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9晋.江.文.学.城.

    《玄女剑法》是唐家的祖传剑法。

    唐家家族由女子所创,此人最得意的傍身法术便是《玄女剑法》。

    自云纤纤使出第一招时,唐玉瑾目光就没离开过她手里的剑。

    虽然,云纤纤使出的招式与《玄女剑法》略有不同,但熟练背会所有的剑法的唐玉瑾,一眼便看穿她使出来的就是《玄女剑法》。

    《玄女剑法》只传家主和未来的继承人,唐玉瑾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云纤纤也会……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唐玉瑾出神时,云纤纤和段怀德之间的对战进入尾声,云纤纤呈压倒性的攻势,稳占上风。

    “啊!”

    剑台上传来一声男人的痛呼,段怀德捂着自己的右手,踉踉跄跄往后退去。

    他破成布条的袖口里不断落下血点,在地面上拉出一条长长的血迹。

    众人瞪大了眼睛,回意着云纤纤的最后那一下子动作,只觉得不可思议。

    刚刚,云纤纤与之前一样,用剑去斩断段怀德的袖子,在千钧一发之时,她忽然剑尖往上一挑,以一种极为刁钻的姿势,剑挑到了段怀德的右手手指上。

    “云家长女分明想削段怀德的袖子,为什么受伤的却是他的手指呢?”众人叽叽喳喳地分析着。

    “咦,难道段怀德的秘密在手指上吗?”

    经此人提醒,众人的灵识齐齐转向段怀德的手指,以及剑台的地板。

    仔细看去,他们发现段怀德中指被削去了指尖,指尖残缺的截面正在鲜血横流。

    果然,他手指没了。

    众人视线再继续查探地面,发现不远处的小型血泊里,有一枚浅蓝色的指环。

    不等有人开头提醒,云纤纤已经走到了指环边。

    她蹲下来,掏出一方绣花白帕子,先将指环揩拭干净,又拿一张帕子将它包了,然后又走到更远处,将断指也包好。

    云纤纤走向段怀德,递出包好的指环和断指,眼神饱含歉意:“段兄,对不住了。你的法器戴在手指上,我想要卸下你的法器,就必须伤你的手指。”

    闻言,段怀德抬起未受伤的左手,接过她递来的指环和手指,一时心情复杂。

    他已经藏得很好了,她到底是如何发现他的秘密的?

    见段怀德接过了指环和手指,云纤纤大松了一口气,赶紧从储物袋里摸出一瓶高品玉青膏:“段兄,抱歉,这是我的一点小小心意,望你能接受。”

    这瓶玉青膏是她攒了好几年才买的,能够修复身体残缺,断指也是能修好的。

    段怀德原本不想接,斗法时受到损伤是常有的事,心想云纤纤未免也太大惊小怪。

    但是,她的表情看起来很诚恳,语气自责,如果他当真不接受的话,她可能会内疚很久很久。

    “好,多谢你的好意。”段怀德点点头,接下了她的赔礼。

    将药品收好后,他从原地站了起来,转身朝主裁判和副裁判道:“是在下输了。”

    说完后,他又转过身,努力笑着说道:“云姑娘,今日你让段某大开眼界,段某当真是佩服你。”

    云纤纤的修为看起来才刚到引气境后期,而且还是第一次与真人比斗,能够战胜他这位引气境大圆满修士,不得不说,她靠得不仅是实力,还有过人的头脑。

    他输得心服口服。

    修仙界女修受身体制约,人数本就比男修要少,但女修总体来说质量会比男修要高,尤其是那些心性坚韧、心思如发的女修,她们往往比男修走得更远。

    云纤纤完全符合这类人的特质,她今后必定前途无量。

    闻言,云纤纤顿时愣了一下,她在上一世和这一世,从未听见有人这样夸自己。

    再想想自己赢的缘由,她的脸不自觉地发烧:“段兄谬赞了。”

    比试结束后,云纤纤低着头,一把捞起兴奋得眼睛冒光的阿宸,逃也似的从剑台上飞了下去。

    台下叫好声一片,她却充耳不闻,飞快地朝自己的蒲团走去。

    说来有些惭愧,上一世她被段怀德打败后,心中难过又不忿,当时她特地站在台下,观看完了段怀德的所有的比试。

    那时,经常有人尝试破坏他的袖子,最后都败了。

    虽然她也没看见段怀德的指环,但她知道,段怀德那迎风飘展的袖子是障眼法。

    因此,她今日在比试时,特地选择近距离攻击,为的就是观察他袖子里的秘密。

    他手指上戴的,是一枚产出风临界极风之域的风晴戒。

    这枚戒指唐玉瑾也有一个,他的那枚风晴戒等级比段怀德还要高。

    云纤纤走着走着,发现自己的腰上的青玉牌在发烫,她拿起青玉牌,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名次变成了一百六十名。

    距离前十名,已经不远了……

    其实,段怀德是一名很优秀的风系法修,可惜,他却要为云纤纤的二百九十九名买单。

    原本段怀德可以进内门的,现在被她打下去,从原来的内门弟子变成了外门弟子……

    云纤纤在心里默默道歉,低着头不停地往前走,以至于云娆娆过来拉她的袖子,她都没有感觉到。

    “云纤纤!你的剑法从哪里学来的?”云娆娆将云纤纤一把拉到蒲团上,眼睛红得像兔子,“你快老实交待剑法的来历,你是不是背着家族藏私了?”

    云纤纤现在脑子仍然处于一片混乱的状态,面对云娆娆的厉声质问,她连个眼神都没留给她,随口回答道:“做梦梦见的。”

    “你!”云娆娆被她气得一个倒仰,差点从蒲团上倒了下去。

    她忿忿不平地继续嘀咕:“好你个云纤纤,竟然真敢背着家族藏私!”

    云娆娆生气归生气,但到底这里在外面,她不敢太大声,只是小声地在边上碎碎念。

    “云娆娆,你方才遇上的对手也是‘安排’的吧?你现在名次已经很靠前了,下一场就不会那么轻松了。”云纤纤不想自己继续被打扰,便提醒道,“与其操心我,不如操心你自己。”

    云娆娆:“……”

    她是真的被气得没脾气了。

    别看云纤纤表面风轻云淡,实际上她刻薄又毒辣。

    她现在对云纤纤的每一次的攻击,都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连一个着力点都没有,反而,云纤纤每一次轻飘飘回过来的一句话,都能戳到她的心窝子里,气得她几乎吐血!

    云娆娆愤怒的情绪没有存在多久,因为她的比试又开始了。

    拜丧门星云纤纤乌鸦嘴所赐,她这一场比试的对手真的挺难对付的。

    此人是唐家的旁支子弟,出身不比她差,身上的法器也是那种卡在中品的顶级货色,二人疯狂地互相扔法器,看得下方的观众眼花缭乱,不知自己到底是来看斗法的,还是来看法器拍卖会的。

    云娆娆和唐家旁支男弟子打了将近一盏茶时间,竟然还比不出胜负。

    看着比试台上焦头烂额的云娆娆,蹲在云纤纤脑袋上的阿宸格外高兴,两只眼睛都眯了起来。

    见云娆娆倒霉他就高兴,谁让她老是欺负他的小姑娘。

    原本,他还想趁着云娆娆上剑台之前做点手脚,但想到干坏事容易被小姑娘发现,他便大发慈悲,放了云娆娆一马。

    不过,他现在的关注重点并不在云娆娆身上,而是在云纤纤的身上。

    虽说她靠着顿悟的《玄女剑法》获得了首场胜利,但阿宸心里很清楚,云纤纤的基础是多么的薄弱,加之她没有任何法器的助力,她的劣势比其他人更大。

    下一场,万一,万一她真受伤了……

    都说人不能随便乱想坏的结果,果不其然,他的担忧成真了。

    云纤纤再一次上场时,遇上了一名比段怀德还要强的劲敌。

    此人是一名石系的男体修,此人功法霸道,动不动喜欢用类似于“泰山压顶”、“铜墙铁壁”之类的攻击。兴许是为了和自己的功法相呼应,他身材也格外魁梧,双臂上都是遒劲的肌肉,看着便令人头皮发麻。

    “惨了,云家长女落在石磊手里,怕是要遭殃了啊!”观众们发出担忧的唏嘘声。

    这个世界虽然有很多男人会见/色起意,在利益面前,他们往往比女人还要现实。

    石磊身为脑子正常的男人,更是个中翘楚,出身人界江洋大盗的他,死在他手里的美貌女子不计其数。

    石磊朝云纤纤吹了一声口哨,随后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森森白牙:“小妞儿,虽然你生得美,但我是不会怜香惜玉的。”

    云纤纤眉头紧皱,咬了咬牙,重新抬起剑。

    她知道自己总会遇上更强的对手。

    但是,只要赢了此人,她便能进入前八十名!

    “你来。”云纤纤调整好自己的表情,侧头一挑眉,挑衅意味十足。

    “哈哈!胆敢挑衅我的女人,你还是第一个!”石磊仰头大笑一声,这女人实在太有意思了,如果这不是比斗现场,他一定会先喝了她的血,再吃她的肉。

    他实在是太期待看见美女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模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