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6 实战 下

    接着,程少久便当场和他交手,两人都开始体会,如何在各种情况下,增强获胜几率。



    在自身气力和速度,比敌人相差不多的情况下,最快的方法,就是出其不意。



    用一些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方式,突然出手攻击对方。



    这就是所谓的密手。



    两人研究了下,在不依靠任何外物的情形,最好的办法,就是打乱招数,虚实相间。



    虚虚实实,实实虚虚,力道的运用,可以让人摸不清自己的进攻中心。



    如此,魏合顿时感觉开启了真正实战的大门。



    在他心中,实战不再是只有出招,拆招,然后谁先撑不住谁输,这个套路。



    而是出其不意,偷袭,偷袭,再偷袭!



    两人都放开思路,不再有所隐藏,交流实战中最好的应对方法。



    程少久气血更强,已经到了石皮层次,且家中长辈时常耳提面命,眼界和经验都比气血境界还强。



    交流起来,很大的弥补了魏合在细节上的缺漏和不完善。



    而魏合现代人的思维和逻辑思考方式,也给了程少久不少的新奇思路,和奇妙想法。



    两人可谓是互帮互助,相互成就。



    一直到天快黑,魏合才依依不舍回去。



    第二天,两人依旧继续交流。



    第三天,第四天。



    随着一天天的时间过去,两人在实战上的经验和想法越来越强。



    在对练时,和其余师兄弟搭手,表现的效果也越发明显。



    最直接的体现,就是两人在实战中的排名,都慢慢在上升。



    魏合还好,因为牛皮层次的弟子足足十多个,还有个萧然天才在,表现出来并不显眼。



    但石皮层次的程少久,则不同以往,表现抢眼起来,好几次和大师兄赵宏交手时,同为石皮境界,他居然都差点险胜几招。



    虽然都是依靠的一些怪招奇招,但也出了不小的风头。



    也因此,程少久在院子里的地位,隐隐又上了一步。更得大家的重视。



    而和程少久一直走得很近的魏合,也因此水涨船高,连带着受到不少人的微微羡慕。



    时间一晃,便又是一个月过去。



    魏合没日没夜的苦练,思考,慢慢形成自己独有的一套出手风格。



    虽然不敢说在实战中,能占据优势,但绝对不会像之前那样,面对比自己弱的状态差的,还无法发挥实力。



    另外,和程少久交流时,魏合还有另外一个念头,却是没说出口。



    也不好说出口。



    那便是.....



    红石町,李家铁匠铺。



    天刚蒙蒙亮,李申背着新买的一筐生铁石,拉开铺子大门。



    刚进去没多久,才把背上的筐子放下来,他便听到身后有脚步声靠近。



    有人进了铺子。



    “墙上架子上都是打好的,有什么要的自己看自己挑。”他起身转过来道。



    大清早进门的,是个身材高壮的年轻人,一身短打贴身,露出结结实匀称的上身肌肉。



    这人上身线条发达,双腿敦实,扎根一样扎地。肌肉线条不算明显。



    一看就是专练上半身的家伙。



    李申也不在意,他这个铁匠铺在这红石町也算是经营多年,这种客人见得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客人要什么自己看?”他手指向墙边的各种架子。



    一排排的架子上,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家用农具。



    锄头,菜刀,铁杵,锥子,倒是应有尽有。



    来人是个年纪不过二十的后生,面容冷淡,说不上俊,但也不丑,正是才从家里出门,直奔这里的魏合。



    “老板,我想打个东西。一个小东西。”



    “打东西?什么东西,先说好,违禁的我可不弄。”李申提前申明。



    “不算违禁,就是个小把手。”魏合拿出自己先就画好的草图,递给李申。



    李申接过来,展开一看。



    上边用炭笔画了个t型的把手,只是把手的末端,很尖锐。



    “这东西....多大你要?”



    “小孩巴掌大。”魏合给他大概比了下大小。



    “巴掌大?那成,自己提供原料?还是我这里的现成。”



    “用现成的。”



    “三百两。一个月。”



    “....好。”



    魏合走出铁匠铺时,感觉钱包被掏空。



    他没想到这银子这么不耐花,就打一个这么小的东西,居然就要这么贵。



    不过这东西,是他想了很久一直想要的,这趟拿出之前走镖的钱,打出一个,也能作为杀手锏。



    其实他原先想的是手套,但那种东西,达不到暗算的效果。而且能当杀手锏必须要很高强度,价钱绝对很贵。



    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



    清晨时分,红石町的街面上已经有不少店铺开始开门。



    一些挑着担子卖菜的农户,也有不少在铺开地摊。



    有穿着捕快服的官差,在街上大摇大摆走过。



    也有一些帮派成员带着统一的标记招摇过市,四处征召保护费。



    魏合对比这里和自己住的地方,两边繁华程度简直不像是一个城。



    回到回山拳所在的石桥町。这里靠近内城区,同样热闹,但却没有红石町那般繁荣。



    这里店铺少,宅院多,且都安静冷清,比起红石町,就像是上辈子的商业区和老住宅区的区别。



    上午练完,该回去休息,魏合却是被突然过来的二姐叫住。



    “小河,你有空没?我想和你商量个事。”



    二姐魏莹如今靠着回山拳郑老的照拂,一日三餐都跟着院子里的大家一起,气色好了很多。



    再加上她住在隔壁屋子,安全感大增,心里安定,比起以前皮肤也好了不少。



    站在院子口,她就是一身简朴的灰白素衣,也掩盖不住起伏有致的线条。



    “什么事,姐?”魏合把擦汗的毛巾挂回架子,走过去问。



    魏莹左右看了看,拉着魏合走到墙边,确定没人,才小声道。



    “我之前趁着晚上休息的时候,自己接了些针线活,攒了点钱。”



    她悄悄把一个小纸包,塞给魏合。



    “你拿去用,我这里吃住都靠着郑老,也没地方用钱,你锻炼身体,吃喝用钱的地方多着,不要吝啬。只有吃下肚子里的,才是自己的。”



    魏合接过纸包,捏了捏,里面顶多二十两。



    但针线活本身就很便宜,一次顶多半两左右,还不是每天都能接到活。



    能攒这么多,也不知道是花了多少时间。



    “小河,大姐那边还是没有消息么?还有爸妈那边....”魏莹小声问,眼里还带着一丝希冀。



    “......”魏合摇头。他找了好几次黑水帮,但现在的黑水帮,新人换旧人,连听过他大姐魏春名字的人,都几乎找不到了。



    而明德寺那里,去了一趟,除了知道父母是半路失踪的,其余什么也不清楚。



    魏莹眼里的希望慢慢消失,她舒了口气,低下头。



    “不管他们还活没活着,现在就只剩我们两个。我们都要好好活着。”



    “嗯。”魏合点头,他没有把钱还回去,因为他知道二姐的性格,他如果不收这个钱,她是不会安心的。



    “你回头把之前的衣服,破了的都给我,我给你补补,还有我再给你做双鞋子。不要去外面买,我做的鞋子比外面的好,外面的鞋子?不牢,压不实,容易起层...”



    魏莹又唠唠叨叨的说了很久,都是些照顾人的话。



    魏合听着,只是偶尔应几声。



    说了好一会儿,外面传来更鼓声,时候不早了。



    魏莹才依依不舍的回到院子,朝里屋进去。



    她还得烧水给大家煮毛巾。



    走到屋子口时,她回头朝魏合看去,看到他站在院子口,依旧看着自己,顿时觉得心安了许多。



    于是她笑了笑,朝他挥挥手。然后摆摆手让他去忙自己的。



    回转身,魏莹走起路来,也似乎轻快了不少。



    这乱世里,干活时,若是知道外面还有亲人支着,自己便不是孤苦无依,心里便感觉踏实。



    她琢磨着,从今天开始,给弟弟攒钱买棉絮,做一床新被子。



    天气越来越冷,可不要生病才是。



    魏合站在门口,一直看着二姐进到最里面,开始传出忙活的声音,他才离开院子,回往住处。



    他还记得二姐以前最大的心愿,就是开个包子铺。



    或许自己可以赚钱给她满足这个心愿。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开个包子铺的钱,并不算多。



    毕竟城里大部分地方,房子越来越不值钱了....



    睡了一个时辰左右,下午时分,魏合重新回到回山拳这边。



    却是意外的看到不少师兄弟们都到了。所有人,新人老人围成一圈,中间是萧然和郑老。



    连郑老这个平日必定晚到的家伙,也居然早到不少。



    魏合心中诧异,才进门,便看到三师兄程少久朝他招手。



    他赶紧走过去,站在程少久身边,也跟着朝里看。



    “怎么回事?”他低声问。



    程少久脸上有种说不出的情绪,有复杂,有羡慕。还有些其他的东西。



    他嗫喏了下嘴唇,发出一个不怎么听清的声音。



    “萧然,突破了。”



    “!?”魏合心头一惊。



    “他不是几个月前才突破的?!”他忍不住低声道。



    “是啊。所以连郑老都被惊动了。”一旁的一个皮肤较白的师兄低声道,满脸羡慕。



    他叫李珏,据说出身还是书香满地,但后来家里遭了盗帮,也不知道是哪个盗帮,一家人死了七七八八,就剩他一个。



    后来带着剩下没来得及搬完的家当,他卖掉房子后,来这里学拳,一学就是五年。



    现在却还是牛皮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