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5晋~江~文~学~城~

    “我愿收你为徒,你可愿意?”

    男人轻柔的嗓音自遥远的梦中传来,云纤纤脚步一顿,慢慢回过头去。

    莲台上,年轻俊美的神君轻轻一扫白鸾尾,嘴角似噙着若有若无的笑,虽不明显,却让人感到一道溶溶的暖意,如春风抚过大地的青草,阳光融化了神山上的雪。

    掌门蓦地侧头,瞪大了眼睛:“神君,这是……”

    他万万没想到,净敛神君要收云纤纤。

    按照原先安排,云纤纤会被偷偷送过来,囚在门派里,等用完她以后,她便会悄无声息地死了。可云家却不愿,非要让她过明路当外门弟子,这样等云纤纤死后,他们能获得更多的赔偿金。

    直到现在,掌门发现自己失算了,净敛神君竟要插手此事。

    净敛神君眼睛一眨,朝他微微颔首。

    掌门内心纠结,却也不得不服从,朝云纤纤道:“云纤纤,还不快过来。”

    众长老中,最强大的净敛神君发了话,若她再不乐意,那就是她不识抬举。

    掌门暗自琢磨,云纤纤虽珍贵,但比起讨净敛神君关心,她不算什么。

    不管净敛神君打算将她当成什么来用,对于北斗派来说,他们都稳赚不赔。

    毕竟,净敛神君的宝贝随便拿出来一件,都可能超过云纤纤的价值。

    “云纤纤,你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行拜师礼。”

    在众人的连声催促下,云纤纤朝净敛神君走来。

    恰好,他星眸正低垂着,望进了她的眼里。

    云纤纤感到太阳穴忽然一疼,眼前闪过一幅奇怪的画面。

    那是在一片奇花盛放、云雾缭绕的仙台上,一男一女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裳,二人似乎纠缠在一起。

    她努力拨开识海的迷雾,却始终瞧不清他们在做什么……

    虽然什么都看不清楚,但从记忆中的画面来看,她能确定,在上一世,她认识净敛神君。

    可她却不知道,净敛神君到底与她有什么关系。

    “来。”

    空灵的嗓音继续唤回了她的神智,云纤纤定了定神,抬头望向面前宝相庄严的神君。

    净敛神君轻拂衣袖,那宽大雪白的袖口悠悠垂落,露出下方那只修长的、如玉瓷般的手。

    一枚冰蓝色的光点自他掌心飞出,他缓道:“自此后,你便是本尊的关门弟子。”

    光点落在云纤纤手中后,化为一枚北斗派弟子玉牌。

    云纤纤望着玉牌上的莲纹,眉尖慢慢蹙起,认真思考自己的处境。

    她已经拒绝了开阳真君的收徒邀请,已经没有长老愿意收她,即便她现在请辞去外门,日子也只会比去开阳峰好过一点点。

    到了外门之后,再想拿到功法争取到更多的修仙资源,那就难了。

    原本她已经打定主意去外门,没想到净敛神君突然神来一笔,跳出来要收她为徒。

    在场所有人当中,没有人能抢走开阳真人的徒弟,除了……净敛神君。

    如果她想留在内门,就只能做净敛神君的徒弟。

    当然,拜入净敛神君门下,未必是好事。

    她早已不是单纯的少女,知道有因才有果,恐怕净敛神君的图谋也不小。

    在云纤纤思考之际,排行第十的男弟子已经按耐不住,拉了拉她的袖子。

    被男弟子这么一打岔,云纤纤蹙着的眉头忽然松开。

    她想明白了。

    即便净敛神君对她有图谋又能如何,就算拜入瑶光真君的座下,她想逃出北斗派,也得费一番苦功夫。

    上一世,净敛神君时常外出和闭关,洞府全都交由云娆娆来掌管,这一世换成她,恰好方便她囤积资源,早日叛出门派。

    在内心计较完毕之后,云纤纤敛容,低下头,上前一步,对净敛神君行了一礼。

    “弟子云纤纤,见过师尊。”

    随后她抬起右手,咬破自己的食指,往冰蓝色的门派玉牌中滴入自己的精血。

    这枚门派玉牌是北斗派特制的神魂牌,每一名入门派的弟子,都会在玉牌内留下自己的精血,方便门派追踪弟子,了解弟子的生死情况。

    在上一世,云纤纤也被逼着往玉牌里滴入自己的精血。

    她进入秘境后,唐玉瑾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屏蔽了她与门派的神魂联系,后来她从唐玉瑾手里逃脱后,北斗派又追了上来,一路追杀她追到了上界。

    在她死前,曾听说有一卷《神魂真经》记录着破解神魂联系的方法,她打算等自己实力提升后,寻找机会寻来将这卷真经,脱离北斗派的控制。

    行了简单的拜师礼之后,净敛神君没有什么交待,只说让云纤纤按照门派安排,好生修炼便可。

    掌门犹豫着想说几句,见净敛神君没有变态,只好命副裁判将云纤纤带下去。

    云纤纤跟着副裁判,从金银台下方飞下,往管事处而去。

    比起前十名师徒互选的环节,其他的二百九十名弟子择师便简单许多,管事处根据各位弟子的表现、成绩等综合水平,为弟子分配所属的山峰和师尊。

    “为什么我会被分配到开阳峰!”在拿到自己的门派玉牌后,云娆娆当场与管事弟子吵了起来,声音大得连十丈远的金银台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还有,我明明是七十八名,当时不是说好了一百名就是内门弟子吗?为何我不是内门弟子?!”

    “哟,师妹你是七十八名,又不是第八名,自然是外门弟子。”管事弟子逢高踩地惯了,对于云娆娆这种上来闹事的人,他格外瞧不上眼,语气也阴阳怪气的,“今年恰逢净敛神君收徒,门派资源吃紧,七十名后的弟子按照新规定,全部归为外门弟子。”

    “什么?凭什么云纤纤当了净敛神君的徒弟,就要让我们所有人跟着吃亏!”云娆娆双目通红,表情扭曲。

    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虽说都是弟子,但待遇差距天差地别,不仅灵石没有一颗,每月还要干各种杂活,才能换回那么一点点门派资源。

    外门弟子,堪称门派的苦力,最强工兵蚁。

    云娆娆这辈子都没干过杂活,如今让她去当外门弟子,去给云纤纤这些内门弟子端屎端尿,比当场杀了她还要难受。

    没错,现在她感觉自己就像已经死了。

    “啧啧,师妹你这话就不对了,人家云师姐是凭本事争的名次,凭本事拜的神君,你这副大吵大闹的模样,倒像是嫉妒人家似的。”管事弟子已经自动将云纤纤纳入师姐行列,一口一句甜甜的师姐叫着,“再说了,这也不是云师姐能定的,你还是赶紧走吧。”

    “你!”被提起了自己的伤心事,云娆娆肝肠寸断,指着管事弟子鼻子便骂,“你们,你们这是欺负人……”

    “师妹,我劝你还是早些去开阳峰报道吧,去晚了,小心没了你的位置。”管事弟子抬手拨开她的手指,对她一阵挤眉弄眼,幸灾乐祸地说道,“这次被分到开阳峰的外门弟子,可都是吃苦耐劳的散修,师妹瞧瞧你这金尊玉贵的身子,估计连炼器锤都不会拿吧,小心在你们开阳峰年末考核中垫底哦。”

    云娆娆万万没想到,管事处的弟子嘴皮子这么利索,不仅对她恶语相向,还诅咒她考核失败。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龙游浅水遭虾戏!

    云娆娆紧紧咬住唇,心里暗暗发誓,云纤纤,还有你们欠我的,我一定会拿回来!

    “我会成为内门弟子的,你且给我等着。”她恶狠狠地瞪了管事弟子一眼,拿了门派下发的外门弟子服便走。

    夕阳下,长廊中,她高挑的背影,透着一股壮士赴死的悲壮和决绝。

    等云娆娆走远后,管事弟子笑眯眯地转过身,朝着多宝格的后方,身穿青衣的男人行了一礼:“大管事,此事我办得如何?”

    “哼,你办得不错,将她送去开阳峰正合适。”大管事冷哼一声,脸色格外难看,如果云纤纤在这里,便能认出此人是当时第十剑台的副裁判,“这贱/人竟当着所有人的面,污蔑我对云纤纤徇私……我在本门担任管事二十余载,行事清清白白,从未有过任何闪失。”

    管事弟子呸了一声,道:“云娆娆她只是一个小家族的女儿罢了,竟敢口出狂言,污蔑咱们大管事的清白!”

    北斗派是风临界第一大门派,弟子之间传闲话的速度也是一等一的,当时云娆娆质疑云纤纤服了禁药,这话马上便被传到了大管事的耳里。

    “我听闻开阳真人不好对付,今日他又被扫了脸面,回去必定会大发雷霆,咱们就让她好好尝尝辛酸的滋味!”

    大管事点了点头:“我瞧她还未服气,你再多送些厉害的散修过去,咱们就看着,看她还能得意到几时!”

    大管事和管事弟子相视一笑。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久等,本章2分评依然在下章更新时有红包掉落~

    感谢在2020-11-08 18:36:30~2020-11-08 23:07:5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埃 3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