



    他心里已经有所怀疑。于是加快脚步,靠近魏合。



    “这位兄台留步。”



    他装作香客大声出言。



    噗!



    忽地一捧白灰迎面撒来。



    男子心头一紧,猝不及防下,紧闭双目,差点就被迷眼。



    不过他身为练武之人,反应极快,不等白灰进眼,便迅速双臂连扫,打出疾风吹开白灰。



    他心头已经知道,对方很可能察觉他的身份,当下狠从心头起,右腿腾起,狠狠化为鞭子抽向魏合。



    却不料右腿当先碰到一把刀刃,男子表情一变,迅速变招,右腿下压,试图踩踏魏合脚背。



    同时另一条腿也腾空而起,旋转侧蹬向魏合胸膛。



    这便是他所专精的夺命连环腿。



    此腿法能在出招之间连环变招,变幻莫测,虚虚实实不断交替,让人难以抵挡。



    男子连环出脚,迅捷又蹬又踢十多下。



    等到睁眼一看,眼前哪里还有人,刚刚那人早就不知道跑了多久了。



    “可恨!居然这么阴险....”



    他也就是闭眼的这么一点时间,对方就跑得眨眼不见。这人怕不是是兔子精变的?



    男子恨恨的迅速往下,顺着台阶全力急追。



    不多时便消失在下山的石道尽头。



    就在此时,石道右侧的一簇灌木中迅速钻出一个人。赫然是刚刚躲起来的魏合。



    他看了眼男子离开的方向,起身松了口气。



    “倒是有些小聪明。”一个声音突然在魏合身后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