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4晋~江~文~学~城~

    云纤纤坐在原地,捏着灵泉瓶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喝着,她时不时会掀起眼皮,瞥向肩膀上的小蛇。

    自进入了前十名后,她变得悠哉悠哉起来,没有了方才那股不要命的劲。

    阿宸老老实实的趴在她肩膀上,眼巴巴地,看着她将灵泉一饮而尽。

    显然,他已经没办法再往灵泉里加料。

    等回家再找机会吧。

    “阿宸。”似是感觉到小蛇情绪的低落,云纤纤偷笑一声,小鹿般的眼睛闪过一丝狡黠,她抬手,将灵泉递到他嘴边,“这灵泉里灵气充足,你也尝尝。”

    见状,阿宸的腮帮子立马鼓起来了,像是两个充气的圆球球,心想既然你全知道了,为什么还要来拿蛇来逗趣……不,是拿他逗趣!

    云纤纤又将瓶口凑过去一点,阿宸气得脑袋一撇,竟不搭理她了。

    对比其他认真准备应战的九名弟子,云纤纤这副轻松态度落在他人眼里,倒像是她胸有成竹,另有底牌。

    等最后一次轮到她上场时,在众人吃惊的唏嘘声中,她连梧桐剑都没拿出来,直接向对方认了输。

    对于第九名,云纤纤是满意的,既不突兀,也不算差。

    在上一世,云娆娆在招徒大会位列第三,可谓是出尽了风头,最终获得净敛神君的青睐。

    但是,她却不一样,对于北斗派来说,她只是一件品级贵重的礼物,行事上不能太过分。

    见好就收,才能活得更长久。

    前十名的名次很快尘埃落定,云纤纤坐在观众席上等待许久,在落日之前,终于等到师徒互选的环节。

    入选者在该环节之中,可以提出自己中意的师尊,师尊也可以向入选者抛出橄榄枝,一旦双方互相选定后,入选者将成为该长老的内门弟子,当然,如果运气好的话,还能成为对方的关门弟子。

    当然,只有前十名入选者方能参加。

    每一届的招徒大会上,前十名都是入门的佼佼者,今日的互选将会决定他们今后各自的方向,是否能成为北斗派未来的顶梁柱,全看今日的抉择。

    因此,今日的师徒互选环节,备受所有人的期待。

    云纤纤低着头,跟在第八名的身后,来到金银台的下方,尽量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

    金银台上,烟雾缭绕的云雾被风一吹,只剩下薄薄一层暖阳光晕,依稀可见台上掌门和四名长老的身影。

    轮到第一名弟子选择师尊时,金橙橙的晚霞边,忽然划过一道耀眼的虹光,最后,落在了金银台角落。

    光晕中,一名身着藏蓝勾边白袍,黑色美髯,约莫三十五岁左右的中年男人从中走出。

    见着此人,云纤纤背后冷汗直冒,蓦地瞪大双眼。

    这位开阳真人,便是她上一世那位为老不尊,对她动手动脚的师尊。

    云纤纤原以为开阳真人不会像上一世那样出席,她方才还暗自庆幸,没想到他又出现在互选会上。

    当真是阴魂不散。

    瑶光真君轻笑一声,对着姗姗来迟的开阳真人柔声道:“开阳,你这是怎么了?”

    “还能如何!”开阳真人重重地冷哼一声,重枣色的脸因愤怒而变得愈发红,像是被人涂了浓厚的红油彩,“我北斗派乃风临界堂堂第一门派,竟有小贼胆敢潜入我开阳宫,偷取我养育多年的三色玉泉!”

    今日早晨,他发现开阳宫的三色玉泉被偷了,不小心错过了招徒大会的比试。

    那名小贼偷玉泉的水平绝佳,将他最精华的一小块泉眼挖走了,若不是他每天都有仔细检查的习惯,还真没法发现玉泉出被偷了。

    此言一出,其他掌门和长老皆惊,就连净敛神君也忍不住微微侧目。

    “门派内竟有如此胆大包天之徒?”掌门一挑眉,开阳宫乃门派炼器重地,淬炼兵器的泉水若有闪失,恐怕整个门派战斗力将大幅度下降,他的神情变得严肃,“此事马虎不得,稍后我便让玉瑾严查此事。”

    “哼。”开阳真人嘴角垂着,重重一拂衣袖,坐了下来。

    “开阳师弟你莫气,有关玉泉之事,掌门必会给你一个结果。”玉衡真君劝解道。

    “能给我什么结果?那小贼必定是已经跑了,我这可是好不容易从上界得来的玉泉啊。”开阳真人仍是对着空气怒目而视。

    掌门顿时面露尴尬之色,无奈地抚了抚白色的长须。

    瑶光真君眼睛一转,逗笑道:“你瞧,如今恰逢招徒大会的互选,不如我们让一名徒儿,作为给开阳师兄你的补偿吧。”

    闻言,开阳真人脸色稍霁,眼底划过一抹贪婪:“此事当真?掌门可应允?”

    “自是无妨!”掌门轻轻挥了挥袖,朗声一笑,大方道,“开阳师弟,我的名额便让给你了。”

    他已经有了玉瑾徒儿,旁的徒儿他既瞧不上,也无暇费心去教,只要开阳能消气,分一个名额给他也不算什么。

    “好!”开阳仰头大笑一声,声音畅快几分,“掌门师兄说话算话,等会可莫要后悔。”

    金银台上的对话,下方的弟子们自是听不见的。

    排行第一的男弟子恰好选中了掌门,掌门听罢,摸了摸鼻脊,摇头无奈道:“本尊弟子已经满额,本次招徒大会不再收徒,你另择师尊罢。”

    “啊?”男弟子自幼崇拜掌门,没想到掌门这次竟不收徒儿,内心一阵挣扎过后,他小心翼翼,又将视线转到最中央,那名端坐在莲花上的雪袍男子身上,满面通红地说,“弟子斗胆,恳请净、净敛神君……”

    因太太过紧张,男弟子连话都结结巴巴。

    他只是想试探净敛神君的意思,不敢抱任何的希望。

    毕竟净敛神君并非风临界的修仙者,而是来自更强大的灵界。

    为了将净敛神君留下当客座长老,掌门费尽心思,不知用了什么条件,才将净敛神君给留下来。

    因此,净敛神君在北斗派拥有至高无上的地位,就连几位长老见他都得客客气气的。

    让净敛神君纡尊降贵在北斗派内收徒,绝无可能。

    “不可。”掌门立即摇头,制止了男弟子,“神君向来不收徒。”

    男弟子见状,知道让净敛神君首徒无望,便讪讪地住了嘴。

    因排行第一的男弟子碰了一鼻子灰,排行第二、第三的弟子们顿时学乖了,选择师尊都从天璇和天玑真君开始,无人再扰净敛神君或天枢掌门。

    第八名择师结束后,终于轮到了云纤纤。

    方才八人里只有一名女修,那名女修长相平平无奇,体格健壮,是学剑修的好苗子,她一上场,便被剑修大能天玑长老挑走了。

    台上,仅剩下云纤纤这位唯一的女弟子。

    当然,即便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也掩盖不住天生灵体散发的气味。

    伴随着她走近,一股清新甜美的木灵药香袭来,令人神清气爽,大呼过瘾,瑶光真君的眼睛倏地瞪大,问道:“掌门师兄,此女莫非……是那云家长女?”

    方才在金银台上时,她便感觉云纤纤不同寻常,当时她心想与她无关,便没有关注。

    “没错。”云纤纤在比试台上时,掌门便察觉是她,望着她低眉顺眼的模样,他抚了抚须道,“你们可莫小看她。有了她,方可令本门在丹道和器道上再进一步。”

    闻言,瑶光真君默然。

    “云家长女好生美貌。”自云纤纤上场后,开阳真人的视线便没离开过她,因笑容太大,他那双耷拉的倒三角眼眼角都被扯了上去。

    云纤纤站定后,先对众真君行了礼,随后面朝瑶光真君:“弟子愿拜瑶……”

    她尚且未说完,开阳真人忽然打断她,大笑道:“天枢师兄,你方才不是说要让我一个名额?不如将她让给我做内门弟子吧。”

    听着开阳真人熟悉的嗓音,云纤纤倒吸一口气,瞬间控制不住自己的表情,惊得小脸惨白。

    若今日再被分到开阳山去,她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便全部都白费了。

    她绝不能坐以待毙。

    豆大的汗珠从额上落下,不等掌门开口回应,云纤纤咬了牙,朝瑶光真君再一抱拳:“弟子不喜炼器,望瑶光真君收弟子为徒。”

    “这、这……”瑶光真君秀眉微蹙,面露难色。

    她方才看过云纤纤的整场比试,心想这是一块难得的良才美玉。本次比试中,云纤纤做了一件正确的事,但她运气不好,遇上了开阳。

    她觉得,与其让云纤纤成为剑的材料,不如好好培养,说不定她能发挥比炼剑材料更大的作用。

    可惜,她地位不够,不可能为了一个女徒儿扫了开阳的雅兴。

    “哼,不识抬举。”开阳真人霍地站起来,横眉冷目,朝着云纤纤怒斥出声。

    他从未想过,竟有人敢在大庭广众之下拒绝自己,令他脸面全无。

    开阳真人这一嗓子怒吼,令原本还算和谐的气氛突然急转直下,连周遭的空气都充满了火.药味。

    掌门揉了揉眉心,左右为难:“云家女,开阳峰藏有诸多法门,即便你不喜炼器,也可学其他,当然,你若还觉得法门不够,可求开阳为你寻来。”

    一瞬间,云纤纤的心沉到谷底。

    她知道,开阳真人不会那么容易放过她。

    如果她答应去开阳峰,那在此之前,她流的血又算什么?

    “云家女。”掌门声音虽温和,却说着最冷酷无情的话,“如今只有开阳愿意收你……”

    掌门和其他长老的意思很明确,那就是让她听话,心甘情愿去开阳峰,任由开阳磋磨,当北斗派的鱼肉。

    上一世,她被迫接受安排。

    可是现在,她已经不是曾经的她。

    蓦地,她抬起头,眉尖紧蹙,目光如炬,视线一一扫过在座所有长老。

    每一名被她看过的长老,都不自觉地移开视线,表明自己拒绝的态度。

    唯有莲台上的净敛真人,依然微垂着双眸,一动不动的坐在那,若不是他手中的白鸾尾正在随风飘动,几乎让人以为他石化了。

    云纤纤在心底冷笑,瞧瞧,这便是风临界第一大派,北斗派,压在她头顶上的大山。

    反正,她已经霍了出去,即便今日得罪开阳真人,那又有什么要紧。

    想通了之后,她深吸一口气,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道:“师徒双选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既然没有师尊愿意选择弟子,那弟子便请辞前往外门,请掌门成全。”

    少女声线轻柔婉转,如云湖翠鸟啁啼,但语气却不卑不亢,字正腔圆,平白无故的,众长老感觉自己耳朵发烫。

    在场的长老面色变得异彩纷呈,尤其是开阳真人,他一张脸憋成了紫色,像烫熟的茄果。

    过了片刻,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云纤纤抿了抿唇,转过身,准备下台。

    她刚迈开脚步,背后忽然传来一道空灵悠远之声,似磬韵还幽:

    “我愿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作者有话要说:  祝大家周末愉快!

    这一章2分留言将在下一章更新时收到小红包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