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晋-江-文-学-城

    日暮苍山远,夕阳斜照在七座山峰上,在平原上投出大片的阴影。山下夜色笼罩,炊烟渺渺,华灯初上。

    赶了一日的路程,众人离北斗派已经不远了。

    站在灵鲤的鱼尾上,面如冠玉的男子抱着玉剑,眉头蹙起,似有心事,附近一名北斗派弟子忍不住问道:“唐师兄,今日这灵鲤到底怎么回事,为何飞行速度如此之慢?”

    他们足下的这只灵鲤是北斗派的公共坐骑,为北斗派弟子做代步之用,灵鲤平时的速度与修仙者飞剑速度相差无几,按往常来说,从东南的云湖行至北斗派只需半日的时间,而今日却从早飞到了晚。

    “不知。”唐玉瑾摇了摇头,视线却时不时落在前方背对着他坐着的,那名美丽的,弱质纤纤的少女身上。

    少女的身体带着一股迷人的木兰清香,距离虽远,但清风一吹,仍是飘了不少淡香过来,令人出神。

    木灵体天生会产生异香,修士的修为越高,就越能感觉到她体质的作用与纯粹。

    弟子对师兄的眼神毫无所觉:“唐师兄,你有没有感觉到……这只灵鲤一直在发抖?”

    自从他们接云纤纤和云娆娆登上灵鲤之后,这只代步坐骑便抖得非常厉害,恨不得将所有人从背上抖落下去,最后唐玉瑾不得不出手强行将它压制住,这才让灵鲤乖乖驮着他们回门派。

    灵鲤并非有灵智的灵兽,它的脑子非常简单,众北斗派弟子无法与它沟通,只能忍耐灵鲤的龟速行驶,将今日要办的事情全部推到明日。

    唐玉瑾没听清弟子的话,双目仍然盯着少女的背影,随口答道:“灵鲤兴许是病了,回头送去开阳宫瞧病。”

    “哎。”弟子无奈地叹了口气,抱怨道,“我还答应了师妹帮她捎梧桐木呢,这下可好了,山下的店铺必定关门了……”

    这时,坐在少女身侧的另一名绿衫女子扭过头,笑容洋溢在俏丽的脸上,热情地向他招呼:“玉瑾哥哥,你控制灵鲤已经一整天了,想必已经乏了吧?快过来休息一会。”

    云娆娆说话时,她身边的少女却像是没听到似的,一动不动地坐在那,低着头,不知在做什么。

    见状,唐玉瑾垂下眼皮,掩饰住自己眼中的失落。

    “玉瑾哥哥。”云娆娆又唤了他一句,声音脆生生的。

    “好。”唐玉瑾点了点头,将控制灵鲤的权限让给其他人,足尖轻轻一点,落在了云纤纤的身边。

    云娆娆原本给唐玉瑾让出好大一片位置,孰料他竟熟视无睹,落在云纤纤身旁的空处——那里的位置很狭窄,只能坐下半个人,云纤纤只要稍微一动,就会将旁边的人挤下去。

    云娆娆忍不住撇了撇嘴,刀子似的眼神剜了云纤纤一眼。

    云纤纤正在认真地戳小蛇的脑袋,小声提醒着:“……阿宸,灵鲤抖得有些厉害。”

    小蛇名为阿宸,是云纤纤看书的时候,他自己拿尾巴勾出来的字。

    自她和小蛇靠近灵鲤后,灵鲤便抖如筛糠,一副要死要活的模样,云纤纤生怕暴露了小蛇。

    初时她捡到小蛇以后,以为它只是一条普通的小蛇,后来她发现只要自己靠近山庄里的灵兽园,便会将园子闹得鸡飞狗跳……虽然如今她也不知小蛇的品种,但想来小蛇必定不是普通的妖兽。

    小蛇傲娇地抬起头。

    灵鲤没有灵智,脑子大部分都是浆糊,出于野兽的本能,它天生会惧怕比它更强大的存在,也就是他。

    她正说话时,身边一阵清风刮过,一道雪白的云纹靴落在旁边的空位处,紧接着,一道温润如玉的男声自头顶响起:“云师妹,是灵鲤抖得太厉害,让你坐不稳么?”

    听着这道似梦非梦,似真还真的嗓音,云纤纤咬住唇瓣,不自觉地,又回忆起他们在梦中的过往。

    唐家与云家早年有娃娃亲,双方定的是唐家的长子和云家的长女,云纤纤就比云娆娆早出生一炷香的时间,故此唐玉瑾的婚约落在她身上。

    虽然云夫人想让云娆娆代替她嫁给唐玉瑾,但唐玉瑾一直含糊其辞。

    在梦中的那一世中,她被送去北斗派后拜入开阳真人座下,这位开阳真人是一个衣冠禽兽,喜欢对她动手动脚,那时候唐玉瑾没有暴露本性,在一次外出秘境时,她趁机和他一起逃了。

    可惜在后来,她撞破了唐玉瑾和云娆娆的私情,她这才知道,原来唐玉瑾早早就和云娆娆串通好了,一个人想夺她精魂,一个人想挖她的气海来卖灵石……

    “云师妹?”唐玉瑾屏住呼吸,又轻声唤她。

    云纤纤慢慢回过神,声音渐凉:“唐师兄。”

    她特地选择了坐在灵鲤的鱼鳍附近,特地没给唐玉瑾留下位置……他,怎么还过来了?

    云纤纤对他表现出明显的厌恶,以至于阿宸都明显地感觉到。

    金色的小蛇从鼻子里喷出两口气,从她的手腕上滑落下来,绕着袖子往上攀,最后竖在她的肩膀上,昂起脑袋,与上方古怪的青年对视,目光危险。

    虽然小蛇七寸位置上系着一条可笑的青色蝴蝶结,但他的眼神却让人难以忽视。

    阿宸的眼睛是一种另类的猩红色,像是一片幽深的血湖,看人时总会不自觉流露出犀利的凶光,格外有压迫力。

    唐玉瑾修为不低,被阿宸的注视,他竟莫名地产生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

    上一次带给他这种感觉的,还是一只远古大妖的残魂。

    他不知自己怎么了,脚尖不自觉地往左挪了一段距离,顾不上是否会掉下灵鲤。

    就在一人一蛇僵持时,云娆娆忽然开腔,打破了诡异的宁静:“哇,唐师兄,咱们门派的风景好美啊。”

    云娆娆这一打岔,不仅仅是唐玉瑾,就连云纤纤也回过神,松懈下来。

    好在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发生,她重来一世,绝不会再让他们奸计得逞。

    云纤纤松了一口气。

    她恢复正常之后,肩膀上的阿宸也收起了自己侵略性十足的眼神,转而扭了扭身子,将尾巴盘起来,落下的一截尾巴耷拉在她锁骨的皮肤上。

    “嗯,门派各峰奇景不一,明日早晨,我可以带你和云师妹可前去璇玑峰观日出。”唐玉瑾对云娆娆说道。

    他话虽对着云娆娆说,视线却一直落在云纤纤的发顶上。

    见唐玉瑾被云纤纤迷住了,云娆娆心中不忿,暗骂一声狐狸精。

    唐玉瑾年少有为,又是北斗派首徒,以云纤纤如今的身份,必定是配不上他的,因此,在云娆娆心目中,唐家和云家的婚约最后一定会落在她身上,唐玉瑾就是她的未来夫君。

    但是,自唐玉瑾见到云纤纤后,连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她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她自小便将云纤纤视作物品,心想,云纤纤只不过是一个用之即丢的药材罢了,唐玉瑾想要的话,她给就是了,至于一直盯着不放吗?

    云娆娆气不过,冷笑着问:“玉瑾哥哥,你在看纤纤姐的头发吗?”

    唐玉瑾没想到云娆娆如此直白,顿了一下后,他清了清嗓子,作正色道:“云师妹的发色不同寻常。”

    由于木灵体体质特殊的缘故,在阳光的照射下,云纤纤的头发反射出青色的光泽,自然地披落下来,像是一匹流光溢彩的绸缎。

    “哦,你想要吗?”云娆娆挑眉看他。

    在云栖山庄,云纤纤是公认的人形自走灵药,虽然她爹族长严令禁止其他人动云纤纤,但防不住自己的女儿时不时从云纤纤身上揩油,拿出去卖灵石花。

    云娆娆为了加入北斗派拜入净敛神君门下,一直在自己房间勤学苦练,已许久未见过云纤纤,如今二人又在一处,她又开始习惯性手痒。

    见唐玉瑾出神,云娆娆恶劣地笑了一声,伸手便准备去拔云纤纤的头发。

    她心想,如果唐玉瑾拿到了云纤纤的灵药后,是不是就会将她当做物件了?

    像云纤纤身上掉下来的东西,她那里还有很多呢……

    正这么想着,云娆娆的手指已经挪到了云纤纤肩膀上的位置,眼看着她双指便要拽下来几根漂亮的头发,可孰料这时,一道金色的光芒如利箭般闪向她的手指,又很快地闪了回去。

    “啊!”手指上传来的剧痛,让云娆娆发出一声尖叫。

    “哎呀,云师妹受伤了!”

    众人没想到一错眼,灵鲤上就有人见了血,就连唐玉瑾也绕到云娆娆身边。

    “她、她她放蛇偷袭我!”云娆娆眼睛里蓄满了泪水,捂着自己白嫩的小手,哭了起来。

    她千算万算没想到,自己竟会栽到向来看不起的云纤纤手里。

    担心自己被他人看不起,云娆娆立即转变了思路,开始扮起了可怜。

    听着她的哭声,众师兄围拢上来,问道:“云师妹,怎么了?”

    “好痛。”云娆娆当着众人的面,颤抖地举起自己的左手。

    即便是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唐玉瑾,在看见云娆娆的手指时,也被那鲜血淋漓的画面给惊到了。

    只见那青葱似的手指之间,其中一根手指粗壮如萝卜,上方两个血洞贯穿了整个手指,连指甲盖都破了洞,正在汩汩流着鲜血。

    都说十指连心,云娆娆眼泪横流,嘴皮都咬破了,连声骂道:“你好好一个姑娘家,不养鸟养猫,偏养这等冰冷的凶物!当真是心肠歹毒!”

    面对着云娆娆的指责,罪魁祸首“凶物”不仅没有任何自觉,反而还张了张嘴,像是在呕吐。

    这女人的手指头太恶心了。

    阿宸又呕了一会,发现嘴里的血腥味始终阴魂不散。

    他又游到了云纤纤的手背上,竖着脑袋,瞪着一双宝石般的红色眼睛,朝她张了张嘴。

    云纤纤被阿宸咧嘴的模样给逗笑了,没理会正在大吼大叫的云娆娆,反而先掏出一张雪白的绢帕,不动声色给阿宸擦拭嘴里的血沫。

    云娆娆这一世对她做的那些事,咬一口还不算什么,今后若他们像梦里那样对她,她必不会让自己再受伤,还要让他们得到应得的报应。

    阿宸似乎很享受被伺候的感觉,高兴得眯起了眼睛。

    “玉瑾哥哥,你看她!”云娆娆气得快要晕过去,扯着嗓子大喊起来,“云纤纤,咱们还没出门多久,你就开始欺负我这可怜的妹妹……”

    被云娆娆吵得烦了,云纤纤皱了皱眉,语气淡淡:“若不是你自己动手动脚,怎么会被阿宸咬?”

    云娆娆被咬,实在不冤。

    自从得知云栖山庄拿她的头发卖灵石之后,阿宸便有了攒头发的毛病。

    她每掉一根头发丝儿,阿宸都会捡起来,然后像是攒宝贝似的装到一个小绸布袋子里。

    到现在,阿宸都已经攒了好几个毛绒团子,偶尔还会拿出来玩。

    阿宸性格向来霸道,连她房里的丫鬟都捡不到她一根头发,他怎么可能会白送云娆娆好几根。

    作者有话要说:  阿宸:咬到了难吃的东西,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