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82 血气 下(感谢Cz丶盟主打赏)

    “快跑!!快!”



    夜晚密林中。



    回山拳的一伙人狼狈不堪的迅速在山林里狂奔。他们鞋子有的掉了也不敢捡,手上腿上到处被刮破擦伤,也不敢停下。



    只能一个劲的在前面姜苏的带路下狂奔。



    不时有冷箭暗器从后面飞射而出,狠狠射中几人,倒地不起。



    惨叫和痛苦声响了一下,又很快远去变弱。



    队伍里的人也越来越少。



    姜苏背着郑师,夺路狂奔,心头此时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逃。



    他们之前才和魏合分开,一行人打算分别前往洪家堡和青都派的墨堡。



    前者是有回山拳的师兄师姐也在那边任职,后者是郑师之前提过,若是有事可寻青都派求助。



    可惜....他们路还没走到一半,便被七家盟的人守株待兔,等了个正着。



    不止如此,他们甚至还在追兵中发现了血衣帮的高手。



    正被围困时,郑师出面,带队突围,迅速离开。



    只是郑师自己也浑身是血,身负重伤,突围完没几分钟,便陷入昏迷。



    姜苏当机立断,背起人带着师兄弟们就跑。



    只是没多久,被郑师吓退的敌人又回来,死死追在身后。



    姜苏慌不择路,忽然想起魏合曾说起过的,往野外跑,就能有一线生机。



    她已经不知道该去哪了,洪家堡和墨堡的方向,早已守着不少人,根本过不去。



    唯一的办法,就是按照魏合说的方向一路狂奔。



    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倒下,姜苏眼睛里满是血丝,疯狂背着人拼命了的跑。



    她不知道跑了多远,只知道,一直跑到身后没有人为止。



    嗤。



    刀刃轻松切开狼腿肉,将其切割成一条一条,然后抹上盐放到烤架上烘烤。



    魏合,张奇,欧阳琳,还有二姐魏莹,四个人围坐在火堆边,都盯着火堆上正在滋滋滴油的狼腿。



    “你们继续烤。”



    魏合忽然出声。



    “我出去看看。”



    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出去观望一下,以免有什么危险威胁逼近还不知道。



    “魏大哥,我去吧。”张奇眼睛还有些红肿,但精神已经恢复过来,大哥张路的死,让他变得更加坚毅。



    “你去没用。”魏合摇头。



    这里只有他和欧阳琳练武,欧阳琳还是个才入门的水货,不指望。



    所以就只能他自己担待些。



    他起身走出小殿,在道观周围巡使转悠起来。



    之前杀掉的三头野狼尸体,已经被不知道什么动物拖走了,原地只留下三滩血迹,正在被一些不知道什么种类的黑虫子啃食。



    远远借着月光看去,就像三滩黑泥。



    转了一圈,魏合用身上收集的猛兽粪便撒了一圈,作为警戒线。



    其余没发现什么问题,正要回去。



    忽然他隐约听到,道观下方的山林里,传来阵阵奔跑和打斗声。



    距离很远,声音也很模糊,听不清。约莫估计在千米之外。



    魏合皱了皱眉,远远朝声音方向望去,但天色已晚,山林里只有偶尔几缕月光洒进来,什么也看不见。



    这么晚了,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魏合还是没打算过去查看。



    小殿里还有三个家伙需要照看。欧阳琳没什么关系就算了,二姐和张奇必须得照顾好。



    张路毕竟和自己师兄弟一场,他临终前拜托了自己,既然自己答应了带他弟弟安全离开,就要做到。



    魏合观察了下,发现声音没再靠近,才转身回小殿了。



    .......



    .......



    姜苏背着郑师,双腿疲惫犹如灌了铅,她身边就只剩下几个人在,黑暗中也分不清是谁。



    所有人脸上都是一团的黑和模糊。



    耳边只有疲惫带着丝丝绝望的呼吸声。



    身后的追兵就像鬣狗,死死咬住他们不放。



    “前面的,放下郑富贵,自己跑,我们可以放过你们!”



    后面传来低沉的呼喊声。



    “交出郑富贵!否则你们都得死!”



    “把郑富贵交出来!”



    一阵阵有些繁杂的喊声从后面传出。



    武师盟完了,但每一个武师,身后除开功法外,都有一种供应自己的异兽肉的稳定来源。



    回山拳的红地鱼,便是其中之一,武师盟众多武师中,一共五种异兽肉。红地鱼同样备受窥视。



    因为这不是野外狩猎得到的,而是能无伤的稳定获取。



    无论走到哪里,能有这么一条生财之路,都是能让一个家族壮大的底蕴。



    更何况异兽肉还是练武最需要的资源,是比起金票还要保值的好东西。



    所以一名重伤昏迷的武师,还有一个被打残了的武师院,简直就是送上嘴边的香饽饽。



    此时追在后面的,早已不是七家盟的人,而是血衣帮的人手。



    血衣帮配合七家盟围剿武师盟后,帮中好手便各自分散,追剿好处去了。



    七家盟的目标还是飞熊刀云天生,对于武师盟这个拉拢许久还不应的势力,早已怀恨在心。



    如今一得到确切消息,确定云天生暗中勾结洪家堡,马上便出手雷霆一击。



    至于洪家堡的支援,他们也早有准备。



    来自苏城的苏帮配合三帮二派中的血衣帮少阳门高手,阻截拖延洪家堡。



    以至于洪家堡姗姗来迟,等到达时,一切已成定局。



    噗。



    姜苏一个支撑不住,摔倒在地,她和背着的郑师一起滚在地上。



    身后黑暗中,几人也差不多暗器用完,合身扑上来。



    “小娘皮,叫你跑!!”



    一人手持砍刀,对着姜苏脖子就是一刀砍去。



    此人也就是二次气血,气息鼓动下,实力一下便暴露出来。



    实际上姜苏也知道,此时身后追击的,已经没了什么高手。



    真正难缠的,反而是这些如同鬣狗一样的二次气血血衣帮头目。



    他们才是众多缺少异兽肉,而导致自身没法得到充分锻炼变强的一帮人。



    所以他们对异兽肉的渴求和执念,远超其余。



    姜苏一个翻身而起,和两个持刀头目连环交手。三人在阴暗密林中,左躲右闪。



    早已受过伤的她,因为流血,已经有头昏眼花的症状,此时再度剧烈交手,伤势更有严重化的迹象。



    但郑师还昏迷在一旁,她也没法逃离。



    “着!”好不容易看到一个破绽,姜苏一拳狠狠打出,勉强将一人击退几步。



    可惜她气力太弱,只是将这人打退几米,便又很快恢复过来。



    “她气力不济了!杀了她!!”此人尖叫一声,兴奋的再度扑过来。



    很快,后面又有几人追了上来,全是血衣帮帮众。



    姜苏和另外几人都陷入被围攻苦战中,摇摇欲坠。一道道伤口出现在身上。



    但因为她之前拼着受伤,打死过一名二次气血头目,所以周围人依旧不敢上去拼命,只是围着合力让她伤势加重。



    他们就像真正的鬣狗,围着猎物一圈,趁其不备上去撕咬一口。



    “小苏,你逃吧...”郑富贵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虚弱道。



    “别管我了。”



    姜苏一言不发,咬牙拼命着,这个时候就算她想逃也没可能了。



    一路上她有很多次都想一个人逃,但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自己便坚持成了这个样子。



    .......



    .......



    魏合眯着眼站在道观外,仔细朝着下方眺望。



    刚刚他好像听到有人尖叫,那声音有些响。让他不由得皱了皱眉。



    夜晚的山林很危险,不光会有猛兽出没,还会有异兽。



    这点是所有人都知道的,这么危险的山林,居然还有人会在这里发生厮杀。



    “真是不要命了...”



    魏合仔细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可惜太远太黑,什么也看不见。



    他转过身,朝小殿方向回去,懒得理会这群作死者。



    忽然,一阵隐隐约约的声音从远处飘来。



    “把郑富贵交出来!!”



    魏合才刚刚抬起的脚步猛地一顿,转过身就朝声音方向冲去。



    .......



    .......



    嗤。



    又是一刀从姜苏后背划过。



    她反手一拳,又打了个空。



    周围人根本不和她硬碰硬,只是围着她,看她想要休息便上去一刀。



    他们这是想活活累死,耗死她。



    没人想要平白拼命,万一被临死前的她拼命拖走一个,岂不是太冤了。



    所以能无伤杀人就最好无伤。



    三个二次气血的头目围着姜苏,其余人围着另外两个回山弟子。



    一轮轮的刀光不断划过,在几人身上留下一道道或浅或深的伤痕。



    噗嗤。



    一个师弟被一刀砍倒,挣扎了几下,终于没了生息。



    姜苏拼命架开右边砍刀,石皮层次的拳面已经满是伤口,快要撑不住刀刃的劈砍了。



    她鼓足气血,狠狠一拳砸退一人,咬着牙退后数步,守在郑师前面。



    “交出郑富贵,你可以自己离开。到了这份上,你没必要为了一个必死之人把自己搭上。”一个血衣帮头目低沉道。



    “.....”姜苏一言不发。她已经听不到其余两人的声音了。显然他们也没了生息,就只剩她一个。



    整个回山拳,居然....



    她再度朝着身侧草丛中的郑师看去。



    这一看把她吓得亡魂大冒,郑师人居然不见了。



    姜苏心头一急,就要冲出去查看,忽然一声闷响,她只感觉后脖子一痛,整个人昏迷过去。



    魏合左手姜苏,右手郑师,一手提一个,飞龙功全开,在密林中犹如鬼魅,悄无声息移动远离。



    这阴影走多了,他的飞龙功也越发悄无声息起来。



    果然夜猫子都是要练的。



    经过上次少阳门高手发现他后,他便痛下苦功,研究飞龙功中关于脚步声息,收敛自身的部分。



    这次果然一举建功。



    提着两人,魏合一个翻身,飞龙功运起,沿着树干几下攀升,落在大树杈上蹲下。



    站在高处,他凝视着后面下方,举着火把到处寻找的血衣帮众。



    将姜苏放在树干上,伸手从怀里轻轻摸出一个小包,往外打开。



    包中隐隐有细碎粉末飘出,朝下洒落。



    不多时。



    “人呢!?”



    一名血衣帮头目提着刀问。



    嘭!!



    猛然间一头黑影从暗处猛扑出来,将他扑倒在地。



    紧接着,密林中,一头头黑影发出低沉咆哮,疯狂的朝着血衣帮众扑去。



    密密麻麻的绿眼野狼从魏合脚下掠过,朝着血衣帮众飞速扑去。宛如一条条黑色溪流,奔腾流淌。



    魏合最后注视着血衣帮众人陷入血战厮杀,直到脚下的野狼全部冲向那群人。



    他提着两人,转身从树干上一跃而下,急速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