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8晋~江~文~学~城~

    阿宸没打算让凤凰去当蛮蛮鸟。

    蛮蛮鸟除了一身肥肉,味道尚且不错以外,毫无优点。

    讨厌的凤凰喝了小姑娘的血,若不给他找一副上等的兽身让他干活,便是便宜了他。

    阿宸将蛋扫过来的意思,是想告诉云纤纤,寻找一颗蛋,比找已经孵出来、没有灵魂的幼崽要容易许多。

    云纤纤明显也反应过来,安抚凤凰道:“凤凰大人请放心,等我有机会出门派,我定会给你找到心仪的蛋。”

    【这还差不多。】

    凤凰终于满意了,“呲溜”一声,又重新钻回魂石中休养生息。

    云纤纤饱餐后,又拿出识字的书本,让阿宸给凤凰选名字。

    金色小蛇拿尾巴一勾,将“声”字勾了出来。

    “凤声,凤声。”云纤纤收起书,笑眯眯地唤了两声,“好名字。”

    随后,她带着两只兽前往紫竹林中去,用清洁术将院落里外打扫了一遍。

    凤声将脑袋趴在魂石上,望着房里忙前忙后的云纤纤:

    【她不是没打算住这吗,为何要打扫屋子?】

    阿宸斜睨他一眼,高深莫测地道:

    【等着。】

    凤声嘀咕了一句“故弄玄虚”后,又道:【好无聊,我能不能出去走走。】

    阿宸心想,凤声竟比他还爱往外跑,若等他有了兽体,岂不是要闹上天?

    二兽没争执多久,珞珈山便来了外人。

    云纤纤发现异动后,急忙支起了院落外的结界。

    一道蓝色剑光落在紫竹林外,身着湛蓝衣袍的男人从林间徐徐走来,长袖飘飘,风度翩翩,任是谁瞧见了,都得夸他一声好一个俊俏佳公子。

    云纤纤却明显不待见他,眉心狠狠皱了一下,喃喃道:“终究是躲不过去。”

    没错,来人正是一日未见的唐玉瑾。

    云纤纤将结界打开,将他迎了进来。

    唐玉瑾目光扫过院落,随后一脸心疼,温声道:“云师妹,当真是委屈你了。”

    听着这一声“委屈”,云纤纤不明所以,比起前世在开阳峰被开阳真人骚扰,她觉得自己现在好的不得了,就连紫竹林的阴气都是那么的甜。

    她可不是他人挤兑一句话,或是抢了一根线头,便觉得自己受了天大委屈的那种人。

    她想要什么,自己便会去拿到手,不会浪费时间去无病呻吟。

    “我屋子尚未清扫干净,委屈师兄在院里说话。”云纤纤指了指石凳,“师兄请坐。”

    “好。”唐玉瑾颔首,撩起前摆坐了下来,开口仍是黏糊糊的,“云师妹,你在此地过得可好?瞧你这院子空落落的,我此处有不少摆件……”

    “唐师兄,有什么事便直说吧。”云纤纤面无表情在他对面坐下,语气淡淡,“我稍后还有事要办,师兄你特地过来,可是门派有事?”

    “咳。”唐玉瑾右手抵唇,掩饰住自己的难看,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没错……门派让我来送东西。”

    云纤纤眉毛一挑,心想,果然,北斗派已经等不及了。

    “好啊。”她嘴角一勾,在心中冷笑,“劳烦师兄拿出来吧。”

    见她一副油盐不进的模样,唐玉瑾叹了口气,袖子轻轻在石桌上一扫。

    六七瓶各色丹药出现在桌面,云纤纤眼睛极快地眨了一下。

    这些玉瓶里,全都是为她特质的药丸,有回云丹、源女丹、蕴竹丸,表面上来看,它们皆为滋补身体,调理气息的丹药……

    在外人眼中,会认为北斗派对她格外偏爱。

    但实际上,这些丹药掺杂了鬼魂珠粉,阴气滋重,服用后,她的体质将变得更适宜做六道轮回剑的材料。

    云纤纤视线扫过玉瓶,却没瞧见那最惹眼的赤霄瓶。

    在上一世,每个月,门派都会派唐玉瑾将赤霄瓶送过来,瓶内盛放着收集她灵血的吸血蜈蚣。

    这一次,吸血蜈蚣哪去了?

    “这些丹药都是门派单独为师妹你准备的,师妹可要好生服用。”见她露出诧异的表情,唐玉瑾以为她震惊于门派的手笔,不禁微微一笑。

    云纤纤伸出手,将玉瓶一一打开,细致地检查起来,又让唐玉瑾以为她好奇丹药,心中想着必行便好交差了。

    将所有玉瓶都检查了一遍后,云纤纤仍是没找到吸血蜈蚣。

    吸血蜈蚣是保存灵血的绝佳载体,混有吸血蜈蚣体内毒素的灵血,往往比新鲜的还要好用。

    莫非,这次没派吸血蜈蚣过来,是看着净敛神君的面子?

    云纤纤仔细想了想,突然问道:“门派此次送药过来,是否与净敛神君有关?”

    “云师妹。”

    唐玉瑾是未来北斗派的继承人,除了掌门和长老以外,他是为数不多得知云纤纤秘密的知情者之一。

    见云纤纤询问净敛神君,唐玉瑾以为她认为这些药是神君给的,便道:“神君昨日去后山闭关了,不过你放心,你是神君的徒弟,门派不会亏待你的。”

    闻言,云纤纤顿时一愣。

    净敛神君闭关了?

    她才拜师不到一天。

    越是修为高超的修仙者,闭关时间越长,似神君这等大人物,闭关时间都是以十年、百年来计算的。

    没想到自己竟有这等好运气,云纤纤感觉浑身轻松,内心窃喜。

    当初,她之所以想选瑶光真君,便是看中了她动不动就出门派的习惯,不像开阳真人,整日守在开阳宫内炼器,没事便拿徒弟撒气。

    当然,对于净敛神君闭关一事,云纤纤面上还要装装样子,她蹙着眉头,难过地道:“唉,只希望师尊他早日出关,我想念他老人家。”

    她一点也不想他,希望他不要再出来。

    云纤纤不想多聊,起身赶人:“师兄,时候不早了。”

    唐玉瑾无奈,只好随她离开院落。

    他望着走在身侧亭亭玉立、眉目如画的少女,《玄女剑法》之事在嘴边打了一个转,又变成了:“云师妹,你我有婚约在身,如你遇上了难事,大可来找我。”

    云纤纤正认真走路,听着他这话,险些跌了一跤。

    他不提婚约还好,提了只会让人觉得好笑。

    上一世,他也用过这一招,先用婚约锁住她,背后却和云娆娆在一起。

    对比云纤纤的诧异,阿宸则是愤怒。

    原本悬在她手腕上的金色的小蛇动了,他环着她的手臂,攀到她的肩膀之上,双目微眯,血色的眸子翻涌着深沉的杀意。

    如果凤凰此时飞出来,便会发现阿宸昨天与他打斗时的表现实属小儿科,他现在表现出来的状态,才是真正的要杀人。

    云纤纤感觉到阿宸的异动,一把将他拉下,抚了抚他背后的鳞片,不动声色道:“婶娘曾警告过我,云家打算将两家婚约留给娆娆妹妹,更何况……”

    她冷冷一笑:“我听说,唐家中意的人不是我,也是娆娆妹妹。”

    “不,不……”唐玉瑾顿时大惊失色,“此事我不知情。”

    云纤纤觉得与他说话有些没意思,便问道:“唐师兄,这丹药你可熟悉?”

    “自是熟悉的,回云丹添了雨女草,于女子身体有益……”唐玉瑾忍不住瞥了她一眼,解释道。

    云纤纤望着他的神情,心想,连她都闻到鬼魂珠粉的味道了,唐玉瑾比她修为高出两大境界,怎么可能不知道?

    还有,这紫竹林分明是阴气之地,唐玉瑾半分不提醒她,还在她面前装得情深似海……

    如前世那般,一模一样。

    若非她那时机警,留了后手,唐玉瑾抽她魂时她便已经死了。

    至今为止,她都不知唐玉瑾要她魂魄做什么,木灵体除了身体有用之外,灵魂与其他人无异。

    不过没关系,她这一世总会弄清楚此事。

    这时,二人已经走到紫竹林边缘,云纤纤升起小院结界,赶客之意明显。

    唐玉瑾脸皮再厚,却也没冲结界动手,他唉声叹气一番,只好恹恹离去。

    等唐玉瑾走后,她不想费灵石,重新将结界撤下,小院门开着,直接走出紫竹林,往西北方向而行。

    来到藏经山时,已到了午后。

    藏经山建在门派的西北方,巍峨高耸,如一柄巨剑斜插在地面,剑柄直冲云霄,重重云端中,藏经阁的屋顶仅仅只露出屋檐一角,屋檐上黄色的琉璃瓦反射着金色的光,檐上的骑凤仙人雕塑像是飞在天上,令整座建筑看起来遥不可及。

    云纤纤将阿宸往肩头一放,撩起袖子,便开始徒手爬山。

    为了磨炼门派弟子的心性,北斗派在许多山上没有修建栈道,并加持了重力法术,方便体修锻炼身体。

    以前在家,为了迷惑云家人,云纤纤很少外出走动,这一次来到北斗派,她打算修炼之余多锻炼身体。

    修仙一道,光会法术不行,硬朗的体质是基础。

    云纤纤在岩石上攀爬着,浑身沾满了泥,头发一缕缕黏在汗津津额头上,脸颊通红,爬到半山腰时,上方已经出现了同样来炼体的体修。

    体修见下方出现了一名娇滴滴的女修,倒觉得颇为稀奇。

    像云纤纤这等养尊处优的名门贵女,大多靠嗑药来堆修为,没想到会来藏经山来吃苦。

    太阳几乎快落山时,云纤纤到达藏经阁大门口。

    藏经阁对内门弟子免费开放,望着层层书架上数不清的书籍玉简,云纤纤眼睛一亮,一头便扎了进去,如同一名饥渴已久的旅人。

    趁北斗派没派吸血蜈蚣来之前,她必须尽快进入微光境。

    到那时,她就有足够的修为,去夺微光境修士的资源,早日叛出门派。

    没日没夜学了几日,正在努力学习的云纤纤被值班弟子赶下山去,原因是藏经阁需要打扫。

    她懒得回珞珈山,顶着乱糟糟的鸡窝头,在山下睡了一夜,次日,藏经阁开放后,她又徒手爬了上去。

    这一次,她爬得快了许多。

    如此往复过了一个月,珞珈山紫竹林的小院里积了一层灰,等抽空回去时,她发现,之前唐玉瑾送来的丹药不见了。

    “丹药呢?”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亲们支持。

    这章2分评论依然会在下章更新时发放小红包一枚,亲们注意不要打成0啦,后台筛不到的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