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5 实战 上

    “不管如何,先回去再说,那背后的神秘势力,现在估计还在集中精力追踪那妖女,无暇顾及其他。”



    魏合想了想,咬牙还是重新转身。



    在山林里,他借着月光,很快回到原处,看到一群野狼正围着那具尸体大快朵颐。



    远远的只能看到尸体已经被大卸八块,正被饥饿的狼群不断啃食。



    这群野狼一个个身子足有一人多长,眼露绿光,通体漆黑长毛,外相相当吓人。



    魏合一直观看着,直到尸体残残骸被狼群叼走,地上的血迹被一群鼹鼠一样的动物扑上去狂舔。



    他才重新悄悄转身,朝着山下赶去。



    回到镖局队伍时,一群人倒是才开始集合,准备快步返回。



    这天黑下来,虽然危险多了些,但身上没了货物,一行人也快上许多。



    而且没了货物,被劫的概率也低了许多,一行镖师们都神态轻松不少。



    魏合假装出去周围转了转,虽然行踪不明,但没几个人会去关注他。



    那个和他一起的老镖师,倒是有些注意,但却故意装作不知。



    这年头,大家都是只管自己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有时候管太多,就是给自己添麻烦。



    队伍又待了一阵,才慢慢悠悠举着火把往回赶。



    只是让魏合有些奇怪的是,一般很少有队伍会晚上赶路,而且飞业城晚上难道也不关城门?这也是奇怪之处。



    镖局队伍一路往回,大家有说有笑,似乎之前运送的镖货相当麻烦。现在卸掉后,顿时轻松许多。



    一路有惊无险,回到飞业城下。



    城门确实关了,黑漆漆的只能看到城墙上有火把走来走去。



    但很快,队伍里有人高声喊了几句话。



    城门缓缓开了一条缝,让队伍慢慢进去。



    魏合压下心头的诧异,一言不发,直到进了城门,才松了口气。



    “怎么?是不是感觉很奇怪?”同行的陈石牛笑着道。临到解散,他也不遮遮掩掩,直白问道。



    “是有点。”魏合点头。不是说晚上野兽横行,很是危险么?



    “有个说法是晚上野兽众多,容易遭袭击,所以得白天赶路。这说法是不错,不过你得看地方。”陈石牛笑道。



    “我们这趟镖,过往都是城池边上,很少劫匪,野兽更是距离更远。所以这次活其实非常轻松。”



    那既然如此,为什么有人在这么短的距离,还要花钱请镖?自己送过去不是一样?



    魏合心中这个疑惑,终究没有说出口。



    不管这趟镖如何怪异,反正他最后是领钱走人。



    很快,带队的总镖头发话,各人明天白天,去总镖局领这趟的工钱。



    然后各自散伙。



    魏合一点也不敢耽搁,赶紧回家。



    上次夜晚里,遇到的那些香取教的人,他到现在都还记忆犹新。



    回到家,迅速洗漱了把,躺下合衣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



    一觉睡到天明,他才起身,没去回山拳那边,而是先一大早就去镖局,领了自己的那一部分薪水。



    然后放回家藏好,这才换了身衣服去往回山拳院子。



    嘭。



    魏合格开程少久的拳头,头一低,右手一个摆拳回过去。



    拳头同样被轻易格开。



    两人你来我往,双拳时而停顿,时而骤然出击。



    在气血的推动下,两人的动作都比一般人快上太多。



    不多时,魏合支撑不住,被一个摆拳轻轻砸开,踉跄退后两步,差点摔倒。



    “好了,今天怎么这么兴奋,拳头比平时有力许多。”程少久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问。



    今天的魏合,拳头比平日应付起来要刁钻许多,很多时候出拳收拳都果断凌厉不少。



    要不是他在小会上习练过几次,还真不一定能跟上魏合的反应。



    很多时候,他以为魏合会出回山拳第三招,但魏合突然一跳,一个第五招用出来。



    这种无节奏感,让程少久相当难受。



    魏合退后一步,也抹了把汗水。



    他回想自己之前,和那个追踪黑字虫的家伙动手时,对方明明双眼被迷,力气快要枯竭,还能连续撑那么久。



    “三师兄,这实战的时候,到底该怎么应付?万一遇到力气比自己大很多的对手,怎么解?”



    他忽然出声问。



    “呵呵....这个,一会儿你到我那边练武场,我给你细说。”程少久微微一楞,似乎没想到他要问这个问题。



    不过之前魏合的一系列举动,让他明白这个师弟是到该到的阶段了。



    每一个练武的人,到了招数纯熟后,都会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对战时,该怎么打?



    “虽然郑师讲解过,我们遇到各种对手,各种环境,各种情况,该怎么应付,这些都有固定的回山拳套路。



    但有些东西,还是不是光说说就足够。一会儿放了,我给你细说。”程少久神秘兮兮道。



    魏合微微恍然,在这院子里,不少师兄弟都有自己的秘密。



    这种秘密,或者说是一种私人小技巧,一般是自己长年累月琢磨出来的经验和锻炼技巧。



    但很少有人会选择传授给人。



    如果三师兄是打算传他这个,或许....



    魏合心头微动,也转而开始喝水,休息,然后换人对练。



    他不再提这个请教一事。



    程少久也装作若无其事,自顾自的去和其他更强的师兄师姐对练。



    大师兄赵宏正好也在,他便过去找赵宏搭手。



    一整天下来,魏合习练时,都脑子里不断回荡,之前和那个追踪者的交手。



    他很清楚,自己和对方虽然气血相差不少,但没道理到后面,追踪者都气血两虚,还双眼看不见。



    他还是没法迅速拿下。



    还是靠偷袭,才赢。



    正午,吃完饭,休息了一会儿,他一个人睡不着,也站在木桩前,琢磨这件事。



    直到下午,彻底解散了,程少久带着他,继续乘着马车,来到程府。



    两人脱掉外套,站在练武场上对峙,周围没有其他人了。



    程少久才笑着开口。



    “我看你一整天都神情恍惚,是一直都在琢磨这事?”



    “是。”魏合点头,这没什么好隐瞒的。“实不相瞒我之前为了熟悉镖局的情况,去长风镖局接了个活,等到目的地时,我在外一个人随意转悠时,遇到了劫匪,然后感觉实战方面,我缺少太多。”



    “这个自然,光老师教,肯定教不出好手。”程少久双脚轻轻来回跺了跺,活动身体。



    “我这段时间,在小会上倒是领悟一个关键。”他笑着道。



    “什么关键?”魏合脱口而出,但随即感觉不合适,既然是小会的经验,私下传授于他,并不合适。



    似乎是看出他的意思,程少久摇头:“不用担心,这点是我自己悟出来的,不需要其他人的同意。”



    他晃晃悠悠,就在周围转圈,一时间慢慢悠悠不再开口,似乎在活动身体。



    魏合等着他解答,可看到此人转来转去,脸上似笑非笑,就是不开口。



    就知道这家伙不愧是郑老的弟子,把郑老喜欢吊胃口的毛病学得是一点也不歪。



    当下,他也不急了,沉默站在原地,就是不追问。



    他在郑老那里学了这么久,早就知道,那老头最大的毛病,就是悠哉悠哉的等着别人追问。



    最喜欢的就是看着人急得要死的样子,自己就是不说话。



    别人越是急,他就越开心。



    这恶趣味是相当恶劣了。



    果然,等了一小会儿,程少久左看右看,转了好几圈,就是没等到魏合开口追问。



    他自己功力终归不是郑老,还是忍不住了。



    “唉,既然你这么想听,我就仔细给你说说。”他长叹一声,假装很自然的接上之前的话。



    “谢师兄解惑。”魏合马上跟上,抱拳行礼。



    程少久被堵了一下,顿觉不爽,不过也不皮了,直言道:“这实战,首重目力。”



    “目力?”



    “不错,就是观察,先看。”



    程少久点明道:“看对手,判断对手,划分他是什么类型?”



    “先大概看清对方的类型,是擅长拳头,还是腿脚,还是武器,如果是武器,又是什么样的武器?



    你要明白,擅长武器之人,比一般人危险很多。你我拳头再硬,遇到锋利武器,硬抗之下也会吃亏。所以必须预判。”



    “但我说的预判,并不只是这点。这点你实战多了,自然都会明白。我想说的关键,在于震慑。”



    程少久说到这里,神色一肃。



    “我从父兄那里听过,真正高手在交手时,极其注意气机。”



    “气机?”魏合感觉有点虚。



    “不错,说起来很玄,但其实说穿了,气机就是气势和机会。”程少久笑了笑,“你试想一下,如果我身后站着几十个随时用弩箭瞄准你的家丁,你若是和我动手。你敢出全力么?”



    魏合顿时有些明白了。



    “这就是气机?”



    “不错,这就是气势,气势这东西,我也不是很明白,不过当时父兄给我举例时,就是这般举的。我原话复述给你。”程少久继续道。



    “目力越强,你能看到对手的细节就越多,对实战的把握就越大,就越难出错。



    而气机这个东西,大概就是想尽办法让你的对手尽不了全力,无法发挥全部实力。然后想尽办法发挥自己的最强。以强击弱,当胜!”



    “以强击弱....”魏合双眼一亮,顿时似乎抓住了什么。



    他一直以来不就是这么在做?



    所以他胜了。



    之前杀陈彪也是,在明德寺杀那追踪者也是。



    明明那追踪者实力比他强,若是面对面,他必死。



    但对方最后还是死在他手上,这就是他先用暗算,削弱了对方实力。



    原来,胜者,就是要不择手段,无所不用其极的削弱对手,增强自我。



    魏合心中恍然明悟。



    他感激的对程少久躬身长揖。



    “谢师兄指点!”



    “你明白了?”程少久笑道。他明显不知道自己这个师弟的领悟点在哪。



    “明白了。”魏合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