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3晋-江-文-学-城-

    云纤纤拿出一枚低品魂石,将凤凰火苗放了进去。

    没有了血魂咒大阵的支撑,凤凰残魂会很快的散去,将它放进魂石里,还能再多保存一会。

    将魂石捏在手心里,云纤纤一瘸一拐的,一步一步,朝着长案走去。

    金色的小蛇早就在那里等她了,他竖起自己的脑袋,红宝石似的眼睛似是蒙了一层雾,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她。

    因为失血过多,少女脸色苍白,但那双黑曜石般的眸子里却闪着光,阿宸知道深处的那些光是什么。

    是希望,亦是不灭的光。

    以前,他经常不明白她到底想要什么,她平时不争不抢,表现得过于超脱,总让他觉得,她对什么都不在意。

    直到今日,他明白了。

    她在等,等一个机会。

    “阿宸。”云纤纤来到他身边,伸手抚在他头顶上,纤巧的嘴唇微颤,发出梦呓般的声音。

    这时,一滴清泪从她眼角滑落,她吸了吸鼻子:“你知道吗,我终于胜了他们。”

    她胜的不是名次,胜的是曾经的自己。

    虽然,小蛇只是一只“灵兽”,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来到他身边的时候,她才会感到安心。

    手心里感受着属于阿宸的独特温度,云纤纤内心既喜悦又酸涩。

    小蛇蹭了蹭她的手心,穿过她的手指,顺着她的手背和手臂,爬上了她的肩膀。

    “啵唧。”

    阿宸张开小嘴,轻轻咬了咬她的耳垂,云纤纤知道他不高兴了,嘴角扯出一丝笑:“对不起,阿宸,让你担心了。”

    小蛇闷闷不乐地又撞了她一下,云纤纤笑着抬起手,抚摸着他头顶。

    这时,唐玉瑾从长案后转过来,嗓音柔和,如暖风拂面:“纤纤,你受伤严不严重?我扶你下台吧。”

    云纤纤伤重成这样,身为主裁判扶她下去,不会有人会说他徇私。

    他垂眸看向她时,端正的眉眼里似有化不开的柔情,充满了殷勤和关切。

    这是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抵挡的诱惑。

    “唐师兄,多谢你,我无事。”云纤纤收住自己的眼泪,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垮了下去。

    即便她今日死在台上,她也不需要他的关心,更何况,她现在腿没断,还能走。

    她声音冰冷,语调坚定:“我先下去了。”

    言毕,她利落地转过身,毫不犹豫往台下走。

    唐玉瑾刚伸出手,便落了个空,望着少女背后那一大片的血迹,他眉尖紧紧皱起:“云师妹,那你……好好休息。”

    他再一次过来与她攀谈,除了关心她以外,他还有很多话想问他。

    比如说,《玄女剑法》的事情。

    可惜,她根本不给他任何说话的机会,就像是……避他如蛇蝎似的。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云纤纤刚没走两步,背后忽然响起副裁判的大嗓门:“唐师兄,这比试台上到处都是血,咱们该怎么收拾?”

    只听唐玉瑾道:“你且退下,不必管此事,由我来清理。”

    闻言,云纤纤脚步一顿。

    她差点忘了,自己还有不少灵血留在台上!

    “慢着!”云纤纤担心自己的血被唐玉瑾拿走,急忙转过身,冲着唐玉瑾和副裁判道,“不必你们打扫,我自己来!”

    见她又折返回来,唐玉瑾明显愣了一下:“云师妹,你身受重伤,还是先下去休息吧。”

    “这比试台是我弄脏的,将它打扫干净,是我义不容辞的任务。”云纤纤咬破了自己的指尖,朝掌心的低品魂石滴了一滴血。

    吸收了她的血液之后,魂石忽然爆出了一道红光。

    “嗖!”

    凤凰火苗从红色的魂石中蹿出,身形暴涨至一人高,云纤纤满意地看着长大的凤凰,指着脚下的法阵血迹道:“凤凰大人,劳烦帮我一个忙,将召唤您的法阵残留清理干净。”

    她话音刚落下,凤凰的身形化为一道红色的旋风,飞快地朝地面上残存血迹席卷过去,如狂风扫落叶。

    等凤凰转一圈回来的时候,原本一片血污的比试台焕然一新。

    望着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比试台,唐玉瑾眼神黯了黯。

    这是一滴血……都不给他留?

    凤凰像是刚美餐一顿的小孩,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喜悦,重新回到了她的身边后,他甚至还绕着她转了一圈。

    云纤纤眯了眯眼睛,大声夸赞了他几句,这才将他重新收回到魂石中。

    凤凰回到了魂石之后,又变成了一簇小火苗,吸收了她的灵血后,火苗竟变得比之前凝实了几分。

    是因为喝了她灵血的缘故吗?

    在上一世,她没有试过给灵兽的残魂服用过自己的血,没想到灵血除了炼制丹药以外,还有养魂的功效。

    云纤纤垂眸思考着,她得赶紧回去喂凤凰多喝几口灵血,保住他的残魂。

    凤凰虽不受控制,骄傲又暴躁,但她却可以用自己的血和他谈条件。

    凤凰贵为神兽,答应的事情必定会办到,不会像人那样背信弃义,只要收服了凤凰,就能为她将来叛出北斗派增添一份助力。

    脱离命运桎梏的希望近在眼前,云纤纤腰不酸腿也不疼了,走路的脚步都轻盈了,整个人都像是在飘。

    她这副一身轻松的模样落在云娆娆眼里,像是在耀武扬威。

    云纤纤走在观众席间,每路过一名选手时,那名选手都会抬起手,羡慕地对她说一声:“恭喜云姑娘得胜归来。”

    “恭喜恭喜,今后望云姑娘多多照拂我等。”

    望着众星拱月的云纤纤,云娆娆眼圈红得滴血,双目更似含着两盆熊熊燃烧的怒火。

    如果她的怒火能化为实质,恐怕整座北斗山都要化为刀山火海。

    云纤纤刚坐下来,云娆娆便对她横眉怒目,张嘴便是斥责之言:“云纤纤,我没想到你背着家族学剑法、违规偷吃禁药也就罢了,竟然还偷偷学会了邪术!”

    云娆娆天生拥有一副好嗓子,嗓音清脆,音调高昂,像一只黄鹂鸟似的,平素她大小姐当惯了,便没有压低嗓门的习惯。

    而如今云纤纤进入了前十名,令云娆娆彻底陷入疯狂,更不可能去控制自己的嗓音,因此,她这一声响亮的声音喊出来,几乎吸引了大片观众席的目光。

    云纤纤没想到的是,云娆娆竟然丧心病狂到连云家的脸面都不顾了,当着围观群众的面和她撕破脸。

    “你做出这样的事,就是在给家族蒙羞!”见云纤纤并不答话,云娆娆以为自己说中了她的心事,愈发嚣张跋扈,她耷拉着眉,用自以为苦口婆心的语气道,“你速去向唐师兄禀明实情,兴许他们看在你诚实的份上,愿意网开一面,纳你当北斗派的外门弟子。”

    云纤纤望着云娆娆一本正经的脸,清澈的乌瞳闪过一丝怜悯。

    她知道云娆娆为什么非要咬死她做了弊,究其根本原因,还不是因为她不愿面对自己从云端掉落泥里的现实?

    云娆娆自小受尽云家父母和亲眷的宠爱,在所有人的恭维和吹捧下,连她自己都信了自己是天之骄女。

    这样一个天之骄女,不可能承认自己的失败了。

    云纤纤一字一顿道:“云娆娆,你的意思是,北斗派比试不公么?”

    闻言,云娆娆神情一顿,不死心地继续道:“我、我的意思是,你偷吃禁药,动用了邪术……”

    望着冥顽不灵的堂妹,云纤纤叹了一口气。

    她为人低调,不喜在他人面前惹事,但云娆娆非要闹事,若她再不给她一个痛快,恐怕此事会没完没了。

    “云娆娆,你说我服了禁药,你从何得知?”云纤纤忽然脸色一冷,表情凝重,“在我上场之时,副裁判曾检查过我的脉搏和气息,你口口声声说我吃了禁药,你的意思是……副裁判为我徇私吗?”

    副裁判地位虽不如唐玉瑾,但也好歹也是北斗派有头有脸的大管事,不可能在众目睽睽之下帮云纤纤作弊。

    这一泼脏水若真泼到副裁判身上,他在北斗派的名声算是全完了。

    云娆娆蓦地反应过来,赶紧摆了摆手:“我不是,我没有此意……”

    见云娆娆眼神慌乱,云纤纤继续乘胜追击,清了清嗓子道:“还有,你说我动用邪术,但我在比试台上时,主裁判未曾判我违反规定。这全场所有的弟子,包括金银台的掌门和长老都是见证。所以,你的意思是,北斗派表面上公正廉明,实际上却是藏污纳垢之地,门派上下都是卑鄙龌龊之人?”

    藏污纳垢之地,卑鄙龌龊之人。

    北斗派的行事风格,云纤纤上一世便领教过了,如今再次将门派的真相说出来,她只觉得浑身畅快,心里说不出的熨帖。

    云纤纤虽说得爽了,但对面的云娆娆,却明显承受不住这句话的分量。

    这么一顶大帽子扣下来,云娆娆全身发寒,似是被一盆冷水当头浇下。

    她左右为难,不知该如何辩驳。

    如果她承认自己方才的冒失之言,就代表她质疑副裁判、主裁判,甚至是北斗派的公证。

    北斗派是风临界第一大门派,声名显赫,无人不知,容不得他人玷污。

    更何况她是七十八名,更没有师尊站出来为她说话……

    云娆娆思及此,忽然悲从中来,心口一阵绞痛。

    作者有话要说:  云纤纤:又有新的灵兽,我要好好将他养大!

    阿宸:(愤怒)踹出去踹出去!

    【追更的宝宝辛苦了,昨天随榜没更,所以本章2分留言评论会在下一章更新时收到小红包一枚,随便留啥都行】

    感谢亲亲赠送营养液~

    读者“仓鼠”,灌溉营养液 +1 2020-11-09 09:2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