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8 趟镖 下(感谢我的兄弟叫三折盟主打赏)

    出了十里路,外面风景依旧。



    魏合一眼望去。



    此时正是正午。阳光洒落,把两侧远处的林地都照得亮堂堂。



    官道两边没什么田地,全是杂草地。



    一人多高的杂草地随处可见,但都是一团一团,不连成一片。



    出乎他预料的是,虽然程凯说着危险。



    但一路上风平浪静。



    第一天,众人赶路到了一处村庄。庄子名为范家庄,边缘开了一家路边客栈。



    程凯和店家老板似乎相当熟悉,打好招呼,一票人在里面住了一晚。



    第二天一大早,便天还没亮就迅速出发。



    如此,每天赶一天路,到一个村子,然后住店休息,然后继续循环。



    魏合和程凯一般同住一个房间,房间里两张床,和衣而睡,就睡窗边,方便随时查看情况,但也没什么意外变数。



    一切风平浪静。



    路线地点,乃至休息点都有人提前安排。可谓是完全让魏合失去了走镖的神秘感。



    对所谓危险的城外,也渐渐有了几分怀疑。



    第七天的晚上。



    车队快要抵达目的地了,在一片荒山之间,靠着一座大石桥边。



    众人点着篝火,将镖车和马匹靠近桥头房,围出半圈。一片人就在房子里休息。



    山风呼啸,篝火摇晃的火光,把人影照得摇来晃去。



    大石桥绵延数百米,桥头两边,各有一个看守房。



    这看守房似乎是以前看护大桥留下的,但年代久远,现如今早已荒废。



    而曾经长达数百米的大桥,也到处破破烂烂,年久失修。



    桥头房呈圆柱形,高七八米,直径挺大,足有十七八米。



    里面空空荡荡,二十来人挤在里面围着两堆火,有说有笑。



    两个窗洞不断吹进来的冷风,也挡不住众人人多带来的热烈。



    魏合坐在角落里,沉默的用粗树枝拨弄篝火,让其烧得更旺一些。



    他左边的几个人在用听不懂的方言吹牛打屁。



    右边的两人一个用小刀在雕木头,另一个靠墙打着瞌睡。



    程凯作为大镖头在外面安排了夜哨人选,也跟着走进来。



    他和另外一堆篝火边的镖师们说了几句话。很快便有几人起身,去了外面。



    不多时,便有噼啪的拳脚交手声隐隐传进来。



    “又开始了,走走看热闹去!”



    几个镖师顿时来了精神,起身就朝门外去。



    魏合边上,刚刚还在雕木头,打瞌睡的三人也一跃而起,朝着门外去了。



    几个用方言吹牛的镖师也跟着起身,一人看到魏合一动不动,一脸茫然,顿时笑道。



    “走走走,魏兄弟可是练过正儿八经回山拳法的,出去练练,也好叫兄弟们看看本事!”



    他走过来拉魏合的袖子。



    “什么?”魏合一脸疑惑的被拉起身,跟着众人走出桥头房。



    就在桥头房后面,有一块似乎是做饭劈柴的空地。



    两个镖师正相互对峙,缓慢转着圈。



    有人举着火把给他们照光。有人胡乱的叫喝着给其中某人加油。



    这地方靠着山壁,又有桥头房挡着,山风很小,正好成个死角。



    程凯看魏合也出来了,也走近过来,笑着道。



    “这就是我们每趟镖都要搞的助兴活动了。”



    “助兴活动?”



    “不错。”程凯摸了摸自己的小胡子,笑着道:“我们走镖,不准喝酒,不准赌博,一路上除开闲聊,什么也做不了。甚至很多时候连说话都不准大声和太久。这时间一长,就难免心里头压抑。”



    他顿了顿继续道:“所以每到最后快要到目的地时,我们就会来次内部比武,一来因为不准喝酒,可以用交手来提神,增加气血循环。



    二来,也算是内部定个位置。谁实力强,谁实力弱,大家好心理有个数,免得遇到麻烦,心里没个底。”



    魏合顿时了然。



    说这么多,其实这只要是人的地方,就逃不过高低之分。



    此时场中一声大喝。



    两个镖师已经猛然撞在一起。



    一个高个儿镖师,用一根铁棍,挥舞之间,棍子还颇有章法,进攻防守进退有度,丝毫不乱。



    另一个身材矮小敦实,赤手空拳,出拳快捷迅猛,打起来虎虎生风。似乎威力也不错。



    两人近身缠斗一会儿后,持棍的那个距离太近,施展不开,却又速度不快,分不开距离,终究输了一招,被打中肩膀,败下阵来。



    “白胜峰的横撇棍,在大家伙里也算是不错,以前还闯出过一人一棍在南山町打翻五个混子的战绩。没想到还是输给李二了。”



    程凯点评道。



    魏合看着,这两人交手也就一般,虽然不清楚力道,但光光出手速度,反应速度,就明显是寻常水准。



    按照他的估计,也就比普通人强上一点,只是打斗有些章法罢了。



    然后李二胜了一场后,意犹未尽,又战了一场,还是胜。



    此时才显示出此人的优势之处,他的耐力极长,连打两场都一点不累。



    “怎么样?要不要上去试试?李二的九山拳不弱,就算是我,也得提神应对才能赢下。”程凯笑着看向魏合。



    “好。”魏合不多话,脱掉披风,上前几步进入场中。



    “魏合。”他拱手一礼。



    “李二。”矮壮的李二长相很凶,火光下可以看到他左侧眉毛有道疤。身上肌肉一块接一块,外形很猛。



    两人行礼后,站在原地不动。



    魏合是在仔细观察,虽然之前看了两场,大概知道这李二的路数,但真上场了,他反而不急。



    火把照耀下。



    李二反倒是有些沉不住气,连胜两场下,他此时信心高涨,气势正盛,对着魏合就是一拳打过来。



    这一拳是直拳,只是试探。他用的是快拳。



    单手出拳,单手防备,随时可以变招。



    如果魏合跟不上速度,那么他就能一下跟上追击,一鼓作气取得优势获胜。



    如果跟得上,那他也能试探下路数力道之类。



    魏合双拳举起,护在头前,轻轻一拨。



    噗。



    两人拳头接触,魏合顿觉身体一顿,对方的拳头力量相当重,就连他这个气血突破过一次的人,只是拨开都感觉拳头发麻。



    难怪这个李二之前能轻松连胜两场。



    但可惜....



    魏合空着的左拳往前弹出,一记同样直拳对着对方胸膛打出去。



    呼的一下,他拳头化为一道白影,同样是直拳,这一拳比李二的拳头快了不止一筹。



    就在李二打算闪身避开时,不料那拳头一下拐弯,正中他肩膀。



    嘭。



    李二踉跄后退,输了一招。



    他不服气,继续再上。



    两人继续交手,只是才你来我往几招,他便又是腹部被打中一拳。



    这一次他算是看清了,两人力量相差不多,但这出手速度差距太大了。



    魏合基本就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只是几拳,就解决战斗。



    “厉害!甘拜下风!”李二红着脸,拱了拱手,灰溜溜下去了。



    周围加油声欢呼声慢慢弱下来,这魏合大家都不是很熟悉,自然没人给他加油了。



    “谁想上的,都上。不过上去前,先想好,李二的九山拳力量猛,都还是输了,实力差的就别去找虐了。”程凯在一边大声道。



    “我来。”一人上前,手里握着把短刀。“对不住,我就擅长兵器。”



    “没事。”魏合应了句,出来混,早晚都会遇到拿兵器的。



    这人唰唰两刀,迅捷的朝魏合砍来,虽然是用的刀背,以免误伤,但依旧刀光霍霍,卖相惊人。



    但气血超过这些人的魏合,反应速度早已不是常人,他躲闪几下,一个绊脚,让对方失去平衡,然后就摆拳一打。



    顿时短刀被打得脱手,掉落在地。



    这一场又赢了。



    魏合打完没有下场,继续环顾四周,打算继续增加实战经验。



    虽然他没说话,但意思大家都懂了,那就是继续。



    很快,又是两人上场,都被魏合轻易解决。



    气血差距下,他应付这些普通镖师,那是相当轻松。



    这时他才深刻体会到,气血境界,对于实力的增幅到底有多大。看人都是慢动作。



    “还是我来吧。”终于,一个双腿修长的高个子女子,走了出来。



    她叫程睛,也是程家人,不过是远方亲戚。但她不是镖师,而是这趟所有人中仅有的两个镖头之一。



    “睛丫头的话,倒是有戏看了。”程凯摸着胡子笑了。



    他刚刚还在考虑,要不要自己下场。不然真要等魏合扫了所有老人的面子,那就不好过了。



    作为少有的女镖师,而且还是镖头,负责管镖师的人,程睛实力不凡,在程家所在的石桥町内,也是有些名声的好手。



    “我和町里不少厉害角色都交过手,石桥町,南山町,一共五个小帮,每个帮的厉害角色,我都一一上门打过。只输了一场。



    在镖局内,我也能仅次于大镖头和大少爷,你若是打赢我,在整个石桥町,除开武师,就能排前十。”



    程睛一字一句,吐字清晰,字正腔圆,双目发亮,眼睛也不眨,直视魏合。



    “你接连挑衅老人,打算踩着大家的名头一举成名。如果今天我不在就算了,但既然我在,那就一定要管!”她声音清脆,铿锵有力。



    魏合沉默了下:“我没有这个....”



    “你不用狡辩。你这样的人我看得多了,表面沉默,实际上内里比谁都有骨子野心!”程睛断然道。



    “你误会...”



    “我没有误会,想上进没有错,错就错在你选错了方式。”



    “你能不能仔细听...”魏合声音不自觉大了起来。



    “听了有什么用?你就算说出个花来也不能掩盖你就是这种人。废话少说!”



    程睛当先一个高抬腿下压。



    唰!



    腿影一晃,如同斧头劈下。这一下速度居然完全不比魏合慢。



    她居然也是气血突破过一次的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