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漠银河:是你嫂子!

    司明镜狠心掰开男人禁锢的大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的掰,每掰开一根,男人的眉宇间都凝重几分,好似在控诉她的无情……

    终于,彻底挣脱开了。

    司明镜落荒而逃。

    刚打开门,靠着门外的墙壁,咀嚼着薄荷糖的夜深就望向她:“司小姐,怎么样?”

    “他现在应该好了不少,今晚没事,不许再敲我的房门,否则一把毒药叫你绝后!”

    司明镜语气忽然间非常凶残。

    夜深被吼得一愣,目光落到司明镜滚烫泛红的脸上,好奇:“司小姐,你的脸怎么那么红?”

    司明镜快步闪人,根本没理会夜深。

    虽然龙角已经隐藏,可是被男人摸了好一会儿,现在身体竟有些按捺不住的躁动。

    该死,她得赶紧回去冲冷水澡!

    果然,第二次发育后,龙角就不能被乱摸!

    ……

    主楼别墅,漠银河的卧室。

    夜深高举双手发誓:“大哥!我敢打包票发誓!从始至终都是我在你的卧室里!绝对没有出现过女人!你肯定是发烧发糊涂了!”

    漠银河高烧未褪,但神智已经清醒,他气场强大的坐在床上,喝了两杯水补充身体流失的水分,指着肩膀的牙印:“你咬的?”

    夜深:“……”

    夜深狠狠扶额,司小姐是不是疯了,竟然敢咬他哥,还咬在这么暧昧的地方,简直就像是小草莓!

    怕司明镜被亲哥掐死,夜深绝不改口,硬着头皮说:“哥,我不是要故意咬你的……”

    “是你嫂子!”

    “啊?”夜深话没说完,猛地抬起黑眸。

    漠银河握着水杯的手收紧,闭上眼深呼吸,笃定的声音:“空气中有你嫂子的气息。”

    夜深:“……”

    他哥果然脑子烧糊涂了!

    这是相思成疾啊……

    空气中恐怕只有他哥出汗后的酸臭味!

    “是龙的荷尔蒙? 你嫂子每次动情,都会散发出这种味道。”漠银河若有所思。

    夜深:“……”

    漠银河忽然嫌弃夜深的存在? 他也不知道是脑子烧糊涂了? 还是太过思念产生了幻觉,反正:“你出去吧? 别污染了空气。”

    夜深:特么的? 暴击!

    夜深只能告诫自己,不要和一个病入膏肓的丧偶人士一般见识!

    十年生死两茫茫? 不思量自难相忘。

    夜深背着古诗唉声叹气走出去。

    夜深离开后,漠银河犹如一个雕塑,什么也不想,只是静静坐在床上放空大脑? 重复着两个动作,吸气,呼气,吸气,呼气……

    他在判断,到底是不是幻觉?

    半个小时后? 漠银河套上拖鞋,下楼。

    那双浅蓝色的拖鞋,鞋底早已磨破,可是他舍不得扔,每天都穿。

    床底还摆着另一双拖鞋? 与他脚上那双蓝色拖鞋成双成对? 不过已经许久没有人穿过了? 却每天都与他的拖鞋并排摆着。

    好似这个房间里,是有女主人的。

    漠银河下楼后? 去了厨房。

    窗外的晚灯映出夜的漫长? 也印出站在厨台前,漠银河长身玉立的倒影? 看上去竟有些寂寥。

    他独自在厨房里做宵夜,两指间衔了一根烟,没有抽,只是点燃着任其燃烧。

    他心里已经得出结论。

    是她回来了!