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8晋·江·文·学·城·

    云纤纤站在圆形的比试剑台上的右侧,烈烈的风卷起她的湖绿色的云丝袖,袖下,是一截如藕节般的白皙手腕和修长的手。

    这只美得过分的手,正握着一把原木色的梧桐剑,因握得紧了,那秀气的指节略有些发白。

    站在对面的是一名身穿褐衣的男修,此人约莫三十来岁,一张胖嘟嘟的圆脸搭配一对眯眯眼,左右一对长长的耳垂,长得像弥勒佛似的。

    此人是一名法修,同时,也是她上一世曾遇上过的对手,这一世再一次遇上了。

    别看他生得慈眉善目,笑容起来还和蔼可亲,但比试的时候却毫不留情,下手却快、准、狠,在上一世时,面对着手无缚鸡之力的云纤纤,他仅仅只用一了招,便结果了她的比试之路。

    让她的名次,永远停留在二百九十九名。

    自此,她便被分配到天阳真人座下,开启了真正的悲惨生活,人生只有绝望、痛苦、无助,看不到任何希望。

    想活着有错吗?

    可惜,到最后她还是被追杀,被掏气海,被各路心怀叵测的人圈进,最后落得个飞灰湮灭的下场。

    如今重新来过,如果有人问她,你最后信命了吗?

    云纤纤的答案依然是——不。

    她将用这把梧桐剑,告诉所有人,告诉这不长眼的老天,她,不信命。

    ……

    “云姑娘,幸会。”弥勒佛似的男修名段怀德,他笑眯眯地朝她抱了抱拳,非常有风度地说,“你先出招吧。”

    云纤纤视线瞥向他已经鼓起的袖袍,脸上虽带着客气的笑,目光却充满了警惕。

    “多谢段兄。”云纤纤客气完毕后,便微微屈膝,双手反握梧桐剑,抬剑架在肩的高度,摆出一个标准的起势。

    段怀德见看起来弱质纤纤的她神情认真,一挑弯弯的浓眉,颇觉得意外。

    刚刚他有幸看过云纤纤的两场比试,心想这位女修恐怕是一个靠着气运上来的草包,不自觉对她有那么一点轻视。

    没想到,小姑娘的使剑起势摆得模有样的……

    段怀德想着想着,便有些走神。

    修仙者在比试中走神,一直是大忌。

    云纤纤摆出起势后,便盯着他的眼睛,见段怀德眼神略有些涣散,她抓紧机会,毫不犹豫冲了出去。

    “咻——”

    她以一个轻灵的姿势,双脚瞬间离地,手中梧桐剑的剑锋一转,一道绿色流光瞬间在剑尖炸开!

    她踩着风,破风而来。

    剑台上的所有落叶被风扬起,呈一道旋涡围绕在她身侧,似是听从她的号令一般,伴随着她的动作旋转、飘动。

    梧桐剑剑锋未至,那些落叶已经抢先到达,朝段怀德扑面而来!

    好强劲的木灵气!

    这是段怀德脑子里闪过的第一道念头。

    当他准备抬袖回击时,那些层被他轻视的枯枝败叶缕缕在他面前乱晃,让人眼花缭乱。

    他都快看不清她的身形了!

    感受到剑锋离他越来越近,段怀德的眉心隐隐作痛。

    她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剑气。

    “好剑法!”段怀德忍不住赞了一句。

    虽然云纤纤的突袭让他意外,但段怀德毕竟是散修出身,身经百战,对于这等危险情况,他曾经遇上过多次,应付时尚有余力。

    在云纤纤剑锋距离他仅剩下三尺距离时,他原本鼓起的袖袍忽然发出呜呜的响声。

    这道声音如女人的哭泣,又似婴儿的哭嚎,伴随着难听的叫声,六道风刃从袖袍中钻出,精准地,朝着握剑刺来的云纤纤咬了过去。

    两刃,左右夹击,劈她小腿。

    两刃,自下而上,削她双臂。

    两刃,由上直下,刺她两颊。

    这六道风刃薄薄有如刀片,虽然是所有属性中最温柔的风灵气凝聚而成,但在段怀德的使用下,这道道风刃有如实质,能清晰地看见锐利的边缘。

    别看段怀德白白胖胖,但其实他是风灵根属性,身为法修的他,法术轻盈又具有杀伤力。

    “啊呀!她要受伤了!”下方观战的人群发出一声尖叫。

    段怀德在散修中素有“袖里玄机”的称号,那对宽大的褐色袖子里不知道是什么宝贝,总能飞出各种尖锐的风属性法术。

    很多人曾被他打败过,知道那袖子里风刃的厉害,还有人脸皮都被削掉一块过。

    当热,令众人没想到的是,段怀德对妙龄少女也如此毫不留情,使出如此凶残的招数。

    段怀德虽口头上让她一招,但却在暗地里酝酿了灵气,就等着她上门,可见,姜还是老的辣。

    如今,六道风刃将云纤纤进攻的所有方位封死了,她躲得左边,却躲不了右边,势必会受到风刃的攻击。

    但是,她又无法后退,因为她的剑势已经收不住了。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这真是一个两难的局面。

    眼看着妙龄少女即将血溅当场,众人不忍直视,纷纷眯了眼睛,而一直盼着云纤纤投降的云娆娆,气得将下嘴皮都咬破了。

    “唰唰唰——”

    被风刃围堵的云纤纤忽然一扭身,伴随着她手腕反转,梧桐剑的剑锋急转直下,众人连看都没看清,那六道风刃便以一个刁钻的角度,被梧桐剑扫出的木灵气击飞。

    风刃原本就是风灵气构成,被木灵气击中后,风刃顷刻间碎裂,而附近飘飞的叶片也被切成碎片。

    落叶纷飞,绿衫少女灵巧地扭动身体,避开所有碎片风刃,落在段怀德的面前。

    因在半空中扭转幅度过大,以至于她落地时有些站不稳,加之头发被割断几缕,她看起来略显狼狈。

    而段怀德,却毫发无损,甚至连路都没走几步。

    在外人看来,刚刚二人初试的这一招,是段怀德占了上风。

    “唷,段怀德有两把刷子。”观众席上有人发出嘲笑声,“大家不用看了,这场比试,我赌他赢。”

    听着众人叽叽喳喳的表扬声,段怀德皱了皱眉。

    他自己心里清楚,云纤纤才是占了上风的人。

    已经许久未遇上过这样的强敌,段怀德的脸因激动而发红,圆圆的脸像是个红色的茄果。

    “多谢段兄让我一招。”云纤纤再次举剑,面对他人对自己的批评,她表现得很平静,眉毛都没挑一下。

    因为,她早就知道自己不可能靠着一招突袭取胜。

    她真正的目的,是趁机观察段怀德袖子里的东西,幸运的是,她刚刚看见了。

    “云姑娘,你是一位值得尊敬的对手,我们再来!”段怀德双眼发光,声音高亢,再一次重聚自己的灵力。

    只见他那左右两侧褐色的袖袍再一次暴涨,如两道迎风飞扬的旌旗,看得下方观众啧啧称奇。

    接下来,众人这才发现段怀德刚刚的行为还不算辣手摧花,再一次行动时,他袖袍里飞出来的风刃变为十二道,招招都对着云纤纤的要害而去。

    “这、这是要将她肢解了啊!”有人发出一声惊呼,“阿弥陀佛,希望段怀德在伤到云家长女之前,主裁判和副裁判能够提前阻止吧!”

    对比下方心慌的围观群众,在无数风刃的围攻下,云纤纤却格外镇定,她仔细估算着风刃的所有方位,手中的梧桐剑几乎被她舞出了残影。

    对比注重美观的云娆娆来说,云纤纤为了击开风刃,使出来的《玄女剑法》毫无美感可言,加上碎片风刃太多了,她被段怀德逼得在剑台上上蹿下跳,活像一只被追着乱跑的兔子,与她的美貌外形完全不搭。

    太惨了……

    正当众人同情心泛滥成灾的时,有人忽然看出来不对劲的地方,喊道:“不对劲啊,为什么她还没输?”

    经过有人提醒,部分眼尖的人发现,伴随着二人对战逐渐进入白热化,云纤纤舞剑的速度原来越快,剑法都快完全看不清了。

    她原本还略有些生疏的剑法慢慢变得纯熟,连段怀德的袖袍都被割破了!

    精通剑法的剑修们已经看出了她的目的,她在练习用剑与真人对战!

    其实,云纤纤在上一世在唐玉瑾错误的引导下,逆练《玄女剑法》,差点将自己玩死,后来,担心用剑会再次出事,她已经很多年没用过剑。

    这一世这副身体是少女,从来没出过家门,于是她看起来的样子就像是第一次和真人对战。

    那些参加招徒大会的剑修坐不住了,发出如梦初醒的感慨:“这……云家长女竟有如此天赋?她竟是第一次与真人比试?”

    “可是,我们明明听到的是,云家的二姑娘才是天赋绝佳的那个人啊,为什么云家长女看起来更厉害些……”

    云娆娆听着众人对云纤纤的恭维,一张俏脸都被气绿了。

    刚开始,她还在为了段怀德割断云纤纤的头发而生气,满脑子都是:云纤纤的头发掉了!云纤纤头发又掉了!那得是多少灵石啊,云纤纤怎么能这样浪费自己的身体部件?

    而到现在,她的怒火转移到了其他地方。

    云纤纤表现出来的实力,既令她震怒,又让她恐慌。

    说好了云纤纤是一个什么都没学会的废物呢?

    为什么她会这么厉害的剑法,怎么连她都不知道?!

    该死!

    难道是云伯伯死前教会她的?父亲到底知不知情?父亲为什么不传给她?

    看云纤纤的那副样子,根本就没发挥出剑法的真正实力……云娆娆几乎将一口银牙咬碎,如果,如果这剑法被她学了,她一定比云纤纤表现得更优秀!

    没错,云纤纤能稳占上风,完全就是靠着剑法!

    云娆娆脑子一片混乱,连她都没发现,自己的心里的妒意在熊熊燃烧,这是她从未对云纤纤有过的情绪。

    对比心思各异的众人,所有的观战者中,唯有唐玉瑾的脸色最为凝重。

    “纤纤……你的《玄女剑法》是从何处学来?”

    作者有话要说:  云纤纤:阿宸,给你找个玩伴到货了。

    阿宸:???你竟然还想要别的兽?!!(愤怒地退货!)

    祝大家双十一都能买到心仪的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