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4 明德 下

    魏合猛地一惊,条件反射般一刀往后砍去。



    刀刃落空,噗的一下扎进树干,被卡住动弹不得。



    魏合果断撒手,回山拳一个摆拳打向身后男子太阳穴。



    “拳法一般,练的人更一般。”男子面露冷笑,右腿在地上轻轻一点,宛如毒蛇般闪电往前一刺。



    他动弹起来,全身气血涌动,呼吸,心跳,肺息,都比魏合响很多。



    很明显此人的气血境界还在魏合之上。



    他这一脚刺来,悄无声息,阴损的直指魏合下身要害。



    两人交手下,他后发制人反而速度更快,力道更猛。



    一旦踢中,结果必定是断子绝孙。



    噗!



    只是一个瞬间,魏合打出的拳头却一下张开,里面一捧白灰当头迎面撒了男子一脸。



    他没料到魏合这么阴险,双眼这次是真的被撒了个正着。眼睛火辣辣的疼。



    但此人心性坚定,右腿却丝毫不停,继续往前刺去。



    一副要和魏合两败俱伤的意思。



    只是他眼睛被迷,无法跟着变招,这一刺终究被魏合往后后仰,险险避开。差点断子绝孙。



    “你个卑鄙小人!!有种和我一对一单挑!”男子不由得忍不住破口大骂。



    右腿各种扫荡连环踢,四处踢在周围树木上。发出嘭嘭闷响。



    魏合后退数步,从腰包里取出剩下的全部石灰粉,远远的朝着男子脑袋狠狠撒过去。



    但就是这一下,他扔东西时发出声响,被对方一个逼近扫腿。



    唰。



    腿影抽向他右臂。背后是一颗一人环抱大树,退无可退。



    魏合沉心静气,鼓起气血,右臂一缩,一记回山拳笔直迎上去。



    嘭。



    拳腿相击。



    魏合侧翻出去,在地上滚了五六圈,迅速爬起身捂着手。



    他感觉拳头和对方对击的位置微微发胀发疼,骨头没事,但皮肉应该是挫伤了。



    男子却丝毫没什么反应,依旧循着声音朝他追过来。



    又是一顿战斧般乱扫。



    魏合运起回山拳,沉下心来,放轻声响,往后退避。



    不时他也会被男子追上,两人对上两下,男子全力爆发了不少时间,加上眼睛受损,此时根本发挥不了多少实力。



    一身力道只能用出六七成。



    而魏合谨慎小心,加上凭借对方看不见,不时用手里的砍刀去当拳头和其对击。让其受伤。



    如此反复十数次后,男子终于开始力竭,呼吸越发急促,心跳加速,汗水大量从身上渗出,浸湿衣物。



    魏合这才反过来步步紧逼,逼迫对方不得不继续维持之前的攻势。



    一旦有缓和下来,他便断然上前以回山拳攻击。



    回山拳对招拆招没什么优势,但在爆发力上,还是有些特色。



    这门拳法轻易不出拳,出拳一旦爆发一套,必定会消耗不少气力。所以他都是打一次,休息一会儿。



    如此吊着对方,魏合相当谨慎的保持在一个不远不近的距离。



    他深知自己也就是占个先下手为强的优势,对方对他没有心理防备,所以才能如此得手。



    但同样的招数,再用第二次就不会有效了。



    所以.....



    他眼里狠色一闪,带着男子一路朝林子深处远去。



    不知不觉,两人来到一处斜坡处,男子此时已经气喘如牛,浑身大汗淋漓。



    他也知道不妙,再这样下去结果必定是他死。于是也萌生退意。



    毕竟此时他一身体力消耗九成,心脏如鼓,几乎快要炸开。再加上双眼被迷,一阵火辣辣的剧痛,他甚至怀疑自己眼睛是不是彻底废掉了。



    种种担心忧虑之下,男子悄悄放轻了力道,就要往后撤离。



    就在这时,魏合一个前扑,回山拳中一个直拳直击对方胸膛。



    嘭。



    男子听到声响,右腿一个上踢,正中拳头。



    若是平时状态,他这一脚足够将面前这个气血才入门的小子踢断手臂。



    但此时此刻,他浑身体力衰弱到极点,只能勉强荡开拳头。



    “你到底是谁!?为何要偷袭于我!?”他大声质问。



    魏合一声不吭,回山拳一顿猛攻。



    这种时候正是他磨练实战的时候,这男人此时虽然体力衰退,但实战经验确实丰富。



    明明处于极度劣势,还能不断从魏合招数的破绽空当求得一丝生机。



    有时候魏合出招用力过猛,露出空当。



    有时候是出招太晚,没能衔接前面的连打。



    还有时候准头不够精准,打到空处。



    借着这个瞎眼男人,魏合仔细体会回山拳里的攻防体系,这是千载难逢的锻炼好机会。



    只是这样的时间没法延长。



    又过了数十息后,男子终于支撑不住,被一拳打中胸膛,退后数步,坐倒在地,一口气提不上来。



    他眼冒金星,胸膛发蒙,耳朵里什么也听不到,只觉得全身血管都要滚烫快炸开。



    “啊!!”他憋屈的大吼起来,一身腿功,苦练多年,到头来却栽在一个才入门气血的毛头小子手上!



    嘭。



    后方一块大石当头砸下,声音戛然而止。



    一切安静了。



    魏合面无表情,连续狠砸十几下,确定人没气了,才把石头扔到一边。



    “太危险了...随便来逛个寺庙也能遇到劫道的。而且一个劫道的居然就有这么厉害....城外,果然名不虚传。”



    他由衷感慨。



    再看看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他摸了摸干瘪下去的生石灰袋子,积攒了这么久的底牌,一口气用了个干净。



    之后又得重新去买点了。



    对于尸体,魏合之前经历过一次后,现在也适应了不少。



    所以,对于眼前这个腿法相当了得的家伙,他决定,搜尸。



    魏合心头一定,动作迅速,蹲到尸体边上,用镖局发的刀子挑开衣服,挑出一个钱袋,一个香囊,一个竹筒,还有一封信。



    他把这些东西,用衣服外套脱下来包住,隔着布提起来,然后迅速离开案发现场。



    在山林里找到一处溪流,他直接将衣服包裹丢进溪流里,浸泡抖动一小会儿,才又提出来。



    这样一来,里面有什么迷香毒药之类的,都会被溪水一顿乱冲,稀释干净。



    但就是这样,魏合也还是只拿了钱袋,其余的都被他用刀尖挑开,散了一地。



    香囊里全是细碎的各种香料和花瓣。



    竹筒里是一只被泡得奄奄一息的白色飞虫,有食指那么长,背生四翼,看上去有些吓人。



    最后信封大半都被水泡开了,唯一封蜡的地方还连接着整个信件。



    魏合用刀尖小心挑开,将淡黄信纸铺开,放在一块大一点的鹅卵石上,借着残留的一点点天光仔细阅读。



    这是一封关于闻香虫的使用方法说明,简单说就是一封说明书一样的信件。



    信件上提到了闻香虫是专门用来追踪黑字虫。



    而黑字虫是一种极其特殊的昆虫,它在受刺激时,能在爬过的地方留下一道半透明的黏液。



    黏液风干后,会缓慢释放一种只有同类才能闻到的气息,这种气息持久异常,能持续数月不散。



    信上提到,可以用这一特性,来追踪带着黑字虫的妖女。



    “妖女?”魏合眯起眼,心中有所猜测。



    他拿起竹筒,在自己身上靠近了一些,按照信上的说明,轻轻把鼻子凑到竹筒上边的洞前面闻。



    如果自己身上有黑字虫留下的痕迹,那么闻香虫也会散发香气。



    如果没有,自然也不会有香气。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竹筒里居然真的散发出淡淡香气。



    他原本只是尝试一下,看看用法,没想到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沾染上了黑字虫的痕迹。



    他面色沉下来,很可能,这是自己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这个妖**了。



    估计是被对方当成了分散追兵注意力的道具。



    ‘不管你是谁,这梁子结下来了,先记着。’他心头暗暗记下。



    任谁被突然袭击,差点被打死,心里都会狠狠记上一笔。



    “该走了。”魏合起身一脚将地上的东西揣进小溪,带着从钱袋里摸出来的一堆碎银,迅速朝山下赶去。



    他心中一片阴沉。



    自己身上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下了黑字虫的痕迹气息,自己却一无所知。



    信上提到的妖女是谁?



    什么身份,为什么要被追杀,自己是什么时候被下套的?



    魏合心里一肚子疑惑。



    走到一半,他忽地信件上提到的方法,黑字虫是群居虫类,一般单个虫子不会距离母体太远。



    “也就是说,那带着虫子的妖女,很可能还在附近?”魏合心头一震。



    就刚刚那个腿法男子的实力来看,这群追踪她的人,实力不俗。



    起码,若他不是先迷了对方眼睛,这一战他必定赢不了。



    “从信里的语气来看,黑字虫是那妖女所养,他们追踪那妖女,必然是有目的。



    而连接触黑字虫后的其余人都要灭口,这明显是不想让人知道那妖女的行踪。尽量延长消息走漏的时间。”



    魏合越是分析越是心惊。



    “也就是说,这群人一定有两批,一批是主力追踪妖女,一批是分散四处灭口。



    而追踪的那批实力绝对胜过灭口的部分。”



    他心中已经肯定了这个猜测。



    信上的内容虽然不多,但也足够他判断关键要素。



    “现在我杀了一个他们的成员,不管是什么原因,他们必定会派人来调查情况。”



    魏合仔细回想自己之前的处理,忽然担心尸体被人看出死伤的痕迹。



    他果断停下脚步,想要回头去处理尸体。



    但一声悠远的狼嚎,从后面远远飘来,顿时打消了他的念头。



    很显然刚刚的血腥拼斗,惹来了不少闻到血味的野兽。



    此时那具尸体还在不在,也是个疑惑。



    魏合压下心头的躁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