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0 想法 下(感谢鬼才鲍勃的盟主打赏)

    “......”魏合了然。这些老人大镖头,看来就是镖局真正的最大财富。



    他想了想,也自己暗自记下,这一趟走过的桥头房位置。



    一旁的程睛却是又说话了。



    “那天晚上,我只是习惯性的拿话激人,你别介意。”



    “没事。”魏合有些摸不清这女人到底是当时在演戏,还是现在在演戏。



    她的话听起来,似乎有些真,有些假,亦或是真假掺半?



    不过转眼,他便看到不远处的程凯,正在朝这边看。



    心头也有了些猜测。觉得是大镖头程凯在帮忙化解矛盾。



    可听程睛的语气,似乎又有些诚心的意思。



    程睛又说了几句话,便起身离开。



    魏合拿起干饼,小块小块的就着水,往嘴里塞,不时混一块蛇肉,也不再出声。



    这样一路,很快便重新进了飞业城十里范围。



    路上的牛车马匹也渐渐多了起来。大家的心情也轻松了不少,起码不像之前那么压抑。



    很快,队伍进城,重新回到镖局,在永和镖局大门前交接了记录后,便有镖局的专人,出来核实途中个人的工钱。



    按照规矩,路途上遇到危险死了人,所有人都是要稍微加钱的。



    只是银钱发放多了太重,不少人都选择了换成肉条。



    熏干制过的腊肉条,一条十多斤,就能抵不少银钱。也有人换了布匹,各种颜色的布匹和更贵的绸布,都是现在的硬通货。



    魏合迟疑了下,也将大半的银钱,换成肉和米,还有布匹,用一个大袋子扛着回了家。



    现在这银钱越来越不值钱,还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彻底崩掉,不如多囤些吃食,还能作为硬通货交换。



    回家放好东西,他打量了下有些简陋的屋子,越发的觉得自己该换个地方住。



    从家到回山拳所在的石桥町,中间要经过不少灰色地带,这本就是个麻烦。



    现在家里还这么多吃食放着,也没人看着,说不定哪天就被人摸了。



    坐到屋子里唯一的一根木凳上。



    魏合让身体照在窗口射进来的阳光里,这样暖和一些。



    他回想起这一趟的所见所闻。



    干脆也从桌子底下,桌背里取出一叠黄纸,还有别着的几只炭笔。



    将粗糙黄纸在桌上铺开,拿起炭笔。



    他用前世拿钢笔的姿势,迅速开始在纸上写写画画。



    不多时,这一路所走过的地方,路线,周边大概的地形,地名,风土人情。哪里能住店,哪里能补给休息。



    他都大概的记录下来。



    然后在桥头房那里,打了个圈,示意危险。



    还有那个怪物....



    魏合又取出一张纸,将那怪物的特征记录下来。他不会画画,但可以记录一下显著特征,特性,攻击方式等。



    一番做完,魏合才收好黄纸,洗漱了下,倒在床上准备休息。



    只是床铺上褥子一阵汗臭和不知名的异味,让他有些难以入睡。



    接触被褥的皮肤,似乎也有些发痒起来。



    “这被子好像几个月没洗没晒了...”魏合这才回想起来。



    他记得自己前阵子叮嘱二姐,别再回这边的家,不安全。



    然后似乎从那时开始,这边屋子就越来越邋遢。



    忽然他感觉大腿上痒痒的。



    魏合一惊,迅速掀开被子,自己大腿上赫然趴着一只黑乎乎蟑螂。



    蟑螂晃动着触须,被惊吓到了,嗖的一下爬下大腿,顺着床铺就要朝靠墙的缝隙钻。



    魏合本能的条件反射,一脚踩过去。



    啪叽。



    他这才想起自己是光着脚....



    一股黏糊糊,又夹杂着硬壳的奇妙触感,从脚底传到全身。



    呆了一下,他迅速起身,出门用水缸里的水使劲的冲脚底。



    折腾了好一会儿,他才疲惫的回到屋子,这次是怎么也不想再躺床上了。床上也多了一块黄色污渍。



    他收拾了下,干脆提着东西,朝二姐那边去了。



    先把东西放到魏莹那里,然后去回山拳院子睡!



    他决定了,这趟赶紧买房子,让自己和二姐搬进去住,还有开包子铺!



    ........



    ........



    ........



    石桥町。



    临近飞业河处,一连串的房屋住宅空荡冷清。



    一个打着呵欠的老头子,走到一所屋子门前,用手里的钥匙打开门上挂着的三把大锁。



    老头一身灰扑扑的长衣,背上背着杆没点燃的灯笼,腰间还别了一大串各式各样的钥匙。



    “这屋子也符合你的要求,叫名善居,以前是一个富商居住,不过后来那富商去了外地,举家搬迁,就留了这屋子贱卖给我们牙人。”



    “价钱如何?”老头身后跟着一个高壮青年,一身灰白劲装,凸显出身上结实匀称的流线型肌肉。



    青年双目有神,气质沉稳,赫然是才从二姐那边放好东西的魏合。



    他马不停蹄,第一时间便找到了城里专门买卖房屋的牙人行。



    然后当下就要人带他来看房子。



    牙人大致询问了他要买的屋子类型,然后问清他的承受价格。



    便找了个老头子,带路过来,给他实地看房。



    黑漆大门敞开,发出吱呀声响。



    里面是鹅卵石石道,这是进出门口的踏道。



    穿过大门和一个小门房,里面便是一片白墙院子。



    院子不大,但布置雅致。



    左侧一个小池塘,架了竹筒水滴的计时器。池塘上几片落叶漂浮,有小虫在叶片上缓缓爬动。



    右侧是一颗分不清什么品类的老树。



    这老树树冠四散,洒下大片树荫。树干和围墙的顶端,还系了一根粗粗的黑色晾衣绳。



    “以前这屋子的主人特别喜欢模仿字画,经常邀请同好来这里品茶赏画。



    之前我来的时候,这绳子上还挂了不少画帛。”



    老头驼着背,慢慢悠悠的走到主屋门前,推开大门。



    里面一片白灰缓缓散落。



    “这里是主屋,会客用。两侧的厢房有有四间,分别可以做下人房,客房,卧室,就看你怎么改。



    另外后面还有茅房和后厨。还附带一块小菜地。左边就是飞业河,不用担心水源。”



    老头带着魏合仔细一点点的逛一遍整个屋子。



    这是他们看过的第四套房子。



    位置也在石桥町,距离回山拳那边只有一条街的距离。



    魏合转了一圈,来到屋子左面。



    左侧除开围墙,还设了一个小小的侧门,门外便是一条直接通往飞业河边的小道。



    推开门,门外到河边非常近,只有数米。站在这里都能听到哗哗的流水声不断淌过。



    “这边过去就是河边,可以钓鱼打水,都很方便。另外,这名善居边上还能看到内城的一些景观。”



    老头子手指了指一个方向。



    “喏,看到那边没,那个亭子,就是内城的一个府邸一部分,住在这里,经常能听到那边有弹琴声飘过来,这样还能不花钱听曲儿,是不是够划算?”



    他咧嘴露出一口大黄牙笑道。



    魏合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左侧远处,有一个小亭子位于河畔,是一座大府邸的一部分。



    那府邸红漆白墙,屋檐还隐约看到有角兽,显然不是寻常人家。



    正好魏合看过去时,远远见到有两名白裙女子,戴着面纱,一人抱琴,一人空手,朝着小亭子走去。



    两人都是从府邸内出来,尽管亭子周围河面上都围了桩子和围栏,不允许靠近。



    但光是围栏也挡不住远远的视线。



    不过很快,两女进了亭子后,便用一些白色布帘,遮住四面,挡住了周围视线。



    “看到了吧,住这里时常可是有不少的好景致。”牙人老头猥琐笑道。



    “这以前啊,可是还有画小画之人专门守在附近,就为了一睹佳人身姿。”



    他脸上流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



    小画....



    魏合也听过这东西,换个词,就是这个时代的小黄书。



    还是图画版。



    “好了,这屋子我很满意,怎么卖?”魏合当下拍板。



    这地方取水方便,洗衣服做饭都很轻松,而且还有四间厢房,足够会客自住。各方面都不错。



    “价钱便宜,只要这么多。”老头伸出一只手,比了个数。



    “五千两?”确实很便宜。



    魏合心头算了算。



    “可以分期付么?”他现在手里也没这么多钱。



    “什么五千两,要米!五十斤糙米,熏猪肉五条!”老头迅速道。



    魏合微微愕然。



    居然不要钱??....不过一想到周围大片的空房没人住,加上最近不少熟悉的店铺都在慢慢消失关门。



    他忽然心里有了一些了然。



    “就是这个价,我给你说,这房子算是最适合你的了,再贵的就要去一边的萧然水榭,那就是一下跳到另外一个价位的大屋。再便宜的你也看不上。”



    老头劝说道,其实他心里也很清楚,这些屋子大多都不值钱。因为太多了。



    而且以现在的情况,人在减少,空房在增多,以后还能卖不卖得出这个价钱,也是未知数。



    眼前这后生买了房子,说不准过不了多久,就又得换人来住。最近这瘟疫...



    老头心头叹息一声,不再多言。



    魏合考虑了下。



    想着自己才领到的走镖物资,加上之前积攒的部分收入,加在一起,倒是足够交付屋子价钱了。



    “行,就这个吧。”他当下拍板,买了。



    定下后,他跟着牙人老头去了牙行,将交接办了,然后从二姐那里搬来物资作为价钱支付。



    一直弄到天快黑,才一一弄完。



    接下来,就是通知二姐一起过来住。另外还要请个人帮忙打扫卫生。魏合算了算自己的待遇收入,他是镖局镖师,但领的却不是普通镖师的工钱,而是镖头的级别。也就是程睛一样的待遇。



    估计这才是程睛之前看他不顺眼的重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