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7 趟镖 上(感谢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赏)

    李珏身材很高,比魏合还高一截,在院子里算是最高的几人。



    但他身上肌肉却不怎么显现,远远看起来很显瘦,毫无威慑性。



    他是个很朴实的人,每天也是起早贪黑,拼命锻炼的几人之一,但进度就是不知道为何上不去。



    众人看着萧然站在正中,缓缓鼓起气血,双拳微微泛黑,比起其他人都要大一圈。拳头上反光晦暗泛灰。



    这就是石皮了。到了这个层次,气血比牛皮强出很多。起码有数倍之多。



    魏合曾经仔细对比过自己和石皮层次的程少久,之间的差距。



    无论从耐力,力量,爆发,还是速度,都差距甚远。



    “萧然,现在才不到十九岁吧?”周围不知道谁忽然说了句。



    顿时大家的气氛更沉默了。



    “好好好。不愧是这个院子里最杰出的一个!”郑老头捏着胡须大笑,心情明显很高兴。



    他站起身,叫上萧然进了内屋,明显有私话给他交代。



    大师兄赵宏则驱赶大家,让众人回到自己位置上,继续开练。



    魏合回到自己位置,扯开衣领看了眼自己胸口。



    那里的破境珠花纹,现在才二分之一。这还是他每天都支取程家的银吻黑蛇肉的结果。



    他总觉得,积攒速度比自己预期的要慢不少。



    ‘银吻黑蛇肉的营养肯定没变,变得应该是容器。我如今身体更强壮,气血更旺盛,下一关突破需要的总能量变大,也能理解。只是这么攒下去,又不知道要过去多久了。’



    魏合心中叹息,但有破境珠的他,比起其余人已经强了太多太多。



    所以破境珠虽然积攒很慢,但他很知足了。



    萧然突破,带来的冲击,不只是对院子里,还有对外面。



    连续后续的好些天,天天都有各个富商,富户,大家的管家,帮派,上门冲着萧然来。



    萧然统统拒绝了。



    这些人看拉人拉不到,也不放弃,换了个方式,成天拉着萧然去喝酒吃菜听曲儿。



    好几次都有马车停到回山拳院子门口,等萧然练完上车。



    不少师兄弟们见状,都羡慕万分。



    萧然一时间春风得意,平日里练功时,脸上都是带着笑意。



    回山拳所在的石桥町,本就那么点大圈子,萧然的事很快便传遍了周边街区。



    顿时间,原本就忙碌的萧然,更是应酬大增,平时几乎都看不到人影了。



    魏合见状,也不急迫,依旧按照自己的进度,一点点的每天练习和磨皮。



    在成为真正门徒后,他需要缴纳的学费少了大半,平时里偶尔去程家和程少久对练,身体素质和实战经验上,都缓慢在提升。



    虽然慢,但看得见。



    最关键是,破境珠也在不断积攒,进度一点点往前。



    这样看得到希望的日子,反而让魏合的心境越发平和。



    只是平静的日子不多。



    很快,魏合才从李家铁匠铺里,取回订做的尖刺把手,就接到程家那边的消息。



    有活来了,得叫他一起走一趟。



    魏合也觉得吃了程家这么久的免费公粮,每个月光领钱不干事,也该干点活了。



    否则他自己都过意不去。



    ........



    ........



    ........



    天刚蒙蒙亮。



    程家大院。



    绣着永和镖局的大旗,在旗杆上不断拉扯卷曲。



    旗下,二十来个镖师聚集在一起,全部都是一水的灰白长衣,灰色腰带,配着短刀。



    程少久和一个留小胡子的中年男子,一起站在一众镖师前面。



    那小胡子中年男子身高比程少久矮了一些,但双手五指粗大,却不像是病变症状,反倒是像练了什么特殊武功。



    身上也穿着和大家差不多的镖师衣服,不过在腰带颜色上,换成了黑色。



    他面容冷肃,清了清嗓子。



    “在下程凯,也是永和镖局三个大镖头之一,承蒙道上朋友们给面子,叫我一声程铁手。”



    他活动了下双掌,相互轻轻一碰,手掌之间居然发出木石相撞的声响。



    “在场的大伙,有不少是老人,也有不少是新人。所以依旧还是老规矩,一个老人带一个新人。



    我先说说我们永和镖局的规矩。”



    他咳嗽一声,噗的一下往左吐出一大口痰,用脚在地上踩了踩。



    “第一,路面上,新人一切跟从老人做。



    第二,新人要做到不急,不抢,不说,三不。”



    “第三,这趟路途较远,来回最少半个月,中间的路线都是早已订好,任何人在离开之前,都必须先交代好一切。



    中途不许信件来往,不许泄露消息,不许在不经允许时,与人随意交谈!”



    这位程凯大镖头,一看便是走镖多年,张口便是一连串的各种规矩。



    魏合此时也站在一群镖师中间,静静听着上边的规矩。



    他面色平静,一言不发,心里却是相当理解和认可走镖的这些规矩。



    也难怪平时福利这么好,这么一趟走镖就要半个月,路途越远,越危险。福利不好根本没人愿意上。



    魏合心头明了。



    很快,上边程凯讲完了,便开始分配带新人的老人。



    而他自己,则在程少久的带路下,亲自朝这边走过来。



    很快便走到魏合边上。



    “魏合小兄弟,你就由我亲自带。”程凯面露微笑,对魏合态度相当温和。



    “早就听少久说起你,平时经常在外走镖,也没什么机会见面,这次终于见到本人了。我是三师兄的小叔,按理你就叫我一声程叔如何?”



    魏合赶紧拱手。



    “程叔。这次还请多多照拂。”



    “没事,这走镖听起来事多,但其实走的多了,自然就习惯了。你跟我多看多听多学,以你的聪明程度,两三次应该就熟了。”程凯和气道。



    “多谢程叔。”魏合赶紧回应。



    程少久在一旁冲他使了个眼神。



    魏合心领神会。



    两人等程凯说了几句话,暂时离开后,便悄悄走到角落里。



    借着阴影,程少久从怀里取出一个小瓶子。



    黄瓷瓶上什么也没写,轻轻一晃,还有水声在里面传出。



    “这是你要的蛇毒牙泡水,给你弄了不少,要不是我家是搞蛇肉的,还真没地方弄这么多。”



    “谢了师兄!”魏合赶紧道谢。接过小瓷瓶,有了这东西,他才订做的尖刺把手就能派上用场。



    “你我兄弟,客气什么,不过这东西可不便宜,一般拿出去至少这个数,你悠着点用。”程少久小声道。还比了个五的数字。



    魏合心领神会。



    这也就是程少久是自家少爷,要拿这种东西只需要成本价,极其低廉。



    所以他才从程家这里拿蛇毒,原本他是打算付钱的,可程少久大手一挥,不用钱,送你了!



    他一向花钱如流水,压根看不上这点。



    魏合也只好承情,记在心里。



    这淬毒,要想马上发作,直接影响战局,那就必须是毒性猛烈才好。



    而银吻黑蛇肉本身正好就是一种毒性极强的毒蛇,淬炼出来的毒水,一般都是程家自家人偶尔使用。



    很少外卖。



    程少久免费送了魏合一小瓶,已经是很大的情分了。



    这一小瓶拿出去,没有上五百两,想也别想,而且还有价无市。



    拿上毒药,魏合跟着程凯一队人,稍作休整,便带着镖车,缓缓出了永和镖局,朝城门方向赶去。



    出了城门,队伍升起大旗。



    前面两匹马,后面两匹马。中间护着两匹马拖着的镖车。周围护着一众镖师。



    魏合跟着程凯,走在最前面。程凯骑马,魏合在一旁跟着走。



    骑马不是为了轻松,而是为了目力更远。



    所以骑马的都是目力最好的镖师。



    队伍一路毫不停留,速度也挺快,很快半天便出了十里范围。



    魏合在半路上,还看到之前去过的明德寺。



    山林中的寺庙若隐若现,在深山的雾霭中模糊不清。



    山下有香客络绎不绝,似乎丝毫没受之前他杀人的影响。



    “都说十里内是一个地儿,十里外,又是一个地儿。这话其实也没说错。”程凯骑着马,侧身和魏合说着话。



    “魏小兄弟去过十里外么?”他笑着问。



    “没。”魏合摇头。“程叔,这十里外,为什么这么危险?”



    “因为山贼,盗匪。”程凯叹气道,“十里外,便是洪家堡和一只耳默契的边界线,十里内,有洪家堡的势力在,很安全。但十里外,那是一只耳的范围,要想过路,可以,得交钱。”



    “洪家堡,一只耳?”魏合第一次听到这种说法。



    “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明明应该是城守军的责任,却是由洪家堡在守边?”程凯继续道。



    “这洪家堡原本只是本地豪族,家中世代为官,名声风评极好,只是后来,飞业城换了城守,不知为何原因,和洪家起了冲突。



    于是双方大起矛盾,最后一番调和下,互相妥协,洪家撤出内城,在外面自己修建了一座土堡,名为洪家堡。



    但因为洪家以前恩惠过的人太多,人脉关系极大,城内城守也不好动弹,只能暗自默认。”



    “这一只耳又是什么人?”魏合追问道。



    “一只耳,是附近有名的大山贼,实力很强,人多马壮。在周围百里是这个。”程凯竖起大拇指。



    “因为和洪家堡,在建堡的时候,有过几次冲突,一只耳大败而回,所以双方约了条界限。就是十里内外。”



    他顿了顿,又似乎想起了什么。



    “对了,还要提醒你。这十里外,不只是有一只耳,还有传说中的三帮二派的二派。你日后若是遇到,不可轻易得罪,定要礼让。”



    “好的。”魏合点头。



    程凯没有细说三帮二派是哪些名字,魏合也不急,既然知道了个大概苗头,他早晚也能打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