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晋‖江‖文‖学‖城‖

    “小妞儿,本大爷来了!”

    石磊人如其名,身为体修出身的他,修炼的功法是石化功。

    在他的两拳到达云纤纤的头顶时,那拳头已经彻底石化,呈一种铜铁般的黑灰色材质,就算将这对拳头放到矿山里,看起来都毫不违和。

    “咚!”

    拳风已至,云纤纤敏锐地跳开。

    在她落地之后,背后忽然发出一声巨响,原来是石磊的拳头砸到了地面,将地上抡出两个凹陷的大坑。

    云纤纤只是回头看了一眼,额上便浮现一层冷汗。

    比起方才得段怀德,石磊的破坏力明显更大,二人对了十几招后,云纤纤的左肩不幸中了招。

    将瘦弱的少女砸得连连退后十几步,石磊嘴角浮现一丝狞笑,心想,可算是能见血了,不见血的比试有什么意思。

    当他正洋洋得意时,忽然,观众席传来喊声:“云家长女竟用了坚甲术!”

    石磊顿时一惊,定睛一看,发现云纤纤的肩头不仅一丝血迹也没有,反而还冒出一层朦胧的金光。

    为了遮掩自己身为木灵体的秘密,云纤纤在上一世,曾花了很多时间学习防止/流/血的法术。

    其中,就包括了受伤后不会流血的坚甲术。

    虽说这些旁门小法术对付高级修仙者无效,但在面对普通修仙者时,是能起到一定的遮掩作用的。

    “坚甲术?”石磊浓密的眉毛拧了起来,疑惑道,“这没用的法术能有什么作用?我这铜拳下来,你该受的伤一分没少……为什么要耗费灵力用这等无聊的法术,你的血又不值钱。”

    不,她的血很值钱。

    云纤纤选择继续发动金甲术,让自己的皮肤保持不出现伤口的状态。

    瘦弱的少女裙裾飞扬,劲风吹得她身体微微抖动,可她却始终站直身体,宁折不弯,有一种脆弱却又坚韧的美。

    她强忍着剧烈的痛楚,扯着嘴角笑道:“少废话了,你连我的金甲术都破不了,看来你的能力也不如何。”

    二人距离已经这么近,石磊还没有看出她体质的问题,他的确不如何。

    “你找死!”闻言,石磊顿时暴怒,将石拳舞得虎虎生风,疯狂地对她进行攻击。

    虽说云纤纤剑法精妙,但面对如此刚猛的人,她目前只有挨揍的份。

    眼看着,她身上已经挨了十几下,连跳跃的速度都变慢了,但她依然咬牙忍着,不停地发出嘲讽。

    “你就这点能耐吗?”

    “你还没有打败我,快认输吧。”

    在云纤纤一次次的挑衅下,石磊双目通红,气得犹如一头暴走的豹子。

    人在愤怒的情绪之中总会不受控制,石磊也是如此,他疯狂地挥舞着自己的拳头,接二连三暴露出自己的弱点。

    在砸中云纤纤的裙摆尾端时,他终于控制不住,将自己最大的弱点展现在云纤纤眼前。

    就是现在!

    只见“嘶拉”一声,云纤纤身如腾兔,不顾被撕裂一截的裙摆,猛地朝着石磊扑去。

    呼吸往来间,她剑若流光,刺向他的眼睛!

    石磊在出招时便用尽了全身力气,面对云纤纤突如其来的攻击,他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力了。

    慌忙之间,他看见她的剑直指他的右目,吓得连眼睛都忘了眨。

    眼睛是人体最脆弱的部分,他今日要是挨了云纤纤这一剑,就算用尽灵丹妙药,他的眼睛今后再也无法恢复至从前的状态。

    完了!

    “唰啦——”

    在云纤纤的剑即将戳进他的右目时,那剑锋忽然往上一转,擦过他的眼皮、眉毛,往上一挑!

    “乒乒乓乓!”

    只见一个硬邦邦的圆形发髻呈抛物线落在地面上,因为石磊全身石化的缘故,他的头发也是石头材质的,那发髻一路往前滚去,发出了一阵阵金石般的响声。

    石磊呆了呆。

    在比试当中,只要不出现伤人性命的事件,裁判一般不会出手阻止,像刺伤眼睛这类伤人发肤的行为,裁判不会去管。

    因此,云纤纤刚刚对他,是手下留了情的。

    再回想起自己方才的行为,他可是一点情面也没对她没留……

    不仅如此,在心性上,他也是不及她的。

    她只是随口挑衅几句,他便冲动了,还露出无数破绽,再比下去,他也赢不了。

    看着眼前脸色苍白,右手撑在剑上的瘦弱少女,石磊不禁满面通红,几乎无地自容。

    他后退了一步,对着云纤纤抱了抱拳:“云姑娘胸怀坦荡,心性过人,石某心胸狭隘,对云姑娘无礼,望你谅解。”

    然后,他又转向副裁判和主裁判,说道:“今日比试,是石某输了。”

    直到石磊主动走下剑台时,众人还不可置信,纷纷发出惊讶的叫声:“云家长女竟然赢了?”

    云纤纤拖着剧痛的身体,一步步走向长案。

    她身上虽然没有流血,但受的伤是实实在在的,胸口还有一根肋骨都断了。

    蹲在长案上观战的阿宸整只蛇都竖了起来,一双红眼睛变得前所未有的红。

    云纤纤苍白的嘴唇微张,朝他轻轻一笑:“我赢了。”

    不等云纤纤抱他入怀,他已经化为一道闪电,准确地扑入她怀中。

    感觉到小蛇整个身体都在抖,云纤纤伸手摸了摸他背部的鳞片:“你放心,我还会赢的。”

    赢什么啊!

    阿宸在内心里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他之所以发抖,完全就是被她给气抖的。

    有这样摧残自己身体的人吗?赢了比试有那么重要吗?

    为什么她拼了命,非要赢?

    望着正在“安慰”灵宠的云纤纤,唐玉瑾神色复杂,不知自己该关心她,还是该问《玄女剑法》的事。

    “云师妹……”唐玉瑾忍了半天,开口唤她。

    云纤纤听到这声熟悉的嗓音,忍不住头皮一麻,瞬间觉得自己腰不酸了腿不疼了。

    “我还要疗伤,先下去了。”

    不等唐玉瑾走过来,她匆匆忙忙丢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冲下剑台。

    望着云纤纤逃也似的背影,唐玉瑾胸口被失落填满。

    她就那么讨厌他吗?

    云纤纤刚坐下来,往嘴里塞了几颗丹药,又喝了几口灵泉解渴,她正想抓紧时间疗伤,冷不丁的,附近又响起一道熟悉的尖锐嗓音:“云纤纤!你怎么又赢了?”

    此时站在她身边的,自然是从第九剑台下来的云娆娆。

    因为遇上了与她同样富有的唐家旁支,云娆娆方才的比试异常艰难。

    她头发乱了,衣服上全都是血迹,看起来狼狈极了,再看云纤纤,她除了衣服被割破一道口子以外,身上连点半血沫都没有。

    云娆娆下来时便听到众人对云纤纤的赞叹,心想云纤纤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

    “你运气怎么这么好?难道你昨晚偷偷拜了北斗派的祖师爷?”云娆娆咬着唇瓣,忿忿不平地抱怨道。

    有了云娆娆的打岔,云纤纤服药时便有些分心,在喝完一瓶灵泉时,她忽然感觉嘴里的味道有些不对劲。

    这灵泉怎么意外的好喝?

    她震惊之余,猛地感觉到一股温暖的灵力朝她四肢百骸冲了过来,除此之外,那些灵力如同无数道洪流,疯狂地涌入她空虚的气海!

    片刻后,她的所有经脉被扩展了一倍,与此同时,她的修为也进入了大圆满境界!

    云娆娆正在一旁抱怨着,一道猛烈的劲风朝她刮来,由于她距离云纤纤太近,又没有什么防备,一瞬间,她便被云纤纤身上涌出来的灵力刮倒在地。

    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后,云娆娆愣是呆了好一会。

    待反应过来方才发生了什么后,她气得当真吐出了一口淤血,喉咙里发出一声嘶吼:“……云、纤、纤!”

    “哇,有人吐血了!快叫医修过来!”坐在云娆娆身边的是一名爱干净的女修,云娆娆这一口血喷来,将她一身白净的法衣都喷脏了。

    她以为云娆娆得了恶疾,当场便扯着嗓子叫嚷了起来。

    云娆娆听着女人的叫唤声,感觉一阵头晕目眩,这要是传出去她吐血了,云家的名声便要毁了!

    她立即爬起来,抓着女人的袖子道:“不……我没事!不要叫人了!”

    好不容易安抚了女修,云娆娆又赔了几块灵石,等她重新坐下来的时候,云纤纤都已经入定了。

    她使劲地瞅着她,双目似要喷火。

    都怪云纤纤,让她丢了好大一个丑。

    “哼,你别得意太久!就算你用禁术提高修为又如何?比试终究是看实力的,你就等着输吧!”云娆娆咬牙切齿地,发出一声低吼。

    二女没有休息多久,下一次的比试再一次来临。

    云娆娆和云纤纤同一时间飞上剑台,又同一时间飞下剑台。

    这一次下来时,二人身上都不同程度的挂了彩,云纤纤的坚甲术也被打破了,虽然没见血,但脖子上的皮肤却青一块紫一块的。

    虽然二人都受了伤,但她们的神情完全不同,云纤纤抱着快要气成河豚的阿宸,目视前方,神情镇定,再转头看向云娆娆,会发现她的脸色格外的臭。

    听着众人叽叽喳喳的讨论声,云纤纤这才知道,云娆娆竟然输了。

    云家的天之娇女,就这样止步在七十八名,再也没有了选择师尊的机会。

    在云纤纤的记忆里,云娆娆当时是赢了的,连她都搞不懂,云娆娆到底是怎么输的。

    “哈,云纤纤,你也输了吧?”云娆娆虚弱地看向身侧,与她并排走的云纤纤,像是抓住最后一棵救命稻草,她冷笑,“我就说,让你早点认输,你倒好,非要去受罪,瞧你把自己弄成这样。”

    云纤纤转过头,一脸莫名地看着她。

    她心想,云娆娆是在比试里伤了耳朵么?连周围的讨论声都听不到了么?

    她沉默了一会,良久后,这才缓缓开口:

    “不,我又赢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云纤纤:抱抱我的灵宠小蛇,不要让他感到孤单!

    阿宸:嗯,她抱我了,她一定爱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