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3晋*江*文*学*城

    明月偏西,星斗漫天,众人赶了一日的路,终于护送二女到达门派。

    云纤纤回望着夜色里重叠的远山,叹了一口气,别看这山中美景甚好,实际上各处遍布结界,每过一处关卡都需要准出入令牌。

    入了北斗派后,想出去便难了。

    他们乘坐的灵鲤刚放下他们,便哆哆嗦嗦地游了一圈,然后趴在附近一动不动了。

    如果仔细看的话,会发现灵鲤的眼中蓄满了泪水。

    云纤纤不动声色的,点了点阿宸的脑袋。

    “阿宸。”

    阿宸在她怀里滚了一圈,无奈地爬了起来,朝灵鲤张了张嘴。

    不知他对鲮灵鲤说了什么,灵鲤收到他的命令后,像是疯了似的,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连唐玉瑾都不管了。

    “这灵鲤当真需要去瞧病。”一名师兄抱怨道。

    唐玉瑾没了坐骑也不恼,将二女送至客院门口。

    云娆娆脸上依然泪痕未干,嘴里不舍地说着:“玉瑾哥哥,明日早晨你还带我们去瑶光峰看日出么?”

    她完好无损的右手拉着唐玉瑾的袖子,另一只受伤的手则捂在心口处,看起来可怜极了。

    “这……”唐玉瑾表情迟疑,犹豫地看了另一侧的云纤纤一眼,“云师妹可愿一同前去?”

    云纤纤垂下眼眸。

    在梦里的那一世,她刚入门派便被云娆娆拉着漫山遍野乱逛,导致木灵体的香气被他人察觉,后来给她引来了不少的觊觎者。

    “妹妹,叔叔婶婶曾交待我们要努力上进,后日便是招徒大会了,咱们明日还是好生准备吧。”云纤纤果断拒绝,又意味深长看了云娆娆一眼,“你莫要辜负叔叔婶婶的期待。”

    云娆娆原本还想求唐玉瑾单独带她去看日出,却不料被云纤纤一句话封死了去路。

    若她再提出要求,倒显得她贪图享乐,辜负家族的期望。

    想到唐玉瑾明日没有理由再过来,云娆娆心里说不出的憋闷。

    唐玉瑾瞥了云纤纤一眼,无奈点头:“那你们好生休息,待收徒大会结束后,我再为你们庆功。”

    说完后,他便一步三回头转身离开,留下两个姑娘大眼瞪小眼。

    她们现在居住的这间客院建在北斗派的一座小山峰上,是山峰上客院风景内最好的位置,高大的松柏树下,是摆着棋盘的石桌石凳,抬头便是一轮圆月,若在此地与友人小酌一杯,甚有情调。

    可惜,如今两姐妹各有心思,相看两厌,白白糟蹋了这美景和唐玉瑾的玲珑心思。

    “喂,云纤纤,你的臭蛇咬伤了我,你打算如何赔偿?”没了人之后,云娆娆脸色一沉,举着自己缠着厚厚纱布的左手朝云纤纤逼来。

    小蛇的嘴十分毒辣,咬伤了她之后血流不停,担心日后会留疤,云娆娆忍着心痛,敷了大半瓶极为贵重的玉青膏,这才止住流血。

    “是你咎由自取。”云纤纤丝毫不惧,温柔的水眸平静无波,“我已经说过了,是你自己先动手动脚,才遭到了阿宸的反击。”

    听到云纤纤点名自己,她手腕上的小蛇忽然动了。

    柔软的的蛇身一圈圈绕着云纤纤的袖子往上盘旋,最后落在她的肩膀上,凶狠无比地瞪向云娆娆。

    兴许是一朝被蛇咬的心态作祟,云娆娆先是往后退了一步,连法器都忘了拿,咬牙切齿地吼道:“你吃我们家穿我们家的,我拔你几根头发怎么了?!这只是一条臭蛇罢了,你嚣张不了多久!”

    云纤纤只是家族送给北斗派的礼物罢了。她在云栖山庄的地位,连父亲纳来的贱妾都比不过。

    云娆娆不知小蛇的真正来历,料想那蛇是只普通妖兽罢了,等自己拜入净敛神君门下,得升大道,杀了这蛇还不是手到擒来。

    “云娆娆,你……”云纤纤神色渐冷,正当她想斥责云纤纤几句,肩膀上的小蛇忽然动了,朝云娆娆吐了吐信子。

    他赤色的眸中杀意毕现,当年那些瞧不起他的人,可是连一具完整的尸骨都留不下来——

    阿宸明显的攻击性动作,让云娆娆再一次胆寒,她连连往后退了十几步,这才停下脚步。

    她心里不平,放狠话道:“云纤纤,以你的资质,在招徒大会能拜入真人座下已是万幸,而我,必定能成为净敛神君的关门弟子,你最好待我客气些。”

    如今二人皆是引气境修为,云纤纤是引气境初期,云娆娆则是引气境大圆满,虽说凝丹境真人比引气境高两级,但在高级修士多如狗的北斗派,凝丹境真人简直满地走。

    云娆娆的意思很明显,以云纤纤这等资质和斗法能力,在收徒大会上被凝丹境真人收下,不被逐出门派已经是不错了。

    云家和北斗派早就约定好,云纤纤先在招徒大会上过了明路,成为外门弟子后拜入开阳真人座下。

    想到云纤纤未来悲惨的生活,云娆娆又抬了抬下巴,讥笑道:“毕竟你什么都不会,而我是你的妹妹,等我以后飞黄腾达了,还能照顾你一二,兴许你们过得更舒坦些。”

    不等阿宸再次出击,云娆娆一溜烟朝东厢房跑去。

    望着云娆娆的背影,云纤纤摇了摇头。

    在云栖山庄时,云家看管她极严,只让她学习调理身体之术,导致她的基础非常薄弱。

    自窥见天机之后,她的心性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

    原本她对自己梦里的事情将信将疑,后来发现身边的事情和梦境里完全重合,由不得她不信了。

    可能,这梦境里的故事,是她的前世吧。

    在这三个月里,她靠着梦中留存的功法,拼命修炼,修为已经到达引气境中期。

    还有,她学会了好几样术法,绝不会再像梦中那般手无缚鸡之力。

    她和梦里已经不一样了,现在她有能力保护自己。

    云纤纤这么想着,等到回过神来时,她忽然发现,怀里的阿宸竟然还望着云娆娆方向,表情看起来像是要钻进去将她咬死。

    “阿宸,别生气了,小心伤口崩开。”云纤纤摸了摸他光滑的鳞片,一边说着,她将阿宸翻了过来,想看他的白肚子。

    阿宸原本还在生气,突然被少女将整个蛇身翻过来,他浑身一颤。

    如今他虽被迫变为“蛇”身,但属于人类的耻辱观念还在,云纤纤的这副检查身体的架势,就像是扒了他的衣服,让他赤条条躺着给她看……

    呲溜一下,阿宸从她怀里跳了下去,化作一道残影,往那半开着门的西厢房里猛地一扎。

    云纤纤见他突然又活蹦乱跳,心中稍安。

    进入西厢房后,阿宸不知躲到哪里去了,云纤纤叫了他几声,他也不肯出来。

    西厢房内被打扫得很干净,但云纤纤住惯了自己的屋子,重新用清尘诀打扫了一遍。确定房间一尘不染后,她又开始一件件从储物袋里拿家居物品。

    这些家具物品都是她亲手制成。

    铺在床铺上的被子是雪山灵鹅绒填充的,被单和枕头的材料是菁松皓月蚕吐丝制作的绸,上面绣着木兰花样……这些床铺上的东西,比外面云栖山庄的下人做的更舒服,睡觉的时候像是躺在云里。

    当然,云纤纤将阿宸的用具也带过来了,是她专门做的一个小窝窝,窝的大部分的材料和她的一样,只有被子花样不同,是她为阿宸特别定制的金色鱼鳞花纹款。

    将阿宸的小窝窝搭好之后,云纤纤将他的小被子拍松:“阿宸,快过来睡觉。”

    阿宸磨磨蹭蹭地从柜子地下钻出来,直立在金色的小窝边,睁着大大的红眼睛望着她。

    他红红的眼睛很好看,像是水里刚捞出来的红宝石。

    见阿宸不愿意钻进去,云纤纤又问:“还是不舒服吗?”

    阿宸从柜子上游下去,落在她的床铺上,整只金色的蛇身滚了一圈后,他又将脑袋摆在她的枕头上。

    上一次,阿宸做这样的动作时,云纤纤还以为他想睡她的床,后来,她发现阿宸不是这个意思,而是催促她早点睡觉。

    最近她修炼到很晚,阿宸总会让她早睡。

    云纤纤蹙起眉,认真地道:“我保证只修炼半个时辰……”

    后日便是招徒大会了,届时弟子们将会进行比试,各峰会按照弟子的排名来分配师尊,她不想像梦里那样沦为倒数,被发配至开阳真人座下学习炼器。

    开阳真人按照门派要求,给她喂食各种药材,让她变成最适合炼制六道轮回剑的材料。

    除此之外,开阳真人相当猥琐,频繁骚扰她,好几次她差点护不住自己。

    这一世,她要改变自己的命运,改变她命运的第一步,就是要换一名师父,徐徐图之,累积资源,再趁机摆脱北斗派的控制。

    只要在招徒大会进入前十名,就能拥有拜师互选的机会。简而言之,就是师父可以选徒弟,徒弟也可以选师父……

    北斗派上下皆是伪君子,让她来选,她还真选不出来,不过,云纤纤记得瑶光真君是女人,女人总不会惦记她的身子。

    虽然在北斗派中,她的待遇可能和开阳真人相差无几,但总少了这一桩大麻烦。

    这样,她就有时间谋取发展。

    想到此,云纤纤恨不得将一个时辰掰成两个时间来修炼。

    猜到小姑娘打算熬夜修炼,阿宸的脑袋一瞬间抬了起来,猩红的眸子格外严肃。

    他抬起尾巴,在雪白的床铺上拍了拍。

    云纤纤走火入魔后身体未曾完全恢复,强行熬夜练功解不了燃眉之急,于长久也不利。

    他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

    至于招徒大会这等小事,就由他来替她解决。

    “罢了,那我明日再练。”

    小蛇霸道的模样比老祖宗还老祖宗,知道阿宸是为自己好,云纤纤摇摇头,笑着去准备休息。

    最近阿宸管她管的越严了,究其根本原因,还是因为他的精力全都放在她身上,逼她好好吃饭,好好睡觉,不许熬夜修炼,她得赶紧再收养一只兽,给他找一个玩伴,分散精力,不要总是盯着她。

    见小姑娘终于听话,阿宸得意地昂起脑袋,雄赳赳气昂昂地游向柜子,往自己软软香香的小窝里钻了进去。

    “阿宸,晚安。”

    云纤纤躺下去之后,果然乖乖睡觉。

    等少女睡熟了之后,小窝窝的小被子忽然被抬起一道缝,阿宸金色的身体敏捷地从窝里钻了出来,离开了西厢房。

    他穿过客院的禁制,一路畅通无阻,往小山背后的开阳峰而去。

    开阳峰的禁制比客院要多上几层,然而,对于阿宸来说,这根本不算问题。

    阿宸将脑袋凑到禁制旁,张开嘴往那禁制上一咬,将禁制吃出一个小洞。

    进入开阳峰的范围后,他闻到了一股清新甜美、充满氤氲水汽的灵气。

    阿宸沿着灵气的味道,来到一座赤铜色的宫殿前,金色的牌匾上写着“开阳宫”三个金闪闪的大字。

    这开阳宫与其他仙气飘飘的宫殿不同,它通体由一种赤金的材料打造而成,屋脊上盘踞着张牙舞爪的妖兽,铜柱上绘着獠牙飞虎纹,整座宫殿充满着野蛮而嚣张的气息。在殿门口,摆放着一口青铜大鼎,鼎内燃烧着金红相间的烈阳真火,将殿外映得一片火红。

    宫殿的后方还有几座小型矿山,对面是一片郁郁葱葱的灵植园,院内遍植各色灵木,可见这位主人对炼器材料格外上心。

    有灵植的地方就有水源,阿宸朝着灵植园而去,在观察周围灵木的时候,他意外发现中央的高品梧桐长得还不错……

    梧桐喜光,喜温暖湿润,附近必有水源。

    他眼睛一亮,往梧桐方向走去,果不其然,片刻后,他发现了那道浓郁灵气的波动。

    灵气的源头,找到了。

    “咔!”

    阿宸破开了附近的障眼法,片刻之后,一座小型灵泉出现在他的面前。

    灵泉不大,约有一丈宽,泉眼里不断地吐纳着颗颗珍珠似的灵气泡,这些泡泡蕴含着天地之气,在往上升的时候,大小泡泡会炸开,这时,无数的水气落下,在半空中凝聚出三色的彩虹。

    灵泉的品级便是通过这天地之气形成的彩虹颜色来判定的,三色的灵泉为高品,五色为极品,七色则为神品。

    这座小型灵泉属于高品,虽然在阿宸眼里不算什么稀罕物,但对于如今只是引气境的云纤纤来说,已经足够用了。

    等小姑娘服下灵泉,修为必定大涨,到时候,看云娆娆还能得意多久。

    阿宸亲自钻进了泉眼里,挖走一小块灵泉眼,将其种在自己的灵腹里。

    紧接着,他又灌了大几桶的三色灵液,随后大摇大摆地离开了。

    阿宸重新回到客院时,云纤纤正躺着睡觉。

    他顺着床沿往上攀爬,来到她的脸侧。

    只要服下三色灵液,她明日便能突破引气境中期,进入大圆满境界。

    云娆娆向来对自己修为骄傲,如果云纤纤不小心超过了她,她会怎样?

    他只要一想,便觉得有趣。

    想着想着,他便悠哉悠哉,将脑袋凑到她的嘴唇边——

    直到少女的清浅的呼吸喷到他的脸上,他整条身子一僵。

    作者有话要说:  0v0祝大家周末愉快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