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晋~江~文~学~城

    湖光非鬼亦非仙,风恬浪静光满川。

    云湖,位于风临界东南平原地段,湖光山色一绝,湖畔楼台秀错,正是灵界富贵之乡,如此灵气盎然之地,却被一家平凡的修仙小家族独家占领。

    小家族名为“云栖山庄”,名字既不霸道,又没有仙气,平平无奇得让人很难记住。

    朝阳初升,山庄门口,整座山庄所有人齐聚在一处,为两名十四五岁的少女送行。

    两名少女皆为吴越女子长相,各着一身青烟色衣衫,显得身若条柳,娉婷袅娜。左侧的少女薄肩细腰,较右侧的少女清瘦不少,叫作云纤纤。

    此时,在她那一截雪白的手腕上,缠着一条金色的小蛇,她正垂着双眸,心不在焉地拿小手指勾着小蛇翘起来的尾巴。

    “姐姐,咱们马上就要去北斗派了,爹爹、娘亲和各位亲戚们都舍不得你。”右侧的少女原本拿帕子拭泪,低低地哭着,忽然,她转过头,朝身侧的云纤纤望来,“你怎么连话都舍不得多说几句?”

    这位身高略高一些的少女是云纤纤的堂妹,族长亲女,名云娆娆。

    听着堂妹的埋怨之言,云纤纤不紧不慢,撩起眼皮,神色疏离:“妹妹,你都帮我说完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如果没她哭的那一嗓子,亲戚们恐怕都还在笑。

    “姐姐!”云娆娆嘴角往下一撇,秀眉也蹙了起来,“爹娘和叔叔伯伯婶婶们平素对我们那么好,如今我们马上要离开家前往北斗派,为何你却不见伤心?”

    云娆娆说话时故意抬高了嗓门,众人本就是修仙者,自然不会听不见,她话音一落,所有人都楞楞地看着云纤纤。

    自云纤纤从走火入魔中恢复之后,就像变了个人似的,不仅话少了,人也变得冷淡了。

    偏偏有的人越安静就越好看,尤其是云纤纤。

    她拥有一双精致的瓜子脸,远山黛眉下,是一双犹如云湖般不染尘埃的眼睛,顾盼时既似荷叶露珠般灵动,又有天真烂漫之感,玲珑娇小的鼻子下,檀口似雨中芙蕖,微微泛着粉。她安静地站在湖畔,在翠影红霞的交映之下,美如画中的瑶池仙子。

    云娆娆特别不喜欢云纤纤这副样子。

    就像现在,她们二人站在山庄门口与族中父老告别,明明是她在说话,所有人的眼睛都会往云纤纤身上瞟。

    瞟什么啊,她不过是一个马上要送到北斗派的礼物罢了。

    “娆娆妹妹批评得对。”见云娆娆铁了心要为难自己,云纤纤心想那我便合了你的意,于是右手抵唇,轻咳一声,故作犹豫地说道,“叔叔、婶婶,各位亲友们,我舍不得云栖山庄,更舍不得和你们分开!不如……我今日便不去北斗派了吧?”

    闻言,众族老眼神一变,纷纷露出惊恐之色,站在最前方的中年男人脸都白了。

    “纤纤啊!你是个听话的好姑娘。”中年男人是云纤纤的二叔,如今的云族长,自云纤纤父母双亡后,族长之位便轮到了二叔云族长身上。

    云族长拍着云纤纤瘦弱的肩膀,泪眼婆娑地说,“大哥大嫂走得早,他们特地嘱咐我要栽培你,让你出人头地,登仙化极,如今北斗派是本界第一大派,你若不肯去,我该如何向九泉之下的大哥大嫂交待?”

    云纤纤心里在笑,脸上却作愁眉苦脸:“可是二叔……我资质不佳,三个月前又走火入魔掉了境界,我不如娆娆妹妹远矣。还是将所有资源都给娆娆妹妹吧,她一定能在北斗派站稳脚跟,让云家发扬光大。”

    云娆娆自小资质优越,又有全族资源供着,如今修为已至引气境圆满,她是天之娇女,亦是整个云家的希望。

    自然与她这位“废物”不同。

    云娆娆得意地抬起头,小声嘀咕一句:“这还用得你说……”

    她声音虽小,却一字不漏落入云族长耳中。

    云族长一心只想送云纤纤入北斗派,闻言扭过头,狠狠瞪了云娆娆一眼。

    “爹爹?”云族长的眼神太严厉,云娆娆浑身一颤。

    她身为族长之女,从小到大被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父亲也从未对她有一句苛责之言,没想到今日在云纤纤的事情上,父亲对她格外不满,云娆娆心中虽暗恨,却也不敢再多言。

    云夫人见父女闹僵,赶紧出来打圆场,对云纤纤道:“纤纤啊,你妹妹娆娆性子刚烈倔强,让她一个人去北斗派,我们不放心啊,你自小听话懂事,没有你陪她怎么行?你看在婶婶的份上,帮我看顾她好吗?”

    云纤纤还未回答,另一名婶子也站出来帮腔:“你们姐妹互相照拂,修仙之路才能走得长远,我们全族的未来就在你们姐妹身上了,你们一定不要辜负父老的期望呀!”

    云纤纤本就没打算真留下,见众人实在是聒噪,她忍耐不下去,见好就收,眼睛里憋出两泡泪,点头答应了。

    见云纤纤没再撂担子,众人长须一口气,表情如释重负。

    不等他们将一颗心塞回去,云纤纤又叹了一口气,皱眉假意道:“可是,听说那北斗派开销甚大,妹妹金尊玉贵养大,身为姐姐的我怕辜负了二婶的希望,没法照顾好她啊,万一妹妹饿着了、冷着了该怎么办?”

    “哎哟,我们怎么会让你们受委屈?”没想到云纤纤狮子大开口,云夫人脸上的表情差点维持不住,暗地里偷偷翻了个白眼,心想这小丫头怎么变得越来越麻烦。

    唉,送佛东到西吧。

    云夫人咬牙,万般不情愿掏出一袋灵石,抿嘴往云纤纤怀里一塞。

    云纤纤接过灵石袋,用灵识往袋中探去,发现云夫人这次真出了血,在心中暗笑。

    一千枚中品灵石,够她买一把趁手的法器了。

    “阿宸,这些灵石先放你那。”她稍稍抬起手腕,将灵石袋往手腕上小蛇身上凑去。

    她手腕上这条“小蛇”的脑袋呈三角形,头上有两个鼓鼓的小包包,看起来很像要长出角角,蛇的身体柔软而富有韧性,覆盖的金的鳞片很耀眼,缠在她手腕上的时候,像是一条很暴发户的金镯子。

    原本,这条蛇长相威风凛凛,气焰嚣张,但在蛇七寸的位置上,却系着一条青色缎子做的蝴蝶结,显得他有几分可爱。

    见小蛇红宝石般的眼睛透露着嫌弃,云纤纤又勾了一下他的尾巴,传音道:“虽然灵石不多,但你帮我收着,我才放心。”

    储物袋容易被劫,藏小蛇那里才最安全。

    见她坚持藏灵石,小蛇无奈地摇头,只好将灵石塞进了自己的灵腹中。

    一边塞他一边想,云夫人可真抠,一千枚灵石都好意思拿出来?

    他随后又抬起头,看向喜不自胜的少女,心中忍不住一阵心疼,就这一千枚灵石,竟然能让她高兴成这样?

    等以后他们去了上界,拿回他曾经留下来的百来条灵石矿脉,她应该会惊喜得直接晕过去吧。

    “叔叔、婶婶,我会好好修仙,不会辜负你们的期望。”云纤纤将灵石安顿好后,心满意足,挥手与众人告别。

    听着云纤纤的“豪言壮语”,原本已经封嘴的云娆娆又是一撇嘴。

    嗤。

    云纤纤就是一个礼物,用完就扔的那种物件儿,竟然还妄想修仙。

    修个屁。

    “诸位,就此别过。”

    云纤纤转过身,和云娆娆并肩离开。

    过了一会,直到二人离开了云栖山庄大门,消失在垂柳林,众亲戚们这才纷纷面露喜色,云夫人甚至流下感动的泪水。

    “终于将她送走了!”云族长抬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刚被吓出来的冷汗,“都怪娆娆,差点她就不肯去北斗派了!多亏诸位亲友齐心协力,否则我们的计划就要落空了。”

    “上次北斗派上次给的赏赐,给娆娆冲击金丹绰绰有余。待纤纤入门之后,不知他们还会给我们送什么宝物呢?”云夫人擦着眼角的泪水,嘴角咧着,眼睛冒出精光。

    “北斗派向来大方,下次赏赐的宝物必定件件价值不菲!咱们云家真是要发达了!”

    众人激动得大呼老天保佑,脸上绽开一朵朵幸福之花。

    垂柳林之外的小道上,听着背后山庄方向传来的欢快笑声,云纤纤的笑容慢慢收起。

    她知道云家人在为什么而高兴。

    上个月,她意外走火入魔时,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在梦里,自她父母死后,云家人便将她的特殊体质告诉北斗派,双方暗通款曲,后来,双方还约定,待她长成之后,便将她送入北斗派。

    在此后,北斗派一直在暗地里照拂云家,给云家送来无数珍宝,云湖这些亭台楼阁便是靠北斗派建成的。为了让云家心甘情愿养好云纤纤,北斗派还许诺将她的堂妹云娆娆收入门下,拜本界第一剑修净敛神君为徒。

    今天她离开云家,便是完成云家与北斗派的交易……

    云纤纤正出神地走着,手腕上忽然一痒,她低头一看,发现小蛇正用尾巴挠她。

    “怎么了?”云纤纤望着手腕上乱扭的小蛇,抬起右手,将食指往他小嘴里一塞,“伤口是不是又疼了?来,给你补补。”

    蓦地又被她的手指堵着嘴,小蛇红眼珠一瞪,整条柔软的身体都僵硬了。

    待反应过来后,小蛇脑袋猛地往后一缩,将她手指头吐了出来。

    “我是木灵体,你喝点我的血吧,会恢复得更快一些。”被避开后,云纤纤又将手指头凑过去,“乖。”

    她口中的“木灵体”,是一种木属性变异体质,与其他火灵体、金灵体等修炼型成人型兵器体质不同,木灵体是天生的万能药,伴随修为的增加,灵药效果成倍增长。

    目前本灵界内没有木灵体相关的资料,云家和北斗派都不知云纤纤木灵体的具体来由,也不知该如何开发,只知晓她是一个人形自走灵药,便一直用“木灵体”这样叫着。

    拜木灵体所赐,云纤纤从小到大被云家严格看管,未曾离开云栖山庄一步,这一次得以出门,还是被当做礼物送给北斗派。

    至于她手上这条金色小蛇,是她意外在山庄后花园救下来的,小蛇当时受了很重的伤,就只剩下一口气。

    在梦里,她曾经也梦见过这条小蛇,下人捉了他,差点将他给炖了,当然,梦里小蛇和如今一样神通广大,在云纤纤救他之前他就破开阵法跑了,整个云栖山庄都找不见他的踪影。

    “你不乖哦。”见小蛇紧紧闭着嘴巴,一副宁死不屈的模样,云纤纤只好收回了手。

    以前她趁小蛇昏迷时,偷偷给他灌过一次血,后来小蛇醒过来,就再也不肯喝她的血了,也不知究竟为什么。

    以前她总是磕磕碰碰受伤,每次她受伤后,云家人就会激动地来收集她的血,如果不是担心和北斗派交易失败,云家人早将她抽干再扒皮分尸,论斤卖了。

    “玉瑾哥哥,让你久等啦。”

    正在这时,前方传来云娆娆娇滴滴的嗓音,像是变了个人。

    云纤纤抬头望去,发现湖边正杵着一群修仙者,他们身穿广袖湛蓝云纹长袍,一个个道貌岸然,仙气飘飘,身后是一只通体橙色、八丈长的大鲤鱼,想来便是北斗派的坐骑。

    这群人,正是来接应她们的北斗派精英弟子。当然,说是来运送她的也不为过。

    为首的人是一名峨冠博带,面若冠玉的男青年,怀里抱着一把通体润白的飞剑,衬得他君子端方,风度翩翩。

    这名叫作唐玉瑾的男青年目光根本没分给云娆娆,而是直勾勾地盯着云纤纤,眼底一片暗流涌动,像是在极力克制着什么。

    此人便是她梦中的未婚夫,表面上装□□她,实则私下里与云娆娆私通,真正的目的是谋夺她的精魂。

    更令人发指的是,在她“死”后不到半个月,他为了云家的好处,和云娆娆大办双修大典。

    “云师妹。”唐玉瑾声音温柔,唤她的名字,“我来接你了。”

    云纤纤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很快垂下眼眸。

    该来的人,都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  小蛇不是蛇,某种神兽缩小版没角的状态就是是“蛇”身,你懂的。

    大家好,欢迎来到本文~

    喜欢的朋友请给个收藏吧!

    大小反派兽们会陆续出场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