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1晋o江o文o学o城o

    云娆娆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去的,又是怎么坐下来的。

    她睁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喃喃:

    “云纤纤竟然得了第十八名?怎么会……”

    父亲不是曾经说过,等云纤纤进入三百名的时候,她就会主动认输吗?

    为什么她都到了十八名了?

    再赢一场的话,她都要进前十名了!

    云娆娆坐在云纤纤的身边,眼神飘忽,感觉自己像是在做梦。

    过了一会,她忽然抽搐了一下,神经质似的笑了起来:“怎么可能,哈哈哈,定是你运气好。”

    云纤纤没理会云娆娆,抓紧最后的时间为自己疗伤。

    方才她再次经历一轮苦战,气海不仅空了,肋骨又断了一根。

    她必须尽快恢复到能够上场的状态。

    “咕咚咕咚。”

    到了关键时刻,她没有再心疼灵石,将自己仅剩不多的丹药一颗又一颗往嘴里塞,再用灵泉将它们送服下去。

    她接二连三吃了三瓶丹药,在咽下最后一颗聚灵丹时,她忽然发现一丝不对劲。

    手里的这瓶灵泉已经喝了十几口了,怎么还没喝完?

    她心中起疑之后,便特地留了个心眼。

    在服下一口灵泉后,她没有再仰头咽,而是猛地一低头。

    这一次,终于让她抓到了“小贼”,对灵泉动手脚的不是别人,而是——阿宸。

    只见金色的小蛇正趴在药瓶旁,将脑袋埋进了瓶口里,不知在做些什么。

    “阿宸,你在做什么?”云纤纤抓着小蛇的尾巴,将他倒着拎了起来,想看看他往灵泉里放了什么东西。

    没想到会被云纤纤察觉到,阿宸脸皮向来厚,面对她的质问既不慌也不忙,反而无辜地朝她眨了眨眼,仿佛他只是一只偷喝灵泉的小灵宠。

    “你……”云纤纤皱眉。

    在上一场的时候,她喝完灵泉后灵气突然暴增,直接进入引气境大圆满状态,当时她还以为是翡翠幽兰汤的余威。

    可是,刚刚她的气海明明是空的状态,不可能再是翡翠幽兰汤的效力。

    如果不是她的灵泉有问题,那就是……

    阿宸往灵泉里放了让她灵力暴增的东西。

    趁着云纤纤走神,阿宸柔软的身体忽然往上一攀,敏捷地穿过她的指缝,沿着她的手臂往上爬,来到了她的颈侧。

    他抬起自己的脑袋,蹭了蹭她的侧脸。

    “罢了,此事暂且先放下。”云纤纤抬起手,用指腹摸了摸他的头顶。

    就算阿宸弄出什么事情,她相信,他是一定不会害她的。

    他们一起在云栖山庄度过了最艰难的岁月,阿宸是她最信赖的朋友。

    有了三色灵液的帮助,云纤纤的气海很快地被填满,当她再一次站起来的时候,她浑身上下都泛着一股极盛的光晕。

    就连云娆娆都不敢相信她会恢复得这么快。

    比试终于进入了决胜阶段。

    因为比试人数仅余二十人,原本漂浮的十座剑台纷纷撤下,只留下中央那孤零零的一座。

    所有人的视线齐聚在中央的比试台上,就连高空中金银台的掌门和四名长老也密切地关注着下方的动静。

    “云纤纤对战欧辰。”

    听见自己的名字,云纤纤紧张地捏住了自己的拳头。

    她用余光扫视着观战台下方,那密密麻麻的观众们,心脏忽然飞快地跳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来到这么多人的面前。

    “请云纤纤上场。”唐玉瑾转过头。

    云纤纤深吸一口气,一步一步从剑台的角落里,走向比试台中央。

    阳光穿过氤氲的云层,漏在看起来略有些瘦弱的绿衫少女身上,那些金色的光晕在她身上轻轻摇曳着,衬托得她气质轻灵脱俗,如空谷幽兰。

    虽说她身形单薄,一阵风似能刮倒,但少女的表情却不卑不亢,尤其是那双熠熠生辉的明眸,比阳光还要耀眼,仿佛藏着巨大的能量。

    在梦境的前世,她被抛弃,被无视,被唾弃,她辗转于不同的奴隶主手里,无时无刻生活在被肢解的恐惧中,仿佛被世界上所有人遗忘。

    而在今日,她终于堂堂正正的,站在所有人面前。

    她将用手中的剑,告诉世人,告诉天道——

    她的命运,终究掌握在她自己的的手里。

    ……

    比试正式开始。

    “唰。”

    云纤纤抢先跃起,梧桐剑翻转,在半空中划出一道靓丽的弧线,往虚空中一挡。

    果不其然,她的剑刚击出后,便击中了一道刺眼的、朝她刺来的白芒。

    “竟然被你挡住了?”对面的欧辰似乎意外地挑了挑眉,“不错,好剑法。”

    刚刚那道白光是他酝酿已久的第一道剑气,也是最为摧锋陷坚、最势如破竹的剑气。

    话虽如此说,他的动作却并不客气,不等云纤纤使出下一招,他本命法剑走势如鬼魅,再一次出现在她面门前。

    “唰唰唰!”

    只见白色的残影纷飞,下方观众根本看不清他刺出了多少剑。

    盯着面前飘忽不定的残影,云纤纤感觉自己的眼睛在隐隐作痛,她数清楚了,欧辰一共刺出了八剑!

    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半调子剑修和真正的剑修的区别便体现出来了,虽然云纤纤掌握了唐家的《玄女剑法》,但面对基础扎实,练剑多年的剑修,她并不熟练的剑法根本无法还手。

    二人之间,似隔着天堑。

    欧辰以压倒性的优势,将云纤纤按头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短短几息下来,她身上坚甲术被击溃,眼看着,法衣已经无法保护她的皮肤……

    只听“嘶拉”一声,皮肤被锐气割破的声音响起,一股幽幽的甜香在剑台上蔓延开来。

    “糟糕!”

    云纤纤捂着自己的手臂,脸色惨白,往后连退几步。

    然而等她手忙脚乱,想掏出伤药止血时,欧辰却再次闪身,携着无数残影的白芒,朝她席卷而来。

    “刺啦!”

    云纤纤连白光都看不清了,只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在疼。

    一瞬间,她身上被割破五六道口子,鲜红的血水从各个伤口中奔涌而出,将她半边绿色衣衫染红。

    大量的失血让她瞬间脱力,云纤纤不得不撑着梧桐剑,半蹲在地。

    剑修,不愧是修仙者中最强大的异类。

    因出血实在太多,连附近的地面上也沾满了刺目的血迹。

    望着这遍地开花的场景,云纤纤内心被恐惧填满。

    藏不住了……

    “你们闻到了剑台上的香味了吗?”

    “是灵药的香味!它闻起来像是极品灵芝,又像是某种特殊的灵花。”

    “她的血液里为什么有极品灵药的味道?她该不会是……”

    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讨论,云纤纤的脸色变得苍白。

    只要再给观众一点点时间,他们便能猜出来她体质的秘密。

    “你怎么了?”欧辰明显也发现了不对劲,因为双方还在比试台上,他问了一句,发现云纤纤没回答,便没有再问。

    欧辰见她快撑不下去了,内心竟生出几分不忍,道:“云姑娘,你打不过我的,认输吧。”

    他话音刚落,对面少女的眼神忽然变得黯淡。

    “我……”云纤纤紧紧咬着嘴唇,表面上佯装镇定,内心却已汹涌澎湃。

    如今,距离前十名只差一步之遥,只要赢了,她便能选择瑶光真君座下。

    瑶光真君为人和善,在她手里,她才喘息的空间,累积资源,寻找机会叛出门派。

    至于其他非良善之辈的长老,尤其是老色/魔开阳真人,她根本就不想再看见他们……

    因此,眼下就算自己木灵体的秘密暴露给他人又如何,在上一世,她的木灵体身份被云娆娆弄得人尽皆知,人人都想从她身上分一杯羹,如今只是提前被人发现而已。

    她必须得在本次比试中,进入前十名。

    下定决心后,云纤纤右手抓着梧桐剑,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晃悠悠地从地上站起来。

    既然已经到了最后的关头……

    那么,她只能尝试最后的办法。

    再次抬头时,她的眼神再一次恢复了坚定。

    没想到柔弱的女修再一次爬了起来,欧辰既讶异,又隐隐觉得兴奋。

    身为剑修的他,最喜欢强大的对手。

    他望着她闪烁的双眸,知道那里藏着修仙者与天斗与地斗的斗志。

    在一名普普通通的女修身上,他竟然看见了属于剑修的意志力。

    “来!”云纤纤右手颤抖,再一次使出《玄女剑法》。

    “好!就让我们痛快地比一场!”欧辰仰头一笑,挥剑便上。

    他恰好发现云纤纤露出一处破绽,当他正往那处攻击时,忽然,她的剑法往回一转,挑着他的剑,往回一转。

    她的剑法走势变了!

    只见自己的剑擦着她的手臂而过,随后她的梧桐剑以一个刁钻的姿势,从下往上一挑,戳向他的肩膀!

    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他闻所未闻,一不小心,欧辰竟然中招了!

    “你、你疯了!”欧辰捂着自己受伤的肩膀,连连退后几步,目瞪口呆。

    云纤纤忍着手臂传来的剧痛,嘴角扯出一丝笑:“这反转剑法我使得更顺手些。”

    刚刚她使出的剑法,是唐玉瑾在上一世教给她的逆转版《玄女剑法》。

    为了让她经常受伤,唐玉瑾特地修改剑招,让云纤纤将命门暴露给敌方,再趁着敌方不注意反将一军,达到伤敌一千自损的八百效果,后来,直到她快死了,才悟出了《玄女剑法》的真正剑招。

    如今她尚且未完全掌握真正的剑招,还是这逆转版本的用得更加熟练。

    “你你你,不要命了!”即便欧辰身为剑修,却也从未见过这等猛人,尤其是这猛人还是一个女人!

    欧辰被云纤纤不要命的模样所慑,气势上便落了下风。

    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她乘胜追击,在比试场上绕了一大圈,将欧辰打得连连败退。

    十几招,她和欧辰身上均被鲜血染红,连主裁判唐玉瑾都分不清谁身上到底是谁的血。

    瘦弱的女修目光坚定,浑身浴血,对别人、对自己使着世上最残忍的剑法。

    “这,台子上怎么到处是血啊……”副裁判嘟哝道,“等会该如何收拾?”

    盯着地面上那些鲜红色,充斥着甜香味的血液,唐玉瑾喉咙动了动:“无妨,稍后我用清洁术便可清理干净。”

    他刚在想云纤纤血的问题时,猛地发现了不对劲:“……你快看地上的图案!”

    只见比试台上,地面的血迹歪歪扭扭的,似乎连成一个圆形的花纹。

    虽说唐玉瑾并不擅长阵法,但修仙者大概都会一些阵法门道,他再仔细琢磨了一会,马上看出血迹暗藏着的玄机……

    恰在此时,云纤纤沾血的脚尖,踏出了最后,也是最核心的一步。

    马上,她为此精心准备的,最后的杀招,就要出现了。

    “以我之血,奉为血祭……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她一边挥着剑,口中喃喃念着古老的咒语,她的血,可不仅仅是灵药……

    “你在做什么?”正在与她对剑的欧辰一脸莫名其妙。

    不等他想明白,忽然,他们所站立的比试台上爆发出刺眼的红光,低头一看,只见地面上的血迹,化作燃料,盛放出熊熊火焰。

    原来,他们在刚刚比斗时,云纤纤刻意用逆转剑法,让自己受伤,以自己的血制造出一个大型的法阵。

    一阵狂风自法阵中席卷而来,赤红的火焰遇风暴涨,犹如数条仰天咆哮的火龙。

    感觉到危险,欧辰几乎想都没想,使出轻身术,蹿得老高。

    云纤纤却还留在地面上,站在法阵之间,血色火光映得她满脸通红。

    她深吸一口气,以剑指天,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念出最后的咒语:

    “凤凰鸣矣,于彼高冈!”

    “起!”

    这时,风,忽然停了。

    火焰静止。

    欧辰屏住呼吸,以为法阵失效时,忽然,地面的血色法阵颜色一变,橘红的火焰如烟花般层层爆开,几乎照亮了整座北斗山。

    伴随着一声响彻高冈的凤鸣,炫丽烈焰之间,露出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欧辰瞪大了眼睛,表情扭曲:“她竟然,召唤出了一只……”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阿宸,你的竞争对手来了!

    某只:啾啾~

    感谢亲亲的营养液~

    读者“埃”,灌溉营养液 +3 2020-11-08 21:5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