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7晋*江*文*学*城*

    对于唐玉瑾突然成为第十剑台的主裁判,云纤纤没有太大意外。

    在上一世的梦里,唐玉瑾便过来了。

    那时她还懵懵懂懂的,不知唐玉瑾在此间起到什么作用,如今见他刻意与她装作不熟悉,她心中暗想,其中恐怕还有什么别的缘故。

    “云姑娘,比试快要开始了,你速速将你的灵兽处理妥当吧。”副裁判提醒道。

    有了唐玉瑾坐镇,副裁判没再与云纤纤争执是否应当将阿宸放进灵兽袋,连说话态度也客气了许多。

    云纤纤走到正中央的长条桌上,将阿宸小心翼翼放在摆满了灵桃的果盘边上。这张长条桌是给主裁判用的,上面铺着柔软的桌布,阿宸在这里呆着最舒服。

    落在长条桌上后,阿宸的脑袋一直竖着,两只红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她,眼神透露着不安。

    云纤纤伸手轻轻摸了摸他的脑袋,小声道:“别担心我,我不会有事。”

    他担心也没用,云纤纤总要上场的。

    被他忧心忡忡的目光黏着,云纤纤总感觉自己像是负心汉似的,内心一阵不忍。

    “云姑娘,快上场吧。”

    云纤纤咬了咬牙,狠下心扭过头,走到了台中央,和对手行见面礼。

    “云姑娘,幸会。”

    此番与她比试的是一名中年男修,男修长着一张方脸,眼角夹着几道饱经沧桑的皱纹,一看便是门外来的散修。

    二人对着行完礼数之后,在副裁判的“比试正式开始”的通报声下,中年男修拿出了自己的法器。

    他的法器是一只葫芦,只有巴掌大小,葫芦口散发着绿光,不断往外喷着绿色的雾气,那雾气时聚时散,一会化为刀,一会化为剑,看起来颇有杀伤力。

    台下众人讨论起来,羡慕地说道:“那葫芦瞧着是一件中品法器。”

    “身为散修竟然也有中品法器?看来他日子过得不错啊,对面的云家长女要吃亏了。”

    “啧,人家可是云家长女,说不定拿出来的中品法器更强呢。”开口的是一名被家族推荐过来的小公子,一副格外瞧不上散修的模样。

    云纤纤站在台上,没有去关注台下人激烈的争论声。

    “她怎么还没动啊?”

    众人叽叽喳喳地讨论着,过了一会,等那散修将葫芦里的绿色雾气都喷完了,云纤纤还丝毫未动,完全没有将自己的随身法器拿出来的意思。

    观战的副裁判快坐不住了,人都已经站上台了,为什么她还能墨迹?

    “她还打不打了?”副裁判嘟哝道。

    对比焦躁的副裁判,唐玉瑾却发现了云纤纤的异常——她竟然一点都不紧张。

    就连胜券在握的云娆娆上场时都会紧张,为什么云纤纤却一副平静的模样,如果再仔细地看她,会发现她表现得就像……像是在看戏。

    观众席上,有人小声道:“这二人在做什么呢?”

    “是葫芦的作用吗?”

    “我刚刚什么都没瞧见啊,那葫芦会使定身术不成?”

    叽叽喳喳的讨论声越来越大了,云纤纤却毫无反应,盯着对面的散修,安静地等待着他下一步的动作。

    根据前一世的剧情,现在的男人应该会按照计划,接下来,他会……

    就在这时,男人捂着肚子,发出一声惨叫:“哎呀!我肚子疼!”

    紧接着,他将手上的法器葫芦一甩,连滚带爬地滚出了比试区域,在剑台边缘处满地打滚起来。

    此人的嗓门非常大,凄厉地喊起来的时候,就连隔壁正在比试的云娆娆也受到了影响。

    再加上他表演自然而传神,观众席上,几乎有一半的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

    “云家长女邪门了啊……”

    “她这是使了什么肚痛咒、拉稀咒之类的邪术吗?北斗派也不管管?”观众席已经有人起疑了。

    将所有变故尽收眼底的副裁判脸色古怪,嘴角抽搐,虽然他当过几届副裁判,但如此奇葩的比试却是为所未闻,他手足无措地道:“唐师兄,这、这该如何是好啊……”

    对比整个人都懵了的副裁判,身为主裁判的唐玉瑾表现得还算沉稳,依然是那副君子端方的模样。

    他白皙的脸上表情毫无波澜:“去看看此人是否还能参战。”

    “是。”副裁判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前去为满地乱滚的男修检查身体。

    副裁判本以为摁住男修还要花一番功夫,没想到他刚到男修身边,那男修忽然两眼一翻,竟然直接晕了过去。

    这位比试者真是太配合,太贴心了!

    副裁判无语凝噎,蹲下来,去掐男修的手腕。

    检查了一会,副裁判发现男修身上什么问题都没有,也没有中毒,就是单纯的肠胃痉挛,看起来像是早上吃错了东西。

    修仙者大多身体扎实,就算有什么隐疾也不会是这种小儿科,男修在比试的时候突然出现肠胃痉挛,真是令人匪夷所思。

    他站起来,对着观众席众人、以及唐玉瑾道:“刘东疼晕过去了,短时间内估计醒不过来了。”

    闻言,唐玉瑾点了点头,扫了一眼目瞪口呆的观众席众人,朗声宣布道:“第十剑台,云纤纤获胜。”

    温润如玉的嗓音落下,所有人哗然。

    第十剑台的比试就这么莫名其妙地结束了?

    再比对附近几个打得五颜六色灵光乱飞、血肉横飞的剑台,众人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一般。

    不管其他人如何讨论,云纤纤始终不为所动,在与两位裁判道谢后,她泰然自若地下了场,抱着阿宸从剑台上飞了下来。

    云娆娆在云纤纤后一步结束了战斗,当她骄傲地回到自己坐席时,差点以为自己眼睛花了。

    刚刚她在第九剑台比试的时候,明明看见云纤纤上台的啊,为什么她还坐在原地?

    “你不会根本没上去吧?”云娆娆狐疑地看着她,一度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如果云纤纤弃赛的话,那家族的安排就前功尽弃了。

    云纤纤眼皮一掀,望了她一眼,心想,云娆娆果然什么都知道。

    为了让她顺利加入门派,云家在背地里动了手脚,前世她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到后面才明白云家的布局。

    云家之所以大摇大摆送她进来,就是让她过明路,这样,云家在明面上就有更多制约北斗派的地方,北斗派家大业大惯了,不会在这等小事上与云家计较,便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云家在背后搞这些小动作。

    云家的目的就是将云纤纤送进前三百,只要进入了三百名,就能成为北斗派正经弟子。

    见云纤纤不答,云娆娆吓得浑身一颤,赶紧坐了下来,抓着她的袖子小声道:“你快说!你该不会认输了吧?”

    她自然知道自己不可能出现幻觉,云纤纤一定是上去了,但比试的结果她却不知道。

    如果云纤纤被淘汰的话,那云家就只能再拜托北斗派,将她以佣人的身份送进去,那么,她的身份便过不了明路了,今后她被北斗派榨干弄死了,云家也分不到更多的抚恤。

    “你不是劝我打不过就认输么?”云纤纤轻飘飘地斜睨了她一眼。

    云娆娆顿时一噎,整张脸慢慢涨红:“我的意思是……是你进了前三百再认输。”

    就在这时,附近的观众道:“……云家长女真是运气好啊,连手指都没动,竟然直接赢了比赛。”

    原来云纤纤在诈她!

    闻言,云娆娆整张脸变得更红了——是被气红了。

    “云纤纤,你耍我!”云娆娆眼睛一瞪,刚刚出风头的好心情瞬间一扫而空。

    她心想云纤纤怎么越来越讨厌了,父亲还说她乖巧温顺,其实她全都是装出来的!

    云娆娆的嗓门一直就大,刚刚吼了一嗓子,已经有不少人回过头来看热闹。

    她向来爱面子,附近的人太多了,为了云家的脸面和自己的形象,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云纤纤气人,自己却发作不得。

    云纤纤没理会炸毛的云娆娆,淡定地从储物袋里掏出一颗野莓,往阿宸放到嘴边:“阿宸,饿了吗?”

    阿宸也想气一气云娆娆,便悠哉悠哉地眯着眼睛,张嘴将野莓含了,露出一副惬意的模样。

    果然,云娆娆的脸又红转紫,看起来气得不轻。

    “只能再吃四颗吧,我怕你闹肚子。”

    在所有人紧张上台或是观战的时候,云纤纤已经喂完了一小包野莓。

    她看起来不像是来参加比试的,倒像是来郊游的。

    没有人比她看起来更轻松了。

    当然,主要是云纤纤知道自己紧张也没用,该准备的她都已经准备过了。

    过了一会,云娆娆再次登上第九剑台,而她则受到了第十剑台的传唤。

    看着对面拿出一把长尺法器的女散修,云纤纤依然没动,嘴角甚至勾了勾。

    云家既然想让她进前三百名,那她不妨顺手推舟,让北斗派看看自己多么配合家族的安排。

    预料之中,这一次比试再次出现神奇的转折。

    女散修尖叫一声,哎哎呀呀倒在了地上,这次她没晕过去,甚至还向副裁判求助:“仙长,我不行了!快来扶我!”

    副裁判表情已经完全麻木,他扶起女散修之后,去检查她的身体,检查完毕后,他整个人都风中凌乱了。

    “你怎会有喜脉?”副裁判差点以为自己掐错了脉搏,他匪夷所思地再检查了一遍,得出来的结论还是这女人有喜脉!

    “原来我竟然怀孕了,多谢仙长为我诊脉,我还以为腹中的光团是我的金丹呢。”女散修捂着肚子,脸上染上了红晕,“我与夫君成婚多年,未有子嗣,如今好不容易得了孩子,我愿意认输。”

    副裁判表情迷幻,心想这女散修不是有喜了,是脑子里有包吧?

    她才区区引气境啊,腹中怎么可能会有金丹!

    如今散修的基础竟然差到这种地步了吗?风临界要完蛋了!

    女散修执意认输,副裁判也没有办法,唐玉瑾再次宣布云纤纤获胜。

    “她运气也太好了吧!”围观第十剑台的人越来越多了,心想这云家长女真是福星高照,竟有这等运气。

    “她该不会靠着运气打进前十吧?”有人调笑道。

    “怎么可能?那本次招徒大会将会变成天大的笑话!”

    从第十剑台下来之后,云纤纤的青玉牌上的名次已经变成了两百九十九名。

    她成功入围了前三百名,如果她在下一场认输的话,她的名次将会永远停留在这里。

    到那时,等前十名的弟子与真人们互选完后,她便会按照北斗派的统一安排,被发配至天阳山给天阳真人做外门弟子……

    云纤纤坐回自己的席位后,云娆娆还是忍不住凑过来,用命令的口吻道:“喂,你已经进入了前三百名了,下一场记得认输,知道吗?”

    她对她的称呼变成了“喂”,竟是连名字也不想叫了。

    云纤纤没理会她,闭上双目,开始比试前最后的运功凝气。

    云娆娆气得咬了咬牙:“……到时候被打残了,别怪我没提醒你。”

    接下来的比试者个个出身名门,还有不少能力高强的散修,云家和北斗派无法再插手,刚刚云纤纤“意外”提高名次的事件不可能再发生。

    云纤纤知道,云娆娆心里也门儿清。

    能进入前三百名的都是高手,每个人都奔着更好的名次去,不会有人再让着云纤纤。

    云娆娆心疼云纤纤身上的部件,如果她缺胳膊少腿了,那云家真是亏大了!

    “云娆娆,我自有打算。”云纤纤按了按自己的耳朵,觉得云娆娆真是太吵了。

    “你!”云娆娆实在搞不懂,都已经到这时候了,为什么云纤纤还不认命?

    她要名次做什么?!

    难不成她真被家族洗脑了,打算用一身废柴修为为家族争光吗?

    云家需要她这个废物来争光吗,云家有她云娆娆就够了,她才是家族未来的顶梁柱!

    “云纤纤,你只需要保住你自己,就是对云家最大的贡献……”正当云娆娆想方设法劝她认输时,云纤纤手中的青玉牌亮了。

    第十剑台。

    云纤纤站起身来,头也不回朝上空飞去。

    “云纤纤!打不过就认输!”云娆娆再也顾不上附近的人,忍不住在后方冲着她吼了一句。

    众人纷纷侧目,还以为云家二女姐妹情深,不忍姐姐受伤,有人还发出感慨道:“我也想要这样的妹妹。”

    对比云娆娆的假情假意,阿宸明显真情实感很多。

    云纤纤将他放到长条桌上后,阿宸仍然仰着头,忧心忡忡地看着她。

    “我会赢的。”云纤纤目光镇定,她不知道是在对自己说,还是在对阿宸说。

    闻言,金色的小蛇猛地摇了摇头。

    不是怕你赢不了,而是怕你受伤。

    但是,我却没有资格阻拦你去追求你的梦想。

    “我知道了,我会小心的。”

    阿宸摇头晃脑时,脖子上的青色蝴蝶结随风摆动,非常可爱,云纤纤莞尔一笑,用手指点了点他的小脑袋。

    安顿好阿宸后,这一次,她没有再磨磨蹭蹭,而是利落地转过身,一步步,朝着前方的比试圈走去。

    这里,将成为她正面迎战自己宿命的第一个转折点。

    第十剑台上空的云雾散去,阳光倾泻,为她全身镀上了一层金色的光彩,让她的背影显得那么的温暖,那么的坚定。

    作者有话要说:  云纤纤:该我带飞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