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83 火焰 上

    荒山中,林荫阴森,雷云滚滚,发出闷响。



    大雨从无到有,倾盆而下。



    山中一处破烂道观中。



    关楪关青和杨婕三人,狼狈的冲进道观内。



    从山林过来,想要进道观,还要绕一圈石阶。



    原本三人一路奔逃,几乎失了方向,可半路上又突然下雨。



    这多少时间没下雨了,居然就在这个档口突然下雨。



    三人担心淋了雨染病,再加上大雨中足迹难以追寻,还跑了这么远的距离,就算有人追,也该找不到方向了。



    而且大雨淋漓,以他们的体质,如果在这种又急又累的状态下淋雨奔逃,说不定后面没被追杀的人杀死,反而染病发烧而死。那才叫冤。



    所以进道观避一避雨,便成了首要。



    道观分上下两部分,上面建在更高的平台上,几间连在一起的平房全是漏顶,根本遮不住大雨。



    只有下面部分的一间小殿,供奉神像的地方,才算有挡雨的地方。



    关楪三人气喘吁吁的冲进小殿,在角落里坐下来。



    原本闷热的天气温度,此时在大雨泼洒下,迅速降温,三人身上都被淋湿,已经感觉浑身瑟瑟发抖。



    关青拿出火石打算点火,可惜周围根本找不到多少能点篝火的材料。



    树枝树叶什么的都被雨水打湿了。



    他徒劳的将一堆潮湿枝叶堆在一起,用火绒点了好几次,都没着。



    “什么时候了?”他沮丧的丢开火石火绒,一屁股坐到地上,看着小殿大门外,大雨越来越密。



    “不知道....不过我们应该能暂时甩掉追兵了。有那人的帮忙。”杨婕理着垂下来的湿头发,低声回答。



    “陈均老贼,从今往后,我关家必杀他!”关青忽然咬牙切齿道。



    他从小到大锦衣玉食,哪里受过这种苦。



    一旁的关楪却是神情恍惚,拿着手里那块黑乎乎的药材碎块,她认出了这东西的来历。



    这是她之前送给魏合的一块毒药边角。



    这种毒药名为绿都水,需要研磨细碎后,倒入开水烫十分钟,再捞起来晾干,混入槐树叶粉末后使用。



    而在没处理之前,这种毒药常人看来只是普通的碎石块。毫无毒性。



    只有对毒药学非常深入的人,才能一下认出。



    而整个飞业城,有着这个绿都水的,就只有她关家一家。



    “难道真的是...?”关楪还是有些难以忘怀。



    “他不和我相认,难道是担心害怕泄露身份?”她心中猜测,又是感激,又是庆幸。



    噗,噗,噗。



    忽然小殿门外,缓缓传来低沉脚步声。



    似乎是靴子踩踏雨水发出的溅射声响。



    三人顿时身体发紧,警惕起来,随时准备防备威胁。



    三人此时都只是普通人,在这深山中,无论是遇到什么人,都可能发生危险。



    就算是遇到一些小型猛兽,三人都可能要栽跟头。



    不多时,在三人警惕戒备的视线中,一道浑身披着黑色雨衣的高大魁梧人影,走近小殿,站在大门口没有进来。



    “关楪,是我。”



    一个低沉的男声传了进来。



    关楪闻声,顿时俏脸从紧绷一下解冻,她几乎要起身跳起来。



    “果然是你!果然!果然真的是你!!”



    她高兴得就要朝门口冲去。



    “我就知道我没错!程少久那小子果然没骗我!”她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起来。



    在这种身无依靠的荒凉境地,还能遇到自己好友相助,或许这就是传说中的雪中送炭。



    关楪动作太快,几下起身冲出去,只是才冲到门口,便被来人进来挡住。



    关楪一米六的娇小身材,一下撞在魏合一米九的魁梧肌肉上。



    她小脸狠狠撞在鼓胀的肌肉上,被弹了回来,有点晕。



    但她不以为意,哈哈大笑三声,使劲的狠狠拍着面前的魏合。



    “有你的!真有你的!!哈哈哈哈!我以后就要改名叫关大尝!!”



    曾经有个人广招门客,待之以礼,如有遇难者均出手相助,后,其遇难时被门客所救,以此闻名,那人便是这个世界的孟尝君,其名叫大尝君。



    所以关楪此时自命为关大尝,认为自己一番投入终归没有白费。



    魏合无语,单手将关楪拎起后衣领,将她整个人拎起来,放进小殿内,免得被雨水淋到。



    他同时也跨步走进小殿。



    关青和杨婕两人也跟着起身,关青一脸疑惑,但从妹妹反应也能看出,眼前此人是友非敌。



    只是他对妹妹交往的三教九流都不了解,此时只能求助的看向杨婕。



    杨婕则是一眼便认出了魏合,眼中闪过丝丝惊色。



    “原来是魏合魏公子出手相助!”她拱手抱拳,朝魏合认认真真行了一礼。



    “魏公子危难之际,仗义出手,此等活命之恩,我杨婕记住了!”她没有说关家,因为她不能代表关家。但她能代表自己。



    她和关家本身只是雇佣关系,并非死士,所以她才说,自己记住了。



    而一旁的关青听到杨婕故意点出的对方全名,顿时明白,同样也抱拳认真作揖。



    “多谢阁下相助,在下关青,是关楪的兄长,这番我关家记住了!”



    “不用客气。”魏合郑重道,“关楪是我好友,朋友有难,力所能及,理当出手。



    原本我一接到消息,就急忙赶来,只可惜,千赶万赶,我还是来晚了一步。”



    其实他很早就到了,一路上暗中跟随众人。一开始看到陈均三个三次气血大高手出场,他心知不敌,便没出面。



    一路暗中潜伏跟随后,等待关家和三个高手拼得两败俱伤,出现机会,他才在关键时刻一举出手。将自身的实力发挥得恰到好处。



    理论上来说,他正面打不过断由枪陈均,但那是正常状态下的陈均,而不是中毒受伤,还全力奔跑十多里没有休息的陈均。



    人在疲累之时,就会注意力下降,而陈均也是一样。



    而且关家各种暗算手段也极多,需要他长时间的高度提高警惕,紧绷精神。



    如此一来,时间长了,就算强如陈均,也会不自觉的精力下降。



    而魏合下毒时,自己不光面罩特制,还提前服用多种解毒丹,自觉屏住呼吸,否则最后也不用一下退出十多米。



    两人交手时间说长但短,不过半分钟,便胜负已分。



    这其中固然有魏合苦苦等待时机,精准一击的原因。也有陈均疲惫中毒后大意所致。



    可惜,原本他还另外准备了手段没用。



    另外,对于关家的暗算毒药手段,魏合也相当忌惮,他一路看来,对其危险性有了相当了解。



    所以刚才,他才会故意发出脚步声,提醒里面的人自己来了。



    同时也只走到小殿门口,而不贸然进入。以免发生误会,被关楪三人出手偷袭。



    要知道,人在紧绷到极点时,一丝一毫的突然变故都可能会让其剧烈反应。



    “你....你难道是...小妹之前请客设宴的,那些人中的一个!?”关青这才反应过来,指着魏合有些失礼的惊道。



    这....这....他刚才可是看到魏合和陈均交手一幕的,那是妥妥的三次气血大高手。



    小妹这随便天天开场子请吃饭,都能请到这种隐藏高手??三次气血大高手这么多的吗?民间到处都是?



    关青此时回过神来,才感觉一脸震撼。



    他一会儿看了看小妹,一会儿看了看魏合,忽然自己也涌出了回去天天设宴,请客交友的冲动。



    “相救来迟,见谅。”魏合抱拳沉声,再度道。



    “见谅个屁,你要是不来我们铁定完蛋。”关楪在一旁有些失落。



    自己当初从家里出来,在飞业城闯出的偌大产业,此时一朝清空,心中说没伤心那是不可能的。



    好在她天生就是个千金散尽还复来的性格,对钱财什么的看得不重,否则也不会舍得重金交友招揽门客了。



    “魏大爷,现在你是大爷,我们三个怎么着,您看着办吧。”关楪拍了魏合胳膊一下,“你要是有空,最好把我送到附近的卿凤山,那里有我家里的队伍接应。”



    “卿凤山么?没问题。”魏合之前走镖时途径那里过,距离这里只有几里路,并不远。



    “只是此去一别,不知道再见又是何年了。”关楪忽然有些怅然。



    “会有再见之日的。”魏合揉揉关楪脑袋,“饿了么?要不要吃点东西?”



    “你有?”



    魏合从身上摸出一个小木盒子,红色盒子打开,里面是一块块切好放好的包肉酥饼。



    这是魏莹给他做的点心。



    “你可知这么一份酥饼多少钱?”魏合指着木盒子微笑道。



    “不知....”关楪眨了眨眼睛。



    “此乃我家人亲手制作,无价。”魏合说着也是笑了起来。



    他大手一挥:“送你啦。”



    关楪自己也忍不住先笑起来。



    一旁关青杨婕两人压根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



    小殿内一时充满了轻快的气息。



    只是关楪笑着笑着,忽然联想起刚才那混战中,为了保护她而牺牲的众死士,心情又开始低落起来。



    她接过木盒子,张口又想说话。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似乎有不止一人朝这里靠近过来。



    “里面的朋友,能否让我们进来避避雨,这天气说变就变,周围也找不到避雨的地方。”



    门外传来一阵粗豪的嗓音。



    “这里地太小,进不来人了。”魏合转身朗声道。



    “朋友行个方便,出门在外,有道是与人方便就是给自己方便,这荒郊野外的,谁也难免会有遇到难事的时候...”



    “这话有理。”魏合笑道,忽地转身走出大门。



    大雨中忽地传出一阵密集惨叫,很快有人体倒地闷哼的声音。



    “你!?”



    那粗豪声音似乎想说什么,但没来得及开口,便戛然而止。



    不多时,雨幕中,魏合再度返回,手里多了几个小皮袋子。还有一些遮雨斗篷。



    他将斗篷丢在地上,身上还沾着一点血气,冲三人笑了笑。



    “正巧在愁去哪给你们弄点雨具,这不,有人亲自送上门来了。”



    “你....你把他们都杀了!?”关楪忍不住出声问道。



    她掌管偌大产业,虽然也见惯了各种尔虞我诈,杀来杀去,但如魏合这般,言语之间谈笑杀人,还真是第一次见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