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 选择

    真身回到神国,顿时一股强大的力量充斥全身。



    这是整个神域的加持,就好比传统神祇在自己神国内能获得神国规则的加持,主世界人类新神能获得神国与神域的双重加持,在这方面比古神要强得多。



    在这个神国内,林霄可不虚那蛇人半神的化身。



    但问题蛇人半神的化身也不会傻乎乎跑到神国内,他只需将神域内所有物种屠光,林霄的力量就会虚弱到极点,神国自会崩溃。



    所以神域对新神来说非常的重要,关乎生死。



    好在人类联邦对新生神性生命的保护非常到位,在高中阶段一般不会让他们面对太危险的敌人,且时刻有老师盯着避免意外,就像这一次一样。



    当然,再到位的保护也有漏洞,就像这一次,如果不是考试阶段有老师照看,如果平时林霄自己弄一张蛇人卡片召唤怪物锻炼眷族,如果产生意外,那就完蛋了。



    所以每年都有不少的学生因为各种意外而退学,乃至陨落。



    神宫之内,林霄端坐在唯一算是颇为华丽的神座之上,整个神宫内就只有这个神座相对华丽一点,其他地方都很简陋。



    早习惯这一切的林霄压根没在意这些,一坐下注意力立即集中在造化魔方之内。



    感应不到边际的魔方内飘浮着两座尸山,他意念落在鱼人尸山与蛇人尸山之上,稍沉思了一下,心中默念:



    “分解!”



    魔方内顿时一股玄奥的力量涌动,尸山开始分解,很快层层融化,最终所有尸体化成虚无,只剩两团血光。



    当意识落在这两团血光上,林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果然如此!”



    这两团血光,如他预料般分别是一份拥有正常鱼人两倍繁衍速度与存活率的特殊灰雾鱼人血脉,另一份则是一份正常的蛇人血脉。



    现在他只要消耗一定信仰值,就可以将这两份血脉化成两张难得一见的血脉卡。



    不过林霄没有这么做,而是思索了一下,突然说道:



    “提炼!”



    血光陡的炸开成两团血雾,紧接着造化魔方的力量涌动,血雾开始慢慢变淡,在无形的力量作用下,这两份血脉中的某种力量被分别提炼出来,在原来血雾上空化成总共五份颜色各异的光点。



    这分别代表纯粹的血脉本源,蛇人生命烙印,纯粹的血脉本源,鱼人生命烙印,以及繁衍规则。



    也就是说,一份蛇人血脉卡,是由纯粹的生命本源,加上蛇人生命烙印而成,林霄现在利用造化魔方将其分别提炼出来,就连鱼人血脉中当初融合进去的那张五星繁衍卡都让他重新提炼出来了。



    做完这些,他又拿出那张二星的鳕鱼卡,直接分解成纯粹的造化能量备用。



    二星卡对他来说纯粹是浪费一次使用机会,他可看不上。



    接下来,林霄陷入了沉思中。



    因为接下来他有两个选择,是以鱼人为主,还是以蛇人为主。



    对,将两者血脉提炼出来,通过造化魔方这堪称造化的力量,他可以选择将这两种生物血脉融合成一种生物。



    技术方面没有任何问题,重点是以哪个为主。



    个人感情方面他倾向于鱼人,毕竟是自己的第一批眷族,有了感情。



    但鱼人局限太大,对将来发展不利。



    如果是蛇人,强是强了,但也意味着他要重新开始,而且,蛇人是陆地生物,生活环境现在神域内没有,哪怕稍后考试结束他拿到那张神域卡——肥沃的大地融入神域,这环境貌似也不适合蛇人。



    加上神域内食物也不充足....



    嗯,这个问题不大。



    重点是神域新出现第二个物种,这又要重头开始,需要一系列的卡片来培养适合蛇人生存的环境,武装他们,培养信仰与人口数量等等。



    这都需要时间,而现在离期末考试不到一个月了,放在神域内也只有二十多年,蛇人的生长速度可比不上鱼人,二十几年根本培养不出战力,这将大大影响他即时战力,影响期末考试的发挥。



    “yy个呸的,这真是个幸福的烦恼啊!”



    林霄摸了摸脑门,决定暂时先不做决定,等考试结束,回家问老爹去。



    他老爹是个高等半神,这方面经验丰富,相信会有好的建议。



    同时顺便找老爹要点好东西,有这么牛比的父亲放着不用实在是浪费。



    有时候林霄很想吐糟某些小说中明明父母或者家族牛的一匹,主角就是不利用家族资源,苦哈哈的到处抢资源,到处惹祸,美名其曰锻炼自己,简直是智障一样。



    如果说没法利用是一回事,能利用不用真是傻比操作。



    一个和林霄神域相差不大的神域,入眼尽皆是荒漠,只有在荒漠中央有一个被山半包围的绿洲。



    此时绿洲唯一出口处的一道关卡已经被攻破,木栅栏被推倒,到处都是尸体。



    密密麻麻的地精挥舞着木棍骨刺等等乱七八糟的武器往谷内绿洲冲去,几十个受伤的沙漠蜥蜴人且战且退,在谷内,许多幼小与老年的蜥蜴人抓着武器站在绿洲中央小湖边上的栅栏后,一脸惊恐的看着冲进来的地精。



    神域上方,一个常人无法看到的金色身影一脸苦涩看着下方战场,特别是那几个身材高大的熊地精,良久长叹一声抬头说道:



    “老师,我输了。”



    班主任武海的声音响起:



    “你确定?”



    “确定!”



    “那好。”



    下一秒,天边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鼓声,紧接着绿洲中所有地精像是按了暂停键一样停住脚步,然后所有地精变得虚幻,化成一道道清光冲天而起,绿洲恢复了平静。



    神域之内,班主任武海收回手中卡片,摇了摇头道:



    “太可惜了,他两个月前还排名全班前十,一次私自行为导致实力大降,现在连常规测试都无法通过。”



    郑文卓也是摇了摇头:



    “下个月的期末考试,他应该没机会了,一步差,步步差,以后很难追上。”



    与此同时在另一个神域,沼泽中数百个沼泽蜥蜴人正在围攻一头长度约有七八米的双头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